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4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二〈TeMP it Up〉05

 



 
第五節
 
 
女獵人退隊離開後,賺得盆滿缽滿的何里斯不急著走,現在時間還早,說不定等會兒能就地找到缺人的團或單練的冒險者組隊。
 
何里斯找到一處水源乾淨且安全的角落,在立足點四周丟了好幾個「光之障壁」確保平安後開始清洗、整理戰利品;一來可以省下更多空間裝其他東西,二來賣相好,如果遇到來產地收購珊瑚的冒險者或商人,可以用比較高的價錢直接交易。
 
短短的兩個小時,對女獵人的超高效率何里斯已經從震驚過渡到撿得麻木,現在閒下來清點戰利品才有空驚嘆,這個迪文,強得不像人啊。沒吃過天地樹果實也看過天地樹葉,沒跟過高手團也看過高手團出巡,何里斯就沒見過這麼變態的,就是全身精鍊的神射手也不見得有這種威力,更何況迪文渾身都是商店貨,不靠裝備加持,這才是真正的高手……
 
沒聽說獵人系的圈子裡有這麼一個變態,她的穿著打扮和行事都不惹眼,這麼低調的高手真是前所未見。難道她就是傳說中不參加外界組織、爭鬥,被各個職業工會視為王牌的隱藏高手?
 
何里斯覺得自己真相了。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何里斯整理好豐厚的戰利品後繼續找隊。這時段進來地下三樓打珊瑚的人明顯增加了,怪就這麼多,地下三樓就這麼大,人多勢必糾紛也多,這不,遠遠的就聽見吵鬧聲。
 
「連光之障壁都不會用,你神官證照是怎麼考出來的?路上隨便抓個神職都比你厲害!你行,我不打了!」
 
一聽就知道是組到廢柴神官,靠「打點」大教堂主考官而過的考試,等級很高,證照技能很好看,一實戰就打回原形,要組這樣的還不如組自己呢。何里斯過去沒少因為證照等級不夠漂亮而被嫌棄排擠,這下子特意放慢腳步,幸災樂禍的拉長耳朵遠遠旁聽。
 
「賽希,別衝動。」疑似隊友的男聲勸說。「不要說得這麼難聽,女生聽了會傷心。」
 
「要不是出門前我媽剛幫我精鍊完這雙靴子,腳就被戳穿了!是她傷心重要還是我腳板重要?」
 
賽希?何里斯這才仔細探看,黃髮、女臉、獵人裝,正是不久前才提到過的偽娘賽希!
 
賽希長得像朵花兒似的,骨子裡還是衝動的青少年,尤其從小看著自己那張秀氣的臉,早沒有憐香惜玉情結,罵起女生來一點不留情。
 
女神官一臉委屈淚眼婆娑地直喊對不起,她身邊的騎士領主又不捨又氣憤,「不要兇我老婆!一雙破靴子而已,我賠你!」
 
何里斯隔岸觀火的點評:有這種老婆還真是家門不幸啊。
 
賽希氣得發抖,食指指著眼前一對男女,「傳言皇璽公會腦殘多,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皇璽?那個佔了普隆德拉兩個公會城的大公會?何里斯驚詫。
 
傳說「皇璽」公會有三多,錢多、人多、腦殘多。這年頭走在街上最怕的不是腦殘,而是有錢有勢的腦殘!賽希竟然敢惹他們公會的人?
 
果然,騎士領主一聽就炸火了,拋下狠話儼然要從公會找人來壯勢出氣,何里斯聽了都替賽希捏一把冷汗;自己好像也該閃人了,免得被波及。
 
「你找啊,順便告訴他們,敢來,斐楊辛家就不做你們公會生意!不管主會還是分會!」
 
……他家不就是個雜貨店?好大的店威啊。何里斯差點笑出聲。
 
「什麼新家舊家,聽都沒聽過!」騎士領主一手摟著女神官,一手拿著嵌有華麗金屬的公會通訊器,不懷好意的嘲諷:「你再嘴臭啊,等我們公會的人來……」
 
工會通訊器那端似乎說了些什麼,騎士領主中斷對話仔細聆聽。不久,騎士領主臉上的得意逐漸轉為凝重,最後驚疑不定的打量著賽希,問:「辛家雜貨店?你是最強女鐵匠的……」
 
賽希花兒似的俏臉笑得一臉囂張加挑釁,剛才喊著要公會為他和老婆出頭的騎士領主則僵著臉不發一語。
 
「男子漢說到做到!我要退隊找路人祭司組了,再、見!」賽希伸手一指,豪氣干雲的喊出非常違和的宣言。
 
沿著賽希手指方向往前延伸,正好對上何里斯看好戲的眼。
 
何里斯實打實的傻了眼。我只是來看熱鬧的啊!
 
 
 


『我們兩個一組!』
 
這種強迫中獎似的指名組隊,賽希是第二個。何里斯一時竟開不了口拒絕。
 
似曾相識的對白如漩渦,不由分說地將何里斯捲進回憶中,錯過了拒絕的最好時機。幸好賽希是個不錯的打手,年紀雖輕,表現可不含糊;也很上道,不會只顧自己打怪而讓他這個祭司落單,這回何里斯終於可以發揮他身為祭司的正常功能了。
 
「剛剛你們在吵什麼?」何里斯趁打怪空檔問賽希。
 
「那個白痴女神官,把光之障壁放在梅納海葵身上!」賽希狠狠地射出一記二連矢,怒道。
 
光之障壁能隔絕一切遠距離攻擊——包含賽希的箭。
 
何里斯大笑,「你只需要忍她幾小時,她公要忍她一輩子。」
 
賽希冷哼,「能不能一輩子還很難說。那兩個都是皇璽的人,有那樣的公會長,天知道底下的人會不會有樣學樣。」
 
皇璽,中央城第一大公會,公會長是出了名的風流,身邊女伴換得比衣服勤快,尤其喜歡蒐集女性寵物,聽說最大的遺憾是沒人有本事捉到古城的艾斯恩魔女……
 
何里斯不認識也惹不起這樣有權有勢的名人,很快聊起別的話題。「我剛剛組了一個長得很你很像的女獵人,說不定是你親戚。」
 
「哦?她叫什麼名字?」
 
「迪文。」
 
賽希拉弓的手一頓,「那還真巧,我大伯就姓迪文。」
 
「你不是姓辛?」
 
「對啊,我爸從父姓,我大伯從母姓。」賽希無聲咧嘴一笑,「你也看過我爸,我們長得不太像吧!聽說我和我大伯都長得像祖母,是隔代遺傳!」
 
何里斯轉頭望見賽希的笑臉,一臉複雜。你也長得和你爸太不像了,隔代遺傳會不會是善意的謊言,其實你根本是大伯的種吧?
 
「你一定在想,其實我是我媽和大伯偷生的吧!」賽希得意的笑。
 
心中吐槽被猜個正著,何里斯臉皮再厚也窘迫了一秒。
 
「我大伯死了快二十年了,我今年才十五歲,他死後我爸和我媽才認識。」賽希又射出一記二連矢,神情有些黯然,「我大伯是個很厲害的神射手……我爸很懷念他,所以用大伯的名字來幫我取名。」
 
「我從小就力氣大,能拉開大人的弓,又長得和大伯很像。我爸一直覺得我是大伯的靈魂轉生投胎回來,害我壓力很大,幸好最近幾年他漸漸不提這件事了。我現在用的裝備很多都是大伯的遺物,雖然我媽很擅長修理精鍊,還是必須小心使用才行。」
 
難怪剛才賽希會這麼大火氣……何里斯點頭,「你們家真捨得拿出來用。」不知生前用了幾年,起碼死後就放了快二十年的二手裝備,這可真是名副其實的遺物啊,都快成古董了吧。
 
「原本是不捨得的,但是我爸最近幾年漸漸想開了,用得上的都拿給我用,還要我趕快升級,說我大伯留下的大多是高等級裝備,要我別磨磨蹭蹭的害裝備放壞了。只要我媽沒外出工作,就趕我出來練功。」賽希心裡頗不是滋味的噘嘴。
 

 
 
練功時有講話投機的隊友陪聊天是一種幸運,早先的女獵人沉默過頭,何里斯樂於邊打怪邊和賽希天南地北的聊。
 
賽希的父母都是商人出身,他自己也是個健談的,最稀奇的是他並不排斥和何里斯這個外人談自己的家庭,言語中更能聽出深深以他們為傲。
 
看似普通的辛家雜貨店,原來是斐楊公會城的物資供應商之一,賽希的神工匠母親更是傳說中的「最強女鐵匠」洛蘿,隨便一把小刀都能賣七位數以上,委託單早就排到明年去了。
 
再對照自己的處境和存款,何里斯登時有些渾身無力。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
 
炫耀完自己老媽的豐功偉業之後,賽希悠悠長嘆,「……可惜最強鐵匠哈沃德去世了,聽我媽說,他是個很厲害的打鐵匠人,對鍛造很有心得和熱忱,年輕時還曾經到國外進修歷練耶。」
 
何里斯差點一腳踩滑跌進淺灘裡。
 
最強鐵匠哈沃德死了?
 
那幫他修復星淚石的人是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