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267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二〈TeMP it Up〉03

 






第三節
 
 
在珊瑚上偷工減料省下來的錢不少,省吃儉用也能抵幾年的生活費,但放在治裝費上真算不得什麼,冒險者是一種賺錢快燒錢更快的職業,隨便一樣品質好點的裝備或武器,價格都能抵上一般平民一輩子的花費;更不用談精鍊了,像何里斯這種沒有打寶運整年苦哈哈的窮鬼是想也不敢想。
 
是以,小賺了一把暫時不愁吃住的何里斯依舊得認真找團找組,才能應付日益倍增的治裝費。
 
單練是亂點暴力祭司的宿命,強團看不上,野團不吃香,親友團……有那種東西嗎?隨著等級提高,何里斯愈來愈難找團,也愈來愈難單練,但是日子依舊得過,何里斯逼不得已只好回大教堂認證技能等級,但是考完試就被雷斯堤爾逮去逛中央大街,又在回程途中看見那張公告……唉,真是悔不當初。
 
稍稍感嘆了一把,何里斯很快收拾心情在大城市找團找組,回到過去幾年來他習以為常的生活。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忍痛花錢考試把所有技能都認證到實際等級之後,組隊似乎稍微順利了那麼一點?練功似乎稍微容易了那麼一點?魔物似乎稍微不專挑自己打了那麼一點?果然現在是證照的社會!何里斯邊在紙板上寫徵人訊息邊感嘆。
 
今天天氣很好,藍天白雲,清風徐徐,何里斯決定在艾爾帕蘭揪人組隊。不過在艾爾帕蘭打怪練功基本上與天氣無關,來艾爾帕蘭組隊的冒險者十有八九目的地是鐘塔,一進鐘塔便與外界隔絕,就是傾盆大雨也對戰鬥無礙。
 
鐘塔門口前的空地上,冒險者與商人們三三兩兩的席地而坐,或舉著牌子或擺著紙板徵求隊員或收賣商品。何里斯寫好了紙板馬上立在身前徵人,以他的條件要等人組還不如自己拉人來打,至少組頭不會被踢出隊!
 
紙板上寫著:「徵一獵或神射打珊瑚,有祭司。」
 
拜麥茲的標示任務所賜,何里斯發現打珊瑚是個不錯的賺錢管道,無論是解任務還是做可愛頭飾討好女性,都需要不少珊瑚。艾爾帕蘭的鐘塔地下三樓是著名的梅納海葵區,盛產珊瑚,當初在斐楊雜貨店裡訂購的三百六十五個珊瑚據說也是出自這裡。
 
梅納海葵屬於遠距離攻擊型魔物,只要「光之障壁」施放得當就能擋掉梅納海葵的遠距離觸手攻擊,將傷害減到最低,彌補何里斯治癒量不高、魔力不多的缺點,加上強力輸出的遠攻打手,兩三人也能出團。
 
何里斯對自己「光之障壁」的技術有信心,但是頭一次打海葵區,為求保險還是只組一個打手,免得發生補死人的意外。
 
 
紙板立了十來分鐘就順利引來一名女獵人駐足,何里斯喜形於色。
 
打手能不能打,看身材就知道。女獵人留著一頭黃色長髮,短瀏海剪得齊整,不影響視線並顯得格外俐落,緊身獵裝包裹著凹凸有致的身材,四肢修長,肌肉曲線精實優美,一看就知道是有練過的。可惜漆黑眼中有些抑鬱,心情似乎不很開朗。
 
女獵人盯著紙板一語不發彷彿陷入了沉思,何里斯耐不住急躁,主動問:「組隊?」
 
女獵人這才分了點注意力給何里斯,目光在何里斯身上和紙板上游移了半晌,回答:「嗯。」
 
「地下三樓你熟嗎?讓你帶路。」何里斯問。有些眼熟但怎麼也想不起在哪看過這名女獵人,也許是過去組隊時碰見的?如果對方有打珊瑚的經驗就更好了。
 
「……很熟。」女獵人語氣略顯微妙。
 
「那好,就組你了。這是我的證件,你的證件也借我看一下。」何里斯拿出自己的冒險者證,上頭記載著姓名、職業、技能……等資訊,能快速的讓隊友彼此有初步認識。
 
女獵人一臉歉意,「我沒帶證件,海葵區我以前常來,保證沒問題。」
 
不管有意還是無意,「沒帶」證件的冒險者並不少見,何里斯以前沒錢也不想送錢去大教堂認證等級的時候也常常說自己沒帶證件,免得隊長看了證件上淒慘的技能等級又要害他多費口舌解釋。而且,證件上的資料純粹是參考用,證照技能滿級上場廢柴一個的案例真真不少,近年來還有愈來愈多的趨勢,最後還是要靠臨場實戰來見真章。
 
沒有證件口說無憑,何里斯仔細打量女獵人,神色平靜自若、姿態自然放鬆,絲毫不因缺少證件而緊張;其中更隱隱透出一股高手的氣勢與威嚴,讓人不敢生出輕慢之心,何里斯直覺聯想到雷金、霑,或古城那個在自己衣服裡塞了靈魂寶石的不速之客。
 
但是女獵人的武器是一把未精鍊的獵弓,很普通的商店貨,還有身上獵人制服的簇新模樣,似乎是剛買不久?
 
何里斯難以判斷,乾脆直截了當的問:「你幾級?」
 
「等級……」女獵人友善謙遜地回答,「不低,至少被海葵圍毆不會出人命。」
 
梅納海葵不比一般海葵,攻擊強命中率高,還有毒!一旦被圍毆,騎士重裝上陣都挨不了幾秒,她這話說大了;何里斯暗笑,等著看女獵人的笑話。
 
 
兩人很快收拾妥當進入鐘塔,一路通暢無阻,只有在鐘塔一樓靠近目標傳送點前的死巷子裡碰見了一本飛行魔書。飛行魔書可說是鐘塔裡最棘手的小魔物,小小一本長了牙的書,攻擊又快又痛,對何里斯這種看到書就輸的人來說不啻是天敵!
 
何里斯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準備與其正面對決,各種技能搭配與應對方案在腦中飛快組織,有必要的話他也能掄起權杖鎚它一記!
 
飛行魔書的反應卻是——驚聲尖叫啪地闔起書頁吐出兩張薄片狀的不明物體一秒摔在地上動也不動睜大眼睛企圖偽裝成繪有魔眼紋的普通魔法書。
 
何里斯:「…………」
 
女獵人舉步走到裝死的魔書旁站定,彎腰撿起飛行魔書卡和回憶書籤,眼中閃過一瞬紅芒,目光了然,隨後溫柔笑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別為難它了。」
 
何里斯隱約看到飛行魔書在女獵人腳邊狠狠抖了一下,那小模樣要多可憐有多可憐,一點也沒有過去橫衝直撞見人張口就咬的煞氣。
 
抽抽嘴角,何里斯決定當做什麼都沒看到的走進傳送點。不過是尼芙菲姆走了一遭,怎麼現在的魔物變得這麼奇葩?
 
 
 
---------------------------
 
何里斯的運氣大概都用在和MVP組隊上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