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4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二〈TeMP it Up〉01

 


第一節
 
 
「解完整個任務,你會從女武神手上得到英靈殿巴哈拉的勇者證明『標示』,以及赫爾大人從星淚石轉換而成的『魔王之淚』,可以打開隱藏在吉芬噴水池內的封印,進入『葛帔尼亞』密穴。」
 
蜿蜒流淌過尼芙菲姆的深黑溪水旁,霑向何里斯做最後解釋。
 
尼芙菲姆對冒險者的阻撓必須在檯面下進行,在城裡放怪偷襲也好,赫爾化身死靈騎士巡視領土也好,提高任務版黑暗之王的強度直接滅了冒險者也好,總歸是有話可以推托;唯獨不能出頭幫冒險者決定是否放棄任務,否則就是公然和奧丁宣戰。霑現在做的就是這個最後的確認。
 
霑是信仰魔力的法師系,對奧丁沒有忠誠可言,在尼芙菲姆待久了更是徹底被赫爾拉攏,只要不波及他在塵世的後代和其他人類,神族和巨人兩族之間要怎麼折騰他都無所謂。
 
霑只是覺得奇怪,雙方陣營關係已經不能再差,赫爾對奧丁恨之入骨,為何目前還維持薄冰般的表面和平,無意和奧丁正式翻臉?其中原因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他已經陷在尼芙菲姆了,只有赫爾好,他才能好。
 
「葛帔尼亞是……」霑斂眸繼續說道:「據說是上古的精靈之地,但是精靈一族早在塵世中消失,只剩下密穴裡的遺跡以及這個強大又隱密的上古封印。葛帔尼亞很久之前就被吉芬當做封印魔物之地,在幾次吉芬城面臨重大危機時,封印了無數魔物在其中。密穴裡的魔物之強大不是一般塵世魔物可以比擬,只有本領高強的冒險者組隊挑戰才有生還的可能。」
 
「而『標示』裡有神之庇佑,能增強持有者的能力,只要身上帶著『標示』,日後無論您因為什麼原因、在何處亡故,都能進入英靈殿巴哈拉受女武神統率,加入奧丁神的軍隊。
「放棄任務等於放棄這份資格與榮耀,那麼……您還是決定放棄?」
 
何里斯心頭火燒得正旺,臭著臉一語不發,只用點頭表示。
 
「真是遺憾。」霑虛情假意的唏噓一番。「那麼,我就送您離開尼芙菲姆吧。最後,有件事請您務必多加注意,您幫赫爾大人帶回了靈魂,恐怕已經不受諸神待見,若是可以請遠離大教堂、普隆德拉等奧丁神的勢力範圍,好避免發生危險。」
 
何里斯縱使不爽至極,攸關性命的情報還是牢記於心,他點點頭,算是謝過霑的好意。
 
在霑的幫助下,何里斯很快回到塵世。
 
閉上眼,深呼吸塵世清新且充滿蓬勃生命力的空氣,充分感受肺部浸潤在草木香氣中的幸福,何里斯第一次發覺空氣竟是如此甜蜜!難怪施琳……
 
仰望無垠藍天,烈日當頭也驅不散何里斯心中的陰霾。
 
這段日子以來的經歷一幕幕浮上心頭,何里斯凝眉握拳,他不甘心就這麼算了,這一切全是精心設計的騙局?直覺告訴他赫爾說的話應該是真的,任務過程中自己也隱約察覺有蹊蹺,但黑王的威壓、施琳的不甘是那麼鮮明,何里斯覺得自己有必要再確認一下——在自己充分休息過後。
 
興許是肚子空了太久,回到塵世一時間還不覺餓,唯獨身心放鬆後累積多日的疲憊趁機一湧而上,何里斯匆匆忙忙進屋躺床,將睡未睡之際不禁長嘆,這麼辛苦結果是一場空……何里斯摸著胸口錢袋中的錢慶幸——還好賺了一點生活費!
 
 
 
睡到自然醒,何里斯在床上伸了懶腰,抓抓凌亂的髮下床覓食。肚子餓得前胸貼後背,偏偏小屋子裡沒有任何的食物乾糧,只能從櫃子裡抓出兩三瓶聖水先咕嚕咕嚕灌進嘴墊墊肚子。
 
製作聖水的「天使之淚」是幾乎每個祭司都會修習的技能,站在潔淨的水源裡虔誠的祈禱,感受天地間的神聖之力,並將之留存在水中,可內服外用,永不變質,是居家旅行的必備良伴,更是不死系魔物的剋星。
 
然而何里斯做出來的聖水功效堪慮,別說「撒水祈福」為武器加持聖屬性,就是整瓶倒不死系魔物頭上,也只是更激怒魔物而已,傷害遠比不上他直接一鎚爆頭;何里斯因此更不思上進,現在這招大概只剩製造純水的功能。
 
補充完水份,何里斯開門到附近小溪邊盥洗。冰涼溪水徹底凍醒何里斯的理智和思考能力,麥茲那裡不能再去了,離開尼芙菲姆前霑曾叮囑過,自己幫赫爾拿回靈魂等於是與奧丁為敵,普隆德拉是奧丁的地盤,還是少去為妙;巴哈拉?更算了吧;那麼剩下就是……何里斯有了主意,不過,他得先填飽肚子。拍拍衣服,何里斯開啟傳送之陣。
 
 
幾乎每個城市的傳送點周邊百公尺內都是擺攤的熱門地點、商人的一級戰區,能搶到位置在這裡開張的都是力行縮短貧富差距、劫富濟己的奸商,在商人的大本營——商城愛爾貝塔更是如此,何里斯再餓也不會和好不容易肥起來的荷包過不去。
 
何里斯耐著乾癟的肚子往南走到港口邊,這裡是專供漁船出入的港口,環境和位置偏北一些的商旅港口截然不同,濃重魚腥味引來漫天蒼蠅。因為環境不好,攤商不敢哄抬價格,訴求薄利多銷,往往有便宜可撿。
 
揮走一隻瞎了眼往臉上撞的蒼蠅,何里斯四處張望,記得這個時候應該有那種魚了……
 
秋,是楓紅落葉的季節,是動物吃肥的季節,也是魚群洄游產卵的季節!每到這個時候,漁人都會捕回滿船肥美的魚,在港口就地殺魚取出天價魚卵後,剩下的魚殼就便宜售出。何里斯等的就是這個能大口吃魚又不會肥了肚皮瘦荷包的時機!
 
何里斯熟門熟路的東彎西繞,最後終於找到一家最便宜實惠的烤魚攤販,歡欣的買了一根烤魚,蹲在攤位邊就地開啃。囫圇咬了幾大口,等餓了不知多久的胃不再疼痛抗議,何里斯才有精神四處觀望。
 
賣烤魚的小販不時高聲吆喝,沒客人經過時就低頭擺弄烤魚,把魚串上籤。小販串得很認真,每隻籤都用同個角度從同個部位串得整整齊齊,並不因價格低廉就隨便擺弄。
 
何里斯啃完了一根,打算再買一根。肚子裡墊了東西,何里斯也開始挑剔起來,烤架上每條巴掌大的魚都串得一模一樣,長長的籤從魚眼戳進,從魚尾穿出。這樣怪異的串法何里斯還是頭一次見到,很是狐疑的問:「老闆,你的魚怎麼這樣串?」以往見到的都是從嘴穿進,美觀且順眼多了,戳眼怎麼看怎麼驚悚。
 
「哎,這是我老家老人傳下來的的習俗,魚就得這樣串,出海才會平安。」小販熟練的回答,似乎被問過很多次了。
 
「你老家哪啊?」真奇怪的習俗!
 
小販指了指北方,「伊斯魯得島。」
 
何里斯咂嘴,「不對啊,伊斯魯得島我去過,那裡的烤魚不是串這樣。」
 
小販也不惱,好脾氣的解釋:「聽說是古老的習俗,現在很少人照做了;要不是家裡老人堅持,我也不會串成這樣,多難看。」
 
是難看得很。何里斯點點頭,結帳後繼續開啃。
 
 
睡醒吃飽後何里斯的智力終於恢復原本的水準,赫爾說一切都是戲,他就來看看有多假。這裡是愛爾貝塔城南的漁業港口,他此行除了吃,也要順道找一個人,商旅港口旁的「古代知識的佼佼者」——法蘭克‧富蘭克林。
 
法蘭克‧富蘭克林是個考古宅,據說年輕的時候為了研究經常出海參與打撈海底沉船和遺跡的行動,年老體衰後依舊死守愛爾貝塔港口,除了古代文物其他甭想分走他一絲注意力;當初何里斯便是以一副眼鏡為代價,才得以請他幫忙翻譯麥茲給的古代文書。如果任務的一切都是戲,都是虛假,那麼「法蘭克‧富蘭克林」這個人很可能也不存在。
 
「你說那個白髮蒼蒼,看起來很孤僻的老爺爺?」在何里斯的詢問下,附近的商販大方回答:「我知道啊,他老是待在那個位置,下雨也不走。」
 
「你看得見他?」何里斯追問。
 
商販愣了會兒,「為什麼看不見?我每天擺攤都能看見他。」
 
何里斯更是不解,他以為只有接到任務的人才能看見,難道不是?現在回想起來,最初布告欄上的那張公告,走在自己旁邊的雷斯堤爾好像也看到了,那時雷斯堤爾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被打斷了。
 
該去問雷斯堤爾嗎?何里斯眼底閃過猶豫與為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