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24

 








 
第二十四節
 
 
何里斯渾渾噩噩的踏進霜雪宮,望著寶座上赫爾的美艷臉龐,回想起一路上每個人的奇怪言語及態度,似乎隱約明白了什麼,想也不想的就蹦出一句:「那個黑王是冒牌貨!」
 
赫爾纖手托腮,反問:「假的不好嗎?難道你想見本尊?」
 
何里斯一時語塞。
 
「看來你也不笨。」打量夠了何里斯糾結困窘的表情,赫爾端坐王位之上,右手一翻,赫然是一塊星淚石!
 
「你什麼時候……」何里斯急忙在身上掏找重要的任務道具,星淚石他明明放在口袋裡,赫爾是什麼時候拿走的……咦?何里斯動作暫停,插進口袋裡的手指尖碰到了熟悉的硬物,圓潤的寶石好端端的躺在口袋底部,何里斯傻眼了。
 
赫爾不屑道:「這沒用的東西我有整整一箱呢,想要都送你。」
 
「我當初接任務,普隆德拉的麥茲也從抽屜裡拿出了好幾片星淚石碎片。」何里斯冷了臉,他永遠不會忘記麥茲自導自演背台詞的那副挫樣。
 
「身為『導引者』,這些都是必備的任務道具,從星淚石,到你拿給魔女的九重世界的權威,要多少有多少。來,我來給你看很有趣的東西。」赫爾的微笑近乎完美,何里斯卻覺得她美麗的臉龐上似乎有些不懷好意。
 
赫爾自王座上站起,右手前伸,將星淚石握在掌心,口中念念有詞。須臾,星淚石開始發光,各種術法接連施展般的迸出鮮豔奪目光彩,赤紅、靛藍、亮橘……映亮了幽暗廳堂,像近距離觀賞了一齣燦爛煙花秀,差點閃瞎何里斯的眼。
 
待到光芒終於止歇,赫爾將手中東西往臺階下一丟。「來,給你。」
 
何里斯手忙腳亂的接住,然後再次愣了,瞪著掌心的陌生寶石,腹誹:這是最新的詐騙手法嗎?醜小鴨變天鵝至少兩個都是鳥,但是這個寶石的大小光芒材質,都和星淚石全然不同!上頭甚至有鑲有金屬裝飾!
 
「完全不同的東西,是嗎?聽說在人類的世界,這個被稱做神的眼淚……不過我告訴你,謹記你們所了解的過去與實際所發生的過去,有可能是不一樣的,也就是說,你所了解的歷史不一定就是事實;你所知道的神的角色與魔王的角色,也不一定就是那樣。」赫爾冷豔又殘酷的微笑,似劊子手行刑前的慈悲,又如凜冽雪域裡凝固了綻放一瞬的霜之花。
 
「在巴風特的世界,他們是皇族,永恆的統治者;在黑暗之王的世界,他是唯一真神,是萬物的起源,亦是終點;而在塵世,被諸神敵對放逐的巨人族,才是塵世最初的生命,元素的主宰,人類信仰的神族不過是卑劣的竄位者!在吾輩祖先的照護及奶水撫育下成長,卻為了奪權而殺死太初巨人伊美樂,肢解了他的遺體,放逐了我族,扭曲了事實。
「歷史由勝利者撰寫,信仰是最高明的騙術,輿論是掌權者的操偶繩;而你——你所經歷的這一切磨難全是場戲,一場為了及早補充英靈殿匱乏戰力而設計的鬧劇,用奧丁的話來說,『一切皆是試煉!』只是要檢驗接下任務的人是否具有足夠的實力提早獲得進入英靈殿的資格。」
 
諸神黃昏之後,神族折損大半,過去引以為傲的神器或折損或遺失,可用者寥寥可數,奧丁手上的籌碼越來越少了,只好不擇手段的從人類世界討要。
 
不過,現今的人類社會和過去已經不同了……從歷年承接任務的人數來看,神族在塵世的勢力正急遽消減中。這個現象赫爾倒是樂見其成。
 
「按照任務流程,現在你立下拯救塵世的大功勞,應該迫不及待的回到英靈殿,得到巴基力的認同,取得『標示』證明通過考驗,擊敗了邪惡。」語畢,赫爾故意煽動何里斯不滿的情緒。「如何,想親自到英靈殿體驗巴基力珊朵拉虛偽的稱讚嗎?」
 
黑暗之王可以直接把安格爾波達的靈魂交還給自己,但卻託付給何里斯轉交,無疑是把他拉下這渾水,這事若給奧丁知道,以奧丁小心眼記恨的程度,這人類幫兇是永世翻不了身了,更別說是給何里斯「標示」,讓他得到進入英靈殿巴哈拉的資格。
不著痕跡的斷了這人類所有後路,高招呢;正欠黑王人情的赫爾,不介意動動嘴皮幫黑王這個小忙。
 
赫爾的解釋無疑是當頭棒喝,一切的異狀都有了答案,麥茲的委屈求全背臺詞、哈沃德的呆滯、魔女波瀾不驚的死魚臉、弱得可笑的黑王……
 
何里斯不敢相信,一切的奔波勞碌一切的……竟然都是謊言!他甚至破天荒為吞下魔女之藥的施琳的淚光與遭遇而憂鬱了那麼一下下,而這竟然全是幻影……只是個騙局,一場由奧丁精心策劃的騙局!
 
怒火熊熊燃燒,何里斯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氣憤得想殺人的感覺!
 
 
如赫爾預料,得知真相的何里斯堅決不肯再繼續任務,離去前嘴裡還喃喃咒罵著:去你馬的奧丁、女武神和標示!去你馬的英靈殿,求我我也不去!
 
凝視何里斯忿忿遠去的背影,赫爾詭詐地笑了。
 
可惜,這笑沒能維持多久,因為何里斯走沒幾步,又折返了回來。「對了,我想問你一件事。傳說作惡多端的人,靈魂會在地獄受苦,這是真的?」
 
「在我領地作惡,會比下地獄更痛苦。」赫爾不著痕跡的收起表情坐回寶座,右腳微抬在空中朝左一劃,露出大片雪白肌膚,美景須臾即逝,兩腿交疊,只可遠觀的香豔。
 
「那生前呢?」何里斯執著的追問。
 
赫爾俯視階下無禮的人類,良久才隨意回答。「應該是吧。」
 
「應該?」赫爾的回答很敷衍,何里斯不耐的提高了音量。
 
赫爾冷笑,「人類,你憑什麼身分質問我?我有回答你的必要?」
 
「憑我幫你帶回你母親的靈魂!」何里斯回答得很理直氣壯!
 
「我已經給過你報酬。或者,你要以『九重世界的權威』為詢問代價?」赫爾親自演繹何為「一板一眼」。
 
何里斯氣極,不過是個小問題,赫爾有必要這麼苛刻?雖然很想知道答案,但因此用掉『九重世界的權威』也太浪費,何里斯還想討價還價,赫爾已不耐的揮手趕人。
 
「無事便退下,回塵世去吧。」
 
赫爾一語方歇,何里斯頭一暈眼一黑,下一秒眼前景物全換了套。高聳宮殿變成一大片扭曲猙獰的怪樹,黝黑湖水平緩的潺潺流過,自己竟然被趕出宮殿,傳送到尼芙菲姆城裡了!
 
何里斯惱得直喘氣。
 
在河邊留守的霑看見這情形哪還能不了解發生了什麼,皺眉責怪何里斯:「不是讓你遵守禮節?惹惱了赫爾大人,被趕出來了吧。」
 
「我現在才知道亡者之主是個小氣鬼,不過是個小問題,她也不願意回答!」何里斯憤憤不平,把問題照樣說給霑聽,問他:「你說,這問題很難回答嗎?」
 
霑毫不猶豫的點頭,「這問題的答案,確實如赫爾大人說的一樣,她給你的回答,再正確不過。」
 
見何里斯臉色更黑,霑嘆了口氣,詳細解釋了一番。
 
「赫爾大人是難得的明君,沒有確切答案赫爾大人不會輕易下定論或胡亂搪塞,難怪你會被趕出霜雪宮,這確實是給赫爾大人造成困擾。赫爾大人轄下的亡者何其多,不屬大人管轄的例外也不少,這個問題的答案遠比你想像中的複雜。
「並非所有塵世裡的亡者靈魂都歸尼芙菲姆掌管,在諸神黃昏之前,根據亡者靈魂的身分及死亡方式的不同,由赫爾大人、奧丁、菲依雅、巴爾德……等諸神分類而治。諸神黃昏後,赫爾大人才從其他式微神明的手中奪來大部分權力,儘管如此,如今塵世還是有不少亡者不屬尼芙菲姆管轄。例如:尊崇菲依雅的北方教國、供奉奧丁的高階神職者、通過『標示』任務的冒險者……還有被黑暗之王控制的克雷斯特漢姆古城。」
 
聽到最末句,何里斯臉色大變。
 
「我可以幫你在尼芙菲姆內找人,這點小事我還可以作主。不過在這之前,你最好先想想,你要找的那個人,信奉哪位神祇,又死於何處?」
 
何里斯目光閃爍,不敢直視霑。「聽說……他死在古城。」
 
「很遺憾。」霑嘆氣,「恐怕你得去找黑暗之王求證了。」
 
何里斯面如鍋底,顯而易見的不樂意。
 
霑接著說:「就我所知,黑暗之王很少過問這類小事,幾乎都交給手下處理。」
 
何里斯又冒出一絲希望,逮著一隻闇神官逼問的話說不定就能……
 
何里斯面露喜色,霑大約能猜出何里斯心中想法,「可惜……負責這等業務的是只聽令於黑暗之王的首領級闇神官,和一般闇神官的實力差距何止十倍,憑你的實力……」
 
霑欣賞完何里斯挫敗沮喪神色,微笑著吐出和他家長官一模一樣的風涼話:「我看,你還是早點回塵世好好休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