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503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RO][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序曲+01







 
序曲
 
 
轉眼即逝的剎那像凝固了時空般的恆長久遠,不自覺的戰慄,然而吸進肺葉的全是濃若墓土的恐懼,幾欲窒息;毋需任何言語,所有人悚然驚覺,王者降臨。
 
絕望的驚叫不過是前奏,當黑暗籠罩,孰人能逃?聖堂神官憤怒的痛斥也阻止不了驚惶的嘶嚎、紛亂的逃竄。
 
雜遝的腳步聲聲踩著脈搏,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噪音在耳中轟鳴,屈辱在胸口肆虐,憤恨湧上心頭,潰毀了理智的堤防,男孩抓起石塊,跪爬了幾步,朝男人額側一通猛砸。
 
嶙峋磚石挫傷掌心,搗得男人額側血肉模糊。鮮血濺上白皙小臉,眼皮、臉頰、唇角、耳垂……猶如畫紙濺上點點殷紅,鮮豔刺眼。
 
黑霧悄然逸散,模糊了視線,火元素在空中咆哮,熱風於耳畔呼嘯來回,不容質疑的驅趕。迥異於紛亂逃竄的人群,男孩鎮定的起身轉頭,布滿血絲的眼無畏的直視身後步步逼近的高大黑影。
 
巨型骷髏雙眼泛出紅光,頭顱兩側異生骨角似刀似錐,延展至雙肩骨甲之上,猙獰駭人。縈繞周身的黑霧如有形質,時而翻纏成袍帶,時而勾結成法陣,或凝,或聚,如海濤洶湧,壯闊肅穆;又似索命夢魘,幽闇詭譎,正是塵世無人不知無人不懼的——黑暗之王。
 
男孩死白雙唇卻勾起彎,幾次開合啟抿,發出的聲音在天崩地裂哀號哭喊中微乎其微,笑中除去嘲諷,只餘幾乎掏空了魂靈的失望。
 
語罷,男孩鬆開手,染血石塊掉落地面發出悶響,小手紅跡斑斑,早分不出是誰的血。
 
黑暗之王眼中紅芒閃爍,難辨喜怒的凝視眼前孱弱又年幼的人類。
 
少頃,火元素翻騰怒吼,墳場上空異變陡生,十數顆隕石伴著高溫在呼嘯中墜地,轟散人群,砸碎土石,喚醒更多地底沉眠的屍骸。
 
男孩驀地震清了神智,似乎此時才認清眼前是何許人物,而自己竟然和他這麼接近!小臉霎時盈滿懼怕,惶恐地喃喃數語,隨後倉皇轉身朝出口奔逃,渾然忘記使用任何技能。
 
瘦小身影踉踉蹌蹌的遠去,黑暗之王佇立原地,略微低頭,只一眼,隕石從天而降,正中仰躺在地痛苦抽搐的男人,血肉併墓土飛濺,轟隆熱浪焦臭撲面。
 
骷髏緊閉的牙關咧開一絲縫,嗓音低沉恍如發自幽冥,陰魂不散的尾隨著男孩腳步,飄進耳廓,融入骨血,烙下契約。
 
「如你所願。」
 
 
 
 
 
 
 
第一節
 
 
NOTICE
 
為了
給予所有
優秀實力&偉大夢想
的人
 
在此
我提供一條道路
這條路
雖然非常危險又艱難
不過它會帶給你
非常優秀的力量
 
那就是

麥茲˙布萊德
依我的名譽
作為賭注的勇者之路
 
但是
當你為了得到
這偉大的力量之前
必須要透過
這資格的考驗
先來找到我吧
當你開始來找我時
這考驗就已經開始了
 
 
 
「何里斯,你在看什麼?」身著聖堂神官袍的青年好奇的問。
 
何里斯目光從左側布告欄轉回正前方,繼續前行,隨口道:「沒什麼。」
 
青年循何里斯視線收回的方向望了過去,掃過紙上工整字跡,不自覺的皺起眉頭。「這公告……」
 
正說話間,迎面而來一群嘰嘰喳喳的小服事,雙方打了照面,瞧見藍白雙色的聖堂神官袍,小服事們挺直身軀,畢恭畢敬的齊聲喊:「聖堂大人好!」
 
雷斯堤爾收起猶疑神色,微笑以對。
 
何里斯不以為然,冷哼:「半點自由都沒有,好在哪裡?」
 
「我每個月都有休假能出門。」雷斯堤爾只能打圓場緩和,在大教堂附近批評大教堂,讓其他人聽了,何里斯的名聲非得更臭。
 
可惜何里斯一點也不領情,他對大教堂的不屑沒有人或事可以阻止,反正名聲早就壞得不行,多壞一些又有什麼差別?忍這一時心急口快,他的惡名就能洗白白?組隊就會無往不利?
 
「去哪?古城?那算什麼事!大教堂表面給你排假,實際上你哪次可以出遠門?是男人就要硬起來,休個十天半個月,出國讓他們瞧瞧!」他是不想回普隆德拉,雷斯堤爾卻是走不出普隆德拉!
 
現在外國團愈來愈多,不僅各職業工會開始考慮在國外設立分會,甚至有「沒出國冒險歷練就不算真正高手」的說法出現,但是外國團的職業、等級、裝備……等要求比國內團嚴苛太多了,因此何里斯從來只能遠觀,沒機會出團。
 
換作雷斯堤爾,那些百般嫌棄自己的人鐵定爭先恐後的擠破頭想拉攏或加入吧,畢竟他可是創下最年輕聖堂神官記錄的天才,又是聖卡畢利那修道院長老的義子。
 
「如果自己有雷斯堤爾的實力……」何里斯曾有過這樣的念頭,但如今愈來愈少想起,當他愈懂伴隨力量而來的的身不由己,就愈唾棄膚淺的自己。
 
 
 
兩人偕行到了三岔路口,大教堂近在眼前,何里斯和雷斯堤爾告辭,雷斯堤爾不捨的挽留,「你難得來一趟,不進去坐坐?」
 
自從轉職祭司之後,何里斯就避大教堂如蛇蠍,連帶也很少回中央城普隆德拉,兩人見面機會少之又少,這次若非雷斯堤爾出門時碰巧遇見回大教堂考試的何里斯,還不曉得他們何時才能見面。
 
何里斯遙望富麗堂皇的大教堂,臉上毫不掩飾的厭惡,嘴角一撇,手指摸摸懷裡的證書,要不是為了認證技能等級,他才不想踏進大教堂一步!
 
見何里斯面色不善,雷斯堤爾嘆了口氣,也不好再挽留,站在路口目送何里斯揮手瀟灑離去。
 
 
 
兩人分別後,何里斯邊走邊想,越想越不爽。他已經很久沒想起過去的事了,因為每次想每次心情差!何里斯憤憤的往南走,想離大教堂越遠越好,走了幾百公尺,何里斯忍不住緩下腳步回頭張望。
 
雷斯堤爾應該已經回大教堂了吧,回到那個光鮮亮麗的偽善牢籠。明明能展翅飛翔,偏偏甘願忍受這樣的束縛……
 
腳下不停,何里斯轉頭收回視線,中途卻差點被一道金光閃瞎了眼。
 
何里斯往旁挪動了幾步,避開光線直射後瞇眼定睛一瞧,「兇手」正是一塊擦得金光閃閃的門牌,上頭寫著:「麥茲˙布萊德」幾個大字。
 
滿肚子不爽無處發,你倒是自己撞槍口上來了啊!何里斯不懷好意地陰笑。
 
 
 
事後,何里斯不止一次懊悔自己為何要淌進這灘渾水;但當時的他可一點也沒料想到,一時的多事,竟然在自己的生命裡掀起這麼大的波濤。
 
抱怨了這麼多其實都是馬後炮,而馬後炮是沒有用的;總之當時閒著無聊又遷怒的肥羊何里斯,自個兒洗乾淨送上門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