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43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RO]《未竟之夜》番外〈不憶來時〉四(完結)

 





 
(四)
 
 
「傻孩子……」撫著哈沃得的髮,哈沃德的心揪緊了似的疼。「如果你早一點來的話,我……」
 
喀啦!樓梯邊的房間門打了開來。哈沃德的身體驀地一僵。
 
「咦,有客人呀。」少婦挺著大肚子,扶著牆慢慢走來。「真是的,怎麼有客人也不和我說一聲,好讓我弄點東西招待客人呀。」
 
「你睡著了,不想吵醒你。」生硬地抽回停在哈沃得髮側的手,哈沃德轉身上前扶著少婦坐下。「我和你介紹,這是我在洛陽旅行時結識的孩子……你叫他阿德就行了。」
 
「阿德,她叫布蘭達,是我……去年新婚的妻子。」
 
妻子。哈沃德的話耳鳴般在哈沃得耳邊迴響著,他頓時覺得有點頭暈目眩。
 
「你好。」布蘭達開心的招呼。
 
「……你好。」
 
「對了,這包是老蓋拿來的,說要照三餐吃。我平時要上班,你自己要記得吃啊。」
 
「嗯嗯,我知道了。我先拿進廚房,順便弄點點心出來請客人吃,你們先聊呀。」布蘭達朝兩人一笑,便轉身走進廚房。
 
哈沃德回過身來,發現少年的臉色看起來異樣的蒼白。「阿德,你還好吧?」
 
側過頭避過哈沃德伸來的手,哈沃得的頭低得看不出表情,「我沒事。」
 
「……阿德?」
 
「恭喜你。」
 
「…………」
 
「大嫂溫柔賢慧,一定是個好太太、好媽媽,要是我早點來……說不定還能趕上你們的婚禮——」
 
「別說了!阿德。」哈沃德心裡堵得慌。
 
「……怎麼了,德哥?我不過是想祝福你們。」抬起頭,哈沃得神色如常,笑著對哈沃德說著。「還是你氣我太晚來,沒能趕得上你們的婚禮?」
 
「我……」張著口,哈沃德卻是說不出話來。
 
砰哩匡啷!突然,廚房傳來一陣碗盤碎裂聲!
 
「布蘭達?」哈沃德急衝進廚房,只見布蘭達扶著肚子,痛苦的坐倒在地上。
 
「老…老公……」布蘭達慌張地朝哈沃德伸出手,「好像……要生了……」
 
「該死!怎麼會這麼快!阿德,你先幫我扶布蘭達進房間,我去找祭司!」
 
「好!」
 
祭司很快的抵達,急忙與修女進房替布蘭達接生,哈沃德與哈沃得只會礙事,則是早早就被趕出屋外。
 
哈沃德焦慮得坐立難安,無頭蒼蠅般的在堆滿礦石的院子裡亂繞,「說好明天就要讓布蘭達到大教堂裡待產的,這孩子也真是的,怎麼偏偏就選在今天……還好附近教堂裡的祭司都在,不然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放心吧,德哥,一定沒問題的。」
 
「阿德……」
 
「一定會是個健康的寶寶的,放心。」
 
「嗯……」
 
時間在沉默中流逝,直到一名修女推開門,朝院子裡的兩名鐵匠喊著:「哈沃德先生!哪位是安格爾˙哈沃德先生!」
 
「我就是!」哈沃德馬上衝到門邊,「現在情形怎樣?母子……都還平安吧?」
 
「生產的過程很順利!寶寶也很健康,是個可愛的小女生。您可以進來看小寶寶了!」
 
「謝謝!」
 
「阿德你聽到了嗎?是女兒,是女兒!」哈沃德激動的抓著哈沃得的肩,高興得語無倫次。
 
「嗯,我聽到了,是個可愛的女兒。恭喜你。」
 
一句恭喜拉回了哈沃德的神志,他頓時鬆了手,牢牢地看著哈沃得,卻說不出半句話。
 
「那麼…我也該走了,呵,剛轉職有些手續都還沒辦好呢……你就進去陪陪嫂子吧。」
 
「阿德……」
 
「不用送了,你進去吧,嫂子還在等著你呢……德哥。」輕輕地笑著,哈沃得眼中埋藏的,是哈沃德這一輩子都忘不了,也看不透的深邃。
 
望著哈沃得的背影,哈沃德只覺一陣胸悶,就像七年前離開洛陽,他在船上看著小江德的身影,越來越遠、越來越小。彷彿從此便離開自己的生命,生離,死別。
 
連血液都在叫囂著,說吧,說啊,再不說,只怕從此就沒機會再……
 
「阿德,取個名字吧。」
 
哈沃得停下了腳步。
 
「幫我們的女兒取個名字吧。我有預感,她一定會喜歡的。」
 
邁開腳步,哈沃得還是走了,沒有回答。
 
 
 
 
一個月後,為了女兒遲遲不取名而鬧得天翻地覆的哈沃德家,收到了一個禮物。一份由中央知名蛋糕店送來,寄件人與收件人名字一模一樣的特別的蜂蜜蛋糕。
 
蛋糕旁的小卡片上寫著:「彌月快樂  麗雅娜」
 
 
 
 
 
 
 
尾聲
 
 
七年後  普隆德拉  精鍊房
 
看著眼前的青年,老蓋搔搔頭,無奈的說:「唉啊……難得你抽空來看他,可是安格爾又不在了……他前幾天去吉芬探勘礦場了,說是今天就會回來,他回來的話一定會先過來這裡,我會叫人幫你轉達的,你要不要明天再來?」
 
「明天我就離開中央了。」哈沃得語中難掩落寞。
 
「呃這……也是,畢竟是最年輕的神工匠,一定很多人想和你組隊吧!真是英雄出少年啊!那……那該怎麼辦才好呢這……」
 
最後,在哈沃得的堅持之下,老蓋只好讓哈沃得在精鍊房等哈沃德回來。
 
這一等,就是一夜。
 
 
曙光穿過玻璃躍進了屋內,擦得亮錚錚的雙手斧映出哈沃得呆滯的臉。
 
七年了,送出彌月蛋糕之後,除了哈沃德透過鐵匠工會送給自己的雙手斧,兩人再無交集。
 
斧刃閃著冷光,哈沃得手指緩緩撫過寒芒與握把上的精緻雕紋。德哥果然成為人人稱頌的「最強鐵匠」,打造的武器每每炙手可熱,據鐵匠工會的人員說,自己手上這把是極品中的極品,「最強鐵匠」的最高傑作——偏偏被拿在一個不識貨的傢伙手上。
 
哈沃得無聲笑了開來,如今,誰敢說自己配不上這把斧頭?
 
這些年,自己去過很多地方,唯獨不踏上洛陽;買賣過無數貨物,唯獨不經手武器。有些東西和錢相反,無隙無縫也會溜走啊——自己只需要往前看就好,這樣就好。
 
 
 
旭日漸昇,中央大街上開始傳來人聲喧囂,哈沃得長嘆口氣,站起身,輕輕搖醒堅持捨睡陪君子但最後還是不支倒桌的老蓋,「老蓋,謝謝你。我該走了。」
 
老蓋揉著雙眼,窗外果真已經微亮,「啊,小夥子,你不等了嗎?說不定他等等就回來了!」
 
「不了,」哈沃得眼中有些酸澀,「有緣,自然能再見面。」
 
「你這是要去哪?」一路送哈沃得出門,老蓋熱心地問。
 
晨曦驅散了寒意,柔和的攏著神工匠,髮絲透著初春新綠微光,光潤臉龐看不出徹夜未眠的悵惘,遠遠望見噴水池畔等待自己的夥伴們,哈沃得咧開嘴,笑道:
 
「里西塔樂鎮。」
 
 
 

(番外完)
 
--------------------------------
看完尾聲再回頭看序,效果加倍!
 
古城卷曲之二裡還有一小段兩人的後續故事,請拭目(?)以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