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番外〈不憶來時〉三

 






(三)
 
 
半個月後,哈沃德一臉遺憾的走了,臨行之前不忘告訴江德,他若改變主意了,或是有空閒,可以到盧恩王國找他,他會成為「最強的鐵匠」等著他。
 
 
兩年後,江德的母親因積勞成疾去世了。母親的葬禮上,村人們來了,又走了。而江家的人,一個都沒到。紙錢在黑夜裡燃燒著,成了火,化了灰。
 
江母下葬那晚,江德在墓旁靜靜站了一夜。當雄雞高鳴劃過慘白天空,江德回到了自己和母親那小小的茅屋,收拾了母親的遺物和僅有的一套破爛衣裳。穿過洛陽城門,到了渡頭。包袱裡沒有錢,家中僅剩的金錢,全都花在母親的病以及喪事上了。
 
渡頭的船夫是村長的兒子,知道江德母親才剛過世,答應免費讓江德隨船去四處看看。今朝的第一艘船,是商船,一個月一次,往返盧恩王國的商船。
 
「好好看看啊,阿德。難得可以免費來回!下次可就要收錢了喔,哈哈。」
 
望著龐大的商船緩緩靠岸,江德喃喃道:「不會有下次了。」
 
 
 
 
盧恩‧米德加茲王國   愛爾貝塔
 
「嗯?要在店裡打工?你才幾歲啊,小弟弟?」商店主人是個老先生,瞇著老花眼打量眼前瘦小男孩。
 
「十三歲。」
 
「十三歲?還真看不出來……好吧,剛好店裡缺人,你就做做看,做的不好隨時準備滾蛋啊。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江德。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
 
 
「我叫……哈沃得。」
 
從此,他不是江德,不是私生子,不必再遭受異樣眼光,不用再忍氣吞聲,可以自由自在的,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收留哈沃得的店長迪文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老先生,說話一貫的不假辭色,生起氣來,就連住在斐楊,時常來探望他的一對孫子都討不到好果子。哈沃得卻不以為意,比起真正的惡意嫌棄,老先生和藹可親多了。
 
安頓好自己後,哈沃得就到商人工會探聽過哈沃德的消息,可惜對方的回答是哈沃德已經離開愛爾貝塔,到別的城市工作。
 
靠著從哈沃德那裡學來的盧恩日常會話,哈沃得飄洋過海,順利的在愛爾貝塔紮根。一年後,哈沃得轉職為商人,把低買高賣、哄抬物價等技能鍛鍊得爐火純青、發揮得淋漓盡致;再四年,轉職為鐵匠。
 
 
轉職商人,賺進第一個十萬後,哈沃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買下一缽最便宜的綠草染髮劑,從頭洗去過往的痕跡。
 
轉職為鐵匠之後,哈沃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穿上鐵匠職服,到中央城普隆德拉精鍊房,找哈沃德。
 
 
「哈哈,不到二十歲就轉鐵匠了,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安格爾不只挑礦的眼光好,這挑人的眼光也不錯,看你這副體格……嘖嘖,是戰鬥型的鐵匠吧!好樣的啊,小子!不過你來的不湊巧,他今天請假。哈哈,放心放心,我剛好有事要去他家一趟,順路順路!」
 
在老精鍊師的熱心拍胸脯掛保證下,哈沃得就這麼不由分說的被拉到了中央城郊的一個小社區。
 
「啊,到了到了。你看,就那一家。」
 
順著老精鍊師的手望過去,是一棟普通的民宅。牆上綠葉扶疏,足見精心整理。
 
老精鍊師闊步走至門前,大腳一踹:「安格爾,有人來找你了。」
 
院子裡,不是預想的花草爭艷,而是堆滿兩側的煤礦、原石。埋首其中的,就是被稱為「最強的鐵匠」的安格爾˙哈沃德。
 
「再踹下去,哪天我家的門真的壞了,你小心被嫂子剝皮啊,老蓋。」放下手中的原石,安格爾˙哈沃德起身,古銅色的結實肌理在陽光下閃著健康的色澤,「你說有人找我?」
 
「對啊,是個名字和你一樣的小夥子,不簡單呢,年紀輕輕就轉鐵匠啦!欸,你怎麼還傻傻站在那裡,進來啊。」老蓋對還站在門邊的哈沃得招了招手。
 
緩緩走進門內,昔日的江德,現在的哈沃得直視著哈沃德疑惑的眼神,罕見的怯懦,輕輕說道:「好久不見了,德哥。」
 
「你是……」思索著腦袋裡的記憶,哈沃德不記得自己認識過這樣一個少年……等等,他叫自己「德哥」,難道說……
 
「阿德!?」
 
聞言哈沃得露出安心的微笑。還好,還好德哥還沒忘了自己。
 
燦爛的笑顏中依稀有著當年那瘦小男孩的影子,哈沃德終於能確定了,「真的是你,阿德!」興奮的衝向前去,給了哈沃得一個大大的擁抱。
 
「你真的來了!我還以為你已經忘了我了!我看看……你變了好多……德哥差點就認不出你來了!」哈沃德興奮的吼道。
 
「可是你還是認出來了。」哈沃德的手依舊那麼溫暖,但自己已經有所成長,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纏著哈沃德打聽異國消息的小孩了。這幾年來,哈沃得第一次覺得有想哭的衝動。
 
「傻孩子,德哥怎麼可能忘了你。是你變得太多,你看,變得這麼高這麼壯了!」摸著哈沃得的頭,哈沃德又是心疼又是心痛。除去哈沃得身體上的變化,一切彷彿都跟以前一樣。
 
「唉,你們這兩個也奇怪,有椅子不坐偏偏要站著聊,怪怪。這包啊是我家那婆子吩咐的,記得照三餐吃啊。我老蓋沒事了,先回精鍊房去了啊,哈哈。」塞了一個紙包給哈沃德,老蓋哼著歌也不等哈沃德回話就先溜了。
 
看著此景哈沃德也只能苦笑,「老蓋他是我精鍊房的前輩,人很好,也很提攜後進,我當初也受了他不少幫助,就是性子直了點。」
 
哈沃德接著拉著哈沃得進門,給兩人倒了杯茶,哈沃德落坐在哈沃得對面,「對了,你來盧恩多久了?怎麼都成鐵匠了才來找我?喂,別跟我說你當上鐵匠才有臉來見我;要是今天你小子立志當神工匠,那我要等到盧恩幾年才見得到你啊?」
 
「嘿嘿,德哥果然料事如神,都被你猜中了。不過就算那樣,也不會讓你等太久的,早點轉生,也才能早點讓你看到我神工匠的英姿啊!」
 
哈沃德的回答則是毫不猶豫的賞了他一個爆栗,「想跟我炫耀?你小子還早的很哪。不要轉移話題,快說。」
 
「唉喔……好啦說就說……我五年前就來了,一直到現在。」
 
「五年前?」哈沃德臉色微變,「那你母親……」
 
「你離開後沒幾年,就走了,病死的。」哈沃得平靜的像在說別人家的事,「母親一走,我留下來也沒什麼意義。原本只是想,只要能離開那裡,到哪都好,結果糊裡糊塗的就上了盧恩的船,哈。」
 
「你一個孩子,在盧恩又沒親沒戚的,怎麼過生活?」哈沃德越聽眉頭皺得越深。「怎麼不來找我?我那時早就回國了。」話甫說出口,哈沃德才想到五年前……自己正好離開愛爾貝塔,到夢寐以求的中央精鍊房工作。
 
「我不想麻煩你。」仰起頭,哈沃得堅定地望著哈沃德,「你有夢想,而且確實的朝著那個夢想前進了。而我什麼都沒有,我想靠自己打出一片天。至少……等我靠自己當上鐵匠了,才敢來見你。」
 
「傻孩子……」撫著哈沃得的髮,哈沃德的心揪緊了似的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