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23









 
第二十三節
 
 
驚人威壓與無形震顫戛然而止,黑暗之王默然佇立與何里斯遙遙相望。過於熟悉的畫面讓何里斯縮緊了瞳孔,心頭劇震,手中權杖幾乎要鬆脫落地。
 
何里斯恍恍惚惚,心神動搖,渾身都是弱點,也錯過了先機,黑暗之王飛身前來開始攻擊!
 
與記憶中不同的舉動驚醒了何里斯,在絕對的力量之前一切的反擊都是笑話,沒有時間讓何里斯再緬懷過往,他做出了和當年一模一樣的反射動作——拔腿就跑!
 
魔女提醒過他,想離開這裡只有兩種方法,一是解決了施琳,另一是被施琳解決了。眼下黑王在背後緊追不捨,怎麼看他都離後者不遠了。
 
危機就是轉機!壓力激發潛力!就算是死,也要爆掉黑王一根毛來陪葬!何里斯咬牙,轉身就賞黑王一記治癒術!治癒術在黑暗之王身上爆出一團亮光,讓黑王停頓了一會兒,何里斯趁機往前跑了幾步,緩過延遲時間後再回頭施放一記治癒術,接著再跑,愣是打得黑王無法近身。幸虧黑王跑得不快,不然這打帶跑戰術還實行不了。
 
何里斯的治癒術自然是比不上正統讚美或驅魔神官的威力強大,但多打幾下傷害還是夠黑王吃痛。不過何里斯也明白,黑王不過是「看起來」落於下風,只要發狠起來丟個隕石術,他就掰掰了。
 
打了跑跑了打,來來回回數十次攻擊下來,何里斯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魔力也就要見底,在偌大的召喚場地裡兜圈子,奇怪的是黑王不知是顧忌召喚場地還是怎的,遲遲不放隕石術,而施琳自從召喚出黑王之後就消失了,何里斯跑了幾圈也沒見她身影。
 
難道已經被黑王復活了?何里斯心中一驚,腳下也跟著亂了,又好死不死踩中了被施琳彈得滿地都是的魔女之證,何里斯踉蹌著跌了一跤,魔女之藥應聲摔了出來,骨碌碌地滾了老遠。
 
玻璃瓶落地的清脆聲音讓何里斯膽顫心驚,就這麼幾秒間,黑王追上來了。
 
何里斯頭皮發麻,慌不擇路急不選物的隨手抱起身邊一顆施琳用來施法,足有人頭大的暗色晶體,往後一砸。
 
暗色晶體在黑暗中劃了一道優美的弧度,然後正中黑王胸膛。晶體頗沉,黑王被砸得晃了晃,晃了晃,然後晃……得往後倒下了。
 
「…………」何里斯目瞪口呆,久久不能回神。
 
眼前畫面太過震驚,何里斯一度以為黑王在裝死,直到黑王身體逐漸透明消散,才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然後一陣輕微的低泣傳來——
 
一度消失的施琳又出現在原地,魔女之藥正好滾停在她面前,施琳宛如喪失所有力氣般的癱坐在地,本就無血色的臉更是蒼白。
 
「……對啊,搞不好這就是對我想做的事情的答案。現在對我來說可以選擇的事情,就是忘掉一切的記憶,跟其他人一起在稱作尼芙菲姆的死亡中安靜的生活……不過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為什麼你,擁有證票卻沒有下要我放棄的命令,擁有證票……應該可以對包括我的所有死者下命令……」
 
馬的,魔女可沒教他這一招!何里斯眼神閃爍,張口欲言,還沒出聲便被施琳打斷。
 
「……看著你的眼好像可以知道……直到最後的最後……你都想要給我機會……然後……讓那機會……失去的……應該就是我自己……」施琳眸中泛出淚光,悅耳嗓音中難掩顫抖及絕望,姣好麗容梨花帶淚,楚楚可憐。
 
「你——」
 
「謝謝……雖然只是擁有空虛靈魂的我……不過我認為能夠遇到像你這樣的人是莫大的幸福……給我彷彿獲得生命般……寶貴……溫暖……那樣的邂逅,真的謝謝你……」
 
「施琳,我——」
 
「現在……我會忘掉所有的記憶,回到尼芙菲姆去……拜託……如果可以……絕對不想失去關於你的記憶……不對我一定要記得,這好不容易找到的……溫暖感覺…………真的謝謝你,還有祝你往後的日子會幸運……一定……」施琳閉上眼,喝下魔女之藥,所有的記憶化成一滴熱淚,滑落臉頰,纖細嬌軀也隨之軟倒。
 
瞪著昏倒的施琳,何里斯滿腹怒氣無處發,胸膛劇烈起伏了幾下,還是忍不住地大吼:「我只是想問你,這個弱雞黑王到底是怎麼回事?」
 
 
 
把施琳丟在原地,何里斯拿著空藥瓶一言難盡五味雜陳的回到尼芙菲姆回報任務,得知任務已順利完成的魔女情緒十分平靜,無悲無喜。「你做得很好,現在開始她會忘掉所有的事情,在尼芙菲姆生活下去。」語罷,魔女露出轉瞬即逝的諷刺笑意。
 
「對了,這段時間我聽說了你的事情,真想不到那位大人……」話鋒一轉,魔女喀喀笑了,那笑聲何里斯怎麼聽怎麼彆扭。「你能活著回來讓我很意外……同時要應付黑王和古代惡靈、古代木乃伊,很辛苦吧。」
 
「還行,幸好古代木乃伊只在外頭。」魔女沒提,何里斯還真氣忘了魔女擺他一道這事兒,她一早就知道施琳會召喚出黑王,還有能用證票命令施琳住手,竟然不提醒他!早知道有黑王,他就不幹了!
 
聽了何里斯的回答,魔女又露出一臉古怪。
 
這任務一直以來都是同時召喚出黑王加上古代惡靈、古代木乃伊的,怎麼這回……想起剛才聽到的那個傳言,魔女心下瞭然,態度也客氣許多。
 
「無論如何,你已經成功完成任務,謝謝你了。到赫爾大人那裡去吧,她想再見你一面。」
 
 
 
離開魔女之屋,再度前往霜雪宮艾洛提妮洛之前,何里斯鬼使神差的回到當初與施琳相遇的街道,施琳已經回返此地,但眼中靈動光芒不復存在,不再主動找人攀談,秀麗臉容上表情呆滯,右耳垂的紅痣彷彿也隨之黯淡。如魔女所言,她真正成為尼芙菲姆的一分子,永遠也離不開了。
 
何里斯看了一會兒,悵然若失地走了。
 
 
這一路走來,到底求的什麼?偉大的力量?諸神的青睞?不,都不是,何里斯只是想到尼芙菲姆,看看傳說中的霜雪宮,看看……當年欺凌他的傢伙,是否真如傳說在地獄受苦。
 
然而,他卻先在修道院、在偽˙黑暗之王面前,毫無防備的被迫想起那些不堪的記憶。尚未嚐到復仇的痛快,便先重溫過往的噩夢。
 
當初一時衝動答應麥茲接下任務,究竟是對是錯……
 
尼芙菲姆的風帶著刺骨的凜冽,鑽進心底,寒了跳動的心。
 
 
 
 
-------------------------------------
 
何里斯所不知道的真相:
黑暗之王的跑速——非常快
 
-------------
施琳話中「……」很多是正常的,
因為官方任務對話就是這樣(眼神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