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39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22








 
第二十二節
 
 
幽闇空間裡,地上的巨大六芒星法陣不停閃動著妖異的光芒,一股迥異於尼芙菲姆的死氣撲面而來,而施琳就站在法陣中央。
 
趕上了嗎?
 
何里斯喘著氣,雖然已經盡量避免戰鬥,但一路上聚集而來的魔物還是讓他耗費了不少時間與精神力。
 
出發前,魔女對他說的一席話,他沒有一刻忘記過。他從來不知道,幾百年來佔據古城、無人可與之匹敵的的黑暗之王竟然還是削減了大部份力量後的,為了自己賴以生活的米德加爾特,為了他安全的下半輩子,為了……這件事他絕對不能坐視不管。
 
無論如何,一定要阻止施琳!
 
 
 
「結果你還是來到這裡了……我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我想你應該從魔女那邊聽過了吧。」低垂著視線,施琳淡淡說道。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做這種事?」你知道你帶給我多大的麻煩嗎?何里斯痛心疾首的問。
 
「我想你已經從魔女那裡聽說了……我,想變回人類。我不想就這樣待在令人窒息的尼芙菲姆,呼吸著名為死亡的空氣、吃著名為絕望的食物……」昂起頭,施琳眼中閃著堅毅的目光。
「很遺憾你從赫爾大人那裡獲得的『九重世界的權威』只能使用一次,想用那個讓我回到生者的世界米德加爾特是不夠的;結果可以把我送回那個世界的只有一個,就是黑暗之王。」
 
「假如黑暗之王被召喚……」何里斯無法理解,黑暗之王一旦毀滅了塵世,施琳回到塵世又有什麼意義?這麼簡單的道理施琳難道不懂?
 
「我當然知道當黑暗之王被召喚到這個世界時會有什麼事發生,」打斷了何里斯的話,施琳略顯急促地訴說。「黑暗之王應該會徹底破壞米德加爾特,而引起很多人的死亡。雖然就算我回到滿目瘡痍的米德加爾特也沒有什麼意義,不過對於揮霍生命、踐踏生命,不知道尼芙菲姆的痛苦與悲慘而笑著的他們,會成為一點點的懲罰吧。」
 
「懲罰……」何里斯若有所思。
 
「我所希望的是單純的生活,只有這樣,只是想要感受活著的證明,所以……不管世界會變成怎樣,想要活著呼吸甜蜜的空氣,想要感覺害羞心臟的跳動,想要擁有溫暖的體溫……所以…想要擁有生命……想要活著……
「要是真的可憐這樣的我……請原諒我……請不要阻擋我……拜託你了……」施琳美目含淚,誠摯地請求。
 
「不可能。」何里斯毫不猶豫的拒絕。施琳的遭遇確實令人同情,但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死者,就該認命的待在尼芙菲姆,如同生者亦被禁止進入這死者之都。她可以不滿,可以試著改變現狀,卻不能因為一己之私……而企圖犧牲更多的生命,連同他在內!
 
曾經,對於身處死亡之都仍不放棄追求光明的施琳,何里斯是欽佩的,因為他做不到這樣的堅定。易地而處,他或許會隨波逐流,或許會茫然同化,也或許……會像萬聖魔、南瓜魂、無顱武士一樣對曾經的同類刀戈相向。
 
帶回赫爾母親的靈魂後,作為獎勵拿到「九重世界的權威」的當下,他確實考慮過要交給施琳,後來之所以改而交給魔女,一方面考慮到以魔女的身分應當不至於拿這權力非比尋常的證票做出太超過的事,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對施琳起了戒心。
 
雖然掩飾得很好,可何里斯並沒有忽略了施琳言語間刻意的勸誘、示弱,與何里斯再清楚不過的,故做聖潔的眼底,那真實的貪婪。
 
自私、醜陋、貪得無饜,何里斯一度因排山倒海而來的反感而嚴詞拒絕了施琳要他幫助其他靈魂的請求,甚至不想再見到施琳,但最後還是軟化了;誰不會因死亡而感到無奈惆悵呢,若有,那也該是早看淡了生死的人吧。
 
可現在聽了施琳這一席話後,對她,何里斯感到極度失望。
 
不該是這樣的,他看得出來,施琳不是那庸碌的凡人之流,擁有能召喚出黑暗之王的能力,施琳生前肯定也和霑一樣是了不得的人物,如今卻為了對生命的執著而沉淪至斯。
 
沉默蔓延,六芒星四周的燭台上,開始強弱不定的搖曳著火光,「……你認為沒能得到證票而無法召喚黑暗之王的現在,想要抵抗對你來說是沒希望的事情吧?」施琳溫婉的神色在逐漸冷冽的同時,摻上了一絲陰狠。
 
「不過並不是這樣。在這期間我儲存了為了召喚黑暗之王所必須的力量,也就是許多死者們的巨大絕望在我的靈魂裡……」施琳張開雙手,自腳底旋起的氣流掀動著裙襬,揚起深色髮絲,帶著漸起的黑霧聚攏在施琳背後,膨脹扭曲。
 
「自私冷漠的活人哪,連我的請求也拒絕而對其他人棄之不顧……結果如何?」施琳拔高了嗓音,表情因不知名的情緒而扭曲:「沒有被救贖的靈魂結果還是無法脫離那絕望的深淵而待在尼芙菲姆,『阿拉克娜˙安』那可憐的女孩到現在仍然因為想家而流著難過的眼淚,你對他們的冷酷無情對他們來說結果只是成為更大的痛苦!
 
「想家就自己找回家的路,害死女孩的人又不是我,關我屁事!」何里斯氣得拿出免費的魔女之證一個個的往施琳頭上砸,怒極反笑的吼:「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陰我?老子高空彈跳在空中轉了一圈才運氣好沒缺脖斷腿的摔進尼芙菲姆旅館裡差點腦震盪,那小胳膊小腿的小女孩是怎樣的奇葩能迷路迷到尼芙菲姆來?跳繩還是跳椅子?恐怕那女孩早就死了!我要是答應幫忙給了她希望,最後又告訴她『可是妹妹,你回不去了。』那才是真正的絕望!
「什麼叫做痛苦,露出微笑安慰她、說我一定會幫你,卻因為麻煩或做不到而放棄,再次將她獨自丟在原地,那才叫痛苦!你這個只會把髒水往別人身上潑的白痴女人,不要太自以為是了!」
 
施琳身上的防禦壁將魔女之證一個個的反彈出去,「對,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他們會變成那樣,還有因為你的幫忙,讓他們那巨大的絕望為已經失去了呼吸聲的我的靈魂成就了更大的力量……賣給黑暗之王的我的靈魂,就那樣一點一點的存著可以召喚祂的力量,依照想要到這裡來的那  黑暗之王的命令……」
 
望著何里斯,施琳被恨意佔據的眼裡流露出了一絲溫情,「……真的不想跟你打……不過……如果沒有其它方法……我可以獲得生命的方法只有這一種……那我不會輸,絕對不會輸!」
 
施琳瞪大了眼睛,同時背後的黑霧也跟著劇烈膨脹、不停的掙扎扭動。
 
「很多人以為,召喚黑暗之王需要冗長的咒語或為數眾多的祭品。」黑霧在施琳的背後聚成了龐大的黑洞,施琳瘋狂的大笑,「都錯了,黑暗之王才不屑那些召喚者自以為是的供奉,祂要的是靈魂,能引起祂的興趣、有著巨大絕望的靈魂!數不清花了多少時間……終於,終於讓我等到這一天了!」
 
「請您回應我誠摯的祈求,」施琳昂首朗聲誦念:「絕望是您的踏腳石,自遙遠彼世而來,讓塵世大陸響起死亡的跫音,我施琳虔誠地祈求您的到來,請王上垂憐!」
 
「你瘋了,施琳!」何里斯破口大罵。由絕望靈魂集結而成的膨脹黑洞開始往中央凝結,隨著黑洞的顏色愈來愈深沉,一股令人窒息的壓力逐漸籠罩整個空間,自黑洞中傳來的高頻率震動更是引得何里斯一陣耳鳴。
 
再這樣下去不行……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施琳召喚出黑王卻什麼都不做,如果召喚儀式最主要的條件是靈魂,那麼至少他……他……淨化靈魂的技巧他除了治癒術什麼都不會!
 
書到用時方恨少,技能也是!何里斯握緊了權杖想施放治癒術,可愈來愈強烈的耳鳴卻嚴重影響他集中精神,竟然連無詠唱的治癒術都無法施展,頭痛欲裂,何里斯開始感覺到呼吸困難。
 
單純的以為只要對付施琳,沒想到她這麼快就召喚出黑王,難怪連霑都不敵而留在尼芙菲姆成為赫爾的僕人,他又能抵抗多久?霑好歹混到了能面見赫爾的高官,他這個一無是處的亂點祭司……恐怕連霜雪宮的掃地工人都不夠格。
 
不行……再這樣下去,不用等到施琳成功召喚出黑王,他可能就先頭痛痛死了。怎麼可以……死得這麼窩囊…………
 
就在何里斯覺得自己快缺氧昏倒的同時,耳鳴嘎然而止。四周安靜得連掉根針都能聽見似的。
 
緩緩抬頭將視線轉到施琳身後,何里斯臉上的血色瞬間褪去。
 
黑洞裡,一塊衣角正緩緩飄出,優雅、閒適得讓人目不轉睛。
 
死亡,它總是徐徐而來,卻沒有人逃得過它的手掌心。
 
 
有些搖晃的站起身,何里斯重新將權杖握牢,無懼的直視著前方,自嘲的笑著:「……能死在你黑暗之王的手下,也算是有面子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