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21









 
第二十一節
 
 
和魔女真實年齡比幾來簡直是株小豆苗的何里斯馬上中招,傻傻地說:「雷斯堤爾……」
 
雷斯堤爾?魔女神情古怪,陰森森的笑了。沒想到有人敢取這名字……
 
話一出口,何里斯就變了臉色。他口風可沒這麼鬆,這魔女使詐!
 
魔女陰笑著問:「你朋友……身體不好吧?」
 
何里斯加倍警惕防範的盯著魔女,不敢輕易開口。斟酌了半天,才說:「不,他身體很好。」這可不是扯謊,至少在他認識雷斯堤爾至今,幾乎沒看他生過病。
 
「哦,那很快就不好了。他胃口大嗎?」
 
魔女的問題很跳躍,魔女的表情很鮮活,剛才討論如何對付施琳時,都沒見她這麼熱中。何里斯索性不回答,他甚至想轉身就跑,魔女話裡的幸災樂禍可不只一點半點,彷彿有人幹了天大的蠢事似的。
 
雷斯堤爾一日三餐加宵夜不說,茶點更吃個不停,但那又如何?男人胃口好,還稀奇嗎?這種似是而非、解釋空間比巨人王的手套還大的話,何里斯才不會上當。
 
何里斯拒絕回答,魔女也不惱,繼續攪拌撈走證票後恢復原本顏色的大鍋,歡快地說:「叫他改改名字吧,不吉利。」
 
「我覺得挺好的。」
 
「小孩子懂什麼,」魔女輕哼,「這話在古語裡,是很兇險的詞。」
 
「古語?神的語言嗎?」想到大教堂藏書庫裡那些幾乎被灰塵掩埋的典籍書冊,何里斯就覺得頭暈眼酸。那鬼玩意兒……只有雷斯堤爾這種神經病啃得下去。
 
「比神還要早,奧丁用的咒,人類法師用的咒,本源都來自於此,但都只學到皮毛,真正懂得、並且能充分運用這語言的只有巨人,巨人是天生的魔法師……所以人類也稱這是巨人語。
 
「換句話說,用古語起的名字,本身就是個咒。你們人類當初占了巨人族的都城,犯的最大錯誤就是沿用了『克雷斯特漢姆』這個名字,『克雷斯特漢姆』意謂著『復仇者』,這座都城會賜與復仇者力量,讓懷抱復仇之心者有機會得償所願。這是巨人族的決心與信念,但人類無法承受這名字帶來的力量,因而陷入復仇的漩渦,在復仇與被復仇之間糾纏,身死亦無法休止。
 
「你朋友的名字……『雷斯堤爾』意謂著『吞噬』。」魔女凝重地說:「本質若是配不上名字,會反過來被名字支配。人類太弱小了,擁有這名字的人類,先是表現在身體上,例如食量大、很難有飽腹感,容易吃個不停;接著無意識吞噬周遭的氣場、靈魂,首當其衝的就是身邊的親人,運勢或健康會受到影響;最後,這個名字甚至會吞噬掉他自己。」連諸神都無法駕馭的文字,區區人類哪能承受呢,替他取名的人不是無知,就是別有用意。
 
何里斯不以為然,「雷斯堤爾很強。」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聖堂神官,還有他隱藏在檯面下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技能,何里斯闖蕩社會這麼多年了,就見過他一個這麼變態的。
 
何里斯的反駁魔女不以為忤,輕蔑的說:「再強也是凡人,就算在巨人族裡,被這麼稱呼的也只有一個,唯一能與雷神托爾勢均力敵的對手,也就是亡者之主赫爾的二哥,首尾相銜能環繞米德加爾特的塵世巨蛇——堯樂門加特。你說,這兩個有可比性嗎?」
 
何里斯詞窮,這個……似乎一點點也沒有。
 
「不改名也就是少活個幾十年,塵世太亂了,早些來尼芙菲姆不失是個好主意。」言盡於此,魔女恢復一貫的面癱,「你還是先擔心接下來的任務吧。」
 
 
 
說不清是基於何種理由,最終何里斯還是沒有動用「魔女之證」,獨自一人在魔女質疑的目光中被傳送到一個荒涼而且充滿死亡氣息的峽谷。峽谷中出沒的都是各種等級超高的不死系魔物!無法使用瞬間移動,何里斯只能單打獨鬥,用加速術飛快閃過迎面而來的木乃伊和惡靈,途中難免受點傷——好吧他其實有一點點後悔沒叫雷斯堤爾來助陣,一點點!
 
狼狽的撞進隱藏在峽谷盡頭的傳送點,何里斯總算逃出身後一卡車魔物的追殺,然而等待著他的,是另一場避無可避的危機。
 
 
------------------------------------------------------------
 
巨人王的手套
 
典故:
網頁版:http://ca3rine.free.fr/norse/stories_03_2.html
 
文字版:(兩版本大同小異,)
 
雷神托爾決定要會會那些巨人,給他們一個教訓,使他們永遠不敢作惡;洛基和他同去。托爾他們徒步走進了巨人之國的地界。天晚時,他們在路旁一間大房子裡過夜,第二天才知道這所謂的大房子原來只是一隻巨人用的手套,他們住的廂房就是手套的大拇指。這巨人自稱為斯克利密爾(Skrymir),願意引導托爾等到巨人之王那裡去。那天晚上他們又在路邊過夜,巨人拿他的乾糧口袋給托爾他們,可是口袋上的結竟不是神所能解開的。夜裡,巨人雷一樣的鼾聲使他們都不能安睡,托爾怒極,便取出雷錘來打巨人的頭,連打三擊,可是不但不能傷害他, 反而使他的鼾聲更響了。
 
  第二天,巨人指點了到霜巨人的國度「烏特加德(Utgard)」去的路,就和托爾等分別。托爾他們進了城堡,見了主人烏特加德羅基(Utgardloki,巨人之王),因為被巨人之王嘲笑矮小,托爾就提出比賽本領。洛基說他餓了,願意先比賽吃;烏特加德羅基乃命拿入一長盤肉,讓洛基和他的對手——堡內的廚子羅吉(Logi)各從一頭吃起。洛基吃得很快,立刻就吃到盤的中央,直和對方面碰面;可是看他的對手時,早已連肉帶骨頭帶盤子都吞下去了。提亞爾菲於是建議比賽跑。他的對手是一個叫修基(Hugi)的小孩子,可是提亞爾菲還是失敗了,雖然他跑得實在很快。托爾乃說自己渴了,請借堡內最大的酒角來喝水。於是拿進了一個大酒角來,滿滿地盛著水;雖然托爾連喝三口,而且用盡能力地喝,然而斗內的水幾乎還是滿的。他又提出比試氣力,烏特加德羅基讓他舉起一隻灰貓,儘管托爾將他的腰帶收緊——這使他能有加倍的力量——但也只能把貓的一隻腳抬離地面。最後托爾和烏特加德羅基的老乳母愛莉(Elli)角力,結果竟不能撼動這老太婆分毫,而自己卻被對方壓得單膝跪地。
 
  這樣,在堡內過了一天,烏特加德羅基送托爾等人出境,然後叮囑他們不要來了,因為他已經不得不用魔法來自衛了。他說路上遇到的巨人斯克利密爾就是他自己,手套和乾糧袋是他用的魔法,而如果那天晚上他不是移了大山來擋住自己的頭,則托爾的錘早就把他打成肉泥了,實際上那三錘已經使地上多了三個山谷。他又說,和洛基比賽吃肉的廚子羅吉是燒盡一切的“野火”;托爾喝水的角直接連著大海,托爾的豪飲使海從此起了波浪;和提亞爾菲賽跑的修基是“思維”,世上不能 再有一物比“思維”更快了;那貓也不是貓,而是環繞大地的米德加德巨蛇(Midgard Snake,即尤蒙剛德(Jormungand,堯樂門加特)),托爾幾乎把它拖出海來;至於和他角力的老乳母愛莉則是“年老”,年老是永遠不可抗拒的。
 
  神們就這樣被戲弄了。托爾氣極了,拿出雷錘想擊毀那城堡,可是巨人和堡卻全都不見了,眼前只是一片濃霧。托爾他們只好回返。想要征服巨人之國的這個雄圖,也只好作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