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20

 









第二十節
 
 
回到魔女之屋,魔女泛著青光的臉依舊鬼氣森森,鍋裡熬煮的秘藥仍然啵啵冒著泡,在這裡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何里斯的離開與回來,對魔女來說仿若只是一眨眼。
 
「挺厲害的啊,能找到那東西並帶到這裡來。那麼,把『九重世界的權威』拿給我吧……」停下攪拌秘藥的動作,魔女奇樂凱那伸出手,死白手心幾乎不見掌紋,明顯不屬於活人的手讓何里斯又猶豫了。
 
魔女和施琳,到底該交給誰?
 
看出何里斯的遲疑,魔女無所謂的說:「不會落入她的手裡了吧?我不會硬跟你搶,不過你要想清楚。」
 
屋裡陷入膠著的沉默,只有鍋裡的秘藥啵啵啵啵地響,何里斯實在無法下決定,兩個女人他都不熟,只靠片面之詞,他給誰都不是。
 
良久,何里斯果斷地拿出證票交給魔女。既然無法決定,那就相信赫爾吧!魔女能在尼芙菲姆中擁有實體,還有一幢自己的大屋,可見她應該是赫爾的手下?何里斯就賭赫爾的眼光!
 
接過九重世界的權威,魔女看也不看就丟進大鍋裡,鍋裡的濃稠汁液立刻吞噬了證票,連個噗通聲都沒給。何里斯瞪大了眼。這是哪招?
 
「現在開始仔細聽好我說的話,接下來你要做的事情非常的重要。」魔女神色不改,好像她剛剛丟進鍋去的只是顆普通礦石。「目前為止交給你的事都處理得很好,我確信有資格能做這件事的人只有你。在藥水完成前,我把事情經過告訴你吧。」
 
「我不告訴你尋找證票的理由,是因為施琳一定會對你施一些詭計,來知道我的意圖,當然不是因為不相信你,只是希望更加謹慎。
「施琳,她從一開始就無法融入這裡,已經來到了死者的世界卻無法接受自己已經死亡的事實,憧憬及思念生前的生活。當然抱持同樣想法的『人』不算少,不過她與眾不同,一般來說這些人會在絕望與痛苦中邊呻吟邊失去希望的光芒,在死亡的漩渦內載浮載沉而被這裡同化,她則是持續堅持自己的信念,至今仍然沒有失去希望,因此在這個世界裡,她看起來特別格格不入。」
 
「不過她現在要用的方法是不對的,所以要阻止她,必須阻止施琳。」魔女重新攪拌,丟進證票後,大鍋裡的液體顏色似乎開始產生了變化。
 
何里斯終於懂了,「施琳想得到『九重世界的權威』,就是為了讓自己復活?」
 
魔女搖頭,「重新獲得生命的步驟很複雜,至少需要行使好幾次『九重世界的權威』才行。你拿到的『九重世界的權威』只能使用一次,只夠讓施琳離開尼芙菲姆——以靈魂的姿態。這並無法滿足她的欲望。」
 
包含奧丁在內,許多人都曾經請求赫爾讓亡者復活,但赫爾從未答應。目前為止就魔女所知,赫爾使用九重世界的權威使之復生的,只有女巨人斐碧,也就是魔狼芬里爾的妻子、赫爾的大嫂。為了避免橫生枝節,赫爾做得十分低調,只怕連諸神都不曉得這件事。赫爾想盡辦法要拿回母親安格爾波達的靈魂,想必也存了讓她復生的心思。
生下三個怪物兒女的巨人魔女安格爾波達,她的製藥和鍊金術頗富盛名,一旦她復活……
 
何里斯說:「我拿到的九重世界的權威不能讓她復活,她應該會死心吧?」恐怕施琳沒料到赫爾這麼小氣,只給了一次機會。
 
「不,她不會放棄,她為了達到目標,甚至做了錯誤的決定。」魔女很快打斷自己無謂的猜想。安格爾波達復活又如何?塵世的紛亂與她無關,只要不波及尼芙菲姆就好。
 
魔女接著說:「施琳想利用只能行使一次權力的『九重世界的權威』,把一位王者召喚到這個世界;他的名諱你應該聽過、也應該知道的……『黑暗之王』。你們的世界米德加爾特因為是充滿生命的世界,對僅現身於你們世界就有很大負擔的他來說是更為不好的條件,也因為這樣無法好好發揮他的力量而退居至克雷斯特漢姆城
「這裡就不一樣,在充滿著死亡的這裡——尼芙菲姆就不一樣,尤其對黑暗之王來說,尼芙菲姆比他自己的世界離米德加爾特更近,要跨到你們的世界時所消耗的力量更少。一旦施琳召喚成功,他現身於尼芙菲姆,你們的世界將會因為黑暗之王強大的力量而滅亡。
「做為將黑暗之王召喚到塵世的代價,施琳將重新獲得生命。不要懷疑,黑暗之王能做到這些,在黑暗之王的世界裡,他是唯一的真神主宰。」
 
何里斯問:「如果事態這麼嚴重,赫爾為什麼不阻止?」還要他自己選擇要把證票給誰!赫爾說這話時的臉色,可一點也不緊張!
 
「對赫爾大人來說,塵世是不同的世界,與尼芙菲姆無關的世界。不對,若是因為黑暗之王的關係,塵世生靈塗炭,尼芙菲姆的居民增加,赫爾大人反而高興呢。」魔女咯咯笑了,大鍋裡也激烈的冒著泡。
 
何里斯想了想,覺得有些不對勁。如果尼芙菲姆更適合黑暗之王施展力量,黑暗之王何必捨棄這個好地方,巴巴的去塵世被打擊?大教堂雖然打不過黑暗之王,照三餐去摧殘那些骷髏腐屍惡靈們洩憤還是辦得到的。「黑暗之王是先到的尼芙菲姆,塵世太遙遠,赫爾就不怕黑暗之王降臨尼芙菲姆後,先搶她的王位?」
 
「…………」魔女死魚般的雙眼一眨不眨的望著何里斯,看得他渾身發毛。「你的想法很有趣,不過……這與任務無關,等你成為我的同僚,我們將有很多時間來探討這個問題。」魔女幽幽地說。
 
何里斯一秒決定轉回正題。「……證票交給你,我現在該怎麼做?」
 
「你要做的事情是帶著我的藥水,阻止施琳。」魔女從鍋中撈出九重世界的權威交還給何里斯,再把鍋裡的液體裝瓶。奇妙的是,證票在鍋裡煮了半天,到了手上依舊冰涼,更沒沾上一點黏糊。
 
「施琳不會乖乖答應,所以你需要『九重世界的權威』,命令她把藥水喝下去!封印住她的記憶,摧毀她妄想復活的野心!現在我要送你到她在的地方,一定要擋住她。還有,把這個魔女之證拿給可以幫助你的人,帶來這個魔女之證的人我會把他們也送過去,事情結束後我會收回。」
 
魔女遞給何里斯一個貓咪造型的玻璃瓶,瓶裡裝著剛剛鍋裡煮出的液體,還有數枚掃帚造型的魔女之證。
 
何里斯接過藥水,卻把魔女之證退還回去。
 
魔女有些驚訝,「路上凶險,你不找人幫忙?」
 
何里斯搖搖頭。
 
「不必擔心會拖累朋友,若是失敗,只有你一人會墮落,成為尼芙菲姆的一員……像霑一樣。你的朋友們在消除記憶後,依舊能回到塵世正常生活。」
 
「我沒有朋友。」何里斯神情僵硬地回答。
 
魔女打量了何里斯好一會兒,「嗯……不是你朋友也行,只要對方當你是朋友,願意來就可以。」
 
半人高的大鍋不休止的沸騰,室中瀰漫著古怪的氣味,趁祭司還在糾結,魔女悄悄誘哄著,聲音中帶著魔力,緩緩試探道:「有誰……當你是朋友,願意助你度過難關的呢?」
 
和魔女真實年齡比幾來簡直是株小豆苗的何里斯馬上中招,傻傻地說:「雷斯堤爾……」
 
雷斯堤爾?魔女神情古怪,陰森森的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