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18








 
第十八節
 
 
站在霜雪宮大門口,何里斯臉色黑得幾乎能和尼芙菲姆的永夜融為一體!
 
一分鐘前,「我需要一點時間了解事情經過。」整容和毀容一樣迅速的紅髮女王這麼說,然後他就被理智回籠的赫爾給順移趕出了霜雪宮。
 
這都是什麼事啊!?何里斯忿忿走進庭園,一路踐踏稀疏的草坪,只恨找不到半株花卉來個辣手摧花。
 
光線昏暗色彩暗淡了無生機,尼芙菲姆的花園對正常人類而言完全沒有風光景致可言。摧殘了十分鐘後,何里斯失去興趣,理智也回籠了,忖著:事態發展完全超出當初的預想,是不是該趁這機會落跑?又想:早時不收手,現在惹上亡者之主,想甩手不幹好像也難了。
 
正猶豫不決,耳朵尖發現風中夾帶著一曲音樂。
 
這……好像是小提琴?沒想到死人還這麼有興致!對音樂沒有研究的何里斯胡亂猜測,閒得發慌的隨聲音來源尋去。
 
 
曲調時而悠揚如流水,時而如少女輕快旋舞,連不懂樂理的何里斯都聽得出演奏者技藝高超。琴聲伴著枯木間鬼風的呼嘯,竟是詭異的合拍,聽得何里斯雞皮疙瘩都冒出頭了。
 
走進庭園深處,黑夜、枯木、空氣中泥土的潮濕氣味,就在何里斯耐心告罄之前,前方終於出現一道人影。
 
那是一名手持小提琴閉眼陶醉演奏的……十字刺客。
 
 
 
何里斯僵著臉,用力閉緊眼皮,再睜開,一樣!光靠木箱上幾根弦磨擦就能蹦出悠揚琴聲,在這神奇畫面中最神奇的就是那個身穿十字刺客制服的人!
 
對,是人!和霑、雷金還有魔女一樣,實體存在的人!這年頭,幽靈不幽靈,刺客也不刺客了!
 
「擁有蓬勃生命,心臟砰砰跳著的活人啊……」樂曲戛然而止,十字刺客睜開了眼睛,光是如此就把何里斯嚇退了好幾步。沒辦法,良民怕刺客,和老鼠怕貓,蟑螂怕拖鞋一樣,已經變成本能了!更何況眼前的還是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幽靈十字刺客!
 
「鮮血的味道……許久沒聞過了。」十字刺客一臉懷念。何里斯又退了一步。
 
「這首曲子是『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十三月的聖誕節,很適合尼芙菲姆吧,超脫世俗體制,不屬於活人的……狂歡。」左手捏著琴托,持著琴弓的右手自然的垂下,十字刺客充分展現聊天的誠意。
 
「噢,別怕。數十年的歲月,我的匕首早就生鏽了。」十字刺客無奈地笑,「亡者之主不允許她的領地裡發生流血事件,雖然幽靈沒血可流……總之,如今只有音樂能慰藉我乾涸的心靈;還好,我生前也是個吟遊詩人。」
 
愛憐的撫摸琴身,十字刺客幽幽問:「受黑暗眷顧的活人啊,你有想做而未做,或是遲疑不決的事嗎?」
 
何里斯閉緊嘴巴,死不吭聲。他這才發現,十字刺客不像雷金和霑是完全的實體,他的身體比其他渾渾噩噩的幽靈凝實,色彩也濃重多了,但還是有些透明,要不是他撫摸琴身的動作,在昏沉沉的天色下,何里斯幾乎分不出差異。
 
「我能站在這裡意志清醒的彈奏,因為我沒有遺憾,不用為失去心跳後再也無法完成的事物或承諾而煩惱、憎恨,最後反而迷失了自己,混亂了記憶,淪為茫茫幽靈中的一員。」黑暗中看不清十字刺客的細微表情,何里斯只能確定他在笑——至於是欣慰或者嘲諷,恐怕只有夜空、老樹,和他手上那把琴知道了。
 
「不正視自己的話,會被黑暗吞噬喔。你以為很遙遠,其實它一直在你身邊,看著你,等著你……」
 
何里斯不耐煩再聽他胡扯,直截了當的問:「你到底想說什麼?」會受不了寂寞而對陌生人諄諄提點的十字刺客,比吃素的皮里恩還有問題!
 
沉默了半晌,十字刺客一聲嘆息,「數十年了……失去呼吸,再也無法感受到生命通過血管撞出的脈搏與體溫,壯志與激情從此離我遠去,這些我都可以忍耐,唯獨……我不喜歡留下遺憾,無論生前或死後。」
 
收起琴,十字刺客走向前,這回何里斯不再後退。
 
「我無法離開尼芙菲姆,希望你能幫我帶兩句話回塵世,能安然進出艾洛提妮洛的人,我只找到你一個。」男人笑出一口燦爛白牙,「當然,會有報酬。」
 
「很簡單好記的兩句話……」十字刺客耍帥的撥弄微捲的短瀏海,「只要到夢羅克西南方的秘密酒店,向吧台調酒的『大師』說出通關密語『世界毀滅』,然後幫我傳遞兩句話,我能代替收話人承諾完成你一件委託,免費的唷。」
 
「『太陽找不到月亮』、『打不贏就回家』,就這麼簡單兩句話,你只需要動動嘴皮,就能得到夢寐以求萬金難買的委託,很划算吧!」十字刺客笑咪咪的蠱惑。
 
何里斯也嘴角彎彎,笑咪咪的回他:「行,等老子心情好吧。」
 
 
 
 
祭司的背影漸行漸遠,最終消失在黑暗中。十字刺客重新持琴上弦,低聲演奏那曲關於流浪與歸宿的鄉愁。
 
沒有刺客不愛黃昏,不愛那份徘徊於生死之間的曖昧與激情;永遠不要期待以後,如同無人可以斷言下一刻黃昏的天空會染上什麼顏色,這一晚墜下的落日和明早升起的朝陽是否為同一顆。
 
「那小子不會乖乖聽話,你委託他也是白搭。」十字刺客身後的枯林裡走出一個魁梧男人,對十字刺客選擇何里斯的行為不以為然,「何不求我?」
 
「我們第三軍團的事務……豈敢勞煩第四軍團長。」從諸神國度投奔而來的又如何?這個雷金也管太寬了!十字刺客心裡再厭煩,臉上神情也紋絲不變,從指尖弦上傾瀉出的音符悅耳如常。
 
來者正是剛從古城歸來的第四軍團長雷金,他先是在黑王地盤上吃了虧,積了滿肚子火藥,隨後被黑王一句「舊主」給恐嚇得一路提心吊膽;好不容易回到尼芙菲姆,又聽說自己一直想挖角來自己麾下的十字刺客竟然調遷而且升官了!心裡那個新仇加舊恨哪,眼前十字刺客對他的再次無視像火星子落進彈藥庫,不爆才怪!
 
「好歹我也是軍團長,怎麼能坐視不管?從第二軍團刺客分隊長調到第三軍團副團長,你現在光是應付那堆帳目雜務就焦頭爛額,還能找誰?你們的軍團長?」
 
樂曲戛然而止,兩人的交談在死寂的庭園裡清晰異常。十字刺客意有所指地說:「這話要是傳到赫爾大人耳中……」
 
「少抬赫爾來壓我,她找回母親的靈魂,可高興了,不會有空管這些。」說到這個雷金就來氣,黑暗之王找回安格爾波達的靈魂卻半點口風都不漏,分明是要讓那個人類獨佔功勞,他全程辛苦護送竟然佔不到一點便宜!
 
十字刺客沒了演奏的興致,乾脆拿出貼身匕首來把玩,匕身亮潔如鏡,刀刃寒光凜凜,恰似生前的鋒華。「不是每個人都像你拋棄兄弟,敢動我兄弟的人,我會讓他加倍付出代價。你以為赫爾大人像你?或更像我?」
 
赫爾在尼芙菲姆站穩腳跟後便開始為失蹤的兄弟設立軍團,縱然巨蛇二哥至今了無音訊,仍為他保留第三軍團長的職位,便說明她是重情義之人,可笑雷金竟看不透這點。
 
「好歹我也是副團長,我團事務不勞你費心。有朝一日尋回了團長,我不介意將你這段日子以來的好意,好好的說給團長聽,讓他好好的感謝你一番,如何?」十字刺客故意反諷。
 
這算是撕破臉了?枉費過去自己的極力拉攏……雷金陰著臉,「你最好祈禱你能穩坐這個位子直到他回來……」誰人不知盧恩王國的建國日便是巨蛇堯樂門加特的忌日,當初奧丁都能將安格爾波達的靈魂拆分禁錮了,再封一個巨蛇靈魂又有什麼稀奇?赫爾只是遲遲等不到巨蛇的靈魂而不願承認罷了,這愚蠢的人類靈魂竟然也跟著犯傻,好,非常好!
 
「唷……真熱鬧。」
 
劍拔弩張之際,涼風捎來女子飄渺的語句,十字刺客幸災樂禍地瞄了雷金一眼,雷金此刻才覺出不對,但話已出口木已成舟,再無法挽回頹勢。
 
「頭一次見您不在赫爾大人身邊隨侍,真是罕見啊,艾爾莎大人。」和任務失敗後被迫留在尼芙菲姆為僕的「康刻拉堤」不同,女官艾爾莎據說是赫爾的童年玩伴,赫爾要她淹死她絕不會吊死的忠實僕人,雷金這回吃不完兜著走了!十字刺客暗自得意,同時目光也沒遺漏艾爾莎手中覆著薄布,隱約有兩團凸起的托盤。
 
長髮飄飄的白衣女子手捧著托盤,不知冷眼旁觀了多久,冷若冰霜地掃視過兩人,最後凝固在緘默的雷金身上。
 
「我感受到你對第三軍團的關切,雷金。不需等到堯樂門加特大人回歸,赫爾大人現在就能好好的獎勵你,連同你獨自深入古城將夫人靈魂帶回的這筆功勞。這便隨我面見赫爾大人吧。」
 
雷金鐵青著臉尾隨女子腳步走向霜雪宮,不時回頭惡狠狠地死瞪著十字刺客。
 
十字刺客笑咪咪的原地揮揮手,「恭喜你了,慢走啊雷金大人。」
 
 
 
等所有人都走遠了,一抹南瓜魂溜了過來,提著小白燈籠一個勁兒拍馬屁,「不愧是日殞大人,幾句話就解決了雷金大人!」
 
「我也沒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十字刺客瞇眼思索,「怪了,雷金今天不但沒發現艾爾莎就在附近,還特別容易被激怒,難道先在別處吃了虧?小南瓜,去查查!」
 
「是!」
 
「還有,」十字刺客目光一凜,「派人盯著剛剛那個活人祭司,我有預感他能幫我把話帶回刺客工會,說不定能因此找回我失蹤的兄弟……」
 
十字刺客咬牙切齒地說:「和遇害失蹤的巨蛇靈魂不同,我兄弟比我早死,靈魂卻到現在還不回尼芙菲姆,肯定是跑去鬼混了!不把那個殺人不眨眼的混蛋奸商找回來,我滿桌子的預算和帳單要找誰看!」想到堆積如山的文件,十字刺客就有無盡的悲憤!
 
南瓜魂:「……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