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17











 
第十七節
 
 
「嘿,你醒了。」
 
反射性的偏頭望向聲音來源,何里斯逐漸回神,雙眼也恢復焦距。「雷金?」
 
身體還沒完全恢復力氣,何里斯略為艱難的坐起。原本以為身上的搖晃是受傷後的暈眩,直到屁股坐牢了還是晃個不停,加上嘩嘩響的划水聲,何里斯才驚覺自己不在陸地上。
 
奇怪,昏迷前自己好像想起什麼來著……當時清楚,怎麼一醒來就糊了?
 
搖搖頭,何里斯放棄了回想,他才剛醒呢,就別再虐待腦袋了。何里斯轉頭到處張望,四周近乎漆黑,天上沒有任何能判斷時間地點的星辰,但他卻能清楚看見自己坐在小木船上,船頭雷金划槳的動作和四周淡淡的水面反光……「怎麼回事,我們怎麼在這裡?」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摩娑著下巴鬍髭,雷金表情有些困擾。
 
 
 
何里斯倒下後,他就知道事情要糟,音波對他傷害不大,但人類可受不住,何里斯要是掛了,不僅掃了自己軍團長面子,也難向黑暗之王交代,於是馬上要把何里斯拖遠。
 
才走了幾步,黑暗之王就回來了,一手撈起何里斯,接著斗篷一揮,瞬間移動把他們帶回了地下水道,穩穩的落在自己這隻小船邊,真他馬便捷迅速。
 
把何里斯放上小船,黑暗之王開了金口:「用最快速度平安抵達尼芙菲姆,醒後讓霑帶他見赫爾,繼續解任務。」
 
雷金可不幹,他又不傻,「這祭司還沒進地下洞窟集滿靈魂的碎片,融合成『靈魂之耳語』,不能破壞規矩。奧丁異常重視這個環節,要是偷懶,被發現了很麻煩!」他可沒忘記自己是從尼芙菲姆偷溜出來的,要是露餡,不啻引火上身。
 
「他暫時沒空管這些,你們愈快見到赫爾,愈安全。」說完左手往前一推,木船離了岸邊。「再拖延,你的舊主就追上來了。」
 
 
 
當然,以上這些內幕雷金是不會說的,他只告訴何里斯:「出了點小狀況,不過對你來說不算壞事,我現在帶你回尼芙菲姆,那個穿斗篷的傢伙說,你愈快解完任務愈安全,就聽他的吧。」說完,壓下船槳加速往前方划去。
 
東西還沒拿到是要怎麼解任務?何里斯才想開口問,就感覺肚皮上擱著個硬物,趁雷金專心划船,何里斯稍稍偏過身,姿勢不雅的把手伸進衣襟一掏——拿出了一顆雞蛋大的透明寶石。
 
彷彿感應到何里斯的疑惑,腦中傳來不速之客的聲音:『收好,別交給任何人,除了赫爾。』
 
雷金專注的觀察四周,看似隨意的開口問身後的祭司:「對了,我看那傢伙好像塞了什麼東西給你,你找找身上有沒有?」
 
何里斯迅速收好寶石,裝模作樣的在身上粗魯摸索,引得小船一陣晃盪,「沒有啊,你看錯了吧?」
 
雷金哦了一聲,不再說話。
 
何里斯捏緊了口袋中的寶石,忐忑不安的在心中默問:『喂你什麼意思?這是什麼東西?你到底……是什麼人?』
 
然而不管何里斯說什麼,那道嗓音都不再出現。
 
 
 
旅途中,何里斯不知道第幾次後悔當初多事去找麥茲麻煩,更加後悔一時好奇而接下任務,但是這一切都在親眼看見亡者之主巍峨的宮殿後煙消雲散。
 
漆黑的永夜下,庭院中一棵棵樹木枝椏朝天凝滯了最後的身影,黑影綽綽幢幢,陰風呼嘯過枯草,了無一絲生氣。宏偉宮殿矗立前方,非仰首不得盡收眼中,高聳梁柱如古木參天,柱身上似圖非圖的刻紋似黑蛇或昂首或銜尾盤繞,靈動宛如活物。
 
霜雪宮——艾洛提妮洛!!何里斯激動地渾身顫抖。
 
「沒想到,赫爾大人找了那麼久的時間也沒有找到的那個東西,竟然被你找到了。」霑走在前方帶路,說道:「既然你已經找到赫爾大人極力想要的東西,我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我是死者之主赫爾大人的僕人,世人稱我為『康刻拉堤』;此刻在你眼前的,就是赫爾大人的霜雪宮。」
 
推開沉重的大門,霑一擺手:「請進。」
 
不比人間帝王宮廷的光彩奪人華麗熙攘,亡者之主的宮殿一如尼芙菲姆的沉寂幽靜,不見任何僕從,裝飾品也少得可憐,何里斯頗感意外,沒想到亡者之主這麼低調簡樸,不喜鋪張。
 
牆上慘白掛燭搖曳著燈火,一路陪何里斯步行進入宮殿深處,昏暗燭光照不清兩側石壁上的雕紋掛畫,只能沿著腳下暗紅色地毯筆直地前進——雖然何里斯也沒心情欣賞就是。
 
地毯的盡頭,平臺階階而起,亡者之主赫爾就坐在最頂端的寶座上,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凡夫俗子。豔麗臉龐上雙眸如火,明亮又危險,隨時能燒毀一切;海浪般捲曲的長髮亦是醇酒般的紅,嫵媚動人;紅裙曳地,交疊的美腿大露春光;纖指搭著寶座上的骷髏人頭,更顯妖異。
 
霜雪宮的主人,一朵艷麗又危險的花,無需任何財寶妝點,她就是最華美的存在。
 
 
沒想到惡名昭彰人見人怕鬼見鬼愁的亡者之主赫爾是個大美女——神也惹不起的大美女!
 
何里斯暗自腹誹的同時,赫爾也打量著何里斯。
 
階下這個人類祭司忒地無禮,狗啃似的樹皮頭髮遮住了半張臉,還有幾絲疑似燒焦的蜷曲,全身上下的破舊制服亂七八糟沒幾處平整,更無一點美觀、實用的耳飾項鍊,粗鄙低俗兼一副窮酸樣,黑暗之王的眼光……呵,真是與眾不同。
 
赫爾眼中的好奇很快消散,百無聊賴又帶著些許譏諷地說:「無法受死者歡迎的人啊,為了來到此處辛苦了,從康刻拉堤那裡聽說你帶了安格爾波達的靈魂來……」
 
回到尼芙菲姆,雷金把何里斯帶到霑面前觸發後續任務後就離開了,何里斯直到現在才再度拿出不速之客給他的透明寶石。
 
一離開何里斯的口袋,寶石彷彿對赫爾有所感應似的,猝不及防的飛離了何里斯掌心,漂浮在空中。
 
透明寶石散發出冷光,空曠宮殿中瞬間籠罩詭譎寒意,來來回回,喃喃響起何里斯聽不懂的語言。
 
『赫…爾……赫爾……我…的……女兒……』
 
赫爾神色大變,起身疾步奔下台階,紅髮彷若燃燒,在空中劃過陣陣熱浪。
 
『……母親?母親!』雙手顫抖地捧著寶石,亡者之主激動不已。『您怎麼……』
 
咬緊紅唇,赫爾強自收起外露的情緒,再三確認這的確是母親安格爾波達的靈魂後,驀地轉頭看向何里斯,神色凌厲:「這不是憑你本事能得到的東西!說!是誰給你的!」
 
何里斯先是傻眼後是憤怒,這是哪門子的求人態度?
 
不幸中的大幸,在他不知死活的開口頂撞之前,眼前的變化生生堵住了他的嘴。
 
眨眼間,赫爾姣好的右臉開始浮腫、變色,詛咒般的腐蝕迅速侵蝕了她半張臉,沿下巴脖頸延伸至紅衣之下,又紫又爛的皮膚顫巍巍地彷彿隨時會碎成肉屑掉落。
 
赫爾緊握寶石逼近何里斯,其中一手竟也黑紫腐敗。腐肉隨步行而顫動,只差沒有蛆蟲鑽出,豈是一句猙獰可怖可以形容。
 
「說!」
 
赫爾王者氣勢盡出,別說開口,何里斯一口氣梗在喉嚨,都快喘不上來了。
 
何里斯要死不活的反應更是激怒赫爾,赤瞳幾乎要噴出火來,分出一隻手就往何里斯心口襲去!
 
赫爾武力不敵兩位兄長,但終究是邪神洛奇的么女,受諸神忌憚的怪物三兄妹之一,情緒失控的這一爪下去,何里斯就算不死也去了半條命。
 
就在此時,何里斯胸口錢袋透出一團黑氣,抵住了赫爾的掌心,也保住了何里斯這小身板。
 
赫爾先是驚訝,而後瞇起眼,恍然大悟:「原來是你。」
 
 
-------------------------------------
 
北歐神話中,
赫爾的宮殿是「艾洛提妮洛」(Eliudnir,悲慘)
赫爾愛吃的東西是「餓」,她的餐刀是「饕餮」。
她的男僕名為「遲緩」(Ganglati,任務中的康刻拉堤疑似就是這位),
女僕名為「怠惰」(Ganglot),臥室名為「毀滅」,
床名為「憂愁」,窗簾名為「火災」
…………總之充滿負面能量就對了XD
 
赫爾不但接收一切殺人犯(刺客?XD)和冤死鬼,也收容那些不幸沒有流血就死去的鬼魂(流血死亡=戰死=女武神負責帶到英靈殿巴哈拉)。凡是老死和病死的鬼魂也都到赫爾那裡。


雖然赫爾對待那些生前不曾作惡的鬼魂還算和善,可她的國度終究是無趣的地方,古代的北歐人都不願意去。
 
北歐人又以為死者的鬼魂會常到人間來看他的親人,而死者的親人的悲歡也常會影響到死者的靈魂。有名的民歌《艾吉爾與艾麗絲》中說已死的丈夫要他的妻子常常微笑,因為哭泣使他的棺中充滿了血滴,而歡笑則使棺中產生了玫瑰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