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16








第十六節
 
自落地以來,黑暗之王姿態一貫氣定神閒——無論塵世的人或神,大約都無法理解像黑暗之王這種沒有心跳、靈魂,又非死後腐屍的存在是怎麼一回事,奧丁這回不啻碰上了塊大鐵板,可真是賠了符文又折光球。
 
光球中的東西奧丁死藏著不放,赫爾拼了命的尋找,對黑暗之王來說卻是可有可無。他就是想見識見識奧丁的手段,都大老遠來塵世觀光了能不欣賞欣賞當地特技嗎?但為了開眼界而跌跤受傷,就太虧了!
 
留了心提防奧丁的暗算,弩槍驟然破開防禦壁的瞬間,黑暗之王驚訝之餘立刻做了數手應對。
 
「墨本。」黑暗之王念咒抵禦,挾破金穿鐵之勢而進的槍頭猶如撞上了一片無形盾牌,鏘地一聲巨響。符文暗光再次閃動,但還來不及再次蓄力穿刺,便被接二連三的隕石給擊落地面,在砸出的坑洞底部被高溫給熔成一灘鐵水。
 
黑暗之王沒忘了此處是地下洞穴,召出的隕石都精準控制在小範圍內,呈現出的效果猶如隕石版火球術。一連砸爛了五六把弩槍後,心念一轉,及時收手分出幾段黑綾,困住了最後一把弩槍,牢牢捆成了橢圓形的一團,留作紀念。
 
「能瞬間破開我的防禦……聞名不如見面,符文的力量和你的陰險都超出我的預期。」收起幾分輕視,黑暗之王再次檢視弩槍,確定它已徹底失去反擊力量後才收起,隨後轉身查看光球。
 
刺眼光芒不再,曾經強勢的符文此刻全數化為齏粉,露出奧丁亟欲隱藏的秘密。球體內部,螢般的細小光點流轉,失去符文的桎梏後迅速游移交融,最後合而為一,凝成一枚透明的寶石。
 
寶石散發著神祕光輝,柔和中帶著不祥的陰鬱,震顫間似有耳語流出……
 
黑暗之王將寶石輕攏於掌心之上,「苦難已盡,你的孩子尋你許久了,夫人。」
 
 
 
 
另一頭,雷金和何里斯渾然無所覺的繼續趕路,眼看就要離開虎蜥人區,仍然不見不速之客前來會合。
 
「不用管他。」雷金不滿的哼哼,「最好別再出現了。」
 
嘴上這麼說,雷金還是非常不情願的慢慢停下腳步,然後遞了一把厚實無比份量十足的斧頭給何里斯,差點沒壓斷何里斯的手。
 
何里斯使盡全身力氣,都快擠不出話來了:「好……重!」
 
「重才打得破靈魂的禁制啊,你不是暴力祭司嗎,狀態全加下去,上啊!」雷金吶喊。
 
「這、不是……還沒到…最底層嗎。」抖著手舉了幾秒,何里斯還是支撐不住的把斧頭靠到了地上,彎腰直喘氣。
 
「到了最底層,你以為還有時間讓你練習啊?」最底層除了真正的魔物「狂暴米諾斯」,奧丁還放了許多「狂暴米諾斯」模樣的傀儡魔物,見入侵者就殺,可沒辦法像一路走來這麼輕鬆了。
 
何里斯還想說什麼,卻被遠處傳來的怪聲給吸引了注意力。
 
吱吱嘎嘎,粗啞如老舊輪軸轉動的噪音此起彼落,迴盪在空曠的地下洞穴中,更顯詭異。
 
何里斯和雷金兩人面面相覷。
 
「機關?」
 
「一定是你拿斧頭的方式不對!」
 
內鬨才剛起頭,便無疾而終。怪異的響聲很快就停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陣陣無形音波,似萬蜂鼓譟,又猶如最低沉的鼓聲,令人耳膜生疼,渾身戰慄。
 
雷金敏銳地察覺危險,然而音波攻擊既廣且快,才要提醒旁邊的何里斯,就見他渾身一震,雙眼不自然的大睜,隨後弓起身體,搖搖晃晃的往旁栽倒。
 
「搞什麼!」雷金氣急敗壞的罵,他可不記得任務裡有這招!還要不要人活啊!
 
雷金當機立斷,一手收起斧頭免得誤傷了人,一手拉起軟倒的何里斯手臂,就要把他拖進地下洞穴入口,遠離這鬼地方!
 
音波攻擊一陣強過一陣,雷金都覺得難受,何里斯區區凡人哪有辦法抵抗,雖然還保有一絲意識,但全身無力,連根小指都控制不了。愈來愈霸道的音波好似鐵鎚咚咚敲打著腦袋,渾身悶痛不已,手腳失控的抽搐顫抖,不一會兒就脹紅了臉,雙唇鮮豔地彷彿隨時會溢出鮮血。
 
……就這麼死去嗎?何里斯心緒如麻,不遺憾也不掙扎,此刻他反而前所未有的清醒,絲毫不覺得恐懼。
 
放任自己頹廢度日,頂著一頭亂髮,對飾物嗤之以鼻,衣褲雖不髒汙卻也從沒熨平過,無視外在的非議,固執的走自己的方向;渾渾噩噩的過活,好似忘了什麼,欠了什麼……明知逃不掉卻又不願屈服的茫然。
 
沉寂已久的記憶翻騰,腦中亂哄哄一片,尖叫、咒罵、哀嚎、轟隆隆的爆炸……無數嘈雜讓何里斯頭更疼了,直到一聲低喃傳進耳中,緩解了難耐的痛楚。
 
『如你所願。』
「沃爾松格森。」
 
兩道嗓音合而為一,分不清睜眼或闔眼的黑暗中,出現一張陌生又熟悉的臉,似曾相識的幽深黑瞳中清晰的映出自己的五官,臉上血痕刺眼的鮮豔。
 
 
啊啊……還是沒能逃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