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15








第十五節
 
 
懸停於空中,男人居高臨下的俯視整個虎蜥人區,方才他感應到一股奇特的波動,很有意思。黑暗讓他的視野更加清晰,益發濃厚的氛圍是不應出現在此地的驚喜。
 
很快鎖定了目標,男人卻停留原地,不急著前往。
 
虎蜥人區建有許多高臺,每個高臺上都安裝了數量不等的巨大十字機弩,能投射出兒臂粗的弩槍。看似沒人操作的巨型武器,一旦感受到有強大力量入侵,便會立刻出擊。
 
機關對怒氣騰騰一點也不掩飾殺氣的雷金不起反應,代表它的目標是更強大的存在;他為了不打草驚蛇而一路壓抑收斂王者氣息,無形中倒替他避過了這場麻煩。
 
「有趣的東西……」男人——黑暗之王迅速掌握了機弩的數量和分布位置。光憑這幾座機弩就想擋住比尼芙菲姆軍團長更強大的敵人,設置者不是太天真,就是別有用意。
 
貿然妄動不是黑暗之王的行事風格,此刻也不適合引起太大騷動,太快揭曉身分,會失了很多樂趣。確認何里斯已往南抵達雷金的保護範圍,黑暗之王掉頭往東北方飛去。
 
 
 
巨大地下洞穴的東北角落裡,一群人類被逼到了牆角,正破釜沉舟的與虎蜥人奮戰,空氣中濃厚的血腥味激起虎蜥人的殺戮本能,哈叱哈叱地掄起砍刀就是一通斷木裂石的砍劈。人類微弱的攻擊難傷堅韌鱗皮分毫,成員一個個萎然倒下,落於下風。
 
組隊中被寄予厚望、擔任主力攻擊手之一的巫師不省人事,癱倒在最後方的加壓機下,左肩一道幾乎劈下整隻手臂的傷口瘋狂溢出鮮血,本就體虛的身子更是氣若游絲,眼看是回天乏術了。加壓機上與巫師肩膀等高之處,一把砍刀斜插在機體上,牢牢的嵌進了一半,水流從裂縫中涓滴流出,匯集成小指粗細,淌了滿地。
 
整個地下水道都布滿了這種負責抽出清水、排出汙水的加壓機,沒什麼稀奇,但此刻水流中卻散發出一陣陣尋常人難以查覺的神祕氛圍。
 
眼見戰鬥就要結束,在場人獸卻紛紛緩下攻擊,倉皇地左顧右盼,不一會兒,虎蜥人放棄難得的獵物,嚎叫著逃離了現場——比起飄渺細微的所謂氛圍,古城王者降臨的無形威壓才是要命。
 
「怎麼回事?這感覺……」下水道深處,不該有王級魔物才是呀!女牧師驚疑不定地緊抱雙臂,不住發抖。
 
撿回性命的人類們不敢小覷這異變,隊伍死傷慘重也無力再冒險前進,集合了生還隊員後就開啟傳送之陣,不敢繼續逗留。
 
 
礙事者自動清空,黑暗之王滿意的降落在加壓機前。
 
仔細審視這位處虎蜥人區最角落的狹道後,黑暗之王放聲大笑:「這麼重要的籌碼不好好收在家裡,反而藏在荒郊野外……金宮也失去你信任了?多疑的奧丁啊,難怪勝利與你漸行漸遠。」
 
遙指前方加壓機上曾重創人類巫師的虎蜥人砍刀,黑暗之王輕念:「特力墨瑟凱。」一陣輕微震顫後,砍刀凌空拔出,往後傾斜數十度,緊接著再往前凌厲一砍,凡鐵瞬間化為神兵,循著早先的破口,切西瓜似的輕鬆劈開通體由鋼鐵製成的加壓機,劇烈的衝擊把加壓機下,因傷勢過重回天乏術而被同伴遺棄的瘦弱巫師給吹翻了數圈。
 
加壓機中心被破壞的瞬間,青藍色的電光忿怒地竄出,滿室瘋狂跳躍,想從入侵者的手中保護原本放置於加壓機中心,現在卻完全顯露出來的一顆光球,卻怎麼也近不了黑暗之王周身。
 
「雕蟲小技。」黑暗之王嗤笑,通道內迅速漫起黑霧,電光的腳步隨之遲滯,在霧氣包圍下滋滋哀鳴,最終仍逃不過湮滅的下場。
 
不到十秒便破解了第一層防禦,黑霧不散反聚,凝成一道道寬度不一的黑綾,流轉於光球四周。
 
黑綾寸寸逼近,人頭大的光球映射出更為刺眼的強光反擊,光球表面隱約可見一個個符文隨攻擊強弱而浮沉,虛光似針,不時激射而出。黑綾雖然陷入膠著,但全數擋下了符文的攻擊,不給一絲近身的機會。接著黑綾緩下進攻速度,改變策略從外圍層層纏繞。
 
有黑綾的阻擋,符文傷不了黑暗之王,地上那名瀕死的巫師可就沒這麼幸運,在符文光芒的照耀下,巫師的生命力迅速枯竭,被奪去了最後一抹氣息,血肉之軀眨眼如古墓枯屍般乾癟駭人。
 
「盧恩符文……」黑暗之王嘆息中帶著讚賞。一隻眼睛換得如此奧妙的法術,也不枉費了。可惜,他不是奧丁的世仇——巨人一族,也不屬於塵世的生命輪迴內,奧丁的殺招,對他無用!
 
符文再神妙,也是灌注法力而成的道具,縱使能吸收生命力為己用,在沒有能量補充的現在,又能支撐多久?
 
摸清光球底細後,黑綾改守為攻,不間斷地吸收空氣中的黑霧,拓展了面積,將光球密實地困在黑綾纏成的巨大球體內,然後逐漸往內收縮,迫使符文反擊,加速能量的消耗。
 
如黑暗之王的預料,符文後繼無力,通道內光芒逐漸黯淡。破解的進度相當順利,黑暗之王反而一臉索然無味。
 
黑暗之王仰首凝望黑暗中早已摸清方位的各個十字機弩。釋放出氣息也沒反應……不會把他當成隨時隨地殞石亂砸的白癡了吧?
 
這些目標明顯的十字機弩竟不是第一道攻擊?是年久失修故障?或是非得他使出隕石術等級的大法術才會觸發?
 
這套符文肯定是奧丁壓箱底的殺招,破開加壓機的如果是自己以外的其他「人」——縱使是亡者之主赫爾,在無孔不入的符文光之下也很難全身而退。這樣威力強大的符文,除了難以製造,也是不輕易動用的。如果不是那群冒險者誤打誤撞,這座加壓機的秘密沒這麼容易被發現,為了隱藏「它」,顯然奧丁也是下了不少力氣。
 
機關算盡卻敗於年久失修?黑暗之王冷笑。「我那個世界裡的競爭者若有你一半心機,我可得頭疼了。」
 
黑綾無情的纏絞,符文能量耗盡,紛紛碎裂,遠方機關此時終於發動,兒臂粗的弩槍飛射而來,卻不聞破空聲。
 
無數弩槍如奪命鬼影瞬間逼近,卻在離黑暗之王周身五尺時被黑王的防禦牆齊齊擋下。縱使前路受阻,弩槍依舊循軌道滯留空中,槍頭閃爍數枚符文,對準了入侵者,恪守使命。
 
弩槍看似後繼無力,與奧丁同為主神——當然是另一個世界的——黑暗之王卻沒有絲毫大意。
 
槍頭的符文閃爍了幾秒便黯淡下來,槍身隨之脫力下墜。就在光球即將崩潰的緊要關頭,紛紛墜地的無數弩槍中,數支驀地透出不祥暗光,再次加速並破開防護,刺向黑暗之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