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39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烏烏茲拉] 小賽和小艾梅的童年故事(?)









靈巧指尖拈出朵朵音符,樂曲如流水,傾瀉於深紅羊毛絨毯;如輕風,拂過窗櫺真絲
帷幔,綽綽人影間觥籌交錯,隱約流動著銅臭。

這場由騎士團團長舉辦的盛宴中,冠蓋雲集,更不乏趨吉逐利之客。

鬱金香杯中酒液似血,人手一杯喝得好不快活。男子持杯遠觀,嘲諷笑意盡藏於啜飲
酒水時的一抹弧。

「這不是蓋爾先生嗎?真是稀客!」

「嘖嘖,也只有文澤團長請得動你啊!下次再見面,不會是在陛下的宴會上了吧?」

「來來來,乾一杯!這次的新酒不得了啊,那香氣、口感,沒話說!就是這供貨量太
少......」

阿諛、奉承、唯利是圖,男人嫻熟地周旋於眾人之間,神情冷淡而不疏離,隨和而不
容輕慢,世代經商牟利卻涵養了一身貴族風範。

一名與會來賓熱情地為這位來自夢羅克,鮮少出現於公眾的酒莊主介紹其他名流,男
人一一隨意應了,直到--

「來,我和你介紹,這位就是文澤團長的弟弟,文澤家的另一棟樑之材啊!為了今日
的宴會,特地和夫人、小少爺一起從艾爾帕蘭趕來。」

艾瑞伐斯目光掃過眼前的金髮貴族及其身後雍容華貴的美婦人,看過侍女懷中的幼兒
時,眸中閃過一抹深意,主動伸手招呼,「幸會,令公子相當健康可愛呢。」

這話對初為人父的新手爸爸再受用不過了,金髮貴族滿臉掩不住的欣喜,還是客套的
謙虛:「這孩子調皮得很。聽說尊夫人也參加了這場宴會?」

艾瑞伐斯朝後方輕喚:「朵雅。」

金髮碧眸的年輕女子噙著微笑款款走來,懷中抱著一個半閉著眼,昏昏欲睡的男嬰。

「唉呀,這麼小的孩子,幾個月大了?」貴族夫人搖著絨毛羽扇上前與女子談起天來
,侍女抱著嬰兒緊跟在後。

先生夫人們各自應酬,侍女無聊的抱著懷裡的嬰兒湊上前,讓兩個小孩兒相見歡。

小賽依連睜大雙眼瞧著現場唯一的同齡人,對這個和自己一樣大小的「同伴」產生了
莫大興趣,伸出藕似的胖短小手,咿咿呀呀地打招呼。

無奈小艾勒梅斯睡意深重,躺在母親的懷裡瞅也不瞅他一眼。

小賽依連顯然不喜歡被忽視的感覺,更大聲的咿咿叫喚,小短手在小艾勒梅斯面前來
回揮動。

「......唉呀,這麼說我家賽依連大他三個月呢!」幾句談笑後,文澤夫人發現了孩
子的動靜,「看看,賽依連這孩子想找你家寶貝玩呢。」

侍女為了討好主子,抱著小賽依連愈湊愈近,小賽依連幾次揮手都打在小艾勒梅斯的
襁褓上。

朵雅笑意盈盈,也不阻止。

好夢屢屢被打擾,小艾勒梅斯不高興了,眉頭糾結雙腳亂蹬,握著小拳頭不住翻身掙
動,「啪」地一聲,正中賽依連臉頰,賞了他一個嫩巴掌。

小賽依連震驚了,侍女錯愕了,幾秒後小賽依連扁起嘴,身心受創的使盡吃奶力氣--
哭了:「嗚......哇哇哇哇哇哇哇----」

一片聞聲回頭的人群中,唯有吟遊詩人維持原樣閉上雙眼陶醉的彈奏出動聽悅耳的樂
曲,似乎絲毫不被驚天動地的哭嚎干擾。

只是嘴邊的竊笑洩漏了幾分心意:小艾勒梅斯,打得好!


--------------------------------

這篇的故事背景是N十年前艾爸得到「血月」稱號的那場任務,也是艾勒梅斯和賽依
連童年裡唯一一次的交集。

宴會中有許多刺客公會的臥底,吟遊詩人便是其中之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