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BL]《Fear》前傳〈Curse'n Pain〉01












 
第一節
 
 
克雷斯特漢姆事件 30天前
 
 
春光明媚,太陽和緩的灑下暖光,空氣中洋溢著花朵的芬芳,鳥兒也興奮地在樹梢上蹦下跳,啁啾鳴唱。不一會兒,卻被一聲驚喊給嚇得振翅亂飛。
 
「陶德!你在做什麼!」
 
罪魁禍首滿不在乎的回應:「修剪花圃啊。」說著又折下了一枝盛開的薔薇。
 
小服手握著掃把,瞠大雙眼:「你分明在搞破壞!」
 
「我只是照祭司說的——清掃庭園,反正它們遲早都要被我掃掉。」狡黠一笑,陶德曲起食指,開始一片片剝下花瓣。「愛我、不愛我、愛我、不愛我……」
 
小服拿他沒辦法。「你很幼稚耶!」
 
陶德眉一挑,身為小服的好友兼室友,他太了解如何整他了,手上依舊摧殘著花瓣,嘴裡卻改成:「愛風耶、不愛風耶、愛風耶、不愛風耶……」
 
「吼唷!」被點名的小服風耶滿面通紅地舉起掃把揮打。
 
陶德哈哈笑著側身閃過攻擊,端著滿是花瓣的竹筐畚箕跳到了走道中央,福至心靈地兩手一揚:「看我的……天使散花!」
 
雪嫩花瓣飛上了天,緩緩飄落了美麗卻短暫的一瞬,陶德仰首欣賞這枯燥生活中屬於自己的片刻華麗,臉上難得的露出純真微笑。
 
目光隨花兒殞墜,接著映入一道頎長身影。
 
陶德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背後的風耶也驚懼地倒抽了一口氣,被發現了!
 
預想中的斥責並沒出現,不速之客望著陶德和滿地殘花,看似睿智聰穎的英俊臉龐上眼神呆愣。
 
對視幾秒後,陶德不知從哪生出的勇氣和莽撞,拉著風耶,丟下一地的狼藉轉頭就跑。
 
 
 
穿越無數花叢樹籬,甚至踩上園丁精心照護的草坪,使盡全力地跑到花園最隱密的一角,兩人摔成一團,氣喘吁吁。
 
「陶陶陶陶德!」風耶邊喘邊緊拉著陶德手臂,一臉焦急。「你為什麼要跑?」
 
「不跑、留著被教訓嗎?」陶德閉上眼,心底暗啐自己的倒楣。今天清掃的區域明明不是交通要道,掃了十次都不見一次有人,怎麼今天偏偏就來了一個外人!
 
「跑也不能解決事情啊!那個人……不是我們這裡人!他穿的是吉芬的衣服!高等級巫師!」風耶慌得手足無措,他過去在城裡見過幾次吉芬的普通巫師,兩者的衣料和質感差了不只十個檔次!
 
「留著就能解決事情?」陶德翻白眼,一臉不以為然地狡辯:「說不定他會因為我們跑了就當這件事沒發生過!」其實他自己也沒有信心,只是跑都跑了,難道要退著倒回去?
 
兩人各懷心思的躲了近二十分鐘才肯回到原地收拾善後,被落下的掃把畚箕都留在原地沒有移動,一切看來好得很!陶德和風耶終於鬆了一口氣,不敢多逗留,兩人飛快的收拾好掃具,灰撲撲地溜回大聖堂。
 
 
下午的一場驚嚇宛如飛鳥掠過樹梢,無法撼動樹木絲毫。陶德很快回復日常,直到傍晚,他閒來無事靠著窗臺俯瞰園丁精心修剪維護的花圃,這才想起一個很重要的異樣,那堆花瓣不見了!
 
 
 
鳥兒不吃蟲兒不爬的,花瓣好端端的怎麼會憑空消失?難道被帶走當證物了?
 
不對,滿地的花瓣少說也有六七十片,那種身分的人肯蹲在地上慢慢撿?肯定是找人掃走了!
 
但是自己沒被約談也沒受到懲罰,晚飯還吃得挺豐富的呢!
 
……這人存心藏起花瓣要他內心煎熬無法安心度日嗎?如此惡毒的心態啊!
 
陶德腹誹不已,握緊拳頭,憤恨地朝空中揮舞。一個轉角,差點揍上迎面而來的頂頭上司。
 
陶德小心翼翼地收手問好:「拉霍祭司!」幸好祭司正低頭整理上衣下襬,沒看到他的拳頭。
 
「是陶德啊……怎麼了?你臉色不太對勁啊?」抬起頭,祭司堆起滿臉的笑容,拉過陶德左手,指腹在手背上來回輕撫。「我帶你去休息一下吧?」
 
「讓您費心了,」陶德彎腰鞠躬,不著痕跡的甩開鹹豬手。「只是做了惡夢。」
 
拉霍祭司故作驚訝:「這可是惡魔入侵的預兆啊!來我房裡,我幫你驅魔吧!」
 
無視祭司的故意大驚小怪,陶德憂鬱地說:「我夢見……自己通過了轉職考。」
 
「……你在開玩笑吧陶德。」
 
陶德一臉認真。「我這樣荒廢課業竟能通過轉職考,有什麼惡夢比這更可怖?」
 
祭司先是一愣,接著大笑了幾聲,「你是還差了一截,不過……你的室友風耶,挺有機會的啊。」拉霍祭司姆指摩娑著下巴,若有所思。「這麼早就離開大聖堂,可惜了……」
 
打哈哈著又閃過了一次祭司的騷擾,陶德的微笑在拉霍徹底離開視線後瞬間轉換成一臉嫌惡。
 
 
多年前,巴風特魔王肆虐塵世,在大戰中流離失所的孤兒們,多由大聖堂或其他的職業公會收養。然而一旦被選入收養,唯有通過二轉轉職考或年滿十六歲後才能恢復自由,否則只能一直待在公會中,不得任意行動。
 
風耶急著通過轉職考的行為,已經引起注意了啊……陶德暗自憂心。拉霍祭司最後一句喃喃自語讓他渾身不舒服,得趕快提醒一下風耶,他似乎被盯上了。
 
 
 
天色漸晚,陶德卻遍尋不著風耶,按下焦急的心情,自修室、宿舍、禱告間……風耶可能會去的地方陶德都找過了,就是不見他的人影。
 
最後,好不容易在圖書館旁的樹下找到人了,卻見風耶和一道熟悉的背影相擁而立。
 
暮光替兩人披上一層金紗,重疊的背影被日頭拉得老長,陶德記不得自己看了多久,只覺心窩裡陣陣難受,像放置過久的乳製品,帶著酸,又捨不得丟棄,只能一口口嚥下,撕絞著五臟六腑。
 
不知兩人談了些什麼,風耶開懷的撲進騎士懷裡,踮起腳,纖細雙手繞著騎士的肩頸,彎彎的眼角恰好瞥見陶德,愣了一會兒,忙不迭腆著臉推開對方。
 
對方循著風耶的視線轉過身,態度大方地和小服打招呼:「風耶平時麻煩你照顧了。」
 
瞬間湧上心頭的苦澀讓陶德險些維持不住臉上的虛假笑意,「您太客氣了,歐尼斯特騎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