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風暴(原名:冷笑話) 06






 
06
 
 
小命休矣!
 
匕首落下時拜爾德反射性地閉上眼睛,沒有傳說中臨死前會在腦海登登登跑過一圈的生平回顧,他瞬間便失去了意識。
 
醒來後,拜爾德覺得自己已經死了——髒死的!
 
渾身都是沙,像剛炸好的甜甜圈在糖堆中翻滾後的成品,身上每寸肌膚每根頭髮都沾滿了沙粒,黏膩無比,拜爾德已經絕望地不去想該怎麼清理這一身狼狽。
 
又餓又累的維持醒來時的姿勢攤躺在石地上,拜爾德被關在一個沒有光源的黑暗空間裡,昏迷時沒有任何感覺,一醒來便立刻感受到四周的低涼溫度。
 
夢羅克給人的印象一向是酷熱無比,在夢羅克已待了一段時間的拜爾德很清楚這樣的溫度只會出現在夜晚或有錢人的地下石室。
 
另一個可能是地牢,他很有自知之明,刺客大人沒有就地把自己滅口就已經是萬幸了,被關進地牢也不意外。但這地方的環境挺好,地面乾爽,空氣也很新鮮……
 
拜爾德邊想邊緩緩伸展因為長時間維持同一姿勢而稍微麻痺的手腳,貼著地面的耳朵聽見了左手邊傳來動靜。
 
置身黑暗中的拜爾德將詩人自豪的敏銳聽覺發揮到極致,閉上眼朝聲音來源移動。十指在石地上摸索,拜爾德緩慢地匍匐前進,傳進耳中的聲響依舊模糊不清,但愈來愈具體,依稀可聽出是兩人在對話。
 
在說什麼呢?太令人好奇了!
 
拜爾德迅速遺忘眼下自己的處境並轉換好心情,蟲似的在地上扭腰尋找最方便偷聽的好位置,幾分鐘後終於讓他捕捉到了幾個比較清晰的字句。
 
「……法師……高傲……怎麼看都…………」
 
「但……他……冰之力……」
 
聽起來好像正在討論自己?拜爾德邊偷笑邊伸手摸摸自己臉頰。嗯,沙沙的……咦?
 
身下平整穩固的石地霎時坍塌位移,拜爾德無處可逃的隨石塊陷落在沙中,手腳所及沒一處能幫他穩住身子,流沙很快如沼澤般吞噬了石塊與小詩人。
 
鋪天蓋地的黃沙把苦命小詩人往地底埋,拜爾德反射性地閉上眼睛,沒有傳說中臨死前會在腦海登登登跑過一圈的生平回顧,他瞬間便……
 
…………
 
……奇怪,這情節怎麼這麼熟悉?
 
這回小詩人沒失去意識,他清楚的感覺自己在下沉一段距離後,脫離了沙層,碰地一聲結實的從空中摔落平地,重獲自由和氧氣。
 
大口呼吸,光線刺眼讓小詩人無法直視。只知自己依舊滿身沙土,但已離開石室,重見陽光。
 
拜爾德維持原狀四肢著地,腦中如水草糾結成團。這太荒謬了……他在黑暗地牢裡往下沉,然後掉進了充滿溫暖陽光的地方?刺客大人不會是讓自己嗑了什麼藥,產生了幻覺吧?
 
瞳孔逐漸適應光線,小詩人眼皮微動,勉強睜開後看了眼前幾秒,再次迅速閉上眼,強烈希望自己真是嗑了藥產生幻覺!
 
他竟然看見刺客大人沒戴口罩一臉鐵青的瞪著自己,右邊坐了個微笑男人,左邊站著個臭臉青年,媽呀!
 
「……你要躺到什麼時候?」刺客大人的聲音中充滿了咬牙切齒,絕對是!
 
小詩人渾身發抖地張開眼爬起身,身上泥沙也撲簌簌的掉了滿地,啊,臭臉青年的臉好像更臭了……
 
「你叫拜爾德?」微笑男人問。他翹著二郎腿倚坐在寬椅中央,臉上一直都帶著淺淺的笑容,給拜爾德的感覺卻不是和善,好像自己是個好玩的東西似的……
 
「是。」小詩人有氣無力地回答。他又餓又累又渴又髒,渾身上下包括目前的處境都糟透了!
 
「我是這幢宅邸的主人,你跟他們一樣叫我老爺就行了,旁邊這位是我的管家。事情經過我都聽黑碩說了,做為致歉,你就放心在這兒多住幾天,好好休養。」
 
黑碩?那誰?
 
小詩人視線掃過臉色鐵青得都快反光了的刺客大人,一個激靈,神智無比清晰。
 
不、是、吧?刺客的名字能這麼光天化日說出來的嗎?老爺你根本是害我啊!!
 
「不用麻煩了,一切都是誤會嘛。」小詩人抖著聲音推辭。
 
「那可不行,」男人瞇眼笑著,「我家可不是讓人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
 
「可、可是……」拜爾德還想掙扎。
 
「人是你帶回來的,你得全權負責。」不給小詩人反駁的機會,男人直接對刺客下令。接著看向一直置身事外的臭臉青年,「安頓好之後……薩德,帶他洗個澡吧,瞧他這一身沙。」
 
似乎對這差事很不滿,臭臉青年瞪了男人一眼,轉頭就走。
 
臉變得和他名字一樣顏色的刺客大人,幾個踏步上前,一把抓住小詩人手臂就往屋裡拖,拜爾德還想婉拒,立刻收到刺客大人一個兇狠眼神,千言萬語頓時化作一句內心OS
 
救命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