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43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14







第十四節
 
 
兩人一路沿著雷金清過的路線走,並沒看見任何其他的冒險者,途中也不再出現魔物。有雷金這位高手當前鋒,一行人很快就進入魔物等級又高了許多的虎蜥人區,這是下水道地形的最後一個地區,再往下走,便是原始未開發的地下洞穴。
 
虎蜥人區本身便是一個開發過的巨大地底洞穴,離洞穴頂部至少有十層樓高,只能在洞穴底部築起高牆,隔出一行行狹窄通道,空間之大令人難以置信。
 
由於經過特別設計,路線相對簡單,地面乾爽平坦,何里斯趕起路來也愉快多了。
 
不速之客卻更加神秘兮兮,東張西望似乎探查著什麼。何里斯小心翼翼的不敢再和他對上眼,問:「你看什麼?」
 
「很多有趣的東西……」男人饒富興味的笑,那表情何里斯卻怎麼看怎麼詭異。一臉像發現餘興節目似的,看來有人要倒楣了……
 
繼續前進,走道上開始散落一些新的打鬥痕跡和斷箭,證明不久前的確有其他冒險者經過此地,除此之外,何里斯並無查覺其他狀況。
 
幾分鐘後,男人神情一凜,停下腳步。「有狀況……我去看看。讓雷金保護你,有我在,他不敢對你怎樣。」
 
男人反客為主、理所當然的下命令,何里斯沒好氣的反問:「他能對我怎樣?」
 
才問完,何里斯猝不及防的對上男人的眼,立刻又狼狽的逃開;對自己的不爭氣,心裡髒話罵了翻天。
 
男人語氣很是無奈。「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何里斯目光左閃右躲,就是不看對方。
 
「雷金的身分。」
 
何里斯終於做好心理建設,回頭直視對方的——下巴,賭氣回嗆,「我當然知道,他從諸神國度被貶到尼芙菲姆。」
 
「然後?」
 
何里斯一愣。「什麼然後?」
 
「雷金被貶後,受亡者之主赫爾招攬,成了尼芙菲姆第四軍團的軍團長。」
 
這個他還真不曉得!不過何里斯繼續嘴硬,「也不過第四,前面還有一二三。」
 
「第一軍團由赫爾親自率領,第二、三軍團是赫爾為了她的兩位兄長而特別設立,但她的兩位兄長不是對此沒興趣,就是下落不明,團長之位至今空懸……因此,死後歸屬尼芙菲姆的亡魂們,除了赫爾之外,雷金有第一優先選擇權。」
 
何里斯當然聽懂了男人的話中之話,雷金主動幫忙解任務是想害死他?如果男人的目的是挑撥離間,那他成功了,何里斯生平最恨巧言令色、扛著分憂解勞的旗,背地裡卻不懷好意的人。
 
但是何里斯也不想讓男人得意,他不以為然的反駁:「雷金特別提醒過我,別倒在修道院。」
 
斗篷無風自動,膨脹著、沉默地鼓噪如最深沉的夜。男人逐漸騰空飛起,身影完美的與黑暗融為一體。「因為死在修道院的人,靈魂不歸屬尼芙菲姆。」
 
男人騰起瞬間,何里斯感受到一股非比尋常的壓力,眼前景象詭異的和諧,他不自覺的開口問:「那歸誰管?」
 
「黑暗之王。」
 
 
 
雷金的熱心確實曾讓何里斯心生懷疑,只是一連串的變故之下,何里斯根本無法細想。男人揭開了何里斯心中隱約的不安,也明白昭示——連尼芙菲姆第四軍團長都不敢得罪的他,又是什麼身分?
 
男人話說得篤定,何里斯也沒有其他選擇,眼下也只剩雷金能保護自己安全。何里斯加快腳步往前趕上雷金,雷金往後瞄了一眼,沒好氣地說:「喲,終於想起我了啊?」
 
這口氣酸得很,何里斯聽了雖然不爽也不回嗆,他現在只想趕快把任務解完,離開這鬼地方!
 
過了半分鐘,還是被搶走了嘴邊肉的雷金先沉不住氣,口氣不佳的問:「既然有『他』這個好幫手,又何必讓我來?」
 
只要『他』一句話,祭司可以半個任務都不用解,直接過關!雷金身為尼芙菲姆第四軍團長,何曾被這樣耍過!若非對方是自己惹不起的對象,他當下就撕碎了兩人,一起帶回尼芙菲姆!
 
「我說過了,我根本不認識他。你憑什麼一口咬定是我?」
 
「這約定只有你我兩個人知道,集合時間又短,不是你通風報信,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雷金外表粗獷,心中城府卻深得很,否則以他曾待過奧丁陣營的身分,根本入不了赫爾的眼;這次難得動怒全是因為——難得出現一個憤世嫉俗、厭惡諸神、合自己胃口的祭司靈魂,他冒著被諸神發現的風險,親自出馬現身塵世,沒想到是這樣一個結果!他不甘心!
 
何里斯氣得發毒誓:「我要是通知他,就讓黑王的隕石術砸死!」
 
「你連發誓也便宜了他!」
 
「啥?」
 
雷金的怒不可遏在何里斯的一臉茫然下稍稍冷靜,怎麼說他也是受赫爾重用、統帥數萬精兵的軍團長,很快發現了問題點。
 
「你最近是不是撿或拿了什麼東西?」
 
雷金的快速冷靜看在何里斯眼裡近似喜怒無常:「先生,這問題的範圍很大。」他媽的最近走什麼霉運,遇上一堆怪人。
 
「他」一定是接到某種通知,才會出現得這麼剛好。如果不是何里斯,就是其他的……雷金再問一次:「你最近是不是撿或拿了某個原本沒有的物品,而且一直帶在身上?」
 
何里斯本想一秒回答沒有,但腦中閃過了某個情景。黃昏的屋前,詭異的少女……「呃,應該算有。」
 
何里斯低頭從口袋掏出了一把錢幣,「喏!沒錢萬萬不能,前陣子的確有人送了我點錢。」
 
雷金拿起數枚何里斯手中的錢幣左右端詳,沒幾秒臉就綠了。「……多久之前的事?」每個鑄幣上都附著了細微難以查覺的追蹤和竊聽法術,身上只消帶著一枚,行蹤談話都無所遁形。這招雖然好用,但費時又費工夫,可見施術者對此人的上心。
 
不明白雷金為什麼要打破砂鍋問到底,何里斯聳肩回答:「大概一個月吧。」
 
「一個月……」雷金表情扭曲。真應了對方說過的,自己不會比他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