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503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賀文] (BL)刺客的黃昏01














 

 

 

 

 

握緊了自後腰抽出的匕首,男孩嚥了口唾沫,感受著胸口的鼓動,心中積藏已久的恨意膨脹著;高舉起手,只要一刀,就能殺了這個背對著自己的——殺父仇人!

 

只要一刀!

 

深吸了口氣,男孩正要往前一刺,窗台前停頓已久的男人卻剛好轉過身來,「你——!」

 

男人怒目圓瞠,眼裡充滿不敢置信,半張的口卻再也說不出任何話語;一截銀亮的刀刃瞬間自他的左胸穿出,迅速銳利地讓他連感受死亡的氛圍都沒有機會。

 

銀刃緩緩沒入心臟,男人倒下的瞬間,溫熱的血灑上了男孩的臉。

 

 

男孩仍高舉著匕首,高舉著匕首看著窗台上的不速之客;黑色面罩蒙住了來者大半的臉,夢羅克常見的外出袍將他全身上下包得密實,手上的拳刃正滑下最後一滴鮮血。

 

 

他的一個眼神,就足夠讓男孩動彈不得。

 

男孩不認識他,但他知道他是誰,一個來奪走他仇人生命的刺客。

 

輕盈地跳下地板,刺客走到屍體旁,收成般割走了男人的頭顱,裝進皮袋中;看著一旁目睹了他「工作」且動彈不得的男孩,刺客笑了。

 

「小孩就該有小孩的模樣,殺人這種事,交給我們就好。」年輕男人的聲音。

 

只見刺客揚手一揮,姿勢極其優雅;不明粉末自修長指節中逸出,瞬間隨風飛散。

 

那是一雙很美的手,昏迷之前男孩腦中唯一的想法。

 

 

 

 

 

 

 

1.

 

 

醒來,耳邊一片混亂。

 

女子假意的啜泣聲、男人同黨們的咒罵聲、以及夢羅克毫無存在感的守軍們的推委解釋……在他睜開眼面對眾人質問之前,得先享受一下這美妙的時光。

 

男人真的死了,就算不是被自己親手所殺,男孩心中仍感快意。背負著復仇的重擔,從沒有一天是為了自己而活,如今終於可以卸下;就算是死,他也對得起他的父母兄姐了……

 

男孩還未準備「醒來」,隨著耳邊傳來的急促腳步聲,臉上就突然挨了一巴掌,力道之強幾欲將他整個人打飛。

 

「你這是做什麼!」女子尖叫。「他只是個孩子!」

 

「老子才沒時間等他睡醒!」粗嘎的男聲惡狠狠道:「這小子最好有看到刺客的臉,大哥死了,連頭都被割走,這小子憑什麼睡!」

 

「誰能確定那是——他們做的?」女子拔高了嗓子反駁,卻又不敢直呼刺客的名謂。在夢羅克,那是禁忌;說出這名字都唯恐招來殺身之禍。

 

「有本事不驚動任何人潛進書房殺了大哥,還把頭給帶走了,除了刺客還會有誰?你自己看!沒動到房裡任何一個東西,也沒留下任何線索,還有誰有這個本事!」

 

「吵什麼!看到又能如何?如果真是刺客幹的,你敢去找對方算帳?」另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成功地制止了男人的暴行。不知是話中的涵意讓眾人心凜,抑或是男人的地位崇高,此語一出,滿室靜默。

 

這巴掌打得男孩頭昏腦脹,也逼得他不得不「清醒」;所幸方才眾人的對話男孩一字不露的聽清楚了,腦中並迅速想好該如何應對。

 

「小弟弟,你昏迷之前有看到什麼事,還是什麼人嗎?」守軍問。

 

捂著腫脹的臉頰,抬頭看著問話者,男孩一臉迷茫。

 

拜那一巴掌所賜,這迷茫眼神像得十成十,任誰都不會懷疑這是裝的。

 

「幹!大哥死的時候你就在旁邊,你敢說你什麼都沒看到!」男人再度怒吼,其他人們連忙阻止他又衝上前。

 

男孩不明究理的眼神看著守軍、看向對他施暴的男人、看見窗台下的無頭男屍、看過房內所有人,最後低頭望著自己沾染上血跡的衣物手臂,再抬起頭,眼底滿是驚惶恐懼,「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怎麼…怎麼會這樣?」男孩緊張得快哭出來了。

 

「我操!」男人又想衝上前,卻被早有準備的老者命人給趕了出去。

 

「孩子,你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老者和顏悅色地問。

 

男孩搖搖頭,「我不知道……主人…主人站在窗戶前面,叫我沒事不要吵他,然後…然後我就睡著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前從沒打瞌睡過的,真的!」焦急地解釋。

 

男孩驚慌失措的重複著同樣的語句,見再也問不出什麼話,老者於是命人將男孩帶了出去。

 

男孩一走、門一關,守軍朝老者搖了搖頭,「看樣子他什麼都沒看見。」

 

沉吟了會兒,老者目光移至無頭屍首上,眼裡滿是憤怒與心痛,「你們也認為是刺客幹的?」

 

「錯不了,只有刺客有這個本事。」房裡,另一名男子如此說道。

 

「哪個刺客?」老者繼續追問。

 

「這……對方行蹤成謎、手法俐落,只知是高手,卻沒留下任何線索讓人知道他是誰……」

 

「混帳!」老者的怒喝讓所有人噤聲。

 

人有幾種、刺客就有幾種。

有在案發現場明目張膽留下自己線索記號的刺客、有殺人手法獨樹一格無人不知的刺客、也有低調簡潔到讓人什麼都查不到的刺客,很顯然的他們遇到的是後者。

 

既不知是何人所為,亦無法替親人報仇,老者咬牙,雙目泛紅!

 

「去刺客工會!」

 

「老爺子!」存在感薄弱的夢羅克守軍終於鼓起了勇氣發話,「就算這是…他們做的,您也不能對他們怎樣,這是規矩;他們只負責殺人,真正的恩怨在於委託他們的人啊,『工會』的人很忌諱這點,您千萬……」

 

「『只負責殺人』?那為什麼那小鬼沒死?」獨子死了,那小鬼卻躺在一旁睡得好好的,叫他這口氣怎麼嚥得下去。

 

「因為……刺客不殺小孩,這是規矩。」守軍緊張地冒冷汗,「所以,為了不讓小孩看見,刺客才會先把小孩迷昏,我是這麼想的……」雖然『工會』有規定不殺孩童,一旦看見刺客,那小孩還是非死不可;這麼說那刺客還滿有職業道德的。

 

「規矩規矩……誰犯我,我殺誰就是我的規矩!」老者氣極,滿腦子只想著要復仇。「什麼都不必說了,刺客工會一定要給我個交代,召集人馬!」

 

 

 

 

 

老人不會再出場了>_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