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503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13











第十三節
 
 
何里斯跌跌撞撞的拉開西側鐵門,顧不得身上一絲附加狀態都沒有,踩著虛浮腳步頭也不回的進了古城地下水道。
 
久無人跡的地下水道沒有想像中的惡臭,空氣甚至比修道院清新多了,一向刻薄的何里斯卻沒有心情對此嘲諷一番,他往前走了數十公尺,直到地下水道的崎嶇地形完全遮擋住了通往修道院的入口,才終於定下心神,想到要為自己附加狀態。
 
去你媽的修道院……這任務解完後,打死他也不再來這個鬼地方!何里斯老羞成怒,罵罵咧咧的前往和雷金約好的地點。
 
 
古城地下水道高低起伏錯綜複雜的地形是魔物的天然庇護所,也是冒險者公認最複雜的地圖前三名。中間一條寬闊可比吉芬護城河的大排水溝隔開了兩旁的高地,也增加了通行的難度。雷金就和他約在排水溝西側的岸邊。
 
排水溝裡黑黝黝的河水無聲的流動,沒人知道水從何而來,又流向哪裡,唯有岸邊擱淺的破敗巨船供人無限遐想。
 
聽說曾有冒險家雇船往河流深處航去,但船影人聲就像被河流彼方的無盡黑暗吞噬般,無人生還,從此再沒人敢探究。
 
何里斯也沒閒情逸致研究,雷金說他很快就到,而自己在古城不知恍惚了多久,萬一雷金等得不耐煩而離開,自己就虧大了。
 
有大型水體和地形複雜的區域是使用瞬間移動的大忌,天曉得會不會飛一飛掉進水溝裡!何里斯不敢使用瞬間移動,只能徒步在高低落差間穿梭,期間也不免迷路了幾次,幸好很快又找到方向,一路上也都沒有魔物阻礙,十分順利。
 
還未抵達目的地,遠遠的就能看見壯碩的雷金坐在一艘小船上,背影隨著河水流淌而輕微晃動。自己果然遲了。
 
加緊腳步往前,何里斯高聲吆喝。雷金聞聲回頭,才鬆了口氣,表情又倏忽一凜,氣急敗壞地罵道:「誰讓你帶人來!」
 
何里斯被罵得莫名其妙,自己一直都是一個人!他忍著脾氣,順著雷金的目光回頭一看——
 
一個穿著黑斗篷,頭臉蓋了個密實的人影的的確確真真切切就站在自己身後五公尺處。
 
幹,見鬼了!換何里斯氣急敗壞地罵道:「你誰啊?」
 
「別以為裝作不認識就能抵賴。」雷金氣得青筋暴跳,渾身散發煞氣。
 
「我他媽真的不認識他!」
 
兩人爭吵不過幾句話的時間,不速之客無聲飄忽移動至何里斯身旁,隔著一段接近,但何里斯恰好不會發飆的距離。
 
不速之客摘下兜帽,露出一張蒼白且平凡的臉孔,黑瞳平靜的瞧著自尼芙菲姆而來的男子,清晰的叫出名字:「雷金。」
 
何里斯丟給雷金一個質疑的眼神:「你朋友?」好啊,自己白白被冤枉了。
 
「我們見過?」雷金疑惑的打量男子。這傢伙是誰,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見過你的上司。」
 
雷金開始覺得男子是來鬧場的,見過他的上司?他現在的頂頭上司可是比冰之波的毒泉更邪惡、比尼芙菲姆的寒冰更冷酷、比燄之國的烈火更無情的——亡者之主赫爾!
 
雷金再次審視男子,臉貌毫不起眼,一擦肩就能忘光的普通,唯獨雙眼邪門了點,乍看一片虛無,細瞧卻有如深淵之闇,凜慄、深沉,潛藏著更甚於赫爾的王者之威……
 
雷金再次氣得青筋暴跳,他知道對方是誰了,他們的確沒正式見過面,因為他還不夠資格!
 
光看兩人神色就知道事情發展如何,何里斯忍住了爆粗口的衝動,抱怨:「搞什麼,結果是你帶來的人。」
 
雷金有苦難言,對方什麼都不說,擺明了不想公開身分,他的身分地位和實力都無法與對方抗衡,也只能打落牙和血吞,忍了!
 
雷金識相的退讓讓男子頗為滿意,他回過頭問何里斯:「解任務?」
 
何里斯心跳加速了幾拍,這傢伙長相平凡,聲音卻低沉好聽得彷彿有魔力似的令人心神動搖……何里斯極力保持鎮定,「對。」
 
「一起吧,我也想瞧瞧古城最深處是什麼模樣。」男子微微一笑,神情宛如到自家後花園一遊般的輕鬆隨意。
 
雷金大步跨上岸準備帶路前往目的地,臉色難看至極,但最終也只能在擦身之際,不甘心地咬牙暗道:「先來後到!」虧他能大言不慚的說出這種話,現在整個古城都是他的,一起個屁!還想搶自己先看上的人,卑鄙!!
 
換來的是男人的一句嗤笑:「你不會比我早。」
 
 
 
事態峰迴路轉,急轉直下。雷金滿臉不爽的在最前方帶路,也許是遷怒力場太過強大,在他靠近之前魔物就落荒而逃,不速之客沉默的落在最後,被夾在中間的何里斯一頭霧水,但也明白這不是詢問的時候。三人就這麼沉默地穿過蝙蝠弓箭手盤踞的下水道,進入史汀區。
 
蝙蝠弓箭手區多是高臺,史汀區才是完整的下水道地形,若要步行通過,肯定得涉水而行。
 
雷金的情緒仍然激動,行進間踩得髒水四濺,何里斯一臉嫌惡地越走越慢,無形間拉長了兩人的距離。不速之客依舊牢牢的跟在何里斯身後,乍看他和雷金、何里斯一樣涉水而走,然而行進間卻沒發出任何聲音,水面也沒起波瀾,不知用了什麼巫術!
 
對方的怡然自得對比自己的狼狽,何里斯看得很不是滋味,但他心裡明白得很,雷金的朋友肯定也不是凡人,瞧雷金前後態度的轉變,就知道不速之客的地位肯定比他高了不止一截,有這一手功夫好像也不意外。
 
這麼沉默下去也不是辦法,愈往古城深處走,一定愈是危險,何里斯可沒辦法跟一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傢伙莫名其妙同行,尤其雷金對他的態度並不算好……至少得先確定對方的目的。思考片刻,何里斯決定先從不速之客身上打聽消息。
 
放緩腳步,何里斯偏頭打量著左側的不速之客。「你究竟是什麼人?」
 
男人聞聲偏頭與何里斯四目相接,黑瞳幽深宛如深淵,何里斯瞬間調轉視線,急忙地近似慌張。這人怎麼回事,不止聲音,連眼睛也這麼古怪!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何里斯起了和雷金相同的反應:這人在胡謅什麼?他百分之兩百確定沒見過他,要騙人也掰個像樣點的理由。
 
男人也不多解釋,只說了一句:「那一跤,跌得不輕吧。」
 
何里斯此刻也嚇得不輕,那一群無聲無息莫名消失的魔物,難道……何里斯不發一語,男人的高深莫測讓他不自覺倒退數步,拉開彼此距離。
 
「別動。」
 
渾身上下隨男人制止而僵直,動作被迫停止,彷彿連血液也停止流動,何里斯還未就此生出任何感想,左手邊便傳來輕微的「滋」一聲,熱風撲面,足足有一人高的史汀,才重生便瞬間被燒成了一堆殘灰。
 
沒有詠唱,也沒有劈啪閃爍的火焰效果,純粹的燒毀殆盡。殺魔物不眨眼,神乎其技的手法,何里斯不得不相信男人的話。
 
待高溫散去,殘燼盡數融入水中被沖刷得一乾二淨,何里斯這才感到後怕,連身體何時恢復自由都沒察覺……他最近好像犯了火劫?怎麼走到哪被燒到哪?
 
突然出現的史汀讓男人眼中明顯流露不悅。「陷阱!」雷金好大膽子。
 
男人的不悅看在何里斯眼裡只覺得莫名其妙,「是魔物重生吧?」只不過雷金的氣場太強,一路走來魔物老早就閃遠了,根本沒機會動手,又怎麼會有重生怪?除非……「這地圖還有其他人!」
 
 
 
------------------------------------
 
「冰之波」典故:
 
埃利伐加爾(ÉlivágarElivagar),意即「冰之波」(Ice Waves)。在北歐神話中,是塵世大陸形成之前的太初時期便存在的12條河流。
 
霧之國尼芙菲姆位於「世界的鴻溝」金倫加(Ginunaga北方,境內有泉水赫瓦格密爾(Hvergelmir,供應著12條大河的河水,12條河就合稱「埃利伐加爾(冰之波)」,一般相信,這12條河流中有一條含有劇毒。
 
「冰之波」流往南方,在金倫加鴻溝邊緣結成冰川,大量的冰塊氣勢驚人的落入鴻溝裡,又受到鴻溝之南的火焰國(Muspelheim)的影響,冰川融化形成大量的霧氣,在這樣的冷熱交替下,誕生了霜巨人的祖先伊美樂(Ymir。由於混進毒水,所以巨人都是邪惡的。
 
 
題外話,
如今的塵世大陸是由伊美樂的屍體化成,那麼世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生物們,是否也吸收、累積了這份邪惡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