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12

 





 
第十二節
 
 
對暴力祭司何里斯來說,一個人挺進古城深處是不可能的任務,就算大著膽子使用瞬間移動,要是運氣背,落點不好,死個十來遍都不嫌少;雷金的幫忙是一場及時雨,何里斯說什麼都無法放棄。
 
見過女武神之後何里斯心態上有了很大轉變,活著不過如此,死了也就這樣,自己孑然一身,無所謂牽掛。有目標,就往前進,最糟也不過死亡,他看開了,否則汶巴拉的高空跳臺他也不會跳得這麼乾脆。
 
黑暗之王什麼的,沒在怕啦!何里斯加速天賜全套施放後,踏進修道院就用最快速度往前衝!
 
有聖堂神官清過場,一路上果然清潔溜溜,連隻腐屍都不見。站在地下一樓入口前,何里斯稍微休息,準備第二輪衝刺。
 
修道院地下墳場才是真正的考驗,八百年來無數次的征討,數不清的前輩、高手在此殞落,而黑暗之王依舊健在。鋪天蓋地而來的殞石,彷彿連靈魂都能擊碎燒融,當初自己也差一點就——
 
想起往事,何里斯暗啐一聲,深呼吸後,一頭栽進黑暗中。
 
地下一樓入口距離修道院墳場西邊的下水道入口還有好一段距離,仗著有霸邪之陣的保護,何里斯秉持有怪就閃的趕路原則迅速前進。修道院地下墳場的魔物密集度比地上樓層高多了,後方追趕的魔物愈多,何里斯心頭就愈沉重。
 
途中,眼角瞥見一抹鮮紅,何里斯腳步依舊,心中卻起了疑惑。修道院中的紅,是闇神官的代表,但又不該是鮮紅,應該是濺滿了陳舊血跡般的褐紅色。
 
對修道院的生疏加上這麼一閃神,何里斯竟然走錯路了。原本沿著高廊往西北走就能抵達西邊入口,現在卻走下階梯,跑進了魔物最密集的墳場區域!
 
何里斯叫苦不已,心中罵了自己千百遍,但這個時候已經無法挽救,後面緊追不捨的魔物少說也有六七隻!回頭與自殺無異!
 
豈料,就在他加緊腳步下樓時,前方陡然竄出一隻邪惡箱,何里斯反射性的閃躲,腳步一偏,踩了空整個人失控的往下跌,絕望的雙手抱頭,何里斯背部落地滾了好幾圈接著重重撞上石牆。
 
這一番滾撞讓何里斯反擊、防禦之力全失,七葷八素的倒在地上任人宰割。越想清醒腦袋就越是昏沉,身體也不聽使喚;何里斯心全涼了,不禁後悔當年為何要逃,與其現在狼狽的被魔物瓜分,不如那時早早被隕石術砸死還比較快活,省了這幾年的苦日子。
 
 
幾秒過去,一臉悲壯的何里斯沒等到預料中的攻擊,反而聽見清脆的男聲好奇問道:「你躺在這裡睡覺嗎?」
 
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何里斯睜眼一瞧,一名年約十四五歲,長相清秀甚至可說姣好的男小服,彎腰低頭好奇地打量自己。
 
何里斯目光越過小服,身後長達數十階的樓梯上空蕩無物,一長串在自己背後緊追不捨的死靈、腐屍和擋住去路的邪惡箱等魔物,連個影都沒有。
 
何里斯徹底傻眼。
 
「你好奇怪。」小服戳了戳何里斯臉頰,咯咯直笑。「別睡了,古城很危險的。」
 
何里斯撐著石牆緩緩起身,全身筋骨聯合抗議的抽痛讓他眉頭皺成了一團。「你是誰?」
 
小服眨著眼,臉上毫無身陷古城的惶恐和與同伴走散的慌張。「我和老師走散了,你陪我去墳場中央的十字區找他好嗎。」
 
「十字區?」何里斯隱約察覺有些不對,但腦中千頭萬緒,釐不出個重點。
 
「對,跟我來。」
 
 
何里斯昏沉沉地任由小服事拉著自己在古城中穿梭,頹圮的石牆、顛簸不平的石路、古遠悠久的墳塚……記憶翻騰,漸漸喚醒、拼湊出了一些畫面。
 
修道院每三年會舉辦一場古城驅魔修行,供沒有家族長輩可依靠的服事們見習,他參加了兩次,第二次還是跟雷斯堤爾一起報名的,之後活動就停辦了,因為死了太多人,其中更包含當時大教堂唯一的一個聖堂驅魔神官……
 
熟悉景色映入眼底,何里斯悚然清醒。他被小服拉到了十字區外圍,倒塌的建築、枯死的古樹、區隔墳場與外圍迴廊的石牆,影影綽綽的營造出許多死角。何里斯不自覺調轉視線,望向其中一個,他死也忘不了的陰暗角落……
 
黑褐泥地上,一個男祭司衣衫不整、動彈不得的仰躺在地,臉偏向另一頭,何里斯所在只能看見男人突起的顴骨與耳廓,頭髮剪得極短,耳上髮際處一片血肉模糊。
 
紅,鮮明地躍然眼前,鼻間彷彿還聞得到那令人失控的鐵鏽味……
 
「你在看什麼?」小服清脆嗓音敲醒了何里斯,眼一眨,牆邊空空蕩蕩,哪還有男人跟血跡。
 
血色登時自何里斯臉上褪去,胸口鼓脹發疼,心臟擂鼓般幾乎要跳出心房,疲倦而且隱隱作痛的身體使不上力氣,雙眼布滿血絲,死死瞪著該處地面。
 
不可能!經過這麼多年,他就算出現也是——
 
「黑暗祭司!」小服指著右前方驚叫。
 
「去死!」何里斯失控的發狂尖喊,治癒術毫不留情的轟上身穿祭司袍的人形,瞬間炸裂成一地腐土。
 
小服看得目瞪口呆,死屍砰然炸開的巨響消散後,兩人間瀰漫著腥臭與沉默。
 
不能再留在這裡……何里斯喃喃自語,他甩開小服的手,頭也不回的往西邊走。
 
何里斯再不想分辨所遭遇的一切是真是假,身心俱疲的自己踏進修道院根本是個錯誤,千百年來的死靈堆結怨憎,這裡就像個沼澤,會吞噬所有心神不定的入侵者。
 
快點……得離開這裡……否則就走不了了!
 
 
 
小服雙眼眨也不眨地環視著一地狼藉,彷彿不覺何里斯遠去。
 
良久,胸膛劇震爆出狂肆大笑,小服笑倒在地,隨後慵懶地後仰平躺,枕著暗褐色土面,彷彿泛著屍臭的土壤是他最舒適的眠床。
 
闔起雙眼,水潤肌膚開始乾燥龜裂,髮絲失去光澤,衣物也悄然褪色,在身軀徹底風化成為墓土的一部分前,少年嘆服:「王上眼光果然不凡,這人類確實有資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