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10







 
 
 
第十節
 
 
在別人的地盤上,何里斯再白目也清楚自己還是安分點好,尼芙菲姆實在詭異危險,霑看起來又身分非凡,因此也不討價還價,向霑問清楚魔女的所在地後便再次出發。
 
懸停於尼芙菲姆城中高空的魔女之屋正是魔女「奇樂凱那」的住所,寬敞豪奢的大屋依稀可見昔日的華麗,保留了主人的生活痕跡,亦封存了那份生人勿近的詭譎;屋內瀰漫著比死更沉默的幽寂,連遊盪的靈魂與小魔物們也不敢入內一步。
 
何里斯按照霑的指示踏上二樓琴房角落,被燭火拉長的影子剛好疊在脫落的琴鍵上,那一刻身體似乎變得輕盈,視線也開始模糊不清……
 
在何里斯很熟悉的、被瞬間傳送到其他空間的暈眩裡,夾帶著異樣的陰冷,氣若游絲的燭光在何里斯瞳裡扭曲成一抹人影。
 
 
——允諾的誓言……
 
 
竄入鼻端的涼漠寒氣直沁脊腦,何里斯彷彿看見了一片白,比初雪黯淡、比寶石堅硬、比……比死亡更可怖的,一具猙獰骸骨!骷髏的森森齒列近在眼前!
 
 
——何時兌現?
 
 
何里斯驚恐地尖叫,腳下一頓,失了重心無法控制的往前傾倒,冷燄撲面而來,凍結了呼吸,眼看就要吻上何里斯鼻尖,一股強力及時將他往後甩拉了出去。短短一瞬,何里斯前額亂髮已有不少被熔成了灰,黑燼沾灑了滿臉狼狽不堪。
 
「心神不寧啊,小子。」
 
何里斯驚魂未定,差點被這突然冒出的人聲給嚇得心臟徹底麻痺。飛快的張望四周,暗室裡除了自己,就只有站在大鍋旁,手持魔杖正出言嘲笑自己的女法師。
 
「這麼長的歲月裡,我還是頭一次看人降落得這麼失敗,我要是不阻止,任你撞進燒鍋的霜火,生血活肉瞬間熟透的味道一定不錯啊,喀喀喀。」
 
令尼芙菲姆居民懼怕不已的魔女出乎意料的是個年輕女孩模樣,臉上超齡的陰沉令人不寒而慄。「活人來到此處可不容易啊,這裡是亡者國度中的死絕之地,我魔女『奇樂凱那』的夾縫密室;不管你有什麼理由,這裡不是活著的人可以來的地方。」
 
何里斯抖著聲音,餘悸猶存的說:「霑讓我來找你。」魔女大鍋底下的冷燄無聲的吞吐著火舌,何里斯只要一想到不久前自己差點就用肉身驗證它的溫度,便深深後怕。誰想得到處處詭異的尼芙菲姆裡,最具殺傷力的不是呲牙裂嘴的怨靈亡魂,而是這簇窩在大鍋底下,毫不起眼的火苗?
 
「要我幫忙啊?為什麼我要幫你?」魔女理所當然地問。
 
似曾相識的對話讓何里斯語塞。
 
「出來混,總有一天要還的;」魔女的笑猶如寒風砭骨,「你可有心理準備?你能付出什麼代價?你身上的債……還不夠多嗎?」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要討債的話盡管來找我!一句話,你到底幫不幫?」何里斯老羞成怒。
 
「呵呵呵……果然不是單純找到這裡來這麼簡單,那麼,你已經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了?」
 
燭火搖曳下,魔女蒼白無血色的臉上泛著青光,鬼氣森森。「這地方是,像你一樣為了證明自己的勇氣卻失敗的人們,無法安息、名為痛苦的墳墓……請記住你也有可能變成跟他們一樣的存在。」
 
何里斯不禁擰起眉頭。從得到星淚石開始,麥茲就開始嘮叨著勸他放棄,看起來實力高強的霑也說過類似的話,他哪會不懂其中的風險?但是剛才短暫的幻覺後,直到現在他的心臟依舊失控的跳個不停……他必須立即做點什麼,才能壓下心中莫名的恐懼。
 
鍋裡熬煮的秘藥啵啵冒著泡,圓潤鼓起又瞬然破滅,魔女攪拌著秘藥,幽幽說道:「這村莊有掌管所有死者的偉大存在者——『亡者之主』啊,她偶爾會從自己的宮殿降臨尼芙菲姆,親自巡視領地。全身包覆著鎧甲而現身的她的強大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你要做的事情是……從她那裡拿到某種證票。那是,表示其為所有死者的主人的證票。最簡單也最難的是,從亡者之主那裡強行把證票搶來;不然就是要給她某種代價來換取證票……你可以試著尋找她的母親,好像她自己也在尋找她的母親。」
 
至於尋找的細節,魔女不肯再多說,反叫何里斯自己上街去問,心中暗罵魔女大牌的何里斯也只好自力更生。
 
就在何里斯離去前,魔女一反剛才的要死不活,疾言厲色地叮囑:「記住!絕對不能和別人說你正在尋找證票,以及找到後會把證票拿給我的事,尤其是施琳,絕對不能跟她說!」
 
看何里斯露出一臉升級前被波利撞死的震驚表情,魔女古怪的喀喀笑道:「不用驚訝,這裡沒有我不知道的事。你最好小心,她不是個簡單的女人,別被她給利用了。」
 
 
 
回到尼芙菲姆原野後,何里斯立即找了當地「人」打聽。何里斯認識的當地「人」也只有一個——施琳。
 
雖然魔女嚴詞警告,但,魔女自己看起來才比較危險吧!何里斯雖然不太打理頂上的一頭亂髮,但莫名其妙被燒掉還是讓他難以釋懷!總之,別洩漏自己找到證票後要給魔女的事就好了——絕不承認自己是因為不爽魔女態度而故意反其道而行的何里斯這麼打定主意。
 
事情進行的很順利,對於答應幫忙自己離開尼芙菲姆的祭司何里斯,施琳承諾過會盡己所能的給予幫助,對何里斯的詢問知無不言。
 
亡者之主——『赫爾』是掌管尼芙菲姆及巨人聖體的人,她是十二諸神之一,更是十二諸神中的邪神『洛奇』巨人魔女『安格爾波達』生下的三兄妹中的老么,依照奧丁的命令在這裡治理死者,時常會從她的宮殿裡出來到尼芙菲姆查看,這是我僅知道的故事。」說完,施琳貌似膽怯地低下頭,溫婉笑容閃過一瞬扭曲。
 
何里斯專注於記憶這些情報,絲毫沒注意到施琳的怪異。「那『死者的證票』又是什麼?」這些都是塵世沒聽過的名詞,何里斯一頭霧水。
 
「那是被稱為『九重世界的權威』,由亡者之主隨身攜帶的物品,也是掌管死者的象徵;不過那不只是單純的象徵,也流傳著它擁有比那個更大的權力的謠言,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施琳解釋著,臉上不自覺流露嚮往。
 
「聽說赫爾在尋找安格爾波達,她是怎樣的人?」關於赫爾的故事,何里斯略有所聞,但畢竟赫爾深受人們畏懼,又屬於與奧丁敵對的一方,因此知道的也不多,說不準還包含了許多的惡意毀謗——大教堂排除異己也不過這幾招。
 
施琳想了想,「安格爾波達是亡者之主的母親,當初她和亡者之主的兩個哥哥都被神綁架;大哥芬里爾被鎖鏈關在湖心小島上,二哥堯樂門加特被丟進大海深處,而安格爾波達一直沒有音訊,所以沒人知道她現在變得如何。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可以告訴你,掌管死者的亡者之主在尋找她母親的這一點意味著——她母親還沒死去,或者,因為詛咒或其他原因,她的靈魂被禁錮在某個地方,無法到達尼芙菲姆這裡,唉,不管哪個對她來說都不是好事。」
 
「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你了,很抱歉,好像沒有什麼幫助……」施琳秀眉輕蹙,又補充道:「知道安格爾波達情報的,應該只有相當接近神,有機會聽過她消息的,例如巴基力,或是待過諸神國度的人吧……」
 
遲疑了一會兒,施琳下定決心、鼓起勇氣似地開口,神色懇切:「我沒有資格追問您想要『九重世界權威』的理由,不過那是非常危險的東西,得到它之後,要怎麼運用是非常重要的事,要是不小心流入意圖不軌的人手中……」
 
何里斯決定裝傻到底,「我要它幹嘛?好奇問問而已。不過你說流入……」
 
「您應該看過也應該知道,尼芙菲姆這個地方,因為無法忍受死亡的痛苦而意圖破壞的人很多,萬一讓那些人得到可以行使權力的機會,說不定會因此而把它使用在不好的地方。所以……如果您有機會能獲得那個東西,希望您能第一個來找我,我會盡我所能的給您幫忙與建議。」
 
施琳說得義正詞嚴,言談間也合情合理,但何里斯第一個卻是想到臨走前魔女叮嚀的:「小心施琳」。
 
魔女和施琳,兩人都希望自己將證票交給她們,兩人都各有自己的理由與立場,他就像被夾在婆媳之間的丈夫,莫衷一是,不知道該聽誰的才好。
 
看著施琳,何里斯猶豫許久,仍是沒給她明確的答案,只說自己會考慮。
 
 
 
何里斯是千百個不願意再看到巴基力,他連一口聖地的空氣都不想再吸進肺裡,只好繼續在尼芙菲姆溜達,試圖尋找其他的線索。
 
俗話說:「勤勞的波利吃寶,懶惰的波利吃草。」沒想到真的給何里斯找出了關鍵人物,溜達幾個小時後,何里斯在尼芙菲姆南方河邊碰見了一個據說是被諸神國度放逐的男子「雷金」。
 
穿著劍士服飾的雷金有著戰士系的壯碩體格,狂放不羈的氣息和「諸神國度」阿斯嘉特格格不入,他看見堪稱「稀有動物」的活人何里斯後,很大方地接受何里斯的攀談。
 
在雷金自我介紹說到自己很高興能離開神界,待在尼芙菲姆還比較自在時,何里斯也感同身受的抱怨了幾句巴基力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真令人不爽。
 
雷金一聽,如遇故友,開始大吐苦水,例如奧丁善妒、雷神白目、菲依雅淫亂……順便爆了幾個女武神的八卦給何里斯洩恨。對於何里斯想知道的故事,雷金也知無不言。
 
「啊,你是說那個巨人族的女生嘛,被諸神束縛後,她的靈魂被分散成五份封印於塵世最深的地方。說真的,這對生下了三個令諸神驚懼的洛奇小孩的她,是下了很殘酷的處分。很遺憾啊,女兒是亡者之主,她卻連死去之後都沒有可以安息的地方。」奧丁報復的手段,粗獷如連雷金也不免嘆息。
 
「塵世最深的地方?」成年獨立後就在大陸上四處走跳,何里斯也算閱歷豐富,卻也想不出這會是何處。
 
「對,是最深也最危險的地方,有無數的魔物擠在一起……怎麼,猜不出來在哪?」雷金上下打量著何里斯,愈看愈滿意,就要出口的臺詞瞬間換了內容。
 
「剛剛跟你聊天,沒想到你穿著奧丁信眾的服裝,腦袋卻很清楚嘛,不錯,我欣賞!走到哪裡都沒有免費的事,答案本來是要收錢的,不過我和你很有話聊……這樣吧,我也很久沒離開尼芙菲姆了,就陪你出去逛逛,活動活動筋骨。代價就是……你回塵世之後,把我告訴你的諸神和女武神的糗事、八卦跟吟遊詩人說,讓他們四處宣傳,給神界沒面子,哈哈。」雷金快意地大笑。
 
「這還不簡單!」何里斯喜形於色,對雷金異樣的熱心他不免起了點防備,但這提議實在太誘人;雷金雖然穿著劍士衣裳,但何里斯可不會因此懷疑他的實力,曾經隸屬並且居住於諸神國度的人,怎麼說都比塵世冒險者強!有他同行,何里斯也安心許多。
 
雷金個性爽快,做事也俐落,兩人說定條件後,雷金馬上下指示:「好,那就告訴你,地點就是克雷斯特漢姆古城的最下層,在那之中的……反正我會帶你去,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打鐵趁熱,雖然連續奔波逃命了不知道多久時間,身體已經開始感到疲倦,何里斯怕事情有變還是提議:「現在出發?」
 
雷金可沒漏看何里斯言談間露出的疲態,按捺住竊喜,一口答應:「好,古城地下水道集合。還有,絕對不能跟其他的人說,也不能讓其他人跟來,你要是違反,我馬上取消約定,你自己去找。」
 
「地下水道知道在哪吧?古城修道院西側的鐵門裡!」看何里斯一副手不能提的祭司樣,雷金皺眉叮囑:「路過修道院時你可小心啊,要是半途死了,我也救不了你。」
 
知道雷金看輕自己,何里斯也不說破,他闖蕩社會不是一兩年,現在可不是逞英雄的時候。「哪個祭司沒混過古城?我也不會少去,總不會遇到黑王吧,哈哈。」何里斯學雷金大笑兩聲。
 
 
 
 
--------------------------
 
很快就會笑不出來了O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