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07

 
第七節
 

有錢好辦事,何里斯收好鉅款,馬上動身出發前往斐楊,購物去!
 
穿過蒼鬱森林,何里斯一路上見樹精就敲,很快便打好了四個枯木汁;接著就是到斐楊買齊剩下的材料了。
 
何里斯的小木屋位置剛好處在斐楊和愛爾貝塔中央,到哪個城市都一樣遠,這也是當初隊友小屋賣不出去的原因之一。以往他購物都往商業發達的愛爾貝塔去,對斐楊城不算熟悉,幸好他還記得隊友推薦過一間不錯的店家,店裡貨源充足,應該能買到他要的東西。
 
進城後,循著記憶中的方位,何里斯找到了這家規模頗大的雜貨店。店門前,醒目的布簾上氣勢磅礡地寫了大大的「辛」字,要認錯也難。
 
推開木門,迎面撲來的不是預想中五味雜陳的陳腐氣味,而是新鮮的藥草香,一列列貨架上分門別類的擺放著各種材料,光線明亮的熠熠照耀,這店家整齊乾淨的令他驚訝;入口處的小桌上鋪放著新鮮藥草,想必這就是草香的源頭。用藥草清香來掩蓋雜貨店必有的混雜氣味,這店長頗有巧思,何里斯心中默默給了這店好評價。
 
門邊的櫃檯裡,一女子熱絡地向他打招呼。何里斯也不廢話,直接詢問是否有石心和低品質珊瑚。
 
「石心和珊瑚啊……都不是鍛造材料呢。」女子搔搔亮眼的橘紅短髮,一臉為難。「你等等啊,我問問老闆的兒子。」
 
女子雙掌撐著桌面,頭偏向室內,中氣十足地大喊:「賽希~~」
 
聲音迴盪在貨架中,何里斯被她有力丹田給嚇了一跳,仔細一瞧,女子身穿神工匠服飾,手臂不甚黝黑但結實,看來應該是鍛造型的神工匠。這般人物當店員真是大材小用暴殄天物,恐怕是暫時幫老闆照看店面而已吧,難怪她不清楚東西擺在哪。
 
「人就來了,你等等呀。」女子嘻嘻笑著,外型雖不如一般女子打扮精緻,也不比富家小姐嬌生慣養,卻神采奕奕另有一番親和魅力,充分安撫客人久等的不耐。
 
饒是何里斯也對她生不出惡感,他點點頭,往店內踏了幾步,想順便逛看下其他商品,也是身形移動後才發現,櫃檯旁蹲坐了一隻半人高的土色大狗,狗兒一屁股坐在出入櫃檯的小門旁,雖不帶凶色,但雙目直盯著他瞧,很有警戒意識。
 
體型雖大,狗兒坐的位置很是巧妙,高大的櫃檯擋住了牠全身,若是有不肖份子想入內搶劫,恐怕得先挨上一口。
 
行得正做得直,何里斯才不懼狗兒視線——小小家犬能打得過他?——愜意地在貨架間穿梭瀏覽。
 
很快的,內室門簾一掀,一人走了出來。「老闆的老婆,你叫我?」
 
暖黃色的細軟長髮在後腦綁成一小束,細緻的五官上眉眼秀氣,若不是身上的男獵人服飾和少年嗓音,何里斯肯定以為他是女孩。
 
快步走近櫃檯,少年腳步輕盈,一雙大眼炯炯有神,青春洋溢地彷彿盛開的花朵……男的,他是男的!何里斯使勁眨眼,但除了衣飾和平坦的胸部外,怎麼看都像是少女一枚。
 
老闆的兒子和老闆的老婆交談了幾句,便青春洋溢地又跑回內室。土黃色狗兒看見少年也很是興奮,狗身還是固守崗位,狗尾巴卻酷暑搧風似地搖個不停。
 
何里斯注意到方才兩人的彼此稱呼,雖然這叫法有些奇異,但很清楚地聽出兩人的關係:「你是老闆娘?」
 
「是啊,但我忙著打鐵,店裡的事不太管……」名義上是老闆娘,對店務卻知之不詳,女子難得羞赧地搔搔臉頰。
 
幾句話的時間,少年又跑了出來,這回他身後多了一個中年男子,黑髮黑眼,神情拘謹,魁梧體格和粗獷鬚眉和少年恰成反比。
 
「老闆來了!」老闆娘眉開眼笑地介紹。
 
這樣的爸爸能生出這樣的小孩也真不簡單啊……何里斯不禁感嘆造物主的神奇。
 
「你要三百六十五個低品質珊瑚?」老闆開了金口,聲音和體型一樣結實有力。
 
何里斯看出了老闆嚴肅臉上的些微猶豫。「有困難?」
 
「店內存貨不夠,我可以幫你調貨,但需要時間。」老闆雙眼望著何里斯,不擅言詞的忠厚形象給人可以放心信賴的感覺,「可能要一個月。」
 
「這麼久?」出來混也不是一年兩年,何里斯看得出對方是正經誠實做生意的商人,只是疑惑,口氣沒有不滿。
 
「低品質珊瑚價位低,產地又遠,因此數量不多;你也是冒險者,珊瑚主產在鐘塔地下樓層的海葵區,價格太低的掉落物沒人會撿來浪費行李和手推車空間。除非你提高收價,或許可以快一點。」
 
「不用,就一個月吧。」金錢貴過時間,他又不急。
 
付了訂金後,這件交易就這麼定了。何里斯凝視單據良久,才小心翼翼地放進心口暗袋中。
 
 
收下那袋錢幣後,何里斯一直壓不住心頭強烈的不真實感,像矗立眼前高聳難越的高山,突然間夷為平地可以輕鬆走過的萬般忐忑。
 
會不會下個眨眼發現這一切都是幻覺夢境?
 
他的人生幾乎沒有所謂順遂,從小到大,從大教堂的倍受欺凌到離開大教堂的苟延殘喘……如今一切美好順利的彷彿天神的惡作劇,叫他如何安心?
 
所以他答應了一個月。
 
若不是命運注定否極泰來,就是有更大的意外、苦難等著降臨。無論如何,日子也不能再壞了,所以他等一個月,等這不意外的意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