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06



 
第六節
 
 
三天後,順利拿到古代語言翻譯文書的何里斯又回來找麥茲了,他似乎早就看過內容,進門後立刻要求麥茲解讀書中謎題。
 
麥茲裝好新煙絲,移動到沙發上坐定,正準備要念臺詞,便見何里斯盯著古代語言文書的書皮一臉困惑,眼周還隱隱帶著熊貓圈。
 
麥茲記得上次見面時自己有附上任務道具——超清晰眼鏡一支了。「法蘭克‧富蘭克林刁難你?」
 
「是有點怪僻,但人還不錯。他翻譯出來的內容,我每個字都懂,串成一句都不懂。」何里斯不時沉重地闔上眼皮,模樣十分勞累。
 
「哦,這當然,因為是神的語言啊,會用比較隱晦的方式來呈現。你看這句,『要打開那個門的鑰匙是』……」麥茲掀開書皮,指著文句解釋。既然幫忙冒險者的事已經被發現且默認,他就也不客氣了。
 
「……『季節般樹的眼淚』,就是對應四季節的四個『枯木汁』;『月亮般冰冷的心臟』,就是對應十二個月的十二個『石心』;『太陽般在海洋上長出的草』,就是對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三百六十五個『珊瑚』。蒐集到這些材料後,請你帶著它們到豎立在天空的塔迎接黃昏高高的天空,也就是『吉芬西方的高空涼亭』上,就會有下一步的指示。」
 
「……我想了一整晚睡不著,結果是要我蒐集三百六十五個『珊瑚』?」何里斯大睜著不健康的黑眼圈,幽怨發聲,登時鬼氣森森。
 
這比過去幾次的暴力威脅還要讓麥茲害怕,他屁股後移朝何里斯挪遠了一些,「這這這……次我真的愛莫能助,這回交材料要見的對象是比最強鐵匠還難搞定的人士,我要是幫你準備,難保不會被看出破綻!」這次要是被識破,可就「上達天聽」啦!他冒不起這個險!
 
「照慣例,我會幫你的。材料可以用金錢購買,但蒐集的過程一定要你親力親為,其中還是有些小技巧可用,例如成本最高的珊瑚,你不需要完整的;也就是說,你找那些有瑕疵、殘缺、體型小、成色差的最低級珊瑚來充數就好!」
 
材料打折也會讓上頭對解任務者的印象打折扣,但,管他呢!麥茲想:這祭司滿口地獄,肯定也不屑上頭的賞識。
 
級數太差而被淘汰的珊瑚應該就不貴,何里斯滿意地哼哼,「這還差不多。」
 
 
 
富黏性的枯木汁是斐楊特產,經常被拿來加工製造為黏著劑,又只需要四個,隨便拿把權杖到斐楊城外敲一敲就有了。鬼火的石心和淘汰珊瑚才麻煩……
 
一夜沒睡好的何里斯精神不濟,自然也想不出好方法。斐楊特產倒讓他想起自己那塊在斐楊荒郊野外的小地皮和上頭的破木屋。
 
轉職為祭司後便馬上離開大教堂的何里斯一直過著逐任務而居的流浪生活,沒空也沒錢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和家。和勤奮讀書派的好友雷斯堤爾不同,何里斯不管做學問還是學技能都是隨性派,泛用但不專精,他本人不以為意,但這無形中限制了他的出路。太專業的職位,如雷斯堤爾的聖堂神官,他做不了;太專業的團隊,例如許多知名打寶團,也不想用他。他只能靠著過往隊友的口耳相傳、單練,和路上接洽素質參差不齊的野團來度日子。
 
實力普通,外貌普通,運氣又不算好,經濟狀況自然也……差強人意。何里斯以為自己一輩子都要當無根浮萍了,卻在某天聽見某個隊友釋放出售地消息。
 
原來對方因為嗜好衝裝而爆掉了所有存款,更欠下大筆債務,不得已只好賣地賣裝求現金。這塊地原本是對方上山打獵時的休息木屋,因為地點太冷僻偏遠,因此價格再低也很難吸引人購買。
 
細問後何里斯卻發現這地方很合他胃口,地處偏遠代表沒人會來打擾,木屋外有多餘空地能種菜以免餓死,獨棟獨居可以當山大王,裸奔也沒人抗議——當然他沒這嗜好——附近還有小溪流方便取水盥洗,真是理想!
 
「偶爾會出現大腳熊……」對方很有良心地提醒。
 
「兩錘就能打死的魔物不足為懼,我買了!」
 
對方感激不盡,最後以超低價成交,從此何里斯不再是無殼蝸牛!
 
以超低價買下房地產後,何里斯把省下的錢全用在裝修小屋和添置新家具上,諸如漏水、牆壁破洞、補強圍籬之類的加固工作,何里斯也捲起袖子親力親為,一番整頓後,原本搖搖欲墜的破爛小木屋總算能住人了,讓何里斯極有成就感!
 
 
想起自己的小殼,蝸牛何里斯毅然決然的打道回家。
 
何里斯算盤打得精,一來回家順便打掃環境,省下旅館費用;二來靠近斐楊城,方便他買材料。
 
回家後,何里斯先繞了房子一圈,確定他不在的日子裡沒有被野獸或小偷光顧,才進屋掀開蓋在家具上防塵的布巾,上床休息。
 
因為絞盡腦汁熬夜思考古代文書的謎題還熬出了黑眼圈,何里斯一沾上床就呼呼大睡,睡眠品質一直很差的何里斯破天荒的安穩睡到隔日下午才起床。
 
充分休息恢復精神,思緒清晰後,何里斯愈想愈不對。就算珊瑚可以用低級品混充,三百六十五個珊瑚仍是一筆大開銷,一切就只為了一個莫名其妙而且不曉得能不能成功的任務……他可沒那個閒錢這麼幹。
 
何里斯在床上翻來覆去,愈想眉頭愈是皺緊,就在他快要決定止步不解任務之前,屋外響起了敲門聲。
 
何里斯足足愣了十秒,待屋外人敲了第二輪門板他才回神,急急忙忙跳下床開門。這也不能怪他,這裡偏僻得連大腳熊都熊煙罕至,他沒親沒戚沒朋友的,又怎麼想到會有人來敲門!
 
何里斯機警地手握權杖,慢慢掀開門板,瞇眼望向外頭。
 
夕陽餘暉暖暖地灑在不速之客身上,暈黃色的光線在來人的鼻樑上拉出了一道陰影,髮間和裙襬上的白蕾絲布飾十分顯眼,小巧的臉蛋上,圓潤大眼帶著純真微笑望著他。
 
「您好!」不速之客聲調溫軟地打招呼,一派善良無害模樣。
 
何里斯頭上如果有雷達,此刻肯定逼逼作響。荒山野嶺的,出現一個嬌滴滴女僕是演得哪齣?
 
他才想關上門,女僕便雙手前伸,掌心上捧著一袋沉甸甸物事。「這是給您解任務的幫忙!」
 
聽見任務和幫忙兩句,何里斯想了想,依稀記起這女孩是麥茲家裡的女僕。
 
「麥茲給我的?」何里斯問。
 
「主上吩咐禕給您送來這個,請您務必收下。」女僕雙手上捧,恭敬地鞠躬。「主上很期待與您見面。」
 
昨天不是才見完面嗎?何里斯滿腹狐疑地接過沉重皮袋,低頭打開一看,大驚失色。一袋子貨真價實的錢幣在他面前閃呀閃的,何里斯被閃得都快暈了。
 
「這……」何里斯艱難地抬頭,眼前卻是一片空蕩青草地,哪還有女僕的影子。
 
何里斯走出門左右張望,沒半個人影。若不是手上的現金還沉甸甸地在手中,他還以為自己沒睡飽產生了幻覺。
 
有些驚訝,更多的是不敢置信。想了幾秒,何里斯哼哼,算麥茲還有良心,知道三百六十五個珊瑚是強窮人所難,看在錢的份上,他就不嘲笑他一個臃腫中年男人還大言不慚讓女僕語氣崇敬地稱呼主上的事了。
 
何里斯回到屋裡清點袋中錢幣,不禁嘖嘖,這可是一筆大數目,就是買三百六十五個中高等級的珊瑚也綽綽有餘,麥茲可真大手筆,如此一來他買完珊瑚後還能留下不少錢,這可都是福利呀!
 
何里斯得意極了,壓根沒想到其中的怪異之處。日後真相大白,他不止一次欲哭無淚地後悔,真是相煎何太急,根本是自己推自己入的火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