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05





第五節
 
 
找了旅館暫住一宿,隔日清早何里斯就動身前往廢棄礦坑。
 
哈沃德似乎早就完成工作,何里斯一踏進門就見他坐在床舖上望著牆壁發呆。牆上用木板釘了簡易壁櫥,格中擺放著許多武器,除此之外沒什麼特別的。
 
身為最強鐵匠,身邊留有武器合情合理,何里斯並沒有細想太多,只當他是自戀欣賞自己作品,再不然就是剛睡醒,毫不客氣的就呼叫對方。
 
聽見呼喚,哈沃德轉頭看見是何里斯,起身從作業臺上的布包中拿出一塊寶石,和善地說:「你要的東西已經做好了。雖然很難不過真的很有成就感,這是附有我的靈魂的物品,請務必小心保管,那祝你旅途愉快……呵呵……」
 
哈沃德意味不明地笑著,何里斯只覺那表情有說不出的不對勁,接過寶石,二話不說塞進口袋掉頭就走。直到離開了陰森幽暗的廢棄礦坑,重獲暖和太陽洗禮,何里斯才有心情好好端詳這顆星淚石。
 
這鐵匠怪裡怪氣的……打造出的寶石不會出紕漏吧?何里斯拿出星淚石仔細觀看,日光映射下,寶石如收藏了星光般燦爛閃爍,令人不住讚嘆。
 
這就是星淚石……光芒舞動,比何里斯見過的任何寶石都華麗亮眼,耀光中間或閃過絲絲紋路,像是某種古老文字似的……
 
雖然得忍受彷彿無止盡的臺詞轟炸,還是拿回給麥茲瞧瞧吧,何里斯想。
 
 
 
「辛苦你了,即使只把這星淚石當成普通的寶石,這趟旅程也算是有價值了。但我們不能因此而滿足,對吧?」
 
沒想到何里斯寶石到手後還肯回來,麥茲興奮的念臺詞,但何里斯異常認真地回答:「沒錯,還有霜雪宮。」
 
麥茲偷瞄了何里斯好幾眼,還是耐不住好奇的問:「你……為何這麼執著霜雪宮?」傳說中有半邊紫腐爛臉的亡者女王赫爾,應是人類避之唯恐不及的對象啊。
 
「傳說惡貫滿盈者會下地獄。」何里斯伸出食指撥弄星淚石,讓它在絨布上滾來又滾去,燭光映得光芒絢幻。他似乎很中意這寶石,因此大發慈悲地繼續回答:「我一直想親眼看看。」
 
看什麼?麥茲又想問,但年輕祭司的神色讓他不敢輕舉妄動,身為神職者都敢撂下「卸了一隻手」這樣流氓的威脅,和在他面前一臉愉悅的說出崇拜地獄的話語,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敏銳的察覺這問題危險不可深入,麥茲繼續念臺詞:「這寶石一定是引導你的關鍵鑰匙,事實上……這個星淚石是記載著重要內容的一本書籍。不過以目前的情況,當然是沒有辦法解讀它的內容,所以為了能修復它,請你去見……」
 
不用抬頭麥茲也知道祭司此時是什麼表情,他被不悅目光盯得頭皮發麻,嚥下口水,自動大跨步省略不必要的過程:「……古代知識的佼佼者,法蘭克‧富蘭克林。現在幾乎沒有能解讀這份文件的人了,所以你一定要請他幫忙。他最近在研究愛爾貝塔的沈船,據說那附近的海洋深處藏有許多古老石碑、文物,你到艾爾貝塔的港口邊,應該就能找到他。」
 
然後迅速從桌下抽出一份文件資料,和一副眼鏡,確認管家不在門邊後,小心翼翼地交給何里斯,說:「祝你好運!」
 
 
 
目送何里斯開門離去,麥茲移動福泰身軀靠坐在沙發上,須臾一聲長嘆。
 
他沒料到這年輕人會選擇繼續任務,以他的沒耐心,就算自己已經幫忙省下許多蒐集與各城市找人、對話的過程,也早該半途而廢。青年不懂這任務的凶險,再解下去……就算進了霜雪宮,也怕是出不來了。
 
這任務由他而起,也經他而終。他接洽過無數來解任務的冒險者,但能通過試煉的「勇士」寥寥無幾,不是中途放棄,就是出了意外……長眠在霜凍的亡者之都。
 
這任務的報酬豐厚,危險性也極高,尤其最終試煉的關卡都位在亡者之主赫爾的地盤,他不止一次懷疑高居不下的失敗率是她在其中動手腳,但人微言輕的他又哪敢有意見?就連耍小手段讓祭司快速通關都得戰戰兢兢地怕被發現……
 
「這祭司,任務解到哪了?」
 
突然響起的問句讓麥茲嚇得全身一顫,眼底流露懼意,但很快鎮定地隱藏。
 
「看他來幾次,就知道解到哪了。」麥茲敲敲煙斗,換上新煙絲,若無其事說道。
 
班德司身著管家衣飾,長袍熨燙平整,灰髮梳得一絲不苟,瞧著麥茲的眼裡卻沒有一絲對主人的尊敬。
 
「哦?」像盯上野鼠的狐狸,班德司不懷好意的發出喉音,卻又不深入追問,讓麥茲暗自忐忑不安。
 
「我的『主人』很關心所有冒險者的任務進度……」班德司右手置於左胸口,恭敬地朝前微微傾身鞠躬。
 
麥茲得用力捏緊煙斗,才能讓手指不發抖,他幾乎無法控制從骨子裡泛出的寒意,那名為地獄的國度——他是傾盡全力地追求,動用無數生前死後累積的人脈才讓自己得以暫時脫離那個鬼地方!
 
「相信禕的主人也是如此。」班德司身體一側,順著方向看見手持掃把的女僕遙站在門口,朝麥茲甜甜一笑。
 
麥茲瞠大雙眼,目光在兩人臉上流連。女僕也是監視自己的暗樁?她是誰派來的……不,不對,他該擔心的是,他們已經發現自己擅改流程?如果他們向上層報告——
 
「近年來願意承接任務的冒險者是愈來愈少了,為了促進任務完成率,做一些變通也無可厚非,我和禕是這麼想的,您認為呢?」
 
麥茲哪敢回答,他看看班德司回復謙和有禮的表情,再看看門口的禕……女僕竟低頭邊掃地邊離開門口了!
 
麥茲的暗中盤算全亂了套,這置身事外的態度……難道她不是主神奧丁的僕人?
 
「你到現在還指望奧丁嗎?雖然這主意是祂起的頭……」管家無所謂的直呼神明名諱,輕蔑地笑了笑,「麥茲啊,你多久沒見過祂了?祂還關心這任務嗎?塵世上愈來愈多的魔物肆虐,為何祂不出面解決?就連自己的奧丁神殿都狼藉一片……你認為在諸神凋零的現在,祂還有以往的勢力?」班德司笑得一臉猙獰,如惡鬼現世。
 
「不准出言不遜!」握著煙斗的右手在實木桌上重重一槌,麥茲雙腳豎直,起身怒瞪。
 
「你生氣,因為這是事實。」班德司揚手撢著一塵不染的長袍,濃眉輕挑,像叮嚀不受教的孩童:「奧丁是詭詐之神,只會給你不切實際的承諾,別忘了赫爾大人才是我們的主人。和奧丁不同,只要你忠心辦事,她會給你該有的報償。」
 
「別押錯邊了。」班德司自信滿滿的留下這句話,便轉身回到門口,等待不知何時才會再出現的冒險者。
 
麥茲恢復鎮定地穩住手,吸了口菸,閉眼輕吐,煙霧繚繞間隱約可聽見門外女僕和管家的低聲談笑。
 
班德司的話麥茲都明白,但,如果有重獲光明的機會,誰肯待在地獄呢?他會一直保持中立,直到最後抉擇的一刻——陰晦的冰雪地獄裡,他唯一慶幸的就是赫爾並非盲目暴虐之人。只要自己循規蹈矩不背叛她,就永遠有留身之處。
 
眼下罣礙麥茲思緒的反而是平時不起眼的女僕「禕」。班德司本領高強又忠心,亡者之主赫爾不需要再多派人手浪費資源的監視自己這個小地方,那麼禕是誰的人?禕不是主神奧丁所派,也不太可能屬於亡者之主,看班德司和禕相處融洽的模樣……與赫爾交好的勢力中,有誰也需要在第一線監視他承接任務?
 
麥茲苦思未果,禕除了女僕工作之外沒有其他特殊舉動,他平日也不太注意她,本以為她只是個乖巧又普通的女僕……
 
女僕?麥茲猛地大瞠雙眼,雙手扶桌,桌上的雛菊小盆嬌嫩,無辜被震地不停擺盪花兒。
 
和亡者之主交好、與任務密切相關、溫順的魔物女僕……難道她背後的勢力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