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39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03

 
 


 
第三節
 
 
「嗯……既然你已經通過所有的考驗,相信你應該得到總計六個星淚石的碎片,現在我就為你說明這些碎片吧。」
 
麥茲不知從哪拿出了六片閃著光芒的寶石碎片,放到何里斯面前:「這些碎片呢……大約是去年夏天,在妙勒尼山脈的北邊地區進行探勘的時候發現的,剛發現時外表還是完整的,但是和空氣接觸之後,就這樣裂開了,真是讓人心疼呢……所以我正在找尋,可以將這些碎片修復成原貌的人。」
 
打著哈欠,何里斯無聊的聽著麥茲堅持的「臺詞」。所謂的專家果然都是一些有病的偏執狂,眼前這個考古學家更是嚴重。
 
「您好,請用茶!」何里斯昏昏欲睡之際,一名黑髮女僕走進房間笑吟吟地招呼,雙眼明亮而愉悅的望著何里斯,笑容開朗清麗,雙頰浮著兩團疑似興奮的粉紅。送完飲料,女僕哼著歌拿出一條抹布,到外面走廊把窗戶玻璃擦得一塵不染亮晶晶。
 
…………何里斯覺得自己好像找到金光閃閃的真正兇手。
 
瞥了女僕一眼,麥茲繼續「念臺詞」:「不過似乎不太好找啊,它既是個不明物體,又是碎片的組合體……而且仔細觀察這些碎片的話,就不難發現一些特定的圖紋。看到上面這些特定的圖紋,我猜測應該是某一種文字,所以最終的目的,是要把這些文字解釋出來,好了解這些內容的涵意。」
 
麥茲忍著何里斯用「你其實有病吧?」的眼神看著自己,倒背如流地繼續演獨腳戲:「啊,請你把那些碎片交給我吧,我給你看有趣的事情,你就會知道這些碎片是多麼神奇的玩意兒。」
 
麥茲自導自演的把放在桌上的六片碎片拿了起來,再從自己懷中拿出另一塊碎片,然後將這七片碎片擺放在一起。
 
就在七片碎片互相接觸的一霎,併出了明亮的奇妙光芒。
 
完全把麥茲的行為當鬧劇看的何里斯被這突如其來的光芒嚇了一跳,看著光芒的明滅,何里斯終於稍稍認真了起來。
 
「你知道嗎?雖然這些碎片都已經支離破碎了,但是絕對沒有死亡,如果找得到手藝精湛的師傅的話,說不定可以把碎片重新拼湊起來。剛好不久前我們打聽到一位有能力修復星淚石的師傅了,就是被稱為塵世大陸最棒的打鐵匠人『安格爾˙哈沃德』。但是他現在失去了行蹤!只打聽到他的家人住在吉芬的事實,建議你親自跑一趟,應該會比較快呢。」
 
雙手環胸,何里斯質疑的眼神射向麥茲。
 
「嗯……我恐怕再也幫不了你的忙囉,往後的事情,要靠你親自去了解了,那就拜託你了。」麥茲戰戰兢兢地說完最後一句臺詞。
 
「你知道吉芬有多大嗎?」何里斯冷冷地說,為了任務東奔西跑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他也沒天真得以為光坐在這兒聽麥茲說莫名其妙的臺詞就能解完任務,但一點線索也不給就太無理了。「你一句拜託就要我去吉芬找出他的家人?線索兩個字怎麼寫你知不知道啊?」
 
麥茲對這樣的咄咄逼人毫無招架之力,「這樣好了,你等我一下,我畫張他家人的地圖給你,你就照著地圖去找,這樣行吧?」以怕被人竊聽般地小音量聲說著,麥茲從抽屜裡拿出了紙筆開始畫起來。
 
「這個任務我負責的部分暫時到此為止,接下去就是另一個人負責的了。他可不像我這麼好說話,該收的東西該走的流程一個都不能少;我能做的,就是在你遇到困難的時候給你提示跟幫助。把你的卡普拉倉庫號碼給我吧,我會把你可能需要的東西寄放進去,當你遇到困難的時候,就開倉庫看看吧。」
 
畫好了地圖,麥茲將紙遞給何里斯,誠懇地望著他:「若真覺得困難,或生命受到威脅,你也可以選擇放棄,請多保重。」
 
 
 
「歡迎來到魔法之都——吉芬,我是卡普拉服務人員,有存倉、開倉的需要時別忘了我們卡普拉喲,傳送之陣感謝各位客人的使用!」吉芬噴水池前,青春洋溢的卡普拉服務人員熱情的喊著。
 
卡普拉服務站前擠滿了人,吉芬特有的帶著鐵頭盔的導遊盡責的站在不變的位置,替熙來攘往的遊客解說吉芬的特色與商店分布。
 
想起有一陣子沒來吉芬了,何里斯在噴水池旁觀望了會兒,才跟著搭乘同一批傳送陣過來的人們開始往城內走去。
 
懷裡麥茲給的地圖上標示著,最強鐵匠的家人正住在吉芬城南的某處,離卡普拉服務站並不遠,因此何里斯很快便按圖索驥找到了這幢小屋。
 
沒想到,裡頭也住著神經病。
 
 
「嗯?你是來找我老公的啊,其實我老公與我還有我們女兒一家三口於不久前,才從普隆德拉搬到吉芬這裡來的,都是為了我老公的工作,說什麼這裡是離『那地方』最近的城市,雖然也沒說要到哪裡就這樣突然離開了……既然連家都搬來了一定是與自己的工作有關的地方吧,雖然就這樣留下家人就離開了,可是他是個很有名的鐵匠匠人耶……」
 
何里斯才說了一句「安格爾哈沃德」,眼前看起來充滿孤獨感的婦女便開始滔滔不絕地「念臺詞」,她身體微恙,不時掩口咳嗽,深怕被她傳染的何里斯直想逃跑。
 
「假如你是要去找我老公的話,那麼請見我女兒一面再走吧,她好像有東西要拿給爸爸的……」
 
婦女終於說完,何里斯如釋重負地趕緊找一旁的可愛小女孩對話。
 
「我爸爸是世界上最棒的鐵匠匠人,可是現在把事情交代給徒弟,四處尋找著珍貴的礦石呢,很厲害吧?雖然偶爾會有爸爸的徒弟會來陪我玩,可是跟爸爸玩會更有意思的,可是爸爸不常回來……嗚嗚…我好想念爸爸……嗚嗚……可是…爸爸事情很忙,嗚嗚……」女孩因驕傲而高亢的情緒突然跌落谷底,說著說著便哭了起來,純真模樣讓人心生憐惜。
 
「爸爸也應該很想念你。」何里斯忍不住安慰。
 
「嗯嗯~爸爸也應該很想念麗雅娜吧,可是……爸爸很忙呀……嗚嗚……所以像這樣寫了信,想要拿給他……嗚……」女孩的小床上攤著一張皺巴巴的畫紙,上頭歪七扭八的畫著一家三口手牽著手的簡單童畫。
 
「我來拿給他吧。」何里斯盡己所能的模仿雷斯堤爾露出溫柔的笑容,在女孩身上他感受到了濃濃的寂寞,那揮之不去的哀愁……沒有家人陪伴的寂寥對孩子來說比天地毀滅更令人難受。
 
「哇~~真的~是真的嗎?哇哇~我跟你說……這個這個……一定要幫我拿給爸爸呀,知道了吧?一定要噢、一定!嘿嘿……爸爸一定會喜歡的……」
 
麗雅娜興奮得語無倫次,接過麗雅娜的塗鴉信件,何里斯向母女倆告別並走回了噴水池旁的卡普拉服務站。
 
 
任務到目前為止還算順利,一路上何里斯思索著手上的線索,「離『那地方』最近的城市」、「與自己的工作有關的地方」、「鐵匠匠人」,幾乎可以拼湊出一個方向,這個因為工作而忽略了家庭的最強鐵匠,應該就在吉芬北方布滿礦坑的妙勒尼山脈中,只是吉芬附近的礦坑之多,他根本沒法子一個一個找。
 
麥茲說「遇到困難的時候就開倉看看」,希望他能遵守諾言。
 
一回到服務站,何里斯就向卡普拉調閱了倉庫的物品清單,就在清單的最底下,多出了幾個項目,那是正常的神職者一輩子都不會用到的東西,所以何里斯肯定那就是麥茲給的「幫忙」。
 
雖然東西頗多,何里斯還是全部提領了出來,滿滿一堆沉重的材料及一張關於廢棄礦坑二樓隱藏房間的地圖。
 
 
 
吉芬周邊的山區自古是有名的礦產區,礦坑多不勝數,但其中受冒險者青睞的就只有一座,雖然礦藏豐富但因魔物肆虐而不得不荒廢停用的廢棄礦坑。
 
由於廢棄礦坑中有不死系魔物出沒,何里斯也曾經在這待過一陣子,但從未聽說裡頭有著秘密的隱藏房間,這安格爾未免躲得太隱密了吧。
 
何里斯發揮了百分之兩百的耐心,妥善保管著女孩的信,一路清掃主動攻擊的魔物,穿過猶如迷宮般的廢棄礦坑二樓。千里迢迢的抵達後,卻聽見黝壯的鐵匠心不在焉地如此說道:「嗯?你是來找我的嗎?我很忙如果沒別的事情,請不要打擾我。」
 
何里斯青筋浮起,忍住了爆粗口的衝動,說:「我帶了妳女兒的信來。」
 
「嗯?是真的嗎?趕快拿給我。」鐵匠終於有回應,接過信,鐵匠邊看邊大笑,應該愉快的笑裡卻帶著些許的不真實。「嗯嗯……很好很好……哈哈……這傢伙……哈哈哈……
「謝謝你,難得為我帶來了很大的幫助,真的謝謝你,不過……你應該不只是為了拿這個給我而到這裡的吧,有什麼特別的請求嗎?若不是奇怪的請求的話,我就答應你。」
 
何里斯自懷中拿出了碎成七片的星淚石:「修復這個。」
 
「嗯?這個……呵嗯……對了就是這個……」哈沃德接過星淚石,反覆觀看後嘖嘖稱奇,「我曾經聽師父提起過,這世上有一種不是源自於這片大地,而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礦物,在那些礦物中,有些能散發出美麗又玲瓏的光芒,其中最美也最夢幻的礦物,就像神的眼淚一般神祕燦爛……所以被稱之為『星淚石』,我師父又叫它『神之淚』。」
 
「你瞧,這些碎片的切割面……這是人為造成的碎裂,如果是外在壓力導致的碎裂,切面不會這麼平整光滑。你要我修復這個……我可以試試,但是需要很多材料,大部分材料我這裡都有,幾樣剛好缺少的就需要你去張羅了。五個熔礦爐、兩個神之金屬錘子,還有鐵砧。鐵砧的等級越高越好,要是有最好的華麗金屬鐵砧就更好,因為不久之前做給了某人,所以現在我手中沒有那東西……那麼我會準備好,等你回來。」
 
哈沃德終於說完修復條件,放空中的何里斯停滯了幾秒才回神,拿出沉重行李中的物品。「我現在就可以給你。」
 
身為專業鐵匠,身邊沒有最好的鐵砧竟然還敢大言不慚的叫人幫他準備——這世界真是充滿了神經病。
 
好不容易把沉重的華麗金屬鐵砧搬上桌,他怨懟地說:「你是做給了誰啊?」
 
沒料到何里斯會這麼問,哈沃德愣怔了幾秒,神色明顯不自然地回答:「……一個朋友。那麼現在開始要進入復元的作業了,這會需要滿長的時間的,很抱歉能利用這段時間把我的回信拿給我的家人嗎?」
 
幹,這是對他探人隱私的報復嗎?何里斯心中啐罵。
 
「很抱歉要這麼麻煩你,請你把它想成是復原這星淚石碎片的酬勞吧,那麼,拜託你了。」哈沃德笑著,應該是很誠懇的表情卻給何里斯有種在念對白的錯覺。
 
……這鐵匠不會也和麥茲一樣,是偏執狂演員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