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 [BL]《Fear》曲之一〈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02

 
第二節
 
 
何里斯敲門,應門的是個看似管家的中年男子。
 
「歡迎光臨,請問……」
 
「我找麥茲˙布萊德。」何里斯來者不善的打斷管家的招呼。
 
「我家主人在書房,我先去通報一下,請您在客廳稍等。」管家嘴邊的微笑依舊完美,將何里斯帶進客廳,朝他點頭示意後隨即走進屋內。
 
等待的同時何里斯雙手環胸打量著客廳,復古式的原木茶几、牛皮沙發,還有故意彰顯品味用的鋼琴,裝闊的派頭一應俱全,牆邊和桌上還擺了幾盆不合季節的三色堇與雛菊妝點氣氛。
 
盯著那盆開得燦爛的花卉,何里斯狐疑,這花看起來栩栩如生,還隱約散發著清香,但三色堇和雛菊不是怕熱的花嗎,怎麼在這個暑氣未消的季節還開得如此燦爛……
 
「讓您久等了,請進。」管家的通報打斷了何里斯正想上前確認花瓣真假的打算,他立刻舉步走進書房。
 
 
 
何里斯一進房間就看見那位身材福泰、穿金戴銀還裝模作樣叼著菸斗吐煙圈的麥茲。「嗯……?請問你是誰啊?到這裡來有什麼事嗎?」
 
「我看到你的公告文。」
 
「喔喔~是嗎,來的正好,嗯咳……不過……」麥茲上下打量了何里斯一會兒,「嗯……太好了,我看你已經充分的準備到可以接受我的委託了,不過我現在需要準備一下,請你稍後……」
 
「你搞錯了,我不是來接任務的。」冷冷的打斷麥茲的一廂情願,何里斯不留情面的開口:「我只是來提醒你,公告這東西要寫得簡潔明瞭,你一個公告斷句斷得亂七八糟還語焉不詳,難怪放到紙黃了還沒人上門!」
 
要接任務還得先在毫無頭緒的狀況下找到發公告的人,這年頭誰有這個閒功夫?要不是他剛好路過他家門口,又被光芒閃了眼,還不知道「麥茲˙布萊德」到底住哪個城咧。
 
或許是從沒遇過這狀況,麥茲聽得目瞪口呆。何里斯也不想搭理他,話說完了轉身就走。
 
只貼出公告要冒險者來找他,卻沒提供住址,也沒說明任務內容,好像看了公告就非得殷勤找出他來解任務似的,態度這麼高傲,他以為他是誰啊?
 
見客人毫不留戀的轉身就走,麥茲不知怎的開始急了,福泰的身軀三步併兩步地連忙拉住何里斯手臂,「等、等等!」
 
「嗯、我想你一定很好奇,為什麼我會登出那篇公告文,不過在那之前,希望你能先通過我的考——嗚啊!」緊抓著祭司手臂,麥茲急忙爆出一串話,不料祭司猛地一甩,力道之大讓上了年紀的麥茲差點跌倒。
 
祭司的長袖子阻隔了外物的直接接觸,然而不同於自身的他人體溫還是透了過來,肥軟的五指,寬且厚的金屬戒指……何里斯瞬間變了臉色,轉過頭來狠瞪著麥茲:「再敢碰我,就剁了你的手!」
 
喘氣,麥茲眼中有著顧忌但仍不停止向何里斯的喊話:「只、只要你一通過考驗,我就會告訴你詳細的內容,因為此事相當的危險,所以我不能隨便委託別人……」
 
「我、說、過,」何里斯惡狠狠的怒道:「我不是來接任務的!」
 
「我知道,但、拜託,既然你都來了,就順便解解任務吧,我求你了!已經很久沒人上門來了,再這樣下去,我……拜託,求求你了!就當可憐我這年邁的老頭,這僅剩的願望……好不?」見何里斯態度強硬,麥茲更是放低了身段懇求。
 
麥茲是隻閱歷豐富的老狐狸,很快看出對眼前這個態度猖狂脾氣暴躁的年輕祭司只能示弱利誘不能威脅,和他硬碰硬倒楣的只會是自己這把老骨頭,於是立刻換了個態度,好聲好氣的拜託。
 
「……到底是什麼任務?」見年紀比自己大上許多的麥茲如此請求,何里斯雖然心中仍有怒氣和警惕,也不自覺平緩了語氣。
 
算了,反正不受大教堂管束的自己自由的很,和當上了聖堂神官,必須事事遷就大教堂的雷斯堤爾比起來,他可說是想做啥就做啥,更何況一個任務,有興趣就接,沒興趣走人便是;退一步說,他也不想再聽到麥茲噁心的哀求聲調。
 
「嗯……首先請你到夢羅克吧,去找一位叫做亞里安的人,他會告訴你考驗的方式。」見何里斯答應了請求,麥茲咳了咳、挺直了腰,慢條斯理的說出下個步驟。
 
「夢、羅、克?」何里斯氣極反笑,「你好像以為我真的很閒是吧死老頭?」
 
麥茲一看情況不對,在祭司再次掉頭之前馬上改口:「不不不,剛剛那是正常流程,你特地來幫我解任務,我當然會通融給你的,就讓我先把臺詞念完嘛。」
 
何里斯依舊微笑:「這樣啊,可是,你的臺詞有沒有念完跟我又有什麼關係?」何里斯話說得很輕,句中的警告意味卻相當濃厚,「勸你控制好自己的手,要是出了什麼意外,我可不保證能接得回來。」
 
「等、等等,你別走呀!」不敢再伸出手,麥茲焦急的大喊,「你不想獲得偉大的力量了嗎?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呀!」
 
眼見祭司就要開門離去,走投無路的麥茲豁出去了:「不要力量,那信仰呢?這可是獲得奧丁神青睞的最佳途徑,你能親眼一睹女武神的風采,還有尼芙菲姆的霜雪宮……」
 
祭司停下了腳步,一時間室內僅剩麥茲的喘氣聲。
 
「你剛剛說了什麼?」沒有回頭,何里斯站在原地,隨時能開門離開。
 
「獲得奧丁神青睞與親眼一睹女武神的風采。」麥茲露出了笑,他就知道,看似叛逆的這個年輕祭司,終究還是奧丁神的信徒。
 
「不,另一句。」回過頭,何里斯直盯著麥茲,眼底彷彿有簇緩緩燃起熱度的小火。
 
祭司的回答出乎麥茲意料,他愣了會兒,「……尼芙菲姆的霜雪宮?」
 
「你有辦法到尼芙菲姆?」霜雪宮是亡者之主赫爾的宮殿,位於生人不得其門而入的死者之都——尼芙菲姆。
 
比起奧丁神與女武神,常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尼芙菲姆竟然還比較吸引眼前祭司?麥茲錯愕,但沒猶豫太久的快速回答:「可以,只要你願意解這個任務。」
 
「成交。」何里斯爽快的答應。
 
「在我後悔之前,」何里斯走回房內,落座。「快把資料告訴我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