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七〈沙之痕‧海之聲〉18+尾聲(END)












 
 
第十八節 尾聲
 
 
「為什麼……」
 
凱特莉娜怒氣沖沖的一路暴風猛吹殞石狠打,卻在好不容易進攻到能遠遠看見最後一個房間時,被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給擋住了去路。
 
「為什麼最後一個房間會爆炸啊?齊爾這乳臭未乾的小子是不是又耍我?其實地上有設地雷陷阱吧?」凱特莉娜當場發飆。
 
布萊恩與艾斯才想上前確定狀況,爆炸聲又起,這次距離他們所在位置又更近了,眼見場面一片混亂—齊爾的小兵們也慌張的四散逃逸,不像是預謀,更像出了什麼突發狀況—兩人立刻決定先撤退。
 
「那那迦怎麼辦?」凱特莉娜可沒忘了最重要的目的。
 
凱特莉娜剛說完,又一陣爆炸,這次爆炸距離只在幾十尺外,幾人都被狂起的熱風給刮得皮膚生疼,還得留意隨爆炸而飛出的各種碎片。
 
凱特莉娜看得目瞪口呆,平時只負責攻擊,甚少下決策的她難得主動地決定方針:「擇日再戰,撤退!!」
 
 
 
狼狽地回到研究所,凱特莉娜鬱悶極了,雖然爆炸是不可抗力,但沒救到那迦是事實,她這個研三王好似沒幫上什麼忙,真窩囊。
 
救援與戰鬥過程留給布萊恩和艾斯去和雙子星報告、討論,凱特莉娜灰溜溜地回到三樓,想好好休息沉澱一番心情。
 
一進門,凱特莉娜就被在客廳等待許久的哈沃得跩住手臂,悄悄話:「瑪嘉雷特一個人先回來了,好像心情不太好,一回來就躲在房間。」哈沃得指指瑪嘉雷特的房門,要凱特莉娜去瞧瞧。
 
凱特莉娜揉揉臉調整一下表情,別讓自己看起來太沮喪,然後推門入內。
 
房裡,瑪嘉雷特哭成了淚人兒
 
「你是怎麼啦?」遭遇比她還慘似的。凱特莉娜趕緊拿出手帕擦去瑪嘉雷特的狼狽。
 
瑪嘉雷特紅著眼看自己的好姊妹,抽抽噎噎,泣不成聲。「艾勒梅斯他……」
 
「他欺負你了?」凱特莉娜不確定地問。她就是相信艾勒梅斯的為人,才會讓瑪嘉雷特獨自去作客,怎料瑪嘉雷特會是哭著回來。
 
瑪嘉雷特搖搖頭,「不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他明明很傷心,卻跟小雷說對不起……」想起那個畫面,瑪嘉雷特又紅了眼。
 
在凱特莉娜不解的目光中,瑪嘉雷特避重就輕地簡單解釋。
 
 
那時,她就站在艾勒梅斯旁邊,想密凱特莉娜卻不成,接著看艾勒梅斯往前幾步,走到小雷背後,冷靜過頭的說:
 
「對不起,家父給你們添麻煩了。」
 
轉過身來的小雷也是一臉驚訝,「你父親……我……」他又慌張又難以啟齒,但好像大家都能理解他想說什麼。
 
「就像叔父說的,別自責。」艾勒梅斯望著父親消散的那處,眼裡難掩落寞。「我反而要謝謝你,幫他走完最後一程。日後如果有需要,可以來找我和蓋爾家,我們會盡量幫忙。」
 
 
 
「嗚哇哇哇哇——」瑪嘉雷特趴在床上大哭,「他怎麼能忍著傷心這麼說話。」
 
「搞什麼,怎麼到處都有事!」看瑪嘉雷特哭得淒慘,凱特莉娜也跟著心亂如麻,她想了想,「不行,我得趕快叫迪文姐和賽依連回來!」
 
凱特莉娜生前便是個行動力很強的人,現在體力大增了更是積極,在她和哈沃得的連絡下,迪文和賽依連很快便結束旅程返回研究所。兩人得知最近發生的大事後自然是驚訝萬分,賽依連發現艾勒梅斯回夢羅克後是如何的激動,更不在話下。
 
雖然雙子星一直沒有那迦和齊爾的消息,艾勒梅斯也還要過陣子才能回來,光是研究所裡五人團聚的事實就讓凱特莉娜安心許多。
 
也許是杞人憂天,也許是魔導師的直覺,隱隱約約地,她總覺得有些蓄積已久的大事要發生了。
 
 
 
 
事發當晚,從公會密穴中竄出的惡靈們就受到控制,但接下來要處理的「人禍」才是真正棘手。
 
身為受害者的聖卡畢利那修道院與吉芬塔聯合向普隆德拉提出抗議,修道院更藉靈魂被竊與長老受傷的事實召回兩位聖堂神官以示不滿,理虧且不願事態鬧大的普隆德拉自然不敢阻撓,變相解除了羅非斯坦和雷斯堤爾受到的監視與禁制。
 
伊法接連受傷,心情更大受打擊,因此閉門靜養,相關的一切行動都由另一位掌權長老罷特出面處理。所以他因伊登蘋果而恢復年輕一事,外界仍不知情。
 
重獲自由的雷斯堤爾在伊法恢復健康後,開始在各地遊歷,也依舊不定時的到研究所中找研三王們泡茶聊天。要說和以前最大的差別,大概就是他現在多了一個幫刺客工會連繫、傳達消息給研三王的功能。
 
另一方面,雙子星仍不放棄希望,持續不斷的搜尋那迦的消息,也嚴密監控啟海伊洛學院與公司的動靜。就像刑智醒來得知此消息後說的:「預言什麼的都是屁!」
 
大戰後,啟海伊洛學院與公司曾短暫的陷入混亂,但隨即便回穩,更放出齊爾重病,由啟海伊洛重新出馬經營的消息。至於真相如何,尚待調查中。
 
艾勒梅斯處理完家務事,回到研究所後,果然受到賽依連的騷擾。沒跟上夢羅克旅行團更錯過見艾勒梅斯家人機會的他悲憤不已,但艾勒梅斯心情也是跌到谷底的差,於是兩人經常是一個欠打一個你想死我就成全你的混戰狀態。其餘四人更是隔山觀虎鬥的輪流下場當裁判,哈沃得更開賭盤比誰輸得多。
 
日子就這麼安穩但不平靜的流逝,隨著季節更迭,冬去春來,在吉芬魔法大賽開始受理報名後不久,位於盧恩王國西南,夢幻之克魔島的舞孃工會會長,也宣布了一個令所有男士都為之振奮的消息——普利瑪丹娜舞團要在全國巡迴演出了!
 
 
 
 





警告:

尾聲是銜接第三部的小預告,不想提早掉坑的人請慎入。























你確定要掉坑了XD?





















 
尾聲
 
 
哈沃得一張張看著雷斯堤爾拿來的本月最新傳單,驚叫:「普利瑪丹娜舞團要巡迴演出!這張一定要留給賽依連看。」
 
「少來,明明自己也想看吧,男人都是一個樣。」凱特莉娜先挑走了服飾類的傳單,順便鄙視哈沃得的不誠實。
 
「別把我和那些色鬼混為一談,克魔島的普利瑪丹娜耶!光想就知道門票一定很貴。」哈沃得搖搖頭,還是熱騰騰的錢比較實在。
 
雷斯堤爾已經習慣了這兩人的鬥嘴,研究所裡的生活枯燥乏味,製造點生活樂趣也不為過。他邊泡著自己從修道院裡帶來的茶,問:「對了,吉芬三年一度的魔法大賽再過幾個月就要舉行了,你們想參加嗎?」
 
「用暴風雪把所有參賽者凍成冰棒?」哈沃得大笑。
 
「呿!我才不會去欺負那些小孩子呢。」凱特莉娜隨手拿起一塊餅乾咬著。
 
「不一定要參賽,也可以純粹參觀哪,三年一度難得的盛會,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們能多出來走走。」熟練的將熱茶倒進一個個杯子裡,雷斯堤爾靦腆地笑著說:「我有邀請函喔,你們如果想來的話,我可以幫你們預留位子。」
 
哈沃得瞪圓了眼:「邀請函?那不就是傳說中的貴賓席?」
 
「可以這麼說。」
 
「哇噢~有地位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樣。」
 
凱特莉娜見不得任何人說吉芬的壞話,她踢了哈沃得一腳,「聽你亂講!吉芬塔才不會因為這樣就發邀請函。」
 
「這話有理,喂,你的貴賓席是不是剛好在救護站旁邊啊?」
 
兩人的對話逗得雷斯堤爾不住發笑,滿臉的笑意陡然一變。
 
「怎麼了?不舒服?」凱特莉娜先發現異樣,神官微皺著眉的模樣十分怪異。
 
「有點……」才發數語,神官連忙伸手捂著嘴,眉頭皺得更深了。
 
起身,神官罕見地不經招呼便打開房門直奔浴室而去,腳步踉蹌地讓一旁兩人擔心不已。
 
不消多久,匆忙進入而未掩的房門與浴廁門內,傳出了一陣乾嘔聲。
 
兩人對看了一眼,凱特莉娜問道:「需要幫他叫醫生嗎?」
 
「又不是懷孕,看什麼醫生?應該是吃壞肚子,吐完就沒事了。」
 
「嗯……」
 
過了一會兒,乾嘔不僅沒有停止,愈吐愈烈的同時開始傳出了水聲。
 
「你會不會覺得……好像吐得有點久?」不自覺撫上了胃,凱特莉娜聽著聽著也有些反胃起來。
 
「應該快好了吧,等肚子裡的東西吐……」話語未歇,浴室內又是一陣劇烈的嘔吐,伴隨著嘩啦的水聲響起。
 
兩人臉色皆是一變。凱特莉娜伸手戳了戳哈沃得臂膀:「噯,你去看看啦,我快受不了了。」
 
一臉為難的起身,捂著口鼻走到浴室旁,哈沃得詢問著,眼光飄啊飄的就是不敢望進浴室裡。「喂,你還好吧?」
 
嘔吐與水聲不斷清晰地鑽進哈沃得耳朵裡,正當哈沃得快受不了奪門而出的時候,鼻間傳來的氣味讓他硬生生停下了腳步。
 
這味道是……
 
「雷斯堤爾?小子你沒事吧?」哈沃得迅速衝向門邊,映入眼簾的卻是完全料想不到的——
 
「叫其他人回來,快!」
 
 
 
 
浴室裡,一地鮮艷。潔白的磁磚上滿溢著鮮血,溫熱的正從神官口中嘔出的觸目驚心。
 
饒是見過大風大浪的賽依連也忍不住驚呼:「這是怎麼回事?」
 
哈沃得解釋:「聊天聊到一半他突然衝進浴室,然後就一直吐到現在,停不下來。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人的身體能有多少血液?望著滿地的鮮紅,在場的人誰也答不出來。
 
賽依連問艾勒梅斯:「中毒嗎?」這看起來很不妙。
 
「不是。」執著神官的手,將對方虛軟的大半身子攬在懷裡,檢查過各種中毒跡徵後艾勒梅斯冷靜並肯定地回答。
 
凱特莉娜眉肩的小山皺得可以夾死蚊子了。「不是毒哪可能吐成這樣?活像被人打散了五臟六腑似的,再這樣下去,只怕連內臟也給吐出來了!」
 
聞言,女神官單薄的身子狠狠抖了一下,浸浴了雷斯堤爾全身的光芒也隨之中斷。
 
「治癒術不能停,光耀之堂也是。」看著瑪嘉雷特不住顫抖的手,艾勒梅斯下令:「你休息,讓小兵們來。」
 
「我、我還可以的。」一開口,嘴裡馬上充斥著濃重的血腥味,嗆得瑪嘉雷特忍不住乾咳作嘔。
 
「你必須休息,若是現在就累倒了,還有誰能幫他?」賽依連附和,用他一貫狂傲的語氣。「休息,然後把三樓所有的神官都叫來待命,分三批輪流醫,我就不信這樣還救不回。」
 
明知賽依連說的有道理,但看著眼前滿地腥紅,凱特莉娜心臟不由自主的急劇收縮。不妙,很不妙,幾個月前的不祥預感又捲土重來,且益發濃厚。這次,她還能說服自己是杞人憂天嗎?
 
 
長夜未竟,一場更大的風暴,才正要掀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