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39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七〈沙之痕‧海之聲〉12













 
 
第十二節
 
 
寶貝、寶貝,我的寶貝。
別哭、別哭,你的哭泣,讓滿天星月也感到心疼。
 
寶貝、寶貝,我的寶貝。
別哭、別哭,你的哭泣,讓深海魚兒也不能成眠。
 
睡吧、睡吧,我的寶貝。
別哭、別哭……
 
 
酣眠中,不知何處傳來的陣陣歌聲竄進那迦耳裡,低沉平和,不算悅耳,也搭不上噪音的邊,算是勉強可接受吧!他翻了個身,臉頰卻撞上一堵軟牆。
 
惺忪地睜眼一看,是一片墨藍,視線上移,那迦登時嚇得睡意全消。「齊齊齊齊爾!?」
 
「寶貝……吵醒你了?」齊爾低頭,關愛地問。
 
腦袋醒了,全身的雞皮疙瘩也醒了,那迦抓抓手臂,哀求:「你可以把歌唱完再跟我說話嗎?」
 
「這是安眠曲,醒了就不用唱了。」齊爾理所當然地回答。
 
這不是重點好嗎?還有你趁我睡覺時跑來坐我床上幹嘛?那迦內心吶喊。
 
觀察到那迦臉上細微的腹誹神色後,齊爾叫了那迦的名字,由機械神經控制的臉部表情完美地沒流露任何情緒。「那迦,你討厭我嗎?」
 
說不上討厭還喜歡,那迦含糊地回答:「你……對我還挺好的啊。」他這陣子除了外出自由受到限制外,吃飽睡好睡,睡飽吃好吃,還有數不盡的電視電影漫畫小說可看,滋潤得很。
 
「可你入睡後眼眶泛紅,眼角有淚。」齊爾皺起一雙俊眉。
 
你是偷窺了我多久啊?那迦在內心的小房間裡拍桌怒吼。我才不告訴你那是我看電影看到哭咧!
 
「也沒睡好,你瞧,黑眼圈這麼深。」齊爾不捨地撫摸著那迦右眼眼眶。
 
那是我這幾天熬夜看電影看出來的啦!那迦不著痕跡地撥開齊爾的鹹豬手:「真的沒事啦。怎樣,想放我回去了?」
 
齊爾定定望了那迦好半晌,看得那迦心底直發毛。「……你想回去嗎?」
 
那迦瞬間回答:「這不是廢話嗎,我又不是自願來的。」然後自顧自起身,拿起衣架上的外套,要套上他心愛的武道家制服。「快出去啦,我要換衣服了。」
 
齊爾又用讓那迦發毛的眼神多看了幾秒,才轉身離去。
 
怎麼機械人形也會發神經?那迦不解地雙手一振,把灰塵和疑惑一同從外套上抖掉,接著套上身體,繼續看電影去了。
 
 
 
走出房門,齊爾看著緊閉的房門好一晌,才轉頭回覆垂手在一旁等候的艾利俄,語調冷硬:「告訴他們,想要回那迦,先打倒我再說。」
 
 
 
 
「什麼?」魔窟裡,拿了一手爛牌的超魔導師拔尖了嗓子,「是哪個臭小子這麼囂張,綁走那迦還敢跟我們嗆聲?」
 
前來求援的那邪回答:「齊爾˙海伊洛。」
 
「可惡、太可惡了!」凱特莉娜狠狠把牌往桌上一摔,「不玩了,不幫那迦討回公道,不玩了!」
 
哈沃得不滿地看著滿桌凌亂,揚高手中牌組:「我好不容易拿到好牌可以翻盤耶……」
 
「那迦有難,還玩!」凱特莉娜不由分說地抽走哈沃得手中的牌,丟進桌上牌海裡攪亂,正義凜然地轉頭問那邪:「什麼時候開戰?」
 
那邪從善如流地回答:「疾影暗翼也會派人幫忙,因此日期還在商討中。對方勢力龐大,首腦原也是雷根貝勒的實驗之一,有首領級的實力,不知你們打算派誰來支援?」
 
「現在研三就剩我們兩個,還能派誰?」哈沃得認命地洗牌收牌,唉聲嘆氣。
 
「當然是我囉!家裡不能沒人,就讓小哈看家吧。除非你認為我凱特莉娜還不夠強。」凱特莉娜頗為自負,「別忘了我是念屬性,一般攻擊根本傷不了我。」退一萬步說,對方實力如果高出預估,她隨時可以召喚其他人來幫忙圍毆。
 
有了研三王的幫忙,奪回那迦的行動可說是穩操勝券,那邪誠摯地道謝:「那就拜託你們了。不知其餘回到盧恩的首領們,過得如何?」原打算先出去個兩人一組測試,現在卻比預期的還要多了三分之一的人數,那邪也很關心後續發展。
 
「很好啊,迪文和他弟順利相認了,賽依連到處逛街吃喝,肯定也順便把個妹,愜意得很。」都是賽依連害他去不成夢羅克,哈沃得忍不住酸溜溜。
 
「瑪嘉雷特和艾勒梅斯也很好,不過艾勒梅斯他家好像有點事,經常忙得不見人影。」凱特莉娜想起和瑪嘉雷特密語通話時,對方憂心忡忡的口氣。不過,暗殺者嘛,家庭組成複雜也不意外,別拖累瑪嘉雷特就好。
 
「是麼……」這可是個探究艾勒梅斯身家和刺客工會的好機會,可惜現在自己分身乏術,那邪暗自可惜,再感謝研三首領一番後便離去。
 
 
 
 
-----------------------------------------
這是啟海伊洛任務中的原文,
讓一向秉持保留原文原味的我也不得不出手修改了……
 
[奶奶]
小孩小孩我們小孩 不要哭啊不要哭啊 你哭的話所有天空
月亮星星會悲哀啊 睡吧睡吧我們小孩 不要哭啊不要哭啊
[
奶奶]
小孩小孩我們小孩 不要哭啊不要哭啊 你哭的話深水裡的魚
也都不能睡著啊  睡吧睡吧我們小孩 不要哭啊不要哭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