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七〈沙之痕‧海之聲〉10












 
第十節
 
 
回到聖卡畢利那修道院,罷特不等眾弟子們替他舉行盛大迎接,就立刻上樓,特殊的長老身分讓他一路通行無阻,直達伊法的辦公兼休息室。
 
門內,伊法正端坐在沙發上沉思,見罷特突然闖入,短暫的驚訝後隨即換上滿臉欣喜。
 
許久不見的師兄回到修道院,伊法不自覺漾開一抹懷念的笑,脫離少年時代已久的他可做不來興奮地又叫又跳這麼青春洋溢,只淡淡地溫馨招呼:「你回來啦。」
 
目光飄過伊法面前的酒瓶與半滿的酒杯,罷特蹙眉。「你以前從不喝酒。」
 
「人是會變的。」伊法嘴裡輕描淡寫的這麼回,手也沒閒著,從櫃中拿出酒杯張羅。
 
罷特不接話,落座後神色複雜地看著伊法:「我順路去了大教堂。」
 
不愧是師兄,這下馬威真夠狠的。可以想像大教堂此時的混亂,伊法大笑著問:「西斐爾茲過得還好嗎?」
 
罷特臉上青筋未消,一提起羅非斯坦便又鼓起亂跳。「這個西斐爾茲……跟我胡說什麼小雷戀愛了。」
 
羅非斯坦仗著在大教堂的辦公室裡沒外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訴,說小雷從里西塔樂鎮回來之後就變了,具體變了什麼他也說不上來,只覺得和以前不同,大教堂裡都傳言他戀愛了,逼得他也不得不信;他這個作長輩的沒看好小雷,覺得真是愧對伊法云云。
 
「哦,那很好啊,他是也該交交女朋友了。」伊法不憂反笑。
 
罷特顯得有些意外。「他去了里西塔樂鎮,你知道?」
 
「事後才知道。他這麼努力工作,出國散散心很好啊,我該反對?」伊法一臉不解。
 
「……小伊,你從不騙我。」罷特雙目凝視著老人,這個年紀明明比他小,此刻卻異常衰老的,他最疼愛的小師弟;也是這世上除了已過世的師父外,他最信任的人。「所以從你說小雷是森林裡撿的,到你說當年那個慘死的盜賊不是你下的手,我都深信不疑。」
 
「告訴我,當年你結束里西塔樂鎮的任務後就帶了小雷回來,他真的是在妙勒尼山脈森林裡撿來的孩子?」他不想懷疑伊法,但西斐爾茲告訴他,里西塔樂鎮被發現私自進行了許多年的逆天實驗,他們靠著優秀的基因製造出了許多優秀的新生命——這時間太湊巧,且他從不認為小雷是個普通孩子,強烈的不安讓他不禁懷疑,最信任的師弟是否對他隱瞞了什麼。
 
「小雷是在妙勒尼山脈森林裡撿來的孩子。」伊法鸚鵡般重覆說道,末了與罷特四目相對,淺灰眼裡隱晦地閃著複雜光芒,補充:「真的。」
 
雖然仍是不安,但伊法的保證讓罷特舒心許多。「那盜賊呢?你我都知道他不是自然摔死。」
 
「這麼久前的事了。」伊法試圖瞞混過去,但罷特追問不休,他只好聳肩,「不是我。我知道,但我不能說。」接著無奈地苦笑,「師兄你難得回國,不是為了質問我吧。」
 
「你要是肯坦率點,我也不想逼你。」罷特一向對伊法沒轍,見他不想答,也就不繼續追問,可心中仍是忿忿不平。他人雖不在國內,關於外界對伊法的一些傳言也略有耳聞,今日在大教堂裡,羅非斯坦更憂心忡忡地跟他說了不少。
 
「外頭說你獨攬大權、沉溺酒樂……外人對你的誤解你不但不解釋,還故意混淆視聽,小伊,何苦讓自己過得這麼辛苦?」
 
伊法垂下眼,「這些都是事實,我要拿什麼解釋?」罷特長年在外修練,院內事務交由他全權處理,是獨攬大權沒錯呀。
 
「那這個呢?」罷特拿起酒瓶搖晃,水聲作響。
 
「噯,一整牆的酒櫃不說明一切了嘛。」伊法搔搔頭,半是尷尬半是不好意思。
 
「你還想瞞我?」罷特痛心,「你桌上這杯酒,放多久了?一絲酒氣也無,還嘴硬說自己嗜酒!」
 
沒料到這麼快就被發現,伊法渾身一僵。目光在酒杯和罷特的怒容上逡巡,不禁垂首掩面,久久才傳出悶聲道:「我竟然會犯這種錯誤……」
 
都怪自己方才思考得入了神,忘了時間,加上罷特突然闖入,才會露出馬腳。
 
「小伊!」
 
「好啦,我說。」伊法終於肯抬頭正視罷特,除去一切裝模作樣後,剩下的唯有無奈,「我也是不得已,若不嗜酒,怎麼解釋不定期從夢羅克送來的美酒?還有每個月莫名支出的那筆錢……」
 
罷特早知道修道院長期向刺客公會買情報的這件事,聽了解釋,罷特稍稍抑下脾氣,說到底他還是無法真對這個小師弟發怒。「這次的消息,也是他們給的?」
 
伊法點頭,「所以我要你把那孩子帶過來瞧瞧……附近城鎮是否真如情報上所說的,已經遭到毒手。」這件事情牽連重大,唯有身旁親近之人才能透露知情,小顏是長期與修道院有合作關係的崑崙氣功師的小兒子,亦是擁有特殊能力的悟靈師,讓他來鑑定再適合不過了。
 
想起少年的驚恐和不解的疑問,罷特臉上神情益發凝重。「恐怕是如此,那孩子說艾爾帕蘭和大教堂後方的墓群裡都空無一物,所以我刻意現身大教堂,希望能讓他們有所節制。」
 
「怕是效果不彰,操盤者另有其人,不全然是大教堂。」既然已被師兄識破,伊法也不再裝模作樣,拿起酒杯就往沙發旁的盆栽倒個一乾二淨。「能讓西斐爾茲和小雷的日子好過一些倒是真的。」
 
伊法這話倒提醒了罷特,「小雷的事,你怎麼看?」
 
「你說女朋友?我很開明的。」伊法臉上隱約可見少時神采,讓罷特看得越發心酸。
 
伊法自遊歷歸來後,便自虐似的將修道院的重擔全壓在自己身上,少時總是掛在臉上的爽朗無慮笑容,漸漸絕跡,珍貴的伊登蘋果也為了修道院而給鍊金術師吃了,而身為師兄的他總是無法,也無力阻止這一切。
 
「我是說——你打算讓他在大教堂待多久?還有你,當初轉生的伊登蘋果給鍊金吃了,現在她自己也已經轉生,算算時間你也差不多可領下一個了,打算何時要領?」他不反對伊法獨排眾議讓小雷捨武術、魔法而學驅魔,但進入大教堂當聖堂神官這事,他可是不滿極了。當初若非伊法再三保證這只是暫時的權宜之計,他就一併把小雷給帶出國,省得大教堂得寸進尺。
 
「不急,先把眼前的難關過了再說。」伊法很明顯地在敷衍,好似伊登蘋果根本不值一提。
 
「我是怕你又瞞著我給別人吃了!」當初伊法就是先斬後奏,讓那鍊金術士吃了,否則他絕不同意。
 
伊法只能陪著笑連連應是。這次的危機不是師兄擅長的阿修羅霸凰拳打個幾拳就能解決的,但是院中多了師兄坐鎮,讓他心中踏實多了。畢竟,這是場輸不起的攻防戰。
 


------------------------------
 
氣功師就是崑崙那個可以花錢製造出MVP幻象的NPC
 
我其實有幫鍊金術師取名字,但好像一直沒機會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