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七〈沙之痕‧海之聲〉09












 
 
 
第九節
 
 
水聲。
 
身體像灌了鉛般沉重,意識渾沌。
 
好累……好想就這麼睡下去…………
 
水聲,水聲依舊。彷彿回到過去,有了自主意識但還不能離開實驗管的時候,明知四周充滿了同伴,但刑智發不出聲音,無法動作,唯有對話能微弱地傳進腦中。
 
「……裡…………你在……哪裡…………」
 
必須,集中精神,刑智想。
 
昏迷前的零碎片段在腦中閃過,眼前鋒利刀刃飛舞,他以為自己會沒命,但機械人形說:「那迦先生救了你。」
 
再無心力思考自己現今處境如何,刑智用盡全身力氣吐出微弱嗓音:「那迦……被抓走了……被…齊爾……」
 
 
 
 
「終於回來啦!」
 
遠洋航行歸來的船隻甫靠岸,船舷旁便擠滿了人,一名名乘客迫不及待地自船上高高跳下,平安的著地後瘋狂喊叫著。
 
看著岸上一群大男孩瘋狂地又叫又跳,船上少年先是驚訝地大睜雙眼,接著好奇的四處張望,將這奇異國度的渡口風光盡收眼底。
 
不同的服飾穿著、髮色面孔,光是港口的規模就可比自己的故鄉主城。「這裡就是……盧恩王國?」
 
「盧恩˙米德加爾特,我們的國家。」同樣是多年未歸,魁梧男子只沉穩地深呼吸,感受熟悉的故鄉氛圍。「我們的修道院,就在此城的北方數百里處,是被大海與樹林圍繞的安詳之地。」
 
海邊?少年理所當然地問:「坐船去嗎?」
 
「不,那是近乎垂直的峭壁,沒有船隻能靠近,我們走陸路。」
 
少年點頭,初到異國的他緊跟在男子身旁,一雙眼好奇的四處張望打量,心中暗自打量此處除了人很多之外和家鄉的不同。
 
男子才下船,一名同行的青年立刻湊上前來,「長老,立刻回修道院嗎?」
 
「不,先走一趟大教堂。」男子收起喜悅笑容,「好好地與他們打聲招呼,以免他們忘了……聖卡畢利那還有我罷特的存在。」
 
 
 
「先去大教堂?那可以順便見小雷!」
「好久沒看到他了!」
「大教堂要是敢虐待他,我一定當場翻桌!」
 
走往傳送之陣的路上,一群大男孩聚在一起吱吱喳喳地討論,少年聽了一會兒,發現他們討論的話題都圍繞在某個人身上,連罷特都因聽見那人的名字而使表情變得溫和許多,於是好奇地偷偷問身旁青年:「小雷是誰啊?」
 
對方回答得既乾脆又複雜。「長老的師弟的兒子。」
 
「長老的師弟的兒子……那罷特要叫他什麼?」少年想著這問題,卻陡然停下腳步。
 
「叫小雷就好啦。」走了幾步,發現少年沒跟上,青年回頭問:「小顏?怎麼了?」
 
總是開朗活潑的少年此時皺眉望進人群,不知看見了什麼,眉頭漸漸擠成了川字形,嘴裡喃喃念了幾個字後,倏地前奔到罷特身邊。
 
「罷特罷特!」少年萬分緊張地扯著罷特的衣角。「你們這裡……好像怪怪的?」
 
聽似胡言亂語的發言,罷特等人卻慎重地回應,一行人停了下來,問清楚少年究竟看見了什麼。
 
少年清秀臉龐帶著一絲害怕,「你們的墓園裡,什麼都沒有,但是街上,卻有黑色的靈魂走在人群裡。我沒見過那樣顏色的靈魂,純粹的黑色,這在你們這邊是正常的嗎?」
 
他是悟靈師,天生能看見那些和一般人處於不同世界的亡靈,身邊也經常徘徊著靈體,但從未見過顏色如此深沉不祥的靈魂,走在他身邊的人也沒有表現出絲毫異狀,真是太奇怪了!
 
穿著便服的武道家們交頭接耳,卻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他們離開盧恩太久,不清楚這期間發生了什麼變化,也不敢確切的說沒有,但被稱為小顏的少年是他們特地從崑崙帶回來的悟靈師,能看見常人無法察覺的靈體,因此也不敢等閒視之。
 
「你所見的黑色靈魂,是否有迫切危險性?」罷特問。靈魂並非他們擅長的領域,最好還是交由大教堂處理。
 
少年低頭回想,「好像沒有。」他百分百肯定對方不祥、不弱、不尋常,但他發現對方時,他正從流動攤販手中接過一隻烤魷魚,吃得津津有味,所以……應該還算安全吧?
 
「那就回報大教堂,讓他們來調查,走吧。」以防萬一,罷特將少年安置於自己身旁,一行人朝傳送之陣加快了腳步。
 
 
 
十數分鐘後,愛爾貝塔城內的一處幽僻小巷裡,傳出嬌滴滴的喝斥聲。
 
「惡靈,出現在城鎮中,所為何事!」穿著華貴洋裝的女孩儘管落單,仍頗有氣勢的質問眼前手持烤魷魚的騎士領主。
 
她一眼就覺得這人有古怪,偷偷跟蹤了一路,更確定了——對方不是人。非人魔物竟敢大剌剌地在街上遊蕩,真是膽大包天!
 
吞下口中食物後,騎士領主挑眉,「你見過這麼帥的惡靈?」拿他跟瘦骨嶙峋又張著血盆大口的惡靈相比,真是汙辱了他的帥。
 
雖然愜意的逛街被眼前的女孩打擾,但見她嬌小孱弱,年紀又與賽尼亞相仿,儘管被認出身分,賽依連仍沒動殺意,誰讓他對女孩子一向寬容呢!迪文忙著替他弟採購、張羅過年的物資,他正閒著呢,就來和她玩玩兒。
 
「快離開城鎮,否則我對你不客氣了!」
 
女孩年紀雖輕,卻態勢不凡,賽依連一看就知道她出身名家。「你什麼原因要趕我走?我不過是吃了條魷魚。」賽依連還故意搖了搖手中的魷魚串。
 
「這裡是人類國度,回到你的世界去!再不走我叫人了喔!」女孩絲毫沒被賽依連扯開話題模糊焦點。
 
女孩衣著華麗高級,非富即貴,但身上卻沒配戴家徽及其他足以辨認出身的飾品,不知是打哪來的小姐。女孩的細膩服飾不是斐楊風格,更不是夢羅克;她的氣質亦是愛爾貝塔富商家庭無法養育出的古典,較有可能的就是普隆德拉、艾爾帕蘭和吉芬了。
 
賽依連問話中隱隱帶著陷阱:「要找你們普隆德拉的幫手來嗎?」
 
「別把我們和普隆德拉人相提並論!」被誤認為普隆德拉人氏似乎比賽依連這個惡靈光天化日之下耍賴不走還要令女孩生氣,她氣得鼓起雙頰,瞪視著這無禮之人。「我的未婚夫是驅魔神官,小心我讓他來滅了你!」
 
瞧瞧這反應,是吉芬!
 
「好啊,歡迎他來跟我把酒言歡。」世上恐怕再找不到像他這樣見過兩個聖堂驅魔神官還活蹦亂跳的惡靈了!
 
「消滅黑闇是驅魔者的天職,才不會有人想和你同流合汙!」
 
「我說有呢?」那個驅魔神官還經常上研究所泡茶聊天呢。
 
女孩揚起下巴,斥道:「那他肯定是冒牌貨。」
 
賽依連笑得魷魚都都快掉了,「他要是冒牌貨,大教堂可丟臉了。」
 
這麼小就有未婚夫,還是驅魔神官?賽依連輕挑地吹了聲口哨,「是我有眼無珠,如花似玉的小姐。你的未婚夫不會是自己私下定的吧?他大你幾歲?」
 
女孩被踩中痛處,脹紅了一張小臉。
 
「我要是你爸,肯定打斷這傢伙的腿,讓他這輩子都無法出現你面前。」賽依連咬著魷魚,一臉認真。
 
女孩畢竟年紀還小,心中對這莫名其妙出現在城中的惡靈築起的堤防,在你來我往的對話中潰散,她不滿地反駁:「你才幾歲,說這話不害臊嘛!」
 
賽依連少得可憐的良心冒了出頭,覺得自己有必要拯救這單純的小女孩遠離被老牛吃掉的悲慘命運,難得的多費唇舌:「我幾歲?惡靈的年紀和轉生職業的外表一樣,騙死人不償命。我要是沒死,現在女兒也該像你一般大了。你呢,又知道你未婚夫幾歲?他看起來肯定和我一樣年輕對吧!」
 
女孩咬著唇,眼裡有了動搖。
 
「奉勸你,回父母身邊吧。」賽依連咬下最後一口魷魚,帥氣地把竹籤當嬌嫩玫瑰般遞上女孩掌心,「這世界充滿了殘酷……可愛的小花苞,別急著被摘下。」
 
 
 
經傳送之陣抵達普隆德拉後,罷特把大部分徒弟和小顏都留在大教堂外,只帶了幾個親近的弟子進入大教堂。
 
他只是來打招呼,不想引起無謂的紛爭。但紛爭卻主動找上了他。
 
「又是修道院?」笑臉迎人的小服事在聽見來人要找沃爾聖堂神官後立刻變了臉色,作勢要通報,嘴裡卻輕蔑地喃喃:「又不是三歲小孩了,三天兩頭的有人來找。」
 
身旁武道家握緊拳頭,就要發作,卻被罷特以眼神擋下。
 
「也難怪啦,靠關係上來的聖堂神官嘛。」顧全大局的隱忍卻被當成輕慢的鼓勵,服事更肆無忌憚地「喃喃自語」。
 
大堂裡的其餘服事們敏銳地察覺氣氛不對,但對方在大教堂裡是出了名的仗勢欺人,於是眾人面面相覷,無人敢出聲,幾個腦筋動得快的服事們悄悄示意離樓梯最近的小服上樓通風報信。
 
「你叫什麼名字?」罷特沉著聲問。其餘服事們的反應霸特全看在眼裡,眼前這無理服事想必有所依恃才忒地大膽,他不會以一概全,但小雷在大教堂裡的處境之艱難也可見一斑。
 
「怎麼?想告我狀?」服事昂起頭、瞇著眼,完全不把罷特話中隱藏的警告意味當一回事。「有本事找你們長老來啊!」
 
「噗哈哈哈哈哈阿哈——」甫下樓就聽到這麼逗趣的對話,羅非斯坦笑得臉都變形了。
 
不覺得自己說的有什麼不對,但被當眾如此誇張的嘲笑仍是傷了服事的面子,他臉色變了數變,礙於對方是長官而不敢造次,可惜他沒料到更驚人的事實在後頭。
 
「叫長老找長老來,真有你的!」羅非斯坦變形的臉依舊沒恢復正常,可見他笑得有多誇張。彎腰咳了幾聲,勉強恢復一些聖堂神官威嚴後,羅非斯坦正聲說道:「張大眼好好瞧瞧,你眼前的這位正是沃爾聖堂神官的師伯,也就是傳說中的——阿修羅霸凰拳的罷特長老。」
 
 
儘管修道院沉寂已久,仍無人敢小覷這連巴風特魔王也不敵的塵世最強攻擊技,「阿修羅霸凰拳」,縱使背後有其他聖堂神官的支持,無禮服事當場仍呆若木雞。
 
有留意近年服事系職業群勢力消長的人,都知曉阿修羅霸凰拳的長老多年前便已離開盧恩,不曾出現在公眾場合了。服事震驚且羞愧的同時也想到:他的現身代表了……?
 
 
 
罷特身為長老,自不與小人一般見識,冷冷看得服事無地自容地直抱歉後,才滿臉嚴肅一言不發地隨著羅非斯坦上樓。
 
走入羅非斯坦的辦公室,隔絕了那些刺探的目光後,罷特剛毅臉孔上才略顯不悅神色:「小雷呢?」他要當面問問這孩子,這幾年究竟過得如何。不過小小一個服事,竟也敢對他的客人不敬。
 
「古城去了。」羅非斯坦一屁股坐進沙發裡,大吐一口悶氣。「你來得正好,我有事要告訴你們,是關於小雷最近……」
 
「是不是大教堂對他怎麼了?」罷特頭一個想到小雷受委屈了,瞬間小小辦公室裡籠罩著逼人霸氣。
 
「不是。」罷特的低氣壓對羅非斯坦毫無作用,但他仍欲言又止,一臉便秘似的吞吞吐吐,最後壯士斷腕般誠懇地看著罷特:「他好像……戀愛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