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七〈沙之痕‧海之聲〉08












 
 
第八節
 
 
無窗的四方空間中,只一盞長桌上的檯燈散發光亮,幽幽白芒映出四周滿擺的機械器材輪廓。偌大的房間被數個巨大輸送管、儲存槽,以及為數眾多的試管、空藥瓶塞滿,可以想見同時啟動後是如何的壯觀,但此刻靜悄悄地只聞羽毛筆在紙上來回的摩擦聲。
 
「唰唰唰唰——」振筆疾書地飛快,愈來愈高亢的樂曲最後以碎紙聲作結。滿腔怨恨化作力量施加於手中被羽毛筆凌虐後的紙張,先撕再揉,成了爛紙團後又接著被狠狠砸上牆。「可惡可惡可惡!」
 
「這是新的配方名稱?」一道略顯蒼老的聲音很不識時務地調侃。
 
「伊法˙沃爾,我警告你,你可以把我關在這裡不讓我出去,但不能限制我製藥的權力!別忘了當初我們定下的約定。」女鍊金術師一見老人就義憤填膺地起身抗議,還因此撞倒了腳邊長椅。
 
「約定?你說說我們都定了什麼東西啊。」伊法皮貌似健忘的看著女鍊金術師。
 
「那……蒼翅是我買完材料後在地上撿到的,我只是想試試看……身為鍊金術師,要隨時保持好奇的心理和積極的行動……」自知理虧,女鍊金術師像破了洞的氣球,氣勢全無還愈說愈小聲。
 
「而且!」女鍊金術師陡然理直氣壯了起來,「我靠魔力不滅的原理幫你們賺了這麼多錢,你就不能通融一下!」
只要母體夠大,魔力就能循環再生不滅,甚至外散、再結合,這原理可是她發現的。土壤中能長出藍草、深海裡能凝出藍礦,都是同樣的道理。藍草之所以少,是因為土壤中蘊含的魔力本就不強,因此「再結合」出的量也不多;利用這原理,只要能創造出富含魔力的環境,量產藍草也不是難事。
聖卡畢利那這幾年來累積的可觀財富,她可說是居功厥偉,礙於與伊法立下的約定,她平日足不出戶,也無法張揚姓名,可對此也是相當自豪的。
 
伊法又問了一句,鍊金術師便兵敗如山倒。「那母體是誰提供的?」
 
鍊金術師咬著唇,扭扭捏捏地說不出口,最後萬分委屈地開了暗門,躲到裡頭哭號去了。
 
伊法沒跟上,也不再說話打擊她,做為一個為了研究可以失去自由、不計聲名的超級製藥狂熱者,這幾天的停工做為對她的懲罰也已經夠了,不必要再落井下石。
 
他與鍊金術師的利益交換無所謂誰獲益較多,當年他需要大量資金來紓解被普隆德拉政策波及的修道院經濟危機,女子也需要他擁有的「母體」來佐證理論可行性。提出約定只是為了確保女子不會將技術甚至母體外流,導致修道院蒙受更大的損害,換做以往他或許可以對女子的脫序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如今情勢險峻,他可不想節外生枝。
 
在刺客工會的情資奧援之下,這次的危機應當游刃有餘的,但他卻不知怎的感到絲絲不安。
 
火光映得伊法的臉色蒼白,布滿皺紋的臉上寫滿凝重,眉間更是堆疊成了結。
 
這時密室外走進一個年輕武道家,「師父,夫人到了。」
 
 
 
 
 
「……都幾歲的人了還哭成這樣。」年輕武道家走進密室中的密室,看呈Orz狀態趴在小溪流旁嚎哭的女鍊金術師,一臉無奈。前前後後總共吃了兩顆伊登蘋果的老婆婆竟然還能這麼少女,真是服了她了。
 
「要你管!」鍊金術師淚眼汪汪地看著密室中的水道,凡是水流經之處,都鋪滿了層層堆疊的藍色魔力礦石,受到礦石的反射,水流似乎也泛著藍光,經過數不盡的藍色魔力礦石後,水流沿著水道秘密地送往地面上,灌溉培養藍草的園區,她實踐理論的夢想之地。
 
鍊金術師喃喃:「如果有一天,被要回去了怎麼辦?」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那從來就不是我們的,我們只是暫時保管。」武道家不厭其煩的解釋。
 
「季拉……」鍊金術師回頭看著武道家,秀氣臉上因哭過而眼眶泛紅,顯得十分楚楚可憐。
 
心知肚明眼前女子是個年紀比自己老爸伊法還大的老婆婆,季拉可一點不會被迷惑:「幹嘛?」
 
「伊法真的會還回去嗎?」女子眼裡閃著期待光芒。
 
「當然。」爽快俐落地回答,一點不給鍊金術師期待的空間。
 
鍊金術師依依不捨的看了好一會兒裝滿藍石的池子,才又回頭看著武道家,很有求知欲地問:「夫人是誰?」哭歸哭,她耳朵可靈得很。
 
既然來了就順便巡視一下池子有無異狀,季拉邊走邊回答:「吉芬公會城的城主夫人,據說對古蹟非常有興趣,金字塔也好、古城也好,都去過。她老早就約好要來參觀了,只是今天才到,還指名要師父帶她參觀。」
 
鍊金術師瞇起眼,「這夫人興趣怎這麼古怪?」
 
 
 
雙方見面打過招呼後,領著容貌出眾氣質艷麗的貴夫人走在樹蔭下,伊法客氣的問:「本院擁有許多歷史悠久的建築,不知您想先參觀何處?」
 
「安靜隱密些的。」穿著華貴禮服,披著刺繡蕾絲披肩的貴夫人隨口說道。
 
伊法目光一跳,從善如流地領著貴夫人前往適合場所,夫人身旁的侍女也默默跟上。
 
 
「這兒,您還喜歡嗎?」伊法領著貴客到修道院最南處,前方是一望無際的大海,背後是精心栽植的花圃,嬌花艷開,蟲鳴鳥叫,十分清幽。
 
夫人環顧四周,前方是斷崖,其餘方位皆是空曠無法藏匿的花圃,滿意一笑:「您眼光真好。」
 
「您過獎了,這還是本院頭一次接待城主夫人呢,如有不周,還請您多擔待。」女子的丈夫是吉芬公會城的城主之一,亦是吉芬凱隆家的傑出弟子,於情於理伊法都不好怠慢。
 
眺望廣闊海景,夫人臉上表情若有所思。「我一直想親腳踩上這片土地、親眼看看您的面容,否則無法理解他為何會選擇此處為終點。」
 
貴夫人突出此言,伊法有些摸不著頭緒:「您有朋友在本院?」
 
「您這不是明知故問嗎。」貴夫人揚起摺扇掩去半張臉,咯咯輕笑,扇釘上懸了一隻黑色蝴蝶綴飾,隨著貴夫人的笑而微微振翅。「您把他藏在哪兒呢?能讓人這麼多年都找不著……確實有本事呀。」充滿刺探意味的眼光掃過眼前所有景物。
 
伊法面上仍是不解,「我不懂您的意思。」
 
見兩人談話陷入僵局,佇立一旁的侍女抿著唇,眼神裡流露出一絲焦急。就說上頭為何要讓她來執行這任務呢,肯定出問題的。
 
侍女大著膽子上前一步,詢問:「夫人,海邊風大,我替您拿來大衣如何?」
 
貴夫人睨了她一眼,「去吧。」
 
侍女才走遠,夫人便對位於修道院東南方的莊嚴建築起了興趣,「據說大陵寢內陳放了許多先人遺骨?」
 
「唯有對修道院貢獻卓越者,才有資格迎入大陵寢,那是吾等的聖地。」遙望著同樣的白色建築,老人臉上滿是敬意。
 
「哼,難保不會有人在裡頭魚目混珠。」女子眼中閃著危險光芒。
 
「聖地不容褻瀆……無論在位者是誰,都不允許這種事發生。夫人您如此關心本院先祖,莫不是有興趣一探?」伊法坦蕩大方地回應。
 
「我才沒那個閒功夫,你還是多擔心普隆德拉那邊吧。」放棄了爾虞我詐的試探功夫,貴夫人啪地一聲收起摺扇,柳眉倒豎,黑蝶狂亂飛舞,「別說我們沒給警告。」
 
 
 
等侍女磨磨蹭蹭地拿了大衣回來,花間只餘女子一人。侍女不明所以,又不敢詢問,於是靜立一旁。
 
「伊法˙沃爾,你覺得他這人如何?」貴夫人問侍女。
 
侍女想了想,她並沒和他有太多交談,只能純憑印象感覺。「相當和善。」
 
「哼,想跟隨艾勒梅斯的人,果然只這樣程度。」貴夫人不留情面的嘲笑。
 
侍女——星硫對此是敢怒不敢言,表面恭順心裡頭是把她給罵了十七八遍。要不是上頭要她和女子一起出任務,她可一點也不想接近這朵老是看艾勒梅斯大人不順眼的帶刺玫瑰。
 
「明明城府深沉不見底,卻連刺客都能放下戒心想要親近,真是不簡單的男人……這地方位處偏遠,看似管理鬆散,其實處處有人留心,難怪前輩會選擇此處安眠。」依她看來就算沒有特別提醒,修道院也擋得住普隆德拉的卑鄙攻擊,黑晝大人似乎是多慮了。
 
全公會都知道,能被個性孤僻傲然的女子恭稱為前輩的唯有一人。星硫震驚,「你是說,艾勒梅斯大人的父親他……」想起女子不喜人提起此事,急忙改口:「那位前輩不是說不知所蹤嗎?」
 
星硫的話女子可聽得一清二楚,「哼,所以艾勒梅斯也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取稱號,這個不成才的兒子有任何稱號,對前輩來說都是褻瀆;他可是沾滿了血,益發高貴凜然不容輕視的,赤紅之月。」
 
「選擇了這樣的地方、這樣的人,前輩真是眼光獨到……」女子望向大海的眸裡盈滿崇拜與憧憬:「你這樣層次的雛兒是不會懂的,不知所蹤,正是刺客的浪漫啊。」
 
星硫一點也無法理解這樣的浪漫,只覺得眼前女子已經狂熱地失去理智,「那位長老呢?」不會被她做掉了吧?
 
星硫煞風景地讓貴夫人白了她一眼,「聽完情報就走了。你以為他真想接待我啊?」彼此都明白沒有招待的必要,就不用折騰了。
 
「那你怎麼還不走?」任務完成,快拍拍屁股走人呀!她可不想再跟她搭檔了,怪折騰人的。
 
「這裡是他長眠的土地呢,」女子半跪在地,伸手觸摸著土壤。「光是這樣碰著,我內心就充滿喜樂……」
 
「別喜樂了,你老公還等著你回家呢。」
 
女子狠狠瞪了星硫一眼:「掃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