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七〈沙之痕‧海之聲〉06









 
第六節
 
 
幽暗石室裡的書卷霉味全被瀰漫的腥氣取代,地上流淌著暗色血流,熨燙整齊的神官袍被粗魯的扒開,腹中內臟幾被掏空,已然僵硬無絲毫血色的人臉上盈滿恐懼與不敢置信。
 
黑影匍匐在屍體上,雙手不斷地往腹中掏出內臟,饑渴吞吃;雙眼貪婪地望向一旁坐在椅上觀看捲軸的年輕神官。
 
「吃飽了,想上路了?」神官姣好的面容上吐出惡毒字眼。
 
「嘿…嘿……」黑影笑著,嘴中吐出死屍的腥臭。「你很美。」
 
「你很美……」黑影不知自己誤觸逆麟即將大難臨頭,仍自顧自地說:「王一定會喜歡。」
 
「哪來的小王這麼大本事。」眼神從記滿珍貴資料的捲軸不悅地射向明顯漲大許多的黑影身上,神官認真地考慮馬上滅了他。
 
黑影吃光了內臟後起身,身長竟高過了神官,驕傲地宣告:「夢羅克魔王。」
 
神官不懼反笑,「我說是誰呢,被關著的王還忒地神氣哪。」
 
「王會回來。」全身散發著邪氣的黑影已長成了人型,深色皮膚似液體般流動著暗光,臉上堅定無絲毫動搖,「你是人類,卻同我一般憎恨人類吧?我們可以合作,血洗這個世界!告訴我你的名字,我乃夢羅克魔王之門徒,你助我一力,日後我定在王面前替你美言。」
 
神官看著地上死狀甚慘的蒼老神官,這老人撿回他,替他取名,扶養他長大,將被大教堂排擠、被世人遺棄的怨恨發洩在他身上,最後死在他手裡,連全屍也不留。
 
小時候,他無時無刻不想逃,卻總是逃不出老人的掌握;長大後,他以為自由了,卻逃不出老人的詛咒,他無法融入正常世界,真正實力也無法被接受。
 
同是孤兒,同是被人領養,同是藍袍神官,為何他與雷斯堤爾˙沃爾的際遇卻是天差地別?他被輕視、被利用、被老人扯後腿,不得不以色事人獲取機會;雷斯堤爾˙沃爾卻被尊敬、被信賴、有整座修道院當靠山,順遂地爬上高位。
 
為什麼?
 
老人死了,達成願望了,他卻一點也不感到喜悅。他的恨早已蔓延,毀了他一生的老人、瞧不起他的大教堂、沒有利用價值就丟棄他的羅烈萊、過得比他順遂的雷斯堤爾……他憎恨這個世界,這個不公平的世界。
 
黑影說的沒錯,他是人類,卻同他們一般憎恨人類。如果世界想毀滅他,那他就先一步毀滅掉這個世界!
 
捏緊手中捲軸,神官激動地微微發抖。「我的名字是……『克雷斯特漢姆』。」
 
「剛剛這老頭不是這樣叫你。」黑影當時雖餓,還是觀察到這點。
 
「這是我給自己取的名字。」他要徹底的擺脫這老人,真正做自己。
 
「世人只知『克雷斯特漢姆』是被黑暗之王占據的古城之名,卻不曉得這城這名皆源自於遠古巨人一族。『克雷斯特漢姆』在巨人語裡,是『復仇者』;『克雷斯特漢姆城』,是『復仇者之城』,是被竊據了世界、消滅了祖先的巨人族們懷抱著怨恨,準備向諸神復仇的基地。」
 
老人留下的捲軸中記載著,遍開在城中的白花代表雪,太初霜巨人伊美樂的霜雪、赫爾麾下尼芙菲姆的霜雪,諸神戰後遷入的人類卻當它是純潔的象徵,更加大肆繁殖栽種。
 
而最後白花染成了紅,走向毀滅。
 
 
 
 
「艾勒梅斯呢?」剛烤好一盤小餅乾的瑪嘉雷特,疑惑地問著正團坐在客廳中打牌的同伴。
 
首領哈沃得丟出一張牌,方塊國王。「找地方發呆吧。」
 
小兵迪文蓋牌,PASS。沉默不語。
 
首領凱特莉娜丟出一張牌,黑桃A,打趴國王。「很急的話就密他啊。」
 
小兵瑪嘉雷特丟出最後一張牌,紅心二。
 
「耶,我贏了耶!」瑪嘉雷特興奮極了。
 
「讓小兵代打的人還能贏,沒天理啊!」哈沃得哀嚎。
 
「有首領加持了不起啊!再一場!」凱特莉娜怒了。
 
戰局再起,見兩首領兩小兵專心致志廝殺得激烈,瑪嘉雷特默默地放下餅乾,親自出門找人。
 
 
 
因為長期私心觀察的緣故,瑪嘉雷特自認很了解艾勒梅斯在研究所裡喜歡待的地方,但她用瞬間移動飛著找過好幾個熱門地點,皆無所獲。
 
「奇怪,人跑哪兒去了?」
 
瑪嘉雷特疑惑地四處走動,偶然間發現某處的小兵們有些異常,原該漫無目的到處亂晃的闇職業小兵們,像失了動力或被施了石化術般個個站在原地。瑪嘉雷特一方面好奇一方面警戒地沿著這些異常闇職業分布的方向一路走去。
 
四周的小兵們不只動作異常,對她的呼叫也沒有反應,遲鈍如瑪嘉雷特也確確實實地察覺情況有變,她盡量放低腳步聲的前進,並做好一有狀況就馬上呼叫其他同伴的準備——管他們正在打牌睡覺還是探親。
 
一路前進後果然發現有道人影,小心翼翼地靠近後仔細一看,瑪嘉雷特反倒愣了,「你一個人在這做什麼?」
 
見是熟人,瑪嘉雷特馬上放鬆警惕。但對方只是默默看了她一會兒,表情紋絲不動,「伊美樂的心臟,在哪裡?」
 
「你問這個做什麼?」瑪嘉雷特狐疑地再次打量眼前之人,「那種東西當然得藏在沒人找得到的地方呀。」
 
「沒人找得到……那神呢?」
 
「你是怎麼了?你以前從來不提什麼神的……等等,你好像不是……」瑪嘉雷特遲鈍地此刻才發現異狀,眼前這人周身散發著淡淡的藍綠色光芒,在黑暗中更添詭譎氣息,和自己印象中的那人完全不同!
 
 
 
 
研究所裡,瀰漫著一股低氣壓。重要成員雙雙失蹤,詩蔻蒂又做出了不祥的預言,讓人莫名煩躁。
 
兀兒德捧著待轉交的文件衝進那邪房裡,果不期然看見那邪低頭奮鬥的身影。
 
那迦確實是選了一個不錯的接班人,發生了這麼大事,內部還能保持穩定,那邪臨危不亂的處理厥功至偉,但她還是希望那迦和刑智能早日歸來。
 
那天詩蔻蒂說完預言的來龍去脈後,所有人都嚇傻了無法思考,唯有那邪丟下一句「事在人為」。她愈想愈有道理,不過是一句預言,若她們因此而灰心喪志,正好落入預言的陷阱。
 
詩蔻蒂又怎樣,她還兀兒德呢!兀兒德豪氣陡生,抬頭挺胸,雄赳赳氣昂昂地把文件遞給那邪。
 
接過文件,那邪看似隨口問道:「你還記得詩蔻蒂最後一次的預言是哪一句嗎?」
 
「當然,就是研究所的那件事嘛,那迦聽了開心得頭上都快長出花兒來了。」
 
那邪轉著筆,思考。「你不覺得有點巧?在這事件結束後便告訴詩蔻蒂不必再預言了?就像……目的已經達成,不再需要詩蔻蒂了似的。」
 
「你是說,女神預言是想幫那迦完成心願?」
 
「若是這樣,也太奇怪了。」
 
「那迦是好人,女神幫他哪裡奇怪?」這話也太傷人,那迦要是在場肯定吐血。
 
「諾倫三女神是中立神,但細究神話與典籍記載,住所接近諸神國度的她們,與諸神的關係是最好的。就算是幫助好人,也輪不到……理應被歸類到巨人勢力的我們身上吧。」很多人都忘了,承伊美樂心臟力量而生的他們,已經不再屬於人類或諸神一方了。
 
「還有預言的內容……『齒輪即將開始轉動……眾神消滅的伊美樂之心,借由人類之手重聚;被遺忘的孤苦靈魂將再次震撼整個塵世……以及眾神!』所以說我最討厭預言這種似是而非的東西,『被遺忘的孤苦靈魂』究竟是指誰?」
 
詩蔻蒂的預言一向與雙子星或研究所有關,因此當初一得知這預言,所有人都直覺認為是指研三的那幾位首領,但此刻那邪說的也不無可能。兀兒德想了想,自己也沒了主意。「你打算怎麼辦?」
 
「如果是研三,不用怎麼辦;如果不是研三……也不能怎麼辦。」那邪無奈的手指輕敲桌面,「『神』的紛爭,不是我們能干涉的範圍,我們該煩惱的是找回失蹤人口。」
 
「米契爾和你一樣有能和試驗所的不成形實驗體們心靈溝通的特殊能力,我已經讓人守著試驗所,只要米契爾有足夠的時間和精神,就能透過他們傳遞訊息。」這事她早早就傳令下去,現在只待米契爾的消息。她現在最擔心的是,「那迦和米契爾不會無緣無故不和工會聯絡,如果他們真被囚禁……」
 
「交涉。不放人,就別怪我們攻進去。」這點,他絕不讓步!
 
 
 
 
 
「瑪嘉雷特!」
 
一聲大喊震醒了瑪嘉雷特,她茫然的望著周遭,一如往常陰暗且充斥著闇職業們的研究所,和記憶中該有的畫面沒兩樣。
 
「你忙什麼?我叫了你好多次了。」凱特莉娜不耐的聲音從腦中傳來。
 
「抱歉抱歉!什麼事嗎?」她剛剛在做什麼來著……啊對了,她正在找艾勒梅斯嘛!
 
「找到艾勒梅斯了!你快回來!」
 
瑪嘉雷特從善如流的趕回「魔窟」裡,左顧右盼外加光獵繞一整圈,仍是只見凱特莉娜和哈沃得。
 
「你騙我!」瑪嘉雷特控訴。
 
「我沒騙你,不然你問小哈。」
 
「對,她沒騙你。」哈沃得認真地說,「找到艾勒梅斯了,但……他在夢羅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