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七〈沙之痕‧海之聲〉05












 
 
第五節
 
 
當發兌司與黑晝抵達公會,副會長已經整理好所有資訊等待過目。
 
在發兌司與黑晝檢視資料的同時,副會長也口頭簡略報告著血跡樹枝被竊的始末。他一接到線報便派出人力搜索沙漠,相信不久就會有結果。
 
「光枯樹枝就是管制品,主要生產地的斐楊更是受到嚴格監督,沒想到斐楊宮裡竟然還留有血跡樹枝。」副會長走後,發兌司忍不住抱怨。一旦發動血跡樹枝,將首領級魔物從密穴或封印中召喚至塵世,將是毀滅性的大災難。
 
「不要小看歷史。從報告上看,斐楊城似乎也沒料想到寶物庫裡有這麼一項危險物品,才會這麼簡單就被入侵。偷走血跡樹枝的盜賊們,應當也不曉得這次的贓物來頭不小。」
 
「昨晚便逃進沙漠……恐怕此刻早已經會合分贓了。」接獲線報時便已接近天亮,沙漠廣袤,任刺客工會勢力龐大,一時間怕也難找到盜賊的蹤影。
 
「他們若識貨,遲早會脫手,總不會蠢到自己折了玩吧。」黑晝才說著,工會石又傳來訊息,在石桌上不祥的震動。
 
發兌司聽過消息,簡單的幾個指令後,一臉平靜地看向黑晝:「兩個消息,一、探子在沙漠裡發現了失竊的贓物和盜賊們的屍體,血跡樹枝確定已被折斷發動過。」
 
見發兌司面無表情,黑晝就知道大事不妙,發兌司看起來越冷靜,代表事情越嚴重。早有心理準備的他也沉著應對:「二?」
 
「盜賊中唯一的生還者,已經在押往工會的路上。」
 
「很好,當務之急是確定召出了誰。」必要的話他會親自審問,精於毒藥的他對此多有涉獵。
 
「我已下令清查現場,不久就會有消息。」
 
黑晝讚賞地點頭,「然後,備妥人手,殺得了的殺;殺不了的,引往普隆德拉。」
 
黑晝躺坐在椅背上,美麗臉龐上如罩寒霜。「這時間點發生這種事,也算是個機會,那些拿人做亂七八糟試驗的傢伙們,里西塔樂鎮的教訓如果還不夠警惕,就讓我們代替那些受難者,給普隆德拉這些恣意妄為的蠢蛋懲罰。」
 
 

 
 
搖曳的火苗照得牆上的刑具閃著殘忍銀光,拷問房裡瀰漫著屍臭,間夾著人犯的哀鳴。
 
「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到的時候,所有人都死光了!我什麼都不知道!」光看見刺客就四肢發抖,一進拷問房,還沒刑求就嚇得屁滾尿流的盜賊成員「老鼠」苦苦哀求。
 
牆後,負責拷問的工會成員恭敬地向前來關心進度的工會高層報告。「目前為止沒問出其他的資訊,從現場遺留的線索判斷,屠殺時他確實不在現場。」這也解釋了為何只有他能倖存。
 
黑晝頷首,沒表示其他意見。成員便下令進行下一步拷問——人都抓來了,就順便問問他這起竊案的始末,和是否知道其他的祕辛。
 
拷問房內起出刑具,轉而逼問盜賊是否有其他不為人知的情報,否則便當場了結了他的性命。
 
進入一貫的拷問流程後黑晝不甚在意,只是透過特殊設計不會被內部察覺的牆孔觀看過程,進而詢問現在搜查進度如何,現場狀況又如何如何。
 
血跡樹枝一旦發動召出首領,在沙漠裡巡視的探子們和附近城鎮勢必有所損傷,但目前沒有進一步的消息,風平浪靜;若非現場的慘況令人無法等閒視之,彷彿折斷的只是一根普通的樹枝。
 
 
拷問房內,「老鼠」在一陣不成調的慘叫哀嚎中突然大聲吼著:「想到、我想到了!有一個沒有人知道的祕密,所有訊息都被封鎖,只有我知道,而且逃了出來的祕密!是修道院、聖卡……聖卡畢利那修道院死過人!」
 
執行者又是狠狠地一鞭打在老鼠背上:「哪裡沒死過人!」
 
「不一樣、不一樣!他是被害死的!裡面的長老知道,卻故意隱瞞!」老鼠扭動著拼命解釋。
 
這話勾起黑晝興趣,他示意停下刑求,讓老鼠繼續說。
 
害怕鞭子再次落下,老鼠結巴著全盤托出:「那是、那是,有人找我一起去修道院幹一票,我們探查地形時,剛好發現他們要辦不知道什麼祭典。他們祭典那天,只剩很少人巡邏,我們就趁那時候,從樹林、從建築物後面爬上去偷。原本很順利,約我的那傢伙還買了組隊通訊器,他爬牆上去,我就躲在樹林裡把風。但是,那個長老突然提早回來,還帶了一個小孩,那天是滿月,我看得很清楚,小孩一直揉眼睛,好像很累,我看他好像要上樓,就跟那傢伙報告,他說好。結果,二十、不,十五秒後,我就聽見他喊:『你是誰?』『再過來我就攻擊了!』『不要過來!』然後,他就摔下樓了。」
 
「十五秒,根本不夠他從一樓最外邊走上頂樓!他還帶了一個孩子!那他看到的是誰?」老鼠心有餘悸地說著。「修道院的效率很快,才摔下樓,就一堆人來處理了。我聽見其中一個武僧問:『長老,這個人要怎麼辦?』另一個很高壯的男人說:『擅入偷竊,失足摔死,是意外。』」
 
這秘密似乎憋了許久,老鼠一股腦兒的全吐了出來,擋都擋不住:「那天是滿月,我看得很清楚!整面牆上的玻璃都破了,玻璃碎片和他一起從天上掉下來,他的身體在空中就扭曲變形了,不是掉到地上才撞斷的,那個長老騙人!」
 
黑晝忖著:帶孩子的是伊法,高壯的應該是罷特。伊法有傳陣,憑他的實力十五秒要上樓輕而易舉。修道院頂樓為了採光方便,裝設的是大片的厚玻璃,想打破有一定難度,何況是整片碎裂……單體技的阿修羅霸凰拳達不到這效果,伊法擅長的連續技也沒這威力,只有大範圍的強力魔法或力量衝擊才做得到,莫非祭典當時樓上還藏了其他人?其中恐怕真的有「鬼」。
這伊法到底還藏了多少秘密?黑晝非常不滿。
 
「告訴你,我從小就能感應到『那種東西』,那天一躲進樹林裡,我就覺得很奇怪,風不大,但很冷,從腳地板冷到骨頭裡,好像有人在看著我,好像從左邊,又像從右邊,或者上面,他摔下來之後,那種感覺更強了,下面!視線是從下面來的!牢牢地盯著我,看我正在做什麼!有鬼!修道院上下都有鬼!!」
 
修道院的結界,靠的就是這些鬼!黑晝冷哼一聲。
 
「老鼠」不停地鬼吼鬼叫,黑晝不耐地起身離開,「剩下的你們處理,再吵就讓他也變鬼。」
 
 
黑晝返回會長房間,正想詢問搜索進度如何,就見一群人圍在桌旁討論。
 
負責統整探子資料的幹部指著攤放桌上的地圖上某一點,解說:「……現場跡證顯示所有人是瞬間全滅,由於力量太強導致傷口被嚴重破壞,目前尚無法從傷口判斷使用武器為何,我們猜測召出的應是有範圍物理攻擊技能與利刃武器的首領,初步判斷符合這條件的有蟻后、巴風特、獸人英雄、元靈武士……
「此外,現場屍塊與寶物、寶箱散落一地,但皆沒有被破壞的痕跡,推斷該首領沒有立即召喚小兵,體型應該不大……但也不排除是有飛行能力的首領。」
 
「目前的線索只有初步排除巨大體型首領……至少腳不大?」黑晝出聲。
 
「是……但這只是初步判斷,詳細的傷口狀況和武器還在調查中。」面對前任會長,幹部不禁汗顏己方查出的資訊之少,難堪的低下頭。
 
「不,你們做得很好。」一直沉默不語的發兌司終於發話,「不是我們能力不足,而是首領給的線索太少。有哪個王被召出領地、喚出封印後能不召喚小兵、不大肆破壞,更謹慎的沒有破壞滿地寶物和屍體的離開?」
 
眾人沉默。
 
「這王,不尋常。」發兌司話說得沉重,望著黑晝的眼底卻泛起了笑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