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七〈沙之痕‧海之聲〉04 (上)

















 
 
第四節   (上)
 
 
難得的休息日,發兌司待在家中享受悠閒時光。身為會長,再怎麼勞心勞力為工會犧牲奉獻,也是需要休息的!
 
座落於一般住宅區內,外觀與其它民宅沒兩樣的這棟建築物裡,裝潢卻相當高級。不同於富豪的極盡奢華,屋裡擺設的皆是充滿質感與實用性、舒適性極高的家具。
 
客廳中鋪了滿地的特殊草毯,觸感柔軟有如毛毯,舒適之餘又不顯得燥熱,這是發兌司為了總愛在家中赤腳走路的黑晝而特地買的。
 
席地坐在黑晝腳邊翻著書頁,發兌司看似漫不經心地說道。「晝……你上次話只說了一半。」
 
「什麼一半?」黑晝正窮極無聊地翻看著推理週刊。
 
夢羅克現正熱烈流行不曉得從哪傳過來的推理小說風氣,城裡販賣週刊的小販生意出奇的好,太晚買還會缺貨。或許發報的是外地人,也或許是刺客工會這幾年轉向「正派經營」而降低人們對工會恐懼感的緣故,推理小說裡竟然經常出現刺客偽裝成善良平民在封閉的大廳或密室裡行兇,經過一番曲折誤導,最後終被偵探揪出真面目;或是刺客沒行兇卻反被栽贓殺人,只好和偵探聯手破案的故事——真是一派胡言!轉正派經營不代表他們的訓練就因此鬆懈!
 
但是就娛樂性來說還算是可以接受的,黑晝又翻過一頁。
 
「你說如果不是沒有選擇餘地了,你不會找修道院的那個長老幫忙,因為……到這你就不說了。」
 
「人老了記不住了,我說過那樣的話嗎?你記錯了吧。」黑晝又翻過一頁,心裡罵罵咧咧,刺客怎麼可能會淪落到被栽贓還在辦案途中著了陷阱而和偵探雙雙滾落地道而被關在地牢裡呢!?這作者是誰!!
 
「我還很年輕,不會記錯。」
 
意思是他老囉?黑晝遷怒地把爛劇情丟上地毯,「我就愛說一半,怎麼著!」
 
「你不說,我也大略猜想得到。」發兌司原本沒想到這一點,直到聽了石室中,女子告訴他的一番話,仔細推敲後得出了這個結論。「這件事,和艾瑞的父親有關。」
 
黑晝挑眉。
 
「曾經發生的事,都記載在檔案裡。我身為會長,隨時可以調出資料,不查,是尊重你和艾勒梅斯。」
 
「翅膀真硬了啊。」黑晝不置可否。
 
「這不是你一直期望的嗎?」發兌司轉身與黑晝四目相對,「晝,事關前輩,別讓我瞎猜。」
 
「……把書撿回來。」黑晝用腳指尖推了推發兌司肩頭。
 
發兌司彎下腰伸長了手拿回週刊,眼光正巧掃過一行對話:『正因為你們的隱瞞,真相才會被埋藏在重重迷霧之中——』
 
「聽了,也不見得能了解多少。」黑晝撐著下巴,望著走廊左側緊閉的木門。直到十六歲之前,艾勒梅斯都住在那房間裡,雖然忙碌但還是抽空陪他的時光,彷彿昨日。陡然劇變讓他變得異常地沉默,不幸中的大幸是,他不會拒絕他和日殞釋出的好意,但也僅止於他們。艾勒梅斯幾乎將心整個封閉起來,不許人靠近,他們縱使察覺了,也無能為力。
 
守口如瓶,因為當時艾勒梅斯小得無法再接受任何打擊,
 
有些事,不說,永遠是秘密;說了,便成了悲劇。而那麼小的孩子,再經不起任何悲劇。
 
「……你對艾勒梅斯他爸,瞭解多少?」
 
難得黑晝有透露的意願了,發兌司回答地很謹慎,「前輩他與你和先生系出同門,是擅使拳刃的高手;我無緣得見他的風采,聽華風說,他是個很強的人。」他認識黑晝與艾勒梅斯時,艾勒梅斯的父親早已過世。華風,是艾勒梅斯父親的狂熱崇拜者——儘管她和自己一樣無緣得見。
 
「錯了,」黑晝淡淡糾正,「是非常強。」
 
回憶往事,黑晝目光飄遠,「除了至今仍行蹤不明的先生之外,我沒看過比他更強的刺客。他非常的……只能說他生來就是適合吃這行飯的,不管是學習,或者暗殺實務上。厲害,那當然;不過,太過厲害的人通常都是神經病。要評斷一個人,有三種人的話絕不客觀,一是他的親人,例如艾勒梅斯;二是崇拜他的人,例如華風;三是迷戀他的人,例如朵雅。」
 
「那位長老,是哪一種?」
 
「他啊……」黑晝有些猶豫,似是一言難盡,又像是不願透露。「艾勒梅斯的父親曾經受過重傷,救了他的,是聖卡畢利那的人,後來照顧他的,就是伊法。」
 
高手,也難免失誤;身為刺客的宿命,一次的失誤,就足夠要命。那場意外沒要走艾瑞伐斯的命,卻廢了他的雙手。
 
「聖卡畢利那雖然偏僻,卻是個靜養的好地方,他的傷勢復原得很快。遇難的刺客一旦恢復行動能力就會馬上離開……在正常情形下;偏偏艾瑞他這個人……」黑晝忍不住扶額,可以想見當初黑晝他們有多頭疼。
 
那雙殺人如同宰雞牛一般遊刃有餘的靈巧雙手,就這麼廢了,全世界的刺客都應當感到挫折痛苦——艾瑞伐斯卻不,甚至傷癒了還留在修道院裡,惹出了一堆麻煩。
 
「他在修道院逗留了許久,日殞都快被他給氣死了,還差點衝到蓋爾家去求薩德把艾瑞給逮回來。好不容易等到他老大終於肯離開,我們都以為事情已經結束了,沒想到……半年後,艾瑞死了,圓蛛給的線索斷在修道院,至今仍不曉得屍骨流落何方。」
 
艾瑞伐斯是高手,而且是個有良好公會關係的高手,儘管傷口被照顧得很好,癒合、復健的情況也不錯,但高難度的案子是肯定接不了,難度較低的他倒還想試一試,於是工會也派了幾個簡單的案子給他。
 
「艾瑞死前接的,就是跋爾力的案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