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七〈沙之痕‧海之聲〉03













第三節
 
 
那迦覺得自己快死了。
 
雖然日子過得前所未有的愜意富足,但來來去去都是面攤兼惜字如金的學院學生,唯一一個會主動和他攀談的偏偏又是齊爾˙海伊洛!同是首領,齊爾對他的態度之好,研三王們遠遠不及,但那迦卻本能的不想給齊爾好臉色看;他總有種,一旦對他好,這輩子就得和他牽扯不清,完蛋了的感覺!
 
他想聊的人不想跟他聊,想找他聊的人他不想聊,除了那段跟著老武道家在深山裡修行的日子以外,那迦從沒有說這麼少話過!他覺得自己快無聊死了!
 
躺在房裡唯一的一張大床上,那迦抱頭苦思能殺時間的方法。就連房門被打開,那迦也不回頭張望。
 
這幾天裡他已經摸清楚這裡人員的習性,奉命來張羅吃食或協助日常起居的學生們教養頗佳,開門前一定會先敲門,唯一一個不敲門的就是那個教養理應最好的齊爾,而他給他的理由是:「我想給你一個驚喜。」並露出能讓里西塔樂鎮少女瘋狂尖叫的王子笑。
 
深明事理的那迦很識相的恪守自己階下囚的本分不去戳破他,更有骨氣的懶得搭理他,但今天他真的受不了了——骨氣是什麼,能吃嗎?
 
 
「我聽艾利瑟說你昨天一整天都待在房裡不找他說話,身體不舒服嗎?」齊爾關心的問話在那迦背後響起。
 
那迦轉過身,一臉了無生趣。「我快無聊死了。」
 
小事一樁,齊爾反而笑了。「那陪我出門上班吧。」
 
 
出門,多麼美好的名詞!對身陷牢獄(?)的那迦來說,更是奢侈的字眼。
 
那迦有如初次郊遊的小學生般興奮地打理好全身上下,只差沒帶個一大袋零食當落跑存糧;然而當他坐進車內,看見被窗簾封得密實的車內空間,和坐在身旁的齊爾時,才認命地自嘲首領果然沒這麼好讓他鑽空子。
 
十分鐘後,那迦更驚覺自己陷入了另一個危機。施行「懶得搭理他」戰術有成的那迦除了第一天醒來後的大餐,很少讓自己陷入這種窘境——從關上車門開始,齊爾的目光就沒離開過他身上,不停地找話題向他搭話,狹小空間內他根本無處可逃!
 
正思考如何讓齊爾閉嘴的那迦,猛然想起一件大事。「米契爾呢?你放他了沒?」
 
此話題成功的讓齊爾閉嘴數秒,「放了,如你所願。」
 
「我已經放人了,你——」齊爾不死心地想繼續遊說,偏偏此刻車體一陣輕搖。
 
那迦笑容可掬地提醒齊爾:「下車囉!」
 
 
 
久違的藍天綠地讓那迦開心不已,但這開心只持續到參觀過齊爾辦公室,且齊爾答應他在公司範圍內閒晃的第一秒,第二秒齊爾拿出一只手錶,迅雷不及掩耳的就銬在那迦手上。之所以說「銬」,因為手錶喀地一聲就束在手腕上,那迦毫無反駁餘地。
 
「一個半小時後記得回我辦公室,我聽說有間餐廳不錯,帶你去嘗嘗。」齊爾愛憐地摸摸手錶,「忘了時間也沒關係,我會親自去帶你。還有,記著別走出公司範圍了,管理系統們很粗暴的,我怕他們傷了你。」
 
這根本是威脅!那迦敢怒不敢言,只能恨恨地掉頭跑走。
 
來時車上全被窗簾擋住,那迦無法分辨自己被囚禁在何處,但此地他卻是認識的,啟海伊洛的公司所在地。啟海伊洛公司結構嚴謹,雙子星的人很難打進裡頭,只能期盼奇蹟出現,例如某個閒來無事的雙子星拿望遠鏡監視齊爾公司然後順道發現他……
 
打定主意走一步算一步的那迦開始四處閒晃,東摸西聞的很快逛遍了整棟建築物。齊爾的公司從外表看來很正派,從內部觀察也很正常,然而……一個看起來很正常的不正常東西才是最不正常的!
 
默念著繞口令的那迦,走到了一處沒有標示用途的樓層。迥異於一般辦公樓層的簡潔,此處裝設的頗為雅緻,牆邊的盆草生氣勃勃的伸展枝葉,樑柱旁和小几上擺設的裝飾品也很是名貴。
 
那迦好奇的探望裡頭是何名堂,透過玻璃窗,隱約可見一名女性在裡頭走動……這麼特殊待遇,不是齊爾他媽就是他小老婆,那迦瞇著眼胡亂猜測。
 
齊爾說過,只要不出公司範圍,他可以去任何地方,那迦還在考慮是否要運用這特權,窗內的人影便有了大動作。
 
人影走到門邊,接著開了門,對方是一名穿著素雅長裙的女性,清麗面容上漾著笑,「您是那孩子的朋友吧?進來坐坐。」
 
女子有些年紀,但沒老到能當齊爾的媽,更沒低到像小老婆。那迦一時抓不準她是何身分,直到進了門,看見座上坐著的老人,才恍然大悟。
 
白髮蒼蒼的老人翻著書頁,瞧了那迦一眼,問:「愛麗希雅,他是?」
 
「那孩子的朋友呢。」女子微笑著站到老人身側,伸手拿起茶壺替那迦倒了一杯新茶,也替老人斟滿茶杯。
 
……原來是齊爾他爸的小老婆。接過茶,那迦恍然大悟。
 
啟海伊洛終於抬頭正視那迦。「朋友?那孩子從小便獨來獨往,終於也交到朋友了啊。」
 
那迦捧著茶,目光掃過女子和一臉欣慰的啟海伊洛,心中閃過狐疑。
 
好像……有那裡怪怪的。
 
 
 
啟海伊洛興奮的詢問那迦和齊爾的相處情形,不時發出諸如:這孩子終於懂得人情世故了之類的感嘆。
 
「年輕時只顧著衝刺事業,卻忽略了陪這孩子長大,現在想來真是後悔,齊爾他……」
 
「原來我的客人在您這兒啊,父親。」齊爾驀然出現門外,嚇了那迦一跳。
 
那迦低頭看錶,死了,被這老頭纏得超過時間!然而齊爾臉上沒有絲毫不豫,完全是被父親霸佔了客人的好兒子無奈表情。
 
「這麼快就和我要人,你這孩子真是……」
 
瞧著啟海伊洛和齊爾父慈子孝的畫面,那迦愈發渾身不對勁,連忙放下手中一口未動的茶杯,移動到齊爾身邊。
 
他還是很有身為階下囚的自覺的!
 
「那,我們先離開了。」和那迦一起退出房間,闔上門的齊爾表情仍舊和善,「那餐廳風評不錯,我已經訂好位了,來吧。」
 
「齊爾。」那迦反常的主動說話,還叫了齊爾名字,這讓齊爾有些驚訝。
 
「我沒胃口……」那迦猶豫了會兒,又補上一句:「改天吧。」
 
齊爾雙眼放光,「好!」
 
 
 
搭乘同一台車回到囚禁地點,一直到回房的途中那迦都一言不發,齊爾也不在意,今天意外的突破性發展讓他很滿意,也不再找話題勉強那迦開金口。
 
回到房內,牢牢將門鎖上,那迦緊靠著門板,繃了一路的表情終於垮了下來,他看著房內的數張小床,喃喃:「好像有點糟糕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