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六〈啟海伊洛〉19










 
 
第十九節
 
 
深夜。
 
白髮被放入試管封妥,手指靈巧地將試管置於指尖捻轉,少年滿面春風地哼著歌。
 
 
華麗吧?華美吧?
鑲著寶石的、嵌著珍珠的,美麗的金項鍊。
 
貝爾林望著我的眼,啊!為了美麗的金項鍊;
德瓦林牽著我的手,啊!為了美麗的金項鍊;
格爾褪去我的衣裳,啊!為了美麗的金項鍊;
阿爾弗力克吻著我,啊!為了美麗的金項鍊。
 
四天了!四夜了!
鑲著寶石的、嵌著珍珠的,美麗的金項鍊,
終歸我有。
 
 
「終~歸~我~有~~」
 
「哼,心情這麼好,又哪個倒楣鬼被你纏上了?」置滿雜物的角落裡浮出一道小陰影,低沉嗓音裡滿是幸災樂禍。
 
「嘻嘻,是失而復得唷」鍊金術師噘起嘴在試管上啾地親了一下。
 
「我在他的靈魂上做了記號,不管他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他。人類啊,明知我是惡魔還是這麼簡單就掉以輕心;不過也不能怪他,誰教我是這麼厲害的惡魔呢!」原本以為他撐不到自己回來就掛點了,沒想到不僅回來了,還變得這麼有趣!
 
「是啊,厲害到整隊被困在葛帔尼亞動彈不得呢。」黑影一點不留情面的諷刺。
 
「嘿,注意你的態度。」少年大眼中泛出厲芒,顯然這話題讓他很不悅。「要不是吉芬耍詐,我們和副將軍會被困在那鳥地方出不來嗎?」
 
思及葛帔尼亞,少年恨道:「那裡頭什麼都有,古城的深淵騎士、腐屍、墮落的天使、邪靈的魁儡娃娃……吉芬不想要的、處理不掉的,全往裡頭扔。除了沒有出口的結界,我們還得應付早我們之前被丟進裡頭的傢伙,哪像你們,區區人類也應付不了,保護不了將軍,也破不了封印,堂堂大軍現在只能畏畏縮縮地躲在普隆德拉深處。」語畢,還不忘記仇地來個回馬槍。
 
「你懂個屁!」黑影竄上桌,憤怒的扯掉身上的黑斗篷,露出毛茸茸的身軀與一雙山羊角,齜牙裂嘴:「吉芬為了引你們進城,關進葛帔尼亞,根本沒出全力攻擊,因此大軍損傷不大;修道院是人人自殺式攻擊,我們損失的兵士比你的腦細胞還多!將軍因此親自出馬,沒想到……」
 
黑影——巴風特想到沒能保護好上司,不住哽咽,「論實力他們根本無法與將軍匹敵,那五個該死的人類,心知無法殺死將軍……竟然使詐,以自己的靈魂把將軍封印在修道院中!幾百年來我們忍辱負重地在普隆德拉等待機會,甚至為了躲避五皇子軍和人類的搜查而藏匿在下水道裡……」
 
他們是不敗將軍麾下的大軍,若非懷著救出將軍的信念,他們寧死也不肯過這般忍辱偷生、與盜蟲為伍的日子。無奈幾百年間的拯救行動都被修道院的後人給破壞了,可惡至極!
 
「哎——」想到偉大的將軍,又想到眼前友軍的悲慘遭遇,少年也不禁放軟了口氣,怎麼說都是自己人,就省點刻薄嘴皮吧。「自從離開葛帔尼亞那個鬼地方之後,我做什麼都順利得很!這次的任務也是,輕輕鬆鬆就完成了!我在葛帔尼亞裡,和其他種族們交流了不少對付人類的技巧,人類啊,骨子裡就是自相殘殺的種族。修道院的結界擋得住我們,擋不住人類,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人類自己去對付修道院。幾百年來笨人類增加不少,我才學夢魔趁人類熟睡時到耳邊說個幾句話,人類就傻傻的把歪腦筋動到修道院頭上了。上次我也捎了訊息給你們,離救出將軍的日子不遠了!」
 
「這次的任務……」巴風特使者停下哽咽,想起自己來此的目的。
 
「哎,人類的動作總是這麼慢的,請將軍多點耐心,再給他們一些時間嘛。」
 
「不,事態有變;將軍下了命令,任務取消。」
 
少年驚訝錯愕後很快回神,他不問為何將軍會做此決定,也不能問;將軍的命令就是絕對,他們只能服從。
 
「人類那邊可沒辦法說取消就取消。」少年煩惱地猛搖手裡裝了白髮的試管,他都安排好一切了,突然說取消,可不好辦哪。
 
「不需要取消。」巴風特態度鎮定,「我們和人類打交道的經驗比剛從葛帔尼亞逃出不久的你豐富多了,修道院有本事和我們纏鬥了近千年而不見疲態,證明他們對後繼者的挑選相當慎重,沒有我們的幫助,那些蠢人類們勝算不大。」
 
「這麼好的機會……」少年惋惜地多嘴了一句,「任務取消,接下來就沒我的事囉?」
 
命令已傳達,巴風特復套上斗篷,準備在天亮前離開。「暫時沒有。」
 
「嘻嘻,這麼說,我可以不用繼續待在艾爾帕蘭囉?」
 
「在下個命令之前,隨便你。」穿戴好斗篷,臨行之前巴風特想起一事。「最近,城內不平靜?」巴風特使者是經驗老到的戰士,潛入城時立刻感應到人類難以察覺的異狀,似乎有強大的魔物曾逗留過此地,然而氣味已淡掉許多,或許對方也有所隱藏氣息,因此難以確切判定強度。
 
「噢,」少年俏皮地晃晃手中的試管,「知道我對他念念不忘,特地來和我相認的,真是貼心的小惡魔
 
「你……好自為之。」抖掉一身的雞皮疙瘩,巴風特頭也不回的躍進黑暗離去。
 
 
 
 
---------------------------
 
少年唱的歌,歌詞源自於芙蕾雅(菲依雅)的金項鍊之典故。
 
芙蕾雅(菲依雅)是北歐神話中「愛與美的女神」
芙蕾雅對於美的事物相當喜愛,
為了獲得貝爾林、德瓦林、格爾和阿爾弗利克這四名侏儒(矮人)製作的金項鍊,
她甚至甘願「陪」他們四天四夜,以得到這條有「情熱」寓意的金項鍊。
 
邪神洛奇也曾試圖竊取這條金項鍊,但最後被發現而失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