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六〈啟海伊洛〉17









 
 
第十七節
 
 
眼皮還沒睜開,那迦先聽見了清清脆脆的叮噹響,空氣很乾淨,身上暖又柔,像夢裡又像雲端。
 
掀開眼皮,滿室的色彩繽紛,天花板上掛了一顆邊旋轉邊發出脆響的小球,叮叮噹噹的正是搖籃曲的調調,球上懸著星星、太陽、月亮形狀的各色亮片,在小球下輕快的旋轉。
 
那迦沒有關於這個地方的記憶,身體躺在柔軟的床上,很舒服,連帶的思考反應也慢半拍,搖籃曲又噔噔噔地彈過一輪,他終於想起這之前自己在幹嘛。
 
無人的小路上、米契爾的叫喚、草叢裡、錄音機,然後昏倒,到了這裡。
 
這是綁架!那迦後知後覺的從床上彈了起來,才發現身上的衣服全給換過了。他的武道家制服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鵝黃色的鵝絨睡衣,兩件式上頭畫著黃色小鴨的睡衣底下,什、麼、都、沒、穿。
 
身體很乾爽,還帶著點微香,肯定是洗過澡後才換上的,那迦臉色煞白的四下尋找他的寶貝制服,他不想也有點不敢去猜測是什麼人基於什麼理由把他綁架到這裡然後剝光了洗澡還穿上睡衣、塞進床裡美美的睡了一場好覺!
 
全然陌生的房間裡沒有制服或是之前他帶在身上的任何東西,那迦逼自己冷靜地坐回床上仔細打量這個特別的囚室。
 
牆上五顏六色的畫著字母或可愛圖案,角落裡放著格子花紋的玩具箱,房裡像薑餅城的玩具工廠處處充滿童趣,最特別的是還擺了四張顏色款式一模一樣的小床。
 
小床沒有使用過的痕跡,櫥窗展覽似的安安靜靜擺在牆邊,地上間或散落著玩具……那迦突然動手打開房裡的每一個玩具箱。
 
都是搭配好的,有幾張床就有幾個玩具收納箱,不止花色,連裡頭的玩具種類大小都一模一樣。
 
依樣複製似的一模一樣。
 
那迦很討厭這幾個字代表的意涵,這會讓他想起過去研究所裡的那段悲慘歲月;他睜大了眼想找出些不同,最後發現自己躺過的這張床也是同樣顏色款式,只不過是大的,依樣放大。
 
背上陡然升起惡寒,那迦再次從床上跳起,然後赤著腳在房裡走來走去,就是不坐上任何一張床。
 
房間一角,鋪著碎花巾的小桌上擺著透明玻璃的糖果罐和陶瓷貼花的餅乾桶,那迦一個個拿起來觀察還打開來聞,很正常的食物味道。這裡沒有窗,牆上的鐘指著五點半,但不清楚早晚,他不曉得自己被困多久了,肚子是有些餓了,可他不敢吃。
 
漫無目的窮極無聊的在小房間裡又晃蕩了十多分鐘,那迦鼓起勇氣去研究那些小床和玩具。
 
四張一模一樣的小床和四組玩具乍看之下是新的,仔細觀察後那迦發現每一套玩具和床的組合都有使用過的痕跡,只是很細微,似乎使用一小段時間後就沒人再碰過了。
 
相對的,自己躺過的那張大床和所屬的玩具箱不僅被長時間使用,部分玩具還缺手斷腳的很符合被小孩子玩弄過的玩具下場。
 
那迦才從玩具箱中拉起一隻手被扯斷棉花四散的絨毛娃娃,房間門就被打開了。
 
開門的,是一名穿著學院制服的男學生。
 
那迦一見熟悉制服上閃亮亮的鑽石級章,就知道接下來自己就算要被生吞活剝了也沒那個實力說不。
 
 
 
齊爾。
 
啟˙海伊洛學院的齊爾˙海伊洛,同為雷根貝勒出資研究,和研究所的雙子星跟實驗體們堪稱無血緣親戚的機械人形。那迦怎麼也沒想到他大費周章的把自己綁架來這裡,竟然只是為了——
 
「怎麼,羊小排不合你胃口?」齊爾吞下口中肉塊,拿起紙巾擦拭嘴角後問。
 
看著眼前的豐盛大餐,那迦的胃開始抽筋。
 
男學生開門後沒有把他抓起來痛打或拷問一番,而是將房裡散落一地的玩具收整好,然後轉身從門外搬了桌椅碗盤刀叉的開始佈置起餐桌。
 
高腳杯裡的香檳波波地冒著泡,那迦覺得自己的理智也波波地上升然後揮發掉了。剛才他還傻傻的吃掉了前菜的冷盤,一直到主菜上桌,濃郁的肉香才讓他回過神來。
 
他竟然穿著黃色小鴨睡衣和對他來說比研三王還危險且無法捉摸的人形機械首領吃大餐!?
 
那迦大驚失色,但是都吃完前菜了,現在才翻桌會不會太失禮?身為首領齊爾目前為止的穿著表現都十分得體,餐點也非常可口,剛剛上菜時男學生好像說這道叫奶油佐什麼的羊小排,很香,肉質看起來也很軟嫩,但是現在他的胃和終於回過神來的理智一樣緊繃。
 
那迦乾笑著拿起一旁的香檳,淺淺啜了一口又一口,想用氣泡讓胃舒緩點。
 
「不用緊張,只是吃個飯。」齊爾讓男學生拿上一瓶紅酒和兩只鬱金香杯,貼心地斟滿後推到那迦桌前,「這是我讓人特地準備的,夢羅克產的紅酒。」。
 
那迦瞥了一眼瓶身的標籤,忍不住暗罵一聲靠!這瓶不正是他陪哈沃得逛百貨公司時看上,但因為太貴而讓買不下手的,艾勒梅斯他家的酒!
 
基於險境遇故酒的悲愴感,那迦捨棄波波冒泡的香檳,拿過紅酒喝了一口,身心才終於舒緩了些。
 
吃完主菜,而甜點尚未上桌時,那迦鼓起勇氣問:「你到底想幹嘛?」
 
「如果我說只是想請你吃頓飯,你相信嗎?」
 
那迦沒回答,但目光裡有質疑。
 
齊爾啜了口紅酒,淡淡道:「最讓人難以接受的,往往是事實。」
 
那迦還在思索這話中之話,齊爾話鋒一轉,「睡得還好嗎?睡衣應該合身吧,這是我親手挑的,果然很適合你。」
 
「……」那迦無語對鄰家男孩般笑咪咪的齊爾,然後也轉變話題:「這房裡為什麼這麼多床?」
 
「這是我的房間。」
 
沒料到是這樣的答案,那迦傻了三秒。
 
「這裡是我剛被製造出來時的房間,可是為什麼人只有一位,物品卻有五雙呢?」齊爾說出那迦心中的疑問。「這是因為……當初第二代所做出來的機械人形有五台的關係呀。」
 
「我們從出生的那一天起,就開始接受雷根貝勒職員的教育。對我們機械人形來說可是一場嚴謹的教育啊……筋力試驗、學習能力試驗、跟著狀況不同的感情表現試驗……也許是很早就擁有的缺陷問題,或是錯誤的教育問題,其它四位在學習和試驗當中不幸死掉了。生存下來的只有我,於是父親就將那時候沒有名字的我,取名為齊爾。」
 
男學生默默上了甜點,然後退出房間,闔上門。
 
那迦的目光不敢離開甜點,一直以來對於啟海伊洛學院雙子星都是抱持敵對態度,他們很自然的就把機械人形畫分到親雷根貝勒的那一塊勢力,幾乎沒想過這些機械人形們過的,其實是和他們一樣的悲慘生活。
 
「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你們的消息,研究所的雙子星。這樣嚴苛沒有尊嚴的生活連我這個機械人形都覺得受不了,更何況是有血肉生命的你們。當時我經常想,你們應該反抗,因為你們脫離了研究所可以自己生存,但我不行,我必須依靠父親的零件和維修,若是反抗隨時會被奪去生命。」
 
「但是我沒想到,你們不止反抗,還把雷根貝勒給扳倒了。」齊爾嘴邊的笑意加深。
 
他想了很久,關於如何報復雷根貝勒和所有把他當道具的人;也在啟海伊洛身邊學了很多,關於機械知識、保養和研發。
 
然後七年前,雷根修蘆事件爆發。
 
雙子星和實驗體們不僅反抗成功,還弄垮了雷根貝勒。
 
收到消息的啟海伊洛和他都氣得捶胸頓足,啟海伊洛氣從今以後失去了大金主,他氣自己目光短淺,被困在窠臼中這麼多年。
 
他的身體是啟海伊洛一手設計製造,啟海伊洛為防止他叛變,在他的身體裡安裝了許多機關。這些機關就像不定時炸彈,任誰都無法忍受自己體內被殖入這樣的東西!他暗中排除了許多,唯有位於心臟部位的一枚戒指,他試了很久都找不出破解的方法……
 
一直到那一刻齊爾才想通,他是機械人形,身體只是容器,既然破解不了,就連身體一起放棄!
 
過去那個缺乏大破大立氣魄的齊爾已經死了,死在那具因仇恨而被製造出來的軀殼裡,現在的他是全新的、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再沒有人可以威脅控制的機械人形工廠的主人!
 
那迦終於抬起頭,與齊爾四目相對,眼前的青年外觀與人類無異,但皮相底下不是熱血溫肉,而是冷冰冰的機械……擺脫了啟海伊洛,全盤掌控了機械人形工廠的他,想怎麼做?想做什麼?
 
齊爾可以是個勢力龐大的盟友,也可能是個充滿威脅的敵人,偏偏齊爾的態度讓那迦捉摸不定這兩者的判定界線。
 
「那麼,現在的你想怎麼做?」
 
「我想怎麼做,取決於你想怎麼做。」齊爾舀了一口逐漸融化的冰淇淋,0C,牛奶、鮮奶油、糖、香草、巧克力……
 
輕舔嘴角,齊爾露出他中樞系統記錄裡最和善的笑容。「留下來,和我合作。」
 
「不要。」一秒拒絕。
 
「為什麼?」齊爾不死心。
 
「沒有誠意。」那迦嘴角一撇,「放了米契爾,我可以考慮看看。」
 
「這是請求?」
 
「是!」
 
「好,放了他。」齊爾立刻把男學生叫進來,下令。然後恢復帶著高傲的和善王子笑:「我放人了,你能接受我了嗎?」
 
「你父親沒教過你什麼叫含蓄嗎?」
 
「父親…啟海伊洛只教我,喜歡的東西就要用力抓住,一旦鬆手,就會摔壞,或者是被搶走。」
 
「我得照顧他們。」
 
這考倒了齊爾。「我可能不需要人照顧……但是我能照顧你。」
 
「我才不需要人照顧。」
 
「你受過重傷。」齊爾放軟了語調勸誘,「而且沒有受到妥善的照顧,身上的衣服也又破又舊……」
 
「你把我的衣服丟掉了!?」那迦一副你敢丟了老子就和你拼命!的恐嚇表情。
 
「只是拿去送洗,你的東西我不會丟。」
 
那迦這才肯罷休,順手三兩下把甜點吃完,好專心和齊爾說話。
 
「雙子星不懂得珍惜你,」齊爾繼續洗腦:「他們不該什麼事都丟給你。」
 
這話可說到那迦心坎兒裡了,但是他仍然嘴硬地顧左右而言他:「唔——這冰淇淋還真好吃……」
 
「是艾爾帕蘭產的,最高級的冰淇淋;剛才的紅酒也是夢羅克最頂級的酒莊出產,最好的年份。」最好的他才捨得給那迦。
 
紅酒上有酒標,所以那迦是知道的,夢羅克最古老、也是盧恩王國最古老,擁有五百多年歷史的蓋爾酒莊,艾勒梅斯他家的家族企業之一!
 
傳說擁有五百多年前風味的「蓋爾一世」威士忌,更是夢幻中的夢幻逸品,那迦一直想跟艾勒梅斯借來瞧瞧——當然純粹是想想。
 
甜點和紅酒都最高級了,恐怕他剛剛吃下肚的羊小排也是很高級的,不曾被這般無微不至照顧過的那迦說不感動是騙人的,但是心裡總是有站在雲端的不踏實感,甚至懷疑自己還深陷在最初的睡夢中未醒。
 
那迦的動搖齊爾全看在眼裡,他趁火打劫…噢不,是趁勝追擊:「我知道你很重視雙子星的成員,一旦我們合作,那些不適合外界生活的成員能來我這邊工作,危險的任務也可以交給我的機械人形,出了意外也不過是廢鐵……」
 
那迦猛然打斷,「我想,我們還是不要合作的好。」
 
齊爾少見的露出錯愕表情。「為什麼?」那迦明明心動了,怎麼突然又反悔?
 
那迦捏起紙巾擦擦嘴,準備結束用餐。「因為……我們有代溝。」
 
 
 
「院長……」女學生愛麗瑟有些不安,高高興興出門吃飯的首領回來後看來臉色不豫,她猶疑著是否要詢問原因,最後還是忍住了,遠遠的站在門口待命,以免被首領的怒火波及,瞬間解體。
 
辦公室內,受到前所未有大挫敗的齊爾面色凝重後逐漸泛起冷笑,「代溝?就算是巨蛇足以棲身的大海溝,我也要填平它!」
 
 
 
------------------------------
 
人形機械
男:愛麗俄
女:愛麗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