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IT33333賀文-金蘋果












 
 
這是一件發生在小傑爾被貝特爵士收養後半年的意外。
 
在爵士夫人和布萊爾的溺愛下,傑爾很快的適應了新環境和新身分。在熟悉了貝特大宅的生活後,布萊爾也開始帶著傑爾到普隆德拉見見世面,尤其是騎士團。對布萊爾來說,養好了傑爾的身體後,首要之急是挽回劍士、騎士在傑爾心目中的低落地位。
 
而重塑形象的最好方法,就是找個強大的偶像來崇拜。
 
 
 
「你看,他就是現在騎士團裡最強的高手!」
 
訓練場上,隨著赤裸上身的騎士領主每次金髮飛揚,就有一人倒下。剝去了保護之名的厚重外甲,恢復最原始的力量比拼;不見血,卻比任何戰爭都殘酷。
 
轉生前騎士團裡打得過學長的人就屈指可數,現在學長轉生為騎士領主,實力更提升了不止一個層次,以此為目標來激勵傑爾是最恰當的了!
 
然而被寄予厚望的小男孩只是把下巴撐在欄杆上,興趣缺缺。
 
蘊含力量的結實肌塊確實很吸引人,但吃過苦的他往後卻不想變成那樣肌肉賁張的男人;他希望自己能靈活、輕巧,像小星那樣一個人也能生存——雖然她不是男人。
 
場內打得很精彩,想試試賽依連轉生後身手的人一個接一個的來,傑爾雖然不想變成肌肉男,幾分鐘下來這拳對拳、硬碰硬的比試仍是讓他看得熱血沸騰、十分過癮。
 
布萊爾和傑爾來得太晚,此時比試已接近尾聲,又撂倒了幾個人後賽依連幾下搖頭甩去髮上的汗珠,向訓練場四周的兵士示意到此為止,一旁待命的副官連忙送上毛巾和水。
 
 
「學長!」眼尖發現賽依連朝這裡走來,布萊爾遠遠的就打招呼。
 
雖然兩人熟得不能再熟,基本的禮節還是不能廢,一番對賽依連成功轉生的賀喜後,布萊爾想起一事。
 
「要不是您去年莫名生了幾場大病,只怕早就轉生了。」騎士臉上不無惋惜。
 
布萊爾現在想起還是覺得奇怪,明明吃同樣的伙食,怎麼只有學長會食物中毒引發急性腸胃炎?還不止一次。他也曾問過學長,會不會是刺客下毒?學長回的話也很有道理——
 
「你見過被刺客毒了這麼多次還沒死的人嗎?」賽依連一臉驕傲的回答。
 
當然他不能回答沒錯我被刺客下毒了——儘管這是事實。
 
於是賽依連一律這麼解釋:「這是主神對即將轉生的我的試煉啊,正因為我通過接二連三的險難,才能這麼年輕就轉生。」
 
事實證明這拉主神來墊背的華麗謊言很受用,此後賽依連的名聲更響亮了;為此某十字刺客還難得的嘆了口氣表示失策,他還是太小看了這男人的臉皮之厚。
 
賽依連主動靠近不是為了和布萊爾聊這陳腔濫調,他隨意應了幾句就要帶走布萊爾,也不管他身旁還帶著一個小孩。
 
「大人!您還——」在賽依連身後待命的年輕副官不知為何一臉著急地想阻止,但立刻又在賽依連的警告眼神之下禁聲。
 
「先進裡頭等我。」賽依連的行動力十分驚人,布萊爾只來得及留下這句叮嚀就被扯遠了。
 
被遺留下來的傑爾和副官雙雙瞪著騎士領主的背影,兩人心思迥異但臉上是同樣的憤慨。
 
可惜了布萊爾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一點點形象,就這麼被賽依連本人破壞殆盡。
 
年輕副官嘴裡喃喃叨念了幾句後還是只能無可奈何地跟上,傑爾則是乖乖聽話照布萊爾說的先進屋裡等他。他雖然年紀小,但已經懂得分辨哪些人就算無理你也惹不得,只能在心中狠狠的把賽依連的評價打了個大紅叉。
 
 
騎士團裡,沒輪到勤務的騎士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是很常見的風景。傑爾熟門熟路地往布萊爾隊上所在的樓層走去,途中經過賽依連的隊上發現有些奇怪,大門不僅沒關還兩扇都打了開來,遠遠的就能看見騎士們一個個站著交頭接耳。
 
伊諾克急得在房裡團團轉,一見傑爾從外頭進來就衝上前;「你見過賽依連大人沒有?」
 
傑爾被這大動作嚇得眼睛大睜全身僵直,好半晌說不出話來。
 
年紀輕輕但因長相老成所以被眾人笑稱老馬的騎士趕緊出面解圍,「有話都被你嚇到說不出來了!」
 
傑爾對伊諾克不熟,但他知道老馬,他和霍恩是拍檔,也去過貝特大宅,這讓沒布萊爾在身邊的傑爾稍稍安心了點。
 
傑爾搖搖老馬的手肘,小小聲地問:「怎麼了?」
 
老馬面有難色,支吾了半天,「唉,一言難盡,你跟我進來,記得千萬不要說話。」
 
傑爾跟著老馬穿過外廳一個個坐立不安像熱鍋上螞蟻的騎士們,到了接待外賓用的小廳前。傑爾眼尖的發現小廳裡除了霍恩還坐了好幾個面生的……女生!
 
柔軟的紗裙、長長的緞帶、細緻的五官、精心梳整過的頭髮,和陽剛味濃厚的騎士團氣氛完全不搭的女生!
 
傑爾無聲張大了嘴表示驚訝。
 
是女生!而且是遠遠看見就知道脾氣很差很難溝通的有錢人家的女生!
 
站在最外頭的一個女生臉色很臭的和霍恩交談,口氣如傑爾想像的很不客氣,傑爾因為是偷看所以站得離她們有點距離,說話內容也聽得不是很清楚,只聽出女生開口閉口的「我們家小姐」。傑爾好奇的張望,果然在一片裙帶中間發現一個穿著打扮特別華麗的女生。
 
傑爾才被收養半年,見過的世面不廣,讀過的書、懂得使用的辭彙也還不多,但他對美的辨識力還是有的。
 
她很美,非常非常的美。肌膚白得像剛打發的鮮奶油,嘴唇像花店裡粉紅玫瑰的花瓣,淡紫色的微捲長髮從兩頰自然垂落,她坐著,像櫥窗裡最昂貴精緻的娃娃,眼光多停留幾秒都會遭到不屑輕哼似的。
 
從傑爾開始觀察到現在,她身旁的女伴或彼此竊竊私語,或目光不滿的在室內裝潢及騎士身上游移,只有她安靜的坐在主位,臉上的表情和娃娃一樣平穩,嘴唇動都沒動;她也不需要講話,光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高傲貴族氣息就足夠打死一群蒼蠅了。
 
她雖然一句話都沒說,但恐怕是裡頭最難搞的,傑爾莫名的冒出這個念頭。他同情地仰頭看著愁眉苦臉的老馬,心中幫他們默哀。
 
老馬讓傑爾看了一會兒就拉著他回外廳,一臉凝重語重心長事關重大地說:「這事很棘手。」
 
傑爾點點頭。
 
「一定得賽依連大人出面才有辦法解決。」
 
傑爾點點頭,然後頓了一下,疑惑。
 
「因為……」老馬很有先見之明的摀住傑爾的嘴。「她是賽依連大人的未婚妻。」
 
——————!!!!????
 
傑爾無聲的尖叫著蹦來跳去,老馬又把他拉出去了一些,然後在傑爾耳邊小聲解釋:「她是艾爾帕蘭的貴族,今天特地來找賽依連大人的。」
 
但是賽依連一聽說她要來,立刻脫光上衣跑到訓練場找人廝殺,速度之快連跟在他身邊的副官羅烈萊也攔不住。
 
老馬雖然有耳聞賽依連對這門親事不是很認同,但這招也太高明(毒辣)了!訓練場一群男人赤裸著上身纏鬥這樣充滿肌肉與汗水的畫面想當然那位出身艾爾帕蘭貴族的淑女是不敢也不能失禮的在旁邊看,如此一來那位小姐再不高興也只能乖乖待在迎賓室裡等,而賽依連想打到多晚回去都沒人管得著——這樣的待客之道對那般出身高貴的小姐來說簡直是種污辱!回頭肯定會出大事!
 
但老馬現在顧不了這麼多,再不找回賽依連,出事的會是他們!那位小姐雖然一直沒出聲,但該有的派頭都有,誰也不敢小看她的脾氣,能和賽依連匹配的女子,肯定也是狠角色!
 
賽依連大人到底躲去哪了!?
 
「他……他說有事,把布萊爾拉走了,不曉得去哪裡。」傑爾是真不知道布萊爾被他拉哪兒去了。
 
好不容易得到的線索又斷了,老馬、伊諾克和其他騎士都忍不住哀嚎。
 
這哀鴻遍野剛好被走近的一個小劍士聽見了:「吵什麼。」
 
劍士年紀雖小口氣倒挺大,原來是騎士團長的長子伊萊,伊萊的身邊跟著一個小女孩,是團長的么女伊蕾。相較於伊萊的趾高氣昂,伊蕾只是眨著大眼睛好奇的看著騎士為什麼通通站著。
 
從小在騎士團裡長大、對權力鬥爭已略有浸淫的伊萊一眼就看出這大陣仗肯定是為了某位大人物,他口氣略為和緩地問道:「誰來了?」
 
「是……賽依連大人的未婚妻。」
 
「未婚妻?」說起這未來的表嫂伊萊卻是皺眉,嫌惡的神情和賽依連不謀而合。老馬心中再次感嘆血緣真是神奇的東西!
 
年紀輕就是比較衝動,伊萊大剌剌地就把大家隱約知道但礙於對方面子不敢直說出口的真相給公諸於世,「賽依連又不喜歡她,她來做什麼?」
 
口才比伊諾克好的老馬只能跳出來安撫這小少爺,他知道絕對不能說請他小聲點之類的話,伊萊的脾氣之傲眾人皆知,這只會讓他更為光火,搞得事情更無法收拾。
 
伊萊也不曉得是顧及賽依連面子或是今天少爺心情好,沒多刁難老馬,抱怨了幾句這女人害他和伊蕾找不到賽依連之類的話後拉著依蕾找團長去了。
 
伊諾克和老馬擦擦額上的汗,賽依連不在小少爺今天還這麼好擺平真是主神庇佑,希望主神也能讓賽依連早點回來!
 
 
也許是一屋子騎士的誠心禱告起了作用,十分鐘後賽依連真的回來了。
 
雖然長官臉上的表情很不情願,心情糟得像隨時都會指人去跑個幾百圈操場,但人回來了就好!一干騎士解脫之餘感動得都快流出淚來了,他們不畏嚴苛訓練也不怕萬惡魔物,就怕那一個個碰不得罵不得又嬌滴滴又凶巴巴的女人!
 
為了拯救在前線直接面對女子刁難與怒火的霍恩,老馬和伊諾克一發現賽依連就一左一右的圍上,就怕賽依連臨時反悔又跑了。
 
『賽依連大人!』兩人異口同聲喊得極為悲切。
 
「我知道。」賽依連隨口應道。清水洗去了方才在訓練場上赤著上身汗流浹背的狠勁,梳洗後穿戴乾淨衣甲的騎士領主在短短的幾步路間變回了他高傲的貴族之子身分。
 
站在小廳入口,賽依連目光掃過一群不相干女人,不怒而威的神情讓一直仗勢欺人大耍威風的女伴和侍女們個個垂著頭不敢直視。
 
「出去。」
 
侍女們面面相覷,最後求救地一齊看向為首的女子,女子抬眸冷冷地直視眼前自己的未婚夫,不作任何表示。
 
賽依連也大方的以霸道眼神回敬。
 
夾在兩道目光中的女子們終於忍不住這樣的壓力,紛紛起身離開風暴中心。
 
這陣仗別說是未婚夫妻了,簡直是戰場上互相殺戮的敵人!
 
最後一個離開的侍女很識相的將門給帶上,隔音良好的迎賓室內,一場戰爭就要爆發。
 
在騎士團裡總是收斂自己貴族氣息以便融入大多平民出身的下屬,賽依連此時毫無保留將普通人家無法養出的貴氣與威嚴散發至整個室內。
 
「這樣莽撞的行動實在有失你身份啊,阿茲莉兒。」
 
「我是你的未婚妻!」女子咬牙,故作的冷靜表情終於崩裂。名正言順來探望剛轉生的未婚夫,而他竟然這樣對待自己!
 
賽依連愉快地道:「就快不是了。」
 
 
 
傑爾雖然同情被疲勞轟炸的霍恩,但對賽依連的出現一點感想也沒。把未婚妻晾一旁跑來搶走布萊爾,真是個糟糕的人!而且賽依連出現了,他到現在都還沒見到布萊爾!
 
小傑爾正要發飆,賽依連身旁的副官不知從哪跑了出來,塞了一個小盒子在傑爾懷裡。
 
「這是賽依連大人要給副隊的。」
 
「布萊爾呢?」
 
「團長臨時把他叫走了。」
 
副官公事公辦的把東西給傑爾後就走了,傑爾看看懷裡的小盒子,看看回歸各自工作崗位的騎士們,小臉上有些憂鬱。
 
他捧著盒子走回布萊爾隊上,今天恰好是布萊爾這一隊的休息日,廳裡空無一人,傑爾爬到布萊爾座位上,無聊的晃著小腿。然後,終於耐不住好奇的打開小盒子。
 
盒子裡裝著半顆蘋果。
 
乍看之下很普通的蘋果在打開的瞬間鋪面而來清甜無比的香氣,光這香氣就讓傑爾口水直冒。
 
忍不住拿出蘋果後傑爾又驚奇地發現,這蘋果的皮是金色的!
 
傑爾好奇的觀察了好一會兒,然後伸出舌頭沾了點口水在手指上,往金色的果皮上塗去,又搓又磨的打算把漆洗掉。
 
折磨了半天,這顏色詭異的蘋果不僅沒掉一顆金粉,連皮都還是光滑滑的一點皺紋也沒有。
 
傑爾長這麼大還真沒見過顏色這麼貴氣又這麼耐磨的蘋果,鼻間聞著從圓形剖面冒出的濃郁香氣,傑爾終是忍不住饞的張嘴往蘋果果肉咬了一口。
 
這一咬讓傑爾驚為天人。
 
這香氣、這口感、這甜度、這……這夢幻的韻味讓傑爾覺得就算他死掉變成了骨頭也不會忘記。
 
感動得熱淚盈眶之餘傑爾如獲珍寶的捧著這缺了一角的半顆蘋果,卻很是忍耐的不去咬第二口。
 
換作五年後的傑爾肯定不猶豫地連皮帶籽吃個一乾二淨,但現在的傑爾才被寵了半年,還沒那個膽子在沒得到允許下把布萊爾的東西吃個精光。
 
這小小的一口直接改變了他和賽依連本來就不是很好的關係(自然是朝更壞的方向邁進)與未來幾十年他的長相(嗯……這應該算好吧?)。
 
傑爾一直在看到回辦公室然後發現蘋果缺了一口而對他露出「糟糕了」表情的布萊爾與聞訊而來暴跳如雷差點沒把他給活剝生吞了的賽依連後都還沒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不過是一口蘋果嘛,這個小氣巴拉的騎士領主生什麼小家子氣?——到現在傑爾還是這麼認為,然後把他看起來異常年輕的外表歸功於從那無緣的父母那兒遺傳來的娃娃臉。
 
 
 
 
--------------------------------------

小劇場(1):
 
隔日——
 
布萊爾:「學長,我都聽說了,就算您不喜歡那位小姐,也不需要騙她說您另外認識了家裡比她有錢、腦袋比她聰明、身材比她好、脾氣比她大、頭髮也比她美的美人啊……」
 
賽依連:「
 
 
 
小劇場(2):
 
布萊爾:「學長學長!伊登的蘋果被傑爾咬了一口,他還這麼小,會不會有後遺症?!」
 
賽依連:「大不了變回嬰兒,這也是他自找的。」
 
布萊爾:「+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