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六〈啟海伊洛〉13











 
 
第十三節
 
 
瑪嘉雷特重生的一個月後,熱鬧市集出身的哈沃得終於忍不住和休假中無所事事到處串門子的那迦跑上里西塔樂鎮呼吸新鮮空氣去了;並且取得艾勒梅斯的同意,在他倉庫裡先領些錢出來償債兼花用。
 
當卡普拉小姐將熱騰騰剛領出的現金交到怕太高調所以穿回鐵匠制服的哈沃得手上,哈沃得感動得差點流下男兒淚,錢!他好久沒碰到錢了!
 
懷裡揣著現金,哈沃得一身的活力,好像回到過去錢滾錢的商人生涯。哈沃得讓那迦帶路,兩人一起逛遍里西塔樂鎮的大型百貨公司和商行,滿滿的貨架商品讓哈沃得看得手癢心也癢,直想批回盧恩好好賺它一筆,但一想到現在自己的處境,又只能搥胸扼腕。
 
從清早逛到下午,直到日漸西沉哈沃得才捨得回到研究所內,同行的那迦由於還要去別的地方串門子,半路上就先和哈沃得道別了。
 
 
 
「給你。」哈沃得遞給凱特莉娜一個綠團子。「我和那迦上街買的,說是洛陽的竹葉糕。」
 
凱特莉娜好奇的上下左右看了好幾圈,十分驚奇:「洛陽的呀?」
 
「哼哼。」嚼著淡綠色的糕點,哈沃得不滿地噴氣,「掛羊頭賣狗肉,我看只有竹葉是真的。」
 
「商業手法嘛,你以前不也常在蘋果上掛著天波的牌子來哄抬價錢。」天使波利身上掉的是有比較高級嗎?
 
「哼。」此一時彼一時,掛牌子的是商人哈沃得,他現在是顧客哈沃得,當然不會接受這樣的說法。
 
三兩下吞掉了竹葉糕,哈沃得朝凱特莉娜伸手。「快點,吃完竹葉給我。」
 
「幹嘛?」她才咬了一小口耶。
 
「洛陽的竹葉耶,當然要留著做紀念,說不定能增值。」
 
凱特莉娜瞪著神工匠,「神『金』病!一人一顆,你怎麼不去跟艾勒梅斯要。」
 
「有道理,我現在就去預定。」小心翼翼地收好手上竹葉,哈沃得順移前不忘再次叮嚀凱特莉娜:「吃完記得留給我啊。」
 
 
 
由於艾勒梅斯太難找,哈沃得一進研究所就逮了個闇十字刺客把竹葉糕送去給自己首領;當哈沃得分送完點心又照凱特莉娜說的回頭找到艾勒梅斯的時候,他正吃著。
 
哈沃得很久沒見過艾勒梅斯進食的畫面了,就是還會感到飢餓的生前也很少有這樣的機會;艾勒梅斯不輕易把東西吃下肚,有幸得見的那幾次吃的都是他自己準備的食物或是瑪嘉雷特的作品——現在他倒是想通了為何艾勒梅斯願意嘗試那樣的新潮料理。
 
相較之下賽依連很常大吃大喝,他似乎有吃不完的飯局和酒會,但神奇的是身材絲毫不會走型!
 
在各個方面南轅北轍的兩人卻出乎意料之外的有個共通點——餐桌禮儀相當地好。艾勒梅斯好,不意外,他就連砍怪都有那麼股優雅味,但賽依連也有這樣美德就讓哈沃得驚奇了,該說是不愧出身於世家大族?光靠這點就和一般騎士或騎領不同。
 
 
哈沃得十分誠懇地望著艾勒梅斯:「底下的葉子可以留給我?」
 
「等我吃完。」
 
OK!」
 
艾勒梅斯步調一點也沒被打亂地緩緩吃著,哈沃得卻開始感到無聊,他總不好一直盯著艾勒梅斯看,窮極無聊之下開始自顧自的聊起來了,「艾勒梅斯,你覺得那個藍袍神官怎樣?」
 
艾勒梅斯優雅吃著竹葉糕。
 
「你不覺得他怪怪的嗎?」哈沃得撐著下巴說。
 
艾勒梅斯還是吃著竹葉糕。
 
「為什麼有人能這麼寬宏大量呢?就像明知被賣了還替人家數錢一樣。你說這是不是有陰謀啊?」
 
艾勒梅斯依舊吃著竹葉糕。
 
「我絕對不是因為他害我得賠錢才這麼說,但是身為藍袍者,在研究所裡被陷害被砍傷還能和我們和平共處保守秘密,你不覺得這實在是扯到一個不行……」以德報怨也沒這麼誇張的吧。
 
「哈沃得。」
 
「又?喔,謝啦!」神工匠接過竹葉,小心地在手中攤平。
 
「迪文想回盧恩,你呢?」
 
哈沃得本想打哈哈帶過,但艾勒梅斯的目光澄澈中帶著解剖刀的凌厲,話還梗在喉嚨哈沃得就有被剝皮拆筋連肉帶骨看透透的感覺。無奈地抓抓頭髮,「我家沒人了,回去也沒意思。」
 
艾勒梅斯淡淡應了聲嗯,接受這理由,然後回復一貫的沉默。
 
艾勒梅斯不說話代表他沒事想說,代表其他人沒事就可以走了,哈沃得也真想馬上就離開艾勒梅斯的目光範圍;哈沃得有些害怕他繼續追問,雖然他自己也說不出幹什麼要害怕。
 
也許是自己直到現在還是不願談起那些過去吧。
 
哈沃得突然想大笑,自嘲的那種。
 
不想留在沒有母親的土地上,令人作噁的宅院與親戚、把他當耗子般看待的大娘二娘、辜負了他們母子倆,沒有盡到一天責任的父親……於是,他鼓起勇氣地逃了。
 
小小的孩子離開家需要勇氣,小小的孩子離開故鄉到一個全然陌生的國度獨自生活,需要的則是骨氣。
 
他要靠自己闖出一片天,也只能靠自己闖出一片天。
 
 
往外走了幾步,哈沃得低頭凝視著手中竹葉,然後突然回頭叫住十字刺客,「那時候你的拳刃上……真的沒塗毒嗎?」
 
黑暗隱去十字刺客的身影與表情,哈沃得聽見空氣中傳來:「賽依連讓你問的?」
 
哈沃得嘻嘻低笑,「不是。他太了解你的實力,人生又過得太順利,所以沒想過——有時專家也會陰溝裡翻船;像是當年我周轉不靈,不得不硬著頭皮向你借錢那樣。」
 
「知道我為何肯借你嗎?」
 
哈沃得想了一晌,「因為我膽子大?」
 
「沒錯,和你說話就是這麼愉快。」
 
哈沃得忍不住嘴角直往兩旁上揚。「這話要是讓賽依連聽見,我以後日子可難過了。」
 
他也不是真膽大到敢主動和十字刺客打交道,只是狗急能跳牆,而人被逼急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自從和凱特莉娜、瑪嘉雷特一起跟被賽依連拉來的艾勒梅斯團練幾次後,他發現對方雖然冷淡,但不是傳說中見人就殺的瘋狂殺手。所以當他陷入有生以來最大的危機時,硬著頭皮也去求應該是很有錢的艾勒梅斯借了。
 
商人的信譽,是比生命更重要的東西!
 
哈沃得直到現在都難以忘記當初站在艾勒梅斯面前,從頭皮麻到腳底的壓力和戰慄;這時就特別敬佩賽依連,竟然能纏得艾勒梅斯受不了,答應和他一起出普通的打怪任務。
 
 
於是受到稱讚的哈沃得樂陶陶的走了,直到揣著竹葉回到凱特莉娜旁,哈沃得都還是一臉得意的笑,再次證明艾勒梅斯果然是點滿AGI的迴避高手。
 
 
 
 
春光明媚!
 
雖然現在是秋天,對解決了研三不定時炸彈、了卻多年心願與難得無事一身輕的那迦來說簡直就像春天一樣的讓他心花朵朵開。
 
薇菈的那幾槍和隨之而來瑪嘉雷特的追殺讓他身心俱疲到自動關門躺床休養了將近半個月,開門後又被總是待在薑餅城,難得回來總部的薇兒丹娣逮個正著,於是又被迫加長了將近半個月,直到前幾天才解禁。
 
許多因為太忙而很久沒辦法去的地方他都想重遊過一輪,像是遠在妙勒尼深山裡,賣給他正版武道家制服還順便教他幾招擒拿術以免馬上露餡的老武僧,和美其名在克魔島臥底其實根本是在度假的雙子星成員,還有夢羅克分部裡足不出戶的詩蔻蒂……對了,他還得回去掃之前丟的酒瓶碎片!
 
在里西塔樂鎮上跑了一整天,和哈沃得分道揚鑣後四處亂逛的那迦無意間瞥見遠處高聳的里西塔樂鎮大飯店,於是又想到了一個去處。
 
長期臥底在里西塔樂鎮大飯店裡,在當初設計引誘神官大人注意到研究所時幫了大忙的,擔任櫃檯接待小姐的雪莉!
 
身為資深櫃檯接待小姐,飯店裡來去了哪些大人物、或是大人物接見了那些人、和誰通過電話,雪莉全瞭若指掌,是雙子星相當重要的情報來源之一。
 
看看時間雪莉也差不多該下班了,那迦哼著歌沿著小徑走向雪莉在鎮上租的小套房,打算給她個驚喜。
 
自己真是個善體人意的好長官!那迦老王賣瓜的自誇。
 
走著走著,好長官耳尖的聽見了另一個屬下的聲音。
 
「那迦。」
 
被呼喚的人停下了腳步,很輕,但他認得這個聲音。
 
「那迦……那迦……」聲音一次次地喚著,愈來愈微弱無力。
 
小徑上沒有別人,呼喚聲虛弱的很清晰,那迦幾乎像隻兔子把耳朵豎起來似的找尋源頭。
 
聲音的主人和他很熟,除了某次飲恨沒搶到限量對杯以外那迦從沒聽他這麼虛弱過,聲中更有好不容易搶到卻摔破了似的絕望。
 
「別叫了,大不了我賠你!」那迦有些急躁的踩進路樹旁的草叢裡,聲音正是從這裡傳出來。
 
他彎腰撥開生長茂密的枝葉,草地上靜靜躺著一台錄音機。
 
錄音帶三秒一圈規律的轉著,網狀的擴音器上停了片刻又繼續重覆呼叫。「那迦……」
 
那迦走的很急,撥開草叢的動作很粗魯,於是當他停下動作,錄音機正好在他面前,很近,近得能清楚的聽見聲聲呼喚後那細微的、被刻意消音而幾不可聞的:「……別過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