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六〈啟海伊洛〉12












第十二節
 
 
「您好,我是雷根貝勒新聞社的米契爾,非常感謝您給本社這次訪問的機會。」鞠躬、遞上名片,一襲輕便裝扮,左臂上繡著里西塔樂鎮最大的報社——雷根貝勒新聞社的標誌,年輕的女記者開朗笑著。
 
裝潢簡雅大方又不失氣派的啟‧海伊洛辦公室裡,啟‧海伊洛的獨子齊爾‧海伊洛起身替父親接過名片,「請多多指教……米契爾小姐。」
 
自隨身的帆布袋裡掏出紙筆,調好錄音機,禮貌性的寒暄後女記者興致勃勃地開始提問。舉凡啟海伊洛企業創社的由來與興起過程,到企業涉獵的相關事業,如啟海伊洛學院等,都做了詳盡的採訪記錄。
 
六十分鐘的採訪過程裡,大部分時候是由企業主啟海伊洛親自回答,偶爾其子齊爾海伊洛才做補充說明。
 
待錄音機膠卷走到了尾聲,這場訪談才結束,雙方對結果皆十分滿意。
 
「看來米契爾小姐對本社相當了解,提出的問題十分到位。」啟海伊洛笑得瞇起了眼睛。
 
「您過獎了,身為一名優秀的記者,專訪前的功課一定要充分準備。」闔上筆記本,收回錄音機,女記者帶著笑問起一旁陪襯的齊爾海伊洛:「聽說……前些日子您與齊爾先生有些不愉快,現在看來倒是謠言誤傳了。」
 
對這一私密的提問,啟海伊洛沒擺出一貫的冷漠敷衍姿態,反而侃侃而談,「父子之間難免有些小衝突,齊爾是我的獨子,我對他期望很高,標準自然也嚴厲些。」
 
「聽說火災發生當時,你們父子倆正在毀葛出遊?」女記者目光悄悄在齊爾身上轉了一圈。
 
啟海伊洛笑答:「正是。經過這次的意見不合,我發現自己真的老了,這龐大的企業也是該交給年輕人的時候,趁著這次旅遊,我和齊爾談了許多心事,也正式決定將這位置傳給他,再過幾天我就會向外界宣布這個消息。」
 
「對這次的別墅火災,請問您有何看法?」
 
「真是場災難,」啟海伊洛一臉惋惜,「別墅燒毀是小事,可惜了那片美麗的森林。」
 
「火災的原因至今不明……」米契爾貼在錄音機停止鍵上的手指遲遲沒有按下,未完的膠卷繼續轉著圈。「事發當時別墅裡空無一人,不只您與齊爾先生,就連傭人或守衛都不在,請問是為什麼呢?」
 
「難得想放輕鬆的日子,所有的傭人我都讓他們休假去了,橫豎別墅裡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燒了一幢別墅,啟海伊洛眉頭也不皺一下。
 
「在別墅無人留守的時候鐵森林卻突然起火,這是不是有點巧合呢?」
 
啟海伊洛開懷大笑:「不是巧合,是我的幸運。別墅裡沒人,政府才沒法把責任推到我身上哪,這是對體貼雇員的我最好的回報了。」
 
連番追問讓充作陪客的齊爾有些不悅:「米契爾小姐,當日一早我和父親就抵達毀葛,參觀過不下五個大小設施,就差沒搭船上奧丁神殿。事發當時我和父親正在毀葛廣場旁的樹下烤肉呢,附近的居民都能作證;你說從毀葛升起的火星能飄到爾邁斯瀑雷德點燃大火嗎?」
 
「當然——是不行的吧。所以說海伊洛社長真是洪福齊天,能躲得過這麼大的劫難;齊爾先生也是,年紀輕輕就擔此重任,看來下次見面,就得稱您一聲社長了。」女記者忙不迭陪笑。
 
奉承話走到哪都適用,齊爾臉色稍霽,「不敢當,那麼下次見面時,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女記者樂得掩嘴笑了起來,「哎呀呀,這話可不能讓我上司聽見了,您還是叫我米契爾吧。」
 
「那麼米契爾,接下來你打算回總部?」
 
「噢,這是當然,我得趕緊回去整理今天的訪談呢。」站起身,女記者俯身收整著紙筆與錄音機。
 
「整理完會報告給你的上司嗎?」
 
女記者頭也不抬的答:「這是當然!他很重視貴社,也期待這次的訪談呢。」
 
齊爾十指收攏於胸前,「就算是客套話,也真令人開心。既然這麼關心敝社……就請你幫我約貴長官出來單獨吃個飯,我請客。」
 
女記者收東西的手失了準頭,筆頓時給甩飛出了包外,連忙彎下腰撿回,邊扯出極度禮貌的歉疚性微笑,「長官他……朝九晚五…十!晚十!恐怕……」
 
「我可以配合他的時間。」
 
「您日理萬機,我們小小的報社實在是禁不起這樣的厚愛,您的心意我會轉達給長官,飯局就……」
 
「貴長官不屑與我共餐?」
 
「絕對不是!他……既然您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意思再隱瞞,其實長官他…很怕羞,習慣遠遠地看人,太近會緊張。」女記者壯士斷腕地犧牲了長官的形象。
 
「是嗎……」齊爾看來接受了這樣的說詞。「我也習慣遠遠地看著他,不是因為害羞,是怕嚇著了他。就像樹梢上的小鳥兒,靠得近了就拍拍翅膀飛走了,想再找到他,又得花一番功夫。」
 
齊爾一臉無奈的寵溺,女記者卻打了個寒顫,眼角餘光觀察著啟海伊洛,老人在獨子出格的言論之下沒有反應的高坐原位,沒有異議、沒有反應、沒有……沒有呼吸!
 
「你終於發現了?」齊爾收回友善表情,換上屬於商人的高深莫測。「將近一個小時的訪談……我故意露出的瑕疵竟然能安然過關,讓我有些小失望。」
 
「你……」
 
「你唯一犯的錯就是誤判了我們之間懸殊的實力差距,在我面前所有偽裝都無濟於事。」齊爾平淡的敘述事實。
 
「現在可以幫我約貴長官了嗎?」
 
「休想!」了解到自己早被摸清了底細,女記者不留情面的一口回絕。
 
「真是倔強呢……可惜我的耐心只用在小鳥兒身上。」齊爾的左手……不,現在從左肩延伸出的肢幹已經不能稱作是手了,而是數道上下伸展如翼的利刃。
 
一眨眼的時間,齊爾置於桌上的右手化為數道利刃,翼刃之一不過輕巧地往前一挑,雙膝一痛,女記者——化名米契爾的刑智完全來不及反應,立馬無反擊之力的摔倒在地。
 
臉頰貼著光滑冰冷的磁磚,刑智忍著痛嘗試移動雙腳。幸好,腳筋沒斷關節也還在,但是短時間內肯定無法站著走動,這個齊爾……究竟想做什麼!
 
齊爾站起身,翼刃在空中飛舞,銀光閃閃,似兇蝶飛舞。
 
「傳說古老的洛陽有一種鳥,小小的身軀,為了報仇卻能每天叼著石子試圖填平大海……你不覺得很像嗎,這樣柔弱卻堅強的小鳥兒,和你的長官那迦……」
 
什麼小鳥兒……這個變態!那迦要是聽到這些話,包準會連昨天的宵夜也吐出來!
 
刑智才忍不住腹誹,冰冷觸感便貼上後頸與背脊。
 
「乖乖的,」齊爾放輕了聲音像哄小孩,細究說話內容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在你還有利用價值之前,盡情地呼吸吧。」
 
 
 
 
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沙漠日夜溫差大,旅行與出門上街都該避免於黃昏之後,但是在這天色將黑未黑,餘日將半個天空染得血紅一片之時,卻有一人全身裹著布巾,在夢羅克南門外的野地上踽踽獨行。
 
來人衣袍上沾滿黃沙,腳步虛緩,充滿長途跋涉後終於見到目的地的脫力疲憊。
 
旅者搖搖晃晃地經過一棵沿路上不時可見的椰樹,椰樹落在地上的影子在旅者經過的瞬間暴脹又急速縮回凝成碗公大的一個黑點,緊貼著地面朝旅人急竄而去。
 
眼看旅人就要被這詭異的黑點給吞噬,黑點興奮地登時又漲大了一倍不止,卻在咬上旅人的瞬間被狠狠彈開。
 
鏗地一聲,黑點偷襲失敗並馬上暴露行蹤,它才要逃,就被從天而降的白淨光芒團團圍住,聖歌響起,聽在黑點耳中卻像粗針扎得從腦袋裡疼不欲生。
 
黑點不住痛苦的扭動掙扎並快速地失去氣力,它還很弱小,還只能躲在樹蔭下等著偷襲疲倦的旅客,對這樣一個高等級神職者發出的技能完全沒有抵抗能力;它本該給人類帶來恐懼,此刻卻恐懼死在人類手上。
 
旅人轉過身,淡藍色的眼珠子冷冷看著它,手裡握著法杖,隨時都能補上一記讓這黑暗生物徹底消失。
 
黑點瑟瑟發抖,良久,旅人笑了,本就精緻的臉龐更豔絕如妖花,美麗的淡藍色眼睛裡滿是瘋狂與憎恨。
 
旅者自袍裡伸出鬼魅般的白皙十指,將重傷且驚嚇過度幾欲散形的黑點攏在手心,愛憐的輕輕拍撫然後收進懷裡。「乖,我帶你去找吃的。」
 
負他者,都該付出代價!
 
 


-------------------

 

「啟海伊洛別墅」位於朱諾的「爾邁斯瀑雷德」區域附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