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六〈啟海伊洛〉11













 
 
第十一節
 
 
同一時刻,研究所地下三樓的另一頭,迪文正蹲下身伸手觸摸著斷頭檯底座上冰冷的凹槽。
 
他的脖子就是在這裡被斬斷了與身體的連繫,也斷了他的生命,遭受到同樣命運的,還有賽依連和艾勒梅斯。
 
儘管隨身的武器不知去向,被囚禁多時體力所剩無幾的他們一解除了禁錮,馬上就利用手邊可得的利器,殺出一條血路。研究所害怕他們的能力,於是派出了大量槍手打算將他們遠距離擊斃,卻偏偏留下了他們三個,押到斷頭臺來執行。
 
「那迦說,那女人認為我們殺了太多研究員,生性兇殘,就地擊斃後靈魂一定會鬧得他們研究所不安穩,所以要留到斷頭臺來處決;我慣用的劍不在身邊,光憑一把美工刀根本殺不了多少人,這是誣告!」對於這個指控賽依連非常地不滿。
 
迪文眨眨眼,「醫生拉著我的手一直跑,我一個都沒殺。」
 
賽依連沉默數秒,「這麼說……」
 
迪文微微笑了。
 
會因為艾勒梅斯殺多了研究員而感到愉快的自己,果然已經不能算是人類了。
 
想活著,就會產生恐懼,而恐懼使人懦弱,逃離所有會危害生命的事物。死亡並不可怕,尤其他們曾經生不如死;當不再懼怕受傷、死亡,就是無敵。
 
死後到復活前的那段時間裡,他們的靈魂只是睡著,彷彿所有的一切都已結束,沒有未來,永遠的安眠。
 
空白的十年停滯了他們的時間,也凝固了他們所有的愛與恨;而這一切,包含這十年間以他們的身體、細胞為素材製造出來的實驗體們生前的意識,在復活那一刻全部爆發出來。
 
那怨,太濃;那恨,太深,背負這些意志而重生的他們,無法掙脫……也掙脫不了。因為實驗體們的恨,也是他們的恨;實驗體們的怨,也是他們的怨。他們的肉體已死,精神卻未散;肉體不會感到飢渴,但心靈會,只有血肉,只有生命,可以稍止那無窮的飢,這無盡的渴。
 
 
「被壓在斷頭台上的時候,我一點也沒感覺到是這麼的冷……也不感到害怕,滿腦子只想著『沒有人可以活著離開這裡』、只想著要報仇。你呢?死前的那一刻,你想些什麼?」
 
背對著斷頭台,賽依連豪邁地直接坐在階梯上,對比他年長的迪文,賽依連沒有隱瞞的打算。「我想,『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保護好你們』,尤其是瑪嘉雷特、凱特莉娜、哈沃得,還有伊蕾。」
 
「怎麼都是年紀比你小的?」
 
「艾勒梅斯也比我小啊,小我幾個月哈哈哈哈哈——」
 
再笑下去讓某人聽見只怕要樂極生悲了……於是迪文也跟著笑。
 
「這次瑪嘉雷特出事,他受到的打擊也不小。我只知道他從小就沒了父母,沒想到還有個妹妹,可真會瞞的;也難怪他對瑪嘉雷特這麼好,原來是移情作用。」
 
賽依連說的迪文也認同,「艾勒梅斯呢?」
 
「老樣子,又不曉得跑哪去了。」艾勒梅斯這次的心情之不愉悅可不是他犧牲自己挨個幾刀或中個幾劑毒就可以紓解的,賽依連很有自知之明地離他遠點讓他一個人靜靜,也省得自己白受皮肉痛。
 
 
 
被兩排實驗室區隔出的走廊上,一道人影緩緩獨行。
 
沒人喜歡待在環境雜亂光線陰暗的地方,雙子星和他們為了不引起人類懷疑不得不任由燈管燈座損壞,直接導致研究所二三樓廊道上總是光線昏暗鬼氣瀰漫。
 
闇職業們一如往常三三兩兩幽魂似地走動,他們不懂恐懼、無畏疼痛、絕對聽令於首領,無可挑剔的優秀士兵。
 
不懂恐懼,所以不知歡喜;無畏疼痛,所以無心悲苦;絕對聽令,所以絕無異議,重生於研究所地下三樓的他們也許不是塵世上擁有最強士兵的首領,但絕對是最孤獨的首領。或許,這也是伊美樂的心臟不單單挑他們其中一人復活的原因。
 
從進入研究所的那一刻起,他們的時間就停止了。從此,籠罩著他們的,只有無盡的怨恨,以及不曾結束的黑夜。
 
人說巨人貪婪狡詐粗暴,但把他們從無盡黑夜中拯救出來的,偏偏就是這貪婪狡詐粗暴的巨人之祖。
 
人生哪,就是這麼的充滿矛盾。
 
 
 
當通往六人住處的暗門出現在不遠處,來者的腳步更是遲疑地慢下,猶疑著是否該進入。
 
比起這亂七八糟的人生,眼下的心情才叫矛盾的一蹋糊塗。
 
牙一咬,人影很沒骨氣的朝心中膽怯妥協,一百八十度轉身,踏出了腳步要走,然後定格。
 
原於身後,現在眼前的這位習於無聲無息出沒的同伴沒被她的突然轉身嚇著,一貫波瀾不驚地問:「不進去?」
 
女神官瑪嘉雷特倒是被神出鬼沒的同伴嚇得石化了數秒,然後拍拍胸口,傻笑。
 
「剛剛凱特莉娜和哈沃得好像有事找我,但我記不清自己見過他們沒,好像有又好像沒有……」瑪嘉雷特偏著頭邊想邊繞過艾勒梅斯朝反方向走去。
 
瑪嘉雷特背著艾勒梅斯走了數步,疑惑的小臉上有緊繃後的輕鬆釋然。
 
「莉莉是我的親妹妹。」
 
頓住腳步,淚瞬間潰堤,瑪嘉雷特不敢回頭,更不敢接話。
 
「說忘記是騙人的,如果能這麼輕易的忘記,這裡就不會存在這麼多的幽魂,包括你我、包括二樓的那些孩子。」
 
他相信失控發狂後終會恢復平靜,但不相信如那迦說的那麼雲淡風輕
 
祭司這種生物,不是單純像白紙,讓人惋惜意外沾上的那一點漬;就是深沉如黑墨,讓人注目相對映襯下那一點超凡脫俗的白。
 
瑪嘉雷特無疑是前者,彆腳的演技在艾勒梅斯眼裡只是欲蓋彌彰。一個謊得用更多的謊來圓,於是憋在心裡的秘密愈來愈多,壓力愈來愈大,也就愈來愈容易失控發狂。二樓的孩子太逞強,只能往死胡同裡鑽,他不會眼睜睜看瑪嘉雷特也陷入這惡性循環。
 
「我可不像那迦那麼好騙。」
 
瑪嘉雷特爆出了一聲帶著鼻音的笑。
 
「瑪嘉……」
 
「不要過來!」瑪嘉雷特緊張地大叫。
 
「我……沒臉見你,凱特莉娜也是,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她總是幫我、為我出頭,鼓勵我和她一起來盧恩,我竟然打她……她一定氣炸了!還有賽依連……還有那個藍袍神官……我只是個新手神官,竟然對高我好幾階的藍袍神官動手,我一定是瘋了,他隨便用個亂丟垃圾的理由就能把我從大教堂裡除名!說不定還會連累你們,能當上藍袍神官的不是皇親國戚就是貴族世家,這下完蛋了!他會不會找人來打你們出氣?他什麼名字?是哪個家族的?年紀這麼輕,靠山肯定比妙勒尼還大!嗚——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你會原諒我嗎?凱特莉娜會原諒我嗎?做出了這麼壞的事,我連想也不敢想!」
 
瑪嘉雷特是藏不住話的人,又自覺肯定瞞不過艾勒梅斯,眼下一股腦兒的把內心煩惱都吐了出來。
 
「不管他是哪個家族,都不會帶人來找碴;我們已經處理好了,你不用擔心。」
 
「處理好了?」瑪嘉雷特一臉驚恐。
 
「處理好了,用和平的方式。」
 
「噢,諸神的庇祐——」瑪嘉雷特雙手捧心、如釋重負,連艾勒梅斯悄悄移步到她身側都沒發現。
 
安心後瑪嘉雷特吞了口口水,話在舌上滾了幾滾,還是吶吶問了:「莉莉……很可愛?」
 
「很可愛。」
 
「莉莉……和我很像?」
 
艾勒梅斯沒有即刻回答,他遲疑了數秒,「我記不清了。我十五歲時她就死了,只記得她遺傳了我母親的金色頭髮、碧綠色眼睛。」
 
瑪嘉雷特輕輕地噢了一聲,反射性地摸摸自己頭髮。
 
「第一次見面時,你穿著墨紫色的祭司袍;我的母親,也是祭司。」也許就是如此,他才會不自覺的對瑪嘉雷特特別關心。
 
他像父親,遺傳了家族的紫色眉眼,黑晝與其他長輩不只一次說他和英年早逝的父親是一個模子刻出來;莉莉像母親,金髮綠眼,他毫不懷疑莉莉未來也會像母親一樣穿上紫袍成為祭司,如果她來得及長大。
 
被按在處刑臺上的那刻,仰頭望著牆上的浮雕畫,出現腦中的不是支持他所有決定的管家薩德、不是明明沒有血緣關係仍傾全力照顧他的叔父黑晝、也不是一起成長情同兄弟的現任會長發兌司,而是他的母親。
 
滿天星斗中,再次出現眼前也不一定認得的紫衣女性用溫柔也無情的嗓音說著:『記得,無論發生任何事,都不能閉上你的眼睛;要把那些愛你的害你的……通通刻在腦中,然後——一個一個討回來!』
 
他早記不得母親說這些話時的表情,卻忘不了深埋在平淡字句中的恨意;直到長大成人、遭遇巨變後的現在,他才慢慢能了解,那恨裡該是帶著不甘心。
 
 
「你的母親是?」
 
「我九歲時她就不在了。」
 
「噢——」瑪嘉雷特後悔自己問得太快。
 
「這是秘密,不讓外人知道的。」
 
「賽依連也不知道?」
 
「不知道。」
 
「噢——」瑪嘉雷特雙眼放光。
 
「那些事,你就裝作全記不得了,我會幫你保密;莉莉和我母親的事,你也要幫我保密。」
 
瑪嘉雷特忙不迭點頭。
 
「記得,有不順心一定要說出來,找誰都行。」憋著不說,難保不會再出狀況。
 
「我知道。」瑪嘉雷特眼裡又泛出了淚,這回是因為感動。「我不會再給你們添麻煩,再有第二次,只怕哈沃得也想劈我了。」
 
說著瑪嘉雷特自己也笑了起來。
 
不會有第二次了,沒人比她更了解自己,令人發狂的不是單戀,而是絕望。絕望自己這麼多年來都是自作多情,絕望喪失了生者一切權力的自己還要失去身邊僅剩的小小幸福。
 
當不成情人,至少現在自己還能當艾勒梅斯的親人;或許這結果更好,濃烈的愛情會褪色,還有什麼比親情更難以代替的呢?上天在關上窗之後開了門,門外是自由與更寬廣的天地,她該滿足了。
 
 
 
 
瑪嘉雷特重生回歸,在艾勒梅斯的信心鼓勵與背後支援下快速地回復正常,其他人放下心中大石,欣喜研究所終於恢復往日的平靜。
 
雷斯堤爾順利回到工作崗位,除了大教堂裡流竄的某些八卦讓他有些困擾外一切如常,修道院與巴風特方面沒有再捎來任何消息,但這並沒有讓他掉以輕心。期間他也趁出差古城時偷了空,經由那迦友情提供的疾影暗翼總部傳點到研究所兩次。第一次被恢復正常的瑪嘉雷特楚楚可憐地纏住道歉了將近半小時,他好說歹說的才讓女神官相信他不會挾怨報復;第二次在迪文的幫忙下見著了艾勒梅斯,但自我介紹時差點說溜嘴自己是修道院出身,還好他急中生智地以「我是雷斯堤爾˙沃……我很感謝你的救命之恩!」來帶過。
 
大教堂臨時召開的高層會議裡除了告知生體試驗研究所與研三王的存在、集思研擬如何應對之外,還正式宣布收回多年前因應特殊事態而臨時釋出的聖堂神官代理職位,該位神官無異議的交出授權,當天就離開大教堂,從此不知所蹤。
 
布萊恩與傑爾兄弟倆重修舊好,在布萊恩的帶領下漸漸熟悉公會,有舊識賽特和馮、瑪姬的幫忙,很快就與其它會員打成一片——咳,除了流冀之外。
 
海殿在疾影暗翼的支援下順利地撐過這次城戰,但隔壁城的公會O.B.A就沒這麼幸運了,皇璽在久攻不下海殿後目標轉向O.B.A,原以為海殿被滅了才輪得到自家的O.B.A被殺得措手不及,奮戰到最後關頭還是不敵皇璽的人海攻勢而失了城。
 
至此皇璽在中央的城數高達三座,震驚四方,連遠在艾爾帕蘭的露依納也派人來探聽情報。皇璽利用這三座城為號召,大肆招收新血,聲勢如日中天;逃過一劫的海殿也因禍得福地吸收了被破城而心有不甘的O.B.A會員與不滿皇璽作風的各路英雄豪傑,工會規模不可同日而語。
 
功成身退的疾影暗翼回歸低調,並接下海殿會長狄亞茲的委託,開始暗中調查皇璽的動向、合作對象以及內部資訊。
 
 
一日復一日,眾人或忙著拓展版圖、或試圖站穩腳步、或享受這難得的寧靜;一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了,遠方蓄積已久的雲層也悄然成形,準備在和平已久的塵世土地上降下腥風血雨。
 
 
 
------------------------
 
工會領地地圖名稱:
 
斐揚:青林湖泊
吉分:怖立特離亞
艾爾帕蘭:露依納
普隆德拉:巴基力雷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