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六〈啟海伊洛〉10










 
 
第十節
 
 
意外被狄奧斯潑了一身水,渾身溼淋淋地離開中央公會城後,隔天傑爾自己一個人來大教堂找雷斯堤爾。
 
才走進大教堂傑爾就發現氣氛不對,原本懶懶散散又愛到處閒晃串門子聊八卦的服事們現在一個個戰戰兢兢的守在門口和座位上,表情可認真的。
 
傑爾走向其中一個他認識的女服事,小聲詢問:「怎麼了?看你們緊張的。」教堂裡來來往往的信徒們看起來和以往沒有兩樣啊。
 
「主教和聖堂神官全員到齊,怎麼能不緊張,我來大教堂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大的場面。」女服事壓低了聲音回話,深怕被發現似的。
 
這等於將全大教堂最有權勢的人都集合起來了!傑爾咋舌,「出了什麼事這麼大陣仗?」
 
女服事四下張望了會兒,然後把傑爾拉到一旁。「我告訴你,你可不要傳出去哦。聽說又有強大魔物出現了,所以教堂臨時召集聖堂大人們開會討論怎麼因應,然後……要順便廢掉某位大人的聖堂神官職位!」
 
傑爾瞠大了眼。
 
「放心啦,不是沃爾大人,是另一個。」
 
傑爾大大鬆了口氣,問:「為什麼會被廢掉?」
 
「好像是因為……那位大人原本就不是正式的聖堂神官,只是代理的而已,所以趁今天全員到齊開會時宣布收回這個職位。」
 
「聽說是因為原本那個位子的聖堂神官大人不見了,所以後來才找了現在這個大人來暫時代替。」另一個消息靈通的服事說。
 
「失蹤啊?」
 
女服事點點頭,「聽說好像是在吉芬和古城附近……所以大教堂一直不敢公開。因為過了很久都沒有消息,大教堂想說那位大人應該已經……那個了,所以決定正式收回這個職位。」
 
「都當到聖堂神官了還會不見?!」
 
「就是這樣才不敢說啊!」
 
既然是被封鎖的消息,可能連布萊恩他們也不知道,好奇之餘傑爾順便幫布萊恩蒐集情報。「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嗎?說來聽聽。」
 
「這麼好奇做什麼!」罵歸罵,女服事還是八卦的很,「我偷聽來的,你可別說出去啊,聽說那位大人的名字是……什麼夜來著?」
 
另一個女服事接腔:「光夜流冀!」
 
大腦還來不及思考,傑爾的嘴就自動冒出了個單字,惹得服事們驚叫連連。
 
「呀——你罵髒話!」
 
 
 
 
「哈—嚏——」
 
「哦,前輩有人在背後說你壞話喔。」聽見噴嚏聲艾貝西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句。
 
流冀沒好氣的回:「有空說話不如趕快把東西收一收,還要趕回普隆德拉開會呢。」
 
還好有艾貝西幫忙,傳送法陣才能順利在集合前完成;雖然布萊恩說趕不上也無所謂,但他身為公會第一神官,這麼重要的作戰會議不去不行。
 
「賽特哥和馮哥不是早就帶人去支援了嗎,為什麼還要我們去啊?出動副會長去幫他們的忙已經很夠意思了,現在還得寸進尺越要越多……」邊幫流冀做傳送之陣的收尾動作艾貝西邊抱怨。
 
疾影暗翼有兩名副會長,一個是艾斯,另一個就是賽特。賽特和馮是布萊爾的部屬,當年和布萊爾一起失蹤,後來也和布萊恩一起逃出研究所。
 
「得寸進尺的是他們的敵對公會,皇璽。」
 
「好囂張的名字!」
 
「皇璽是最近幾年改的名字,原本的工會名字普通,名氣也不響亮,標準的聽過就忘;但是改名後開始突然快速地擴張,行時風格也愈來愈高調,據說是皇璽會長拉攏到貴族支持的關係。」
 
「貴族私下支持特定公會不是新鮮事,但是把大家秘而不宣的事搞得這麼高調……這個會長有病啊?」也太有恃無恐了,他背後的貴族是什麼來頭能讓他這麼胡搞瞎搞?
 
「皇璽已經在中央佔了兩個城,為了搶海殿這第三座城,連放枯枝這麼缺德又犯法的事都做得出來了,想也知道會長人品不怎麼樣。」收妥了道具,流冀拍拍長袍準備收工。
 
「海殿在我們的幫助下撐過了好幾次城戰,對方應該也不耐煩了,不是轉移目標就是使出更陰險的招數,接下來的作戰會議很重要,布萊恩也決定要親自上陣,我們可不能缺席。」
 
「了解!」聽見老大要親自出馬,艾貝西整個人精神都來了。
 
 
 
 
相較於這廂的精神抖擻,研究所地下三樓內卻是依舊死氣沉沉。沒有瑪嘉雷特的研究所裡,好像少了什麼又好像什麼都沒改變。
 
凱特莉娜站在水池邊,望著裡頭層層疊疊的冰牆,「好無聊喔,瑪嘉雷特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一揮手,不間斷的水球碰碰碰碰地砸得冰塊漫天飛舞。等冰牆全部被打碎,凱特莉娜又重新做出了一堆疊在一起像座小山的冰牆,再以水球術打碎。
 
來來回回數十次,這樣無聊的行為一直到路過的哈沃得被亂飛的冰塊砸中腦袋後才停止。
 
 
接收到哈沃得四射的恨意,理虧的凱特莉娜小聲說:「因為我很無聊。」
 
「無聊就可以拿冰塊砸我?」
 
凱特莉娜噘起嘴。「是冰塊自己砸的,不關我的事。」
 
「你可以做點有益別人身心健康的事嗎?而不是整天在這邊……流彈四射。」然後害他中標。
 
「好無聊喔。小哈,瑪嘉雷特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那迦不是說過幾天嗎。」
 
「已經好幾天了。」
 
「好幾天也只能等啊,那迦也說他不確定。」
 
看凱特莉娜又是消沉的表情,哈沃得想著該怎麼讓她HIGH一點。「想點開心的事嘛,比如說,以後想買什麼東西可以自己去,不用再拜託那迦啦。」
 
「我們的倉庫早就被凍結了,沒錢,買空氣啊?欠那迦的都還沒還呢。」被懷疑叛國失蹤之後他們的倉庫就被凍結帳戶了,之前買東西的錢還是那迦先墊的呢。
 
「現在已經可以證明我們沒叛國了,倉庫可以叫那迦他們找人幫我們解凍啊,再不然也可以先跟艾勒梅斯借,他倉庫很多,凍不完的。」
 
「你怎麼知道他倉庫很多?一個人只能申請一個吧。」她和瑪嘉雷特不是盧恩本地人,當初申請的時候還花了好一番功夫呢。
 
「艾勒梅斯又不是普通人。之前打到寶,我賣完要分錢的時候,艾勒梅斯說他不收現金,給我帳號叫我直接匯進去。」
 
「這麼豪邁!那是空倉庫嗎?」
 
哈沃得伸出食指搖了搖,「現金千萬,雜物若干。」
 
「有上千萬現金的帳號就這樣隨便給人……有沒有這麼誇張啊!這樣聽起來艾勒梅斯一點也不窮嘛!」凱特莉娜語氣隱隱帶著不滿——雖然不知道她在不滿什麼。
 
「我從來不覺得他窮過。」
 
「不窮那他幹嘛當刺客?」刺客不都是缺錢的人去當的?
 
「喔喔——」哈沃得發出了怪聲,「這個我知道,我有問過他。」
 
「你怎麼有膽子問?」她以為只有賽依連會做這種事。
 
「嘴巴一個不小心,就問出口了……」一切都是意外!但也因為這樣讓他發現艾勒梅斯其實沒他想像中的可怕,當然這是已經認識很久之後的事了。
 
「艾勒梅斯說,他要繼承父業。有次我又問他,你家是不是很有錢?他想了很久才說,應該是。後來我跟賽依連講到這件事,賽依連說……我被艾勒梅斯騙了,他家不是很有錢,是超——級有錢!」
 
「…………」
 
「所以錢的問題不用擔心,等瑪嘉雷特回來,別說逛街買東西,連盧恩都可以回去了。」他的中央大街啊!
 
「我才不敢回去。」凱特莉娜又嘟嘴。
 
「為什麼不敢?怕被發現?」
 
瞪了哈沃得一眼,「我怕連城都進不去!你忘了城裡有結界,普通魔物進不去嗎。」
 
哈沃得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那應該對我們沒用吧,怎麼說我們都是首領級的了。」而且他們現在也還挺像人類的。
 
「吉芬城的結界……我可不敢掉以輕心,就算能進城,我身上的魔力流動也瞞不過高手,一定很快就會被識破不是普通人,我最怕的就是法師的念屬性攻擊,這風險太大了,我才不幹。」
 
她的導師是吉芬塔的凱隆大魔導,大魔導帶她觀察過許多古結界,這些古結界經過數百年還能屹立不搖,共通點是結構埋設的非常好,加上後代繼承者不斷地培養人才來維護和擴張結界的效能。這些結界結構錯綜複雜,沒有人在旁提點,絕對看不出所以然,並且……結界內隱含的古老力量,不是外人能想像的,那是古老的守護者們,犧牲了許多時間、金錢、甚至是生命才換來的保護。
 
想到一直以來保護自己安好的結界,現在卻很可能將自己拒於門外,凱特莉娜就難過得寧可不要回去。
 
 


--------------------------------------------


感謝友人友情贊助ID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