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503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六〈啟海伊洛〉09









 
第九節
 
 
正式銷假上班後的第一天,看著對羅非斯坦視而不見失魂落魄走出辦公室的畢夏普和坐在桌前對茶水點心視而不見彷彿正被擱在鍋上煎的羅非斯坦,雷斯堤爾一臉疑惑。
 
「……發生什麼事了?」昨天傍晚不是還好好的?
 
支吾了半天,羅非斯坦終於下定決心,以前所未有的嚴肅認真語氣開口。「我第一次慶幸你沒聽我的話多玩個幾天再回來……昨天你走了之後,凱芙琳一個人來找我。」
 
「凱隆家的凱芙琳!?」雷斯堤爾可驚訝的。
 
凱隆家的凱芙琳,凱隆大魔導的寶貝孫女!由於自家師父和凱隆大魔導有些私交,雷斯堤爾在還沒當上聖堂神官行動受限前經常到吉芬去串門子,順便交流交流,對於凱芙琳這眾人捧在手心的小公主一點也不陌生。
 
「吉芬塔為了一年後的魔法競技大賽派人到中央來商議相關事項,凱芙琳也跟來了。但是……」羅非斯坦的表情有些扭曲。
 
回憶開始:
 
精心打扮過的凱芙琳才進門,眼尾彎彎嘴角翹翹還來不及叫人,羅非斯坦呆了三秒一口氣沒忍住就吼了:「你一個人來幹嘛?」
 
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把邀請函放在桌上,萬分委屈地含著淚跑了……
 
回憶結束。
 
 
「第一句就……」雷斯堤爾目瞪口呆。
 
雷斯堤爾知道羅非斯坦是擔心她千金小姐人生地不熟的獨自跑來會遇到危險,但這話聽在耳裡可是非常傷人,她不過是個嬌滴滴的小女孩,說不準火箭術都還沒學滿呢!
 
這下吉芬那頭肯定氣得跳腳了……凱隆大魔導的怒火可不是那麼簡單能消息的啊……
 
「噢噢噢——」羅非斯坦抓亂了頭髮,「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還有,她還跟畢夏普說她是我未婚妻!未婚妻耶!我的媽咪呀!當年、我都忘了是多少年以前了,她說要嫁給我的時候牙都還沒長齊呢,誰都不會把這話當真的吧!我當然就答應啦,一個牙還沒長齊的小丫頭,誰都不忍心拒絕她的吧!凱隆老太婆也不可能答應我當她孫女婿!現在她卻大剌剌的說是我未婚妻!這個小惡魔!媽咪呀——」羅非斯坦難過得抱著頭在沙發上亂滾。
 
看著邊摧殘自家沙發邊喊媽咪救我的前輩,雷斯堤爾除了忍笑還是忍笑。
 
「你還有心情笑!這件事和你也脫不了干係,還不快幫我想辦法!」
 
「這哪和我有關係?」燙手山竽從天而降,雷斯堤爾連忙丟開。
 
「她說要嫁給我的時候,伊法也在場。」羅非斯坦怨氣十足地開口:「還起鬨說:『妹妹你眼光真好!』」
 
雷斯堤爾繼續拼命忍笑。
 
「父債子償!快幫我想辦法!」
 
「我沒未婚妻也不是女生,哪知道怎麼辦。」
 
「打擾了——」綁著辮子的女孩輕敲門板後開門走進,朝房內的兩位聖堂神官鞠躬。「歡迎回來,沃爾大人!您玩得還愉快嗎?」
 
「非常愉快!聽說我請假這段時間美娜你依舊每天上圖書館自習?」美娜是他另一個學生,勤奮好學乖巧聽話,很得人疼。
 
「是的,自習和每日的祈禱一樣不可荒廢。」
 
「畢夏普真應該多多向你學習……啊。」雷斯堤爾被偷偷踩了一腳,羅非斯坦的手縮在桌下悄悄向美娜的方向指了指。
 
「呃、那個美娜……」
 
「是?」
 
「我有個問題…想請問你的意見,以女性的觀點。」
 
「大人請說。」
 
雷斯堤爾實在不曉得怎麼開口,但迫於羅非斯坦給的壓力還是得硬著頭皮上場。「如果…假使……」
 
「是?」美娜眨眨眼睛,今天的大人好似和平時不太一樣?
 
羅非斯坦又踩了一腳。
 
「身為女性你對與相識不久的男性有口頭婚約甚至交換戒指這件事有什麼看法?」
 
一口氣說完後,發現美娜陷入目瞪口呆狀態的雷斯堤爾急忙補充:「我是幫我朋友問的。」
 
眼珠子轉了轉,美娜想了一會兒後,還有些驚魂未定地回答。「如果是您的話……」
 
「不是,是我朋友!」雷斯堤爾鄭重否認。
 
「哦,當然,我的意思是,如果是大人您『的朋友』的話……她應該是因為仰慕大人您『朋友』的風采和成就……您『的朋友』應該也是聖堂神官吧?」
 
「是……呃不,只是神官。」那時前輩還只是神官。
 
「哦——那肯定就是如此。」美娜露出了充分會意的燦爛微笑。
 
 
提供寶貴的女性意見後美娜曖昧地笑著退場,留下裝得一臉旁觀者神色的羅非斯坦和忐忑不安的雷斯堤爾。
 
「她真的……了解了嗎?」雷斯堤爾總覺得好像有哪裡搞錯了。
 
 
 
正式銷假上班後的第一天,雖然早上有些小混亂,但接著還是一如往常的平安結束了。
 
然而翌日,在自己休息室裡醒來的雷斯堤爾不像過去習慣的立刻起床梳洗,而是坐在床上,神色凝重。
 
昨晚睡得不太好,明明是習慣的床褥雷斯堤爾卻翻來覆去不安穩,但真正困擾雷斯堤爾的,是右眼傳來的陣陣疼痛。痛覺不只在眼球上,連右腦袋裡也偏頭痛似的隱隱約約地疼。
 
剛從研究所回來的他不免懷疑這突如其來、右眼時輕時重的鈍痛是不是研究所之旅的後遺症,但他傷的是左手臂,不是右眼睛呀;昨天在妙勒尼山腳下的小屋裡明明就睡得很好,身體也沒異樣,怎麼回到大教堂裡才出狀況?
 
幸好不是很劇烈的疼痛,坐了一會兒雷斯堤爾還是下床準備上班,他樂觀地想或許待會就正常了。
 
梳洗後穿上衣物,將昨晚送來的新長袍挽在手上,雷斯堤爾按著眼打開房門,剛好碰上因昨天失魂落魄自覺表現不佳而今天提早上班的畢夏普。
 
「大人早安。」畢夏普彎下腰朝雷斯堤爾行禮,再起身看見雷斯堤爾時很明顯地愣了一下。
 
雷斯堤爾自然發現了。「怎麼?」
 
「沒、沒事。」畢夏普說完轉過身去東弄弄西翻翻地讓自己很忙。
 
剛梳洗過的雷斯堤爾很確定自己臉上除了因昨晚沒睡好的些微蒼白之外沒被塗鴉或什麼的,為何畢夏普會在看見自己時愣那麼一大下?
 
雷斯堤爾一直到套上新外袍再次整理衣著時才發現原因,十字刺客艾勒梅斯前幾天給他保平安的戒指他很老套的拿了條細繩子串著就戴在脖子上,剛才一個沒注意讓它落在外頭,肯定是讓畢夏普看見了。
 
「不過是個戒指,有這麼驚訝嗎……」雷斯堤爾難以理解。
 
 
俗話說:當局者迷。雷斯堤爾若是預想得到他這兩天的反常舉動,將在大教堂的八卦圈裡造成讓他更難以理解的超大迴響時,恐怕就無法再說得這麼雲淡風輕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