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六〈啟海伊洛〉08









 
 
第八節
 
 
隔日,天色微亮布萊恩就醒了,現在的他不怎麼需要睡眠,這幾天的疲累加上昨晚和傑爾促膝長談至深夜,才讓他難得的睡久了一些。
 
一旁傑爾還沉沉睡著,極度放鬆的睡顏讓布萊恩想起以前剛帶傑爾回家的那陣子,為了弭平傑爾對陌生環境的害怕,他經常拿故事書邊念邊陪著傑爾入睡。
剛開始傑爾總是全身緊繃,更時常半夜驚醒,然後在他的安撫之下再次入睡;他總會默默的看著傑爾,想著這孩子以前到底過的是怎樣的生活,想著該怎麼讓這孩子相信他會照顧他直到他長大成人且不再需要他為止。
 
布萊恩靜靜躺著,直到天色已亮才小心翼翼不吵醒傑爾的起身。
 
 
 
梳洗後下樓倒水的布萊恩在廚房裡聽見門口傳來許久不曾響起的門鈴聲。
 
圍牆外,穿著粗布衣褲的小男孩提著花藍。
 
「先生買花嗎?」
 
「找我有事嗎,那邪。」
 
「和你說話真是爽快。」小男孩將花藍掩在嘴邊笑,「有件事想問你,可以進屋談嗎?」
 
布萊恩環顧四周,確認沒有異樣後才側身讓小男孩進屋。
 
 
 
「我想來想去,這件事還是問你最恰當。」接過紅茶,那邪聞了一口,「好香!不愧是爵士用的高級貨。」
 
「你想知道什麼?」竟然親自出馬跑來伊斯魯得島,布萊恩可沒見那邪這麼熱心過。
 
「伊斯魯得島身為普隆德拉的衛星都市,掌控了從商城到首都之間的水運命脈,整座島大大小小的事務都得經由你父親貝特爵士決策;如果當年沒發生那件事,現在整座伊斯魯得島都是你的。」
 
客套之後,那邪直問:「我想知道,三十幾年前海底洞窟的那場意外,你們貝特家掌握了多少情報?」
 
刺客公會保密到家,聖卡畢利那固若金湯,與其兩面受挫,那邪決定從手邊已知的線索——柏伊亞嵐之淚下手。
 
「跋爾力礦業?」
 
「是的。」
 
布萊恩想了一會兒,反問:「你知道的是哪一個版本?詛咒之石?」
 
「除了詛咒之石,還有其它說法?」這就奇了。
 
「對受害者家屬或許是詛咒之石,但對伊斯魯得島的漁民來說,帶來詛咒的反而是跋爾力礦業。」
 
布萊恩解釋:「三十幾年前的海洞,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以前的海洞……就算是位於淺海的海三,除了人魚士兵以外的生物都相當溫馴,極少主動攻擊人類,但是在跋爾力取得寶石之後,一切都變了。
 
「根據我父親的調查,在跋爾力取得寶石後幾天,漁民們就發現海中生物行為異常,原本溫馴的人魚開始對人類怒目相向,就連庫克雷也躲得不見蹤影。接著,就發生了那件慘劇。
 
「連耆老也不曾聽說過的深海魔物蜂擁而上,殺光了海四所有的人類,所有海洞裡原本溫和的生物們也群體攻擊還在海一海二的漁民與冒險者,海三就更不用說了,人魚族從那之後就沒給我們好臉色看;整整半年,整個伊斯魯得島沒有一艘船敢出海。一直到數年之後,海一海二才逐漸恢復以往的平靜。」
 
「這一切都是跋爾力礦業惹的禍,他們拿了不屬於人類的東西,卻害得所有伊斯魯得島的居民們連帶受累。」
 
那邪一直仔細聽著,不敢打岔,但這句話讓他不得不開口問:「『不屬於人類的東西』?」
 
「精度逼近百分之百的魔力礦石……你認為人類有資格擁有這樣的神物嗎?我不認為取得過程是他們對外說的『在海底深處自然發現』,看看海民的反應……那是報復;就像雷根貝勒宣稱成功研發出新的生命體,卻絕口不提材料來自活人身上。」
 
「那麼『柏伊亞嵐之淚』的下落呢?你認為真有可能憑空消失嗎?」這事愈來愈離奇了!
 
「原本我不信,但去過里西塔樂鎮之後……還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布萊恩反問。
 
 
 
喝完了茶、問完了話,那邪起身就要告辭。身為主人布萊恩很自然的到門邊送客,那邪卻阻止了他。
 
「自己人就不用送了,祝你們愉快。」那邪拎著花籃,目光瞥了瞥布萊恩身後,神秘一笑後就自行開了門離開。
 
還是一樣神神祕秘的。布萊恩關上門,回頭就看見傑爾坐在通往二樓的階梯上。
 
「他是誰?」傑爾咬著麵包問。
 
「雙子星的重要幹部,來問我三十幾年前的事。」
 
「那麼久你還記得?」
 
「布萊爾記得我就記得。」
 
這倒提醒了傑爾一件事。「我也有個以前的事要問你,之前我脖子上的那個墜子,你還記得是誰給我的嗎?我只記得是很小的時候別人送的。」
 
布萊恩看著傑爾脖子上空蕩蕩的鍊子,「記得,不過我沒見過那個人。我當時忙著處理學長失蹤的事,好陣子沒回來伊斯魯得島,墜子的事還是你後來告訴我的。……好像是個旅行者,和你聊過天後覺得你和他很有緣,所以離開之前送了這個給你。」
 
傑爾稍稍有了一點印象。「我也記得是個旅行者,而且年紀不大。」
 
「怎麼突然問起這個?墜子有問題?」
 
「沒,墜子沒問題。之前剛好和雷斯堤爾聊到,我又記不清楚,所以想問你看看。」兩三口吃完了麵包,傑爾撥掉了嘴邊碎屑,「我等等要去一趟警備隊,你要一起嗎?」去釘得他們滿頭包!
 
「我現在的身分不適合,你去就好。……過幾天我會去支援賽特和馮的任務,就不回來了。」
 
布萊爾早十年前就死了,現在他是布萊恩,疾影暗翼的會長,必須行事低調、神出鬼沒;儘管本質上是同一人,身分終究不同了。昨晚的長談裡他就向傑爾坦白,他是沒法回到大宅裡生活了。
 
自從研究所裡大和解後傑爾的態度就軟化許多,聽完布萊恩的解釋,他也沒生氣,就默默的接受。
 
有些失望,但也沒辦法的事,大宅是太招搖了,傑爾有時也會站在門口看著高聳的建築和寬廣庭園,想著:我家真大!大得,更顯得一個人的寂寞;大得,讓他更容易回想起過去的熱鬧;大得,讓他既想回又想逃。
 
了解其中的苦衷,傑爾可以容許布萊恩不回來住,但不能允許他又這樣丟下自己,於是他下了但書:不回來住可以,你要讓我找得著你,乾脆我進你們工會好了。
 
天大的秘密他都知道了,他就不信布萊恩還有藉口攔他。
 
 
「什麼任務?」難怪瑪姐跟著他在研三到處走都不見馮哥出來阻止,原來是抽不開身。
 
「支援同盟的攻城戰。」疾影暗翼不打城,但會視交情厚薄出借人手幫忙守、攻城。
 
傑爾不加入公會,公會戰什麼的一向與他無緣,但出於對公會事務的好奇還是問:「哪座城?」
 
「中央,巴基力雷恩。對手是中央城第一大公會『皇璽』,我們支援的公會會長你也認識,以前隔壁隊的狄亞茲。他離開騎士團後自己組了工會『海殿』,加上他又養了一隻狄奧斯,所以現在被人稱呼為『海王』。」
 
傑爾一臉不相信。「狄奧斯?」什麼時候狄奧斯也能養了他怎麼不知道?
 
「晚點我會先過去和他開個會,要跟嗎?但我無法保證能不能看到狄奧斯。」既然答應了讓傑爾入會,就得讓他慢慢熟悉公會的運作、成員、和同盟。
 
傑爾很有興趣,「有去有機會,我去!」
 
 
 
一等傑爾從警備隊回來,兩人就出發前往普隆德拉。
 
面談是早就敲定的行程,於是布萊恩才帶著傑爾走進公會城,接到通知的狄亞茲馬上出來迎接。
 
「歡迎歡迎,真是好久不見了!」將兩人迎進會長專用的貴賓會客室,狄亞茲一坐下就是大大的嘆氣,「這幾次城戰多虧有你們幫忙,讓我們受傷的成員有時間休養,對手太卑鄙了我們實在招架不住。」
 
「拿了錢當然得發揮本事。」疾影暗翼和海殿的同盟關係是檯面下的私交,形式上他們是海殿請的傭兵,收錢辦事天公地道,誰也說不了閒話。
 
「說這什麼見外話!誰不曉得你們可是有錢也請不到,要不是你看在同鄉的分上賣面子給我,我們撐不撐得到今天還不知道呢。」彼此同鄉又都是老同事、老朋友了,狄亞茲說起話來很是坦率。
 
「我不在的這些日子裡,你也看在同鄉的分上給了傑爾很大的方便啊。」
 
狄亞茲早在他失蹤前就離開騎士團自組工會了,在他失蹤、傑爾離開騎士團之後,小有成就的狄亞茲其實暗中給過初出社會的傑爾不少幫忙,只是傑爾一直沒有察覺。
 
「啊?」傑爾吃驚。有這回事?
 
「啊!」狄亞茲吃驚。他怎麼知道有這回事?
 
驚訝後狄亞茲豪爽地拍拍布萊恩肩膀,感嘆:「真是……你這傢伙也太不簡單了吧!」
 
 
接下來兩人就著即將來到的工會城戰做了一些討論,從人力部屬、戰力分配到是否需要因應敵方愈來愈陰險的戰術而增加人手都做了規劃。
 
因為對兩方工會都不太熟悉的緣故傑爾很少搭話,一直到討論暫告一段落後他才——
 
「聽說你養了一隻狄奧斯。」傑爾興致勃勃。
 
「連你都聽說啦,真是~狄狄很乖的,什麼都吃,就是不吃人!你們要不要看看他?」狄亞茲笑得合不攏嘴,相當得意。
 
這提議正中傑爾下懷,很快的三人就從會客室轉移陣地到了狄亞茲專為狄奧斯打造的海水池。
 
 
「狄狄,有客人來嚕——」一進門狄亞茲似乎就迴光返照……不,是返老還童的興奮叫著愛寵名字。
 
隨著狄亞茲的喊叫,平靜的水面上泛起漣漪,水裡先是冒出一顆眼珠子,接著是一片水淋淋的綠色扁片,然後是水滴型的身體。
 
半浮在水面上,狄奧斯突出的單眼快樂的搖擺著,狄亞茲也熱情的跑到池畔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回應。
 
抱得一身濕淋淋後狄亞茲才轉頭招呼看傻了眼的傑爾和布萊恩。「這就是我家狄狄!」
 
「你還真的在家裡養了一頭狄奧斯……」傑爾一開始還懷疑是不是魚目混珠的把普通寵物取名狄奧斯而已,但眼前這個,確實是傳說中海五的水球之王狄奧斯!
 
「那當然,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狄奧斯!我親眼看過他為了保護我用水球把香腸嘴人魚士兵打飛!看看這個房間,這是我專門為他設計的,帶他離開大海的時候我發過誓,我可以只睡一張小木板床,但一定要給狄狄一個大池塘!」狄亞茲邊不害臊的大聲告白邊在狄奧斯身上啾啾亂親,狄奧斯也害羞的全身扭動。
 
「海五的……狄奧斯?」狄亞茲誇張的舉動連布萊恩也愣住了,但想起了某事的他馬上回神。「你可以和他對話嗎?」
 
「我也很想和他對話,但是狄狄只會發出噴水泡泡的噗嚕噗嚕還有吃東西時的嘶嚕嘶嚕或是喀茲喀茲聲;我和他之間的溝通靠的是感覺,我能感受狄狄他喜不喜歡今天的午餐、喜不喜歡這個水池、喜不喜歡我這個人。雖然無法親口對話有點遺憾,但能這樣心靈相通我就很滿足了。」
 
狄亞茲說這些話的同時,狄奧斯彷彿聽得懂似的用濕淋淋的皮膚在狄亞茲的手背上輕輕蹭著。
 
「我有些話想問他,你可以幫我判斷他的感受如何嗎?」
 
「應該是可以,你想對狄狄說什麼?」養狄奧斯已經夠怪了,有話想問狄奧斯不是更怪?狄亞茲等著聽他想問什麼。
 
布萊恩嚴肅正經地望著狄奧斯晃動的單眼,說道:「對於人類闖進海洞拿走魔力寶石的行為,你們海民……」
 
「噗————」話都還沒聽完狄奧斯就暴起發難,噴了布萊恩一身水。
 
「狄狄!」狄亞茲急忙阻止狄奧斯吸水繼續往布萊恩身上噴。
 
儘管被主人抱在懷裡狄奧斯仍然死命掙動,一時間浪花與水球齊飛,砸得連狄亞茲也叫痛;狄奧斯頭上長滿兩排利牙的口器憤怒的猛烈開合,既像破口怒罵又像是想衝上前狠咬。
 
眼見一向溫馴的狄奧斯突然攻擊且兇性一發不可收拾,這讓拖著傻眼的傑爾直往後退的布萊恩更確定了柏伊亞嵐之淚是海民之物的推測。
 
只是,雙子星裡一向神秘的那邪為何會突然問起這件事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