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六〈啟海伊洛〉05











 
 
 
第五節
 
 
塗好果醬的餅乾拿在手上,雷斯堤爾遲遲沒有吃掉的意思,羅非斯坦唉地嘆了一聲,捏了餅乾就往他嘴邊遞。
 
「別跟自己的胃過不去,趕快吃一吃才有力氣去問個清楚。對了,你穿這樣是……復古風?」
 
「修女說我是微服出巡。」
 
「有意思!你平常中規中矩的,現在來這麼一著,他們鐵定跌破眼鏡。」羅非斯坦大笑,「在我面前就少裝了,我可是看著你長大的,制服被你破壞成什麼樣了?快拿出來我瞧瞧。」
 
「就知道瞞不過您。」雷斯堤爾從手邊的紙袋裡拿出衣袍並攤了開來。
 
「我這次出國,試著用當地人的建議工具來『燙』衣服,沒想到燙過了頭,燒焦了。」雷斯堤爾一臉無奈——是真的無奈,他想破了頭才找到這個方法來掩飾。
 
看著衣袖上的盾形焦痕,羅非斯坦摩娑著下巴鬍髭,嘖嘖稱奇:「好厲害的工具,連聖堂神官袍都能燒出這麼個大洞。」
 
男神官上下左右瞧了好一會兒才肯把衣服放下,繼續問:「你這次請假都去什麼地方了?」才離開幾天給人的感覺就大不相同,出國果然是增廣見聞的最佳途徑。
 
「里西塔樂鎮。」
 
羅非斯坦又摸了一塊餅,邊吃邊點頭,「秀發茲發德商業最發達的都市,的確是旅遊的好地方。」
 
「聽說師父他也去過?」雷斯堤爾小心翼翼的問。
 
「很久之前的事了,那時候你…你……」羅非斯坦閉眼用力回想:「對啦,你就是那時候被他抱回來的,我一聽見這個消息就跑過去湊熱……呃、關心;不過這個伊法每次出門都能撿孩子回來,超級神奇的。」
 
「師父從里西塔樂鎮回來之後,才在森林裡發現我?」
 
「是啊,他當上長老之後就幾乎沒踏出修道院一步,那次也不曉得發了什麼神經,突然決定要去,連你罷特師伯都擋不住。」明明事情就和修道院沒關係,不知道他去湊什麼熱鬧。
 
能讓師父離開,一定是攸關修道院而且非他出馬不可的事……雷斯堤爾知道自己不能再問下去了,讓羅非斯坦起疑對他和師父都不是好事,但此刻他非常想知道師父那趟串連起自己和里西塔樂鎮的出遊是為了什麼。
 
 
 
羅非斯坦很有節制的掃光了半盒點心後就歸還給正主兒,然後邊拍拍屁股邊哼著歌回他自己的休息室。
 
尚未正式收假的雷斯堤爾視若無睹桌上積放的一些文件,連同果醬在內收好禮盒後就要離開。打開辦公室大門,卻發現一名小服事直挺挺地站在門口。
 
「畢夏普?」
 
小服事抬頭,小小的臉上滿是委屈。「沃爾大人!」
 
「怎麼了?東西忘了拿?」
 
「不是!」服事直搖頭,「我是來……跟你道歉的。」服事的音量愈來愈小。
 
「哦?」
 
「就…我擅自外出的……那件事。」畢夏普絞著手指。「真的很對不起,我……」說到底都是那個無恥下流又邋遢、不修邊幅的無良聖堂神官害的啦!
 
「外出地點是?」雷斯堤爾走出房門,接著回身落鎖。
 
「克…克雷斯特漢姆古城……」
 
雷斯堤爾一怔。他出門的這幾天,不正好是……「你碰見誰了?」
 
「……闇神官。」
 
低垂著頭,畢夏普緊閉著眼不敢看師長此時的臉色如何,一個還未轉職的小服就這麼大剌剌的跑到古城修道院,不是找死就是不怕死。
 
雷斯堤爾沉默半晌,「是前輩救了你?」
 
眾所皆知古城修道院是黑暗之王與其僕眾主要出沒之處,可實際上想見到黑暗之王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黑暗之王和直屬於他管轄的闇神官首領、狂暴惡靈、艾斯恩魔女等等高階魔物,自有一套巡視領地的日期規律,而這只有羅非斯坦家和像他一樣親近羅非斯坦的人知曉,就連大教堂都被瞞在鼓裡。
 
「嗯……」
 
「有向他道謝嗎?」
 
「……有。」應該算有吧?
 
「親身經歷的慘痛教訓比任何責罵都來的有效率,我想我也不需要再多說了。」
 
「嗯。」小服事還是低著頭,支支吾吾,「那、那個…戒指……」
 
「什麼?」雷斯堤爾不自覺提高了音量。
 
「就、就是,我發現羅非斯坦大人手上有戒指!」服事慌得語無倫次,「他…那個……結婚?啊、不是,我的意思是……」
 
「喔、你說前輩手上的戒指?」雷斯堤爾音量恢復正常。
 
「對!我聽說您和他的家族很熟,所以我……有點好奇。」真的,純粹是好奇!
 
「那是家傳的戒指,前輩從小就戴著了,沒什麼特殊意思。」雷斯堤爾隨口應道。
 
這回答讓服事安了心,但下一秒——「另一枚女戒才是結婚用的,現在在前輩的婚約者手上。」
 
 
 
畢夏普呆若木雞。
 
婚約者……那麼他在古城裡對自己做的那些事是怎麼一回事?難道都是自己自作多……呸呸呸!他一定是給闇神官嚇傻了才會覺得那個無恥下流又邋遢、不修邊幅、一無可取的無良聖堂神官有那麼一點點可取!畢夏普咬牙切齒。
 
好不容易腹誹完畢,一回神畢夏普就被站在自己前頭的小女孩給嚇了一大跳。
 
女孩睜大了眼睛看著他,小小的鵝蛋臉上滿是好奇,「為什麼你一直站在這裡?」
 
「因為我…在練習冥想!小妹妹,這裡不能進來唷,你迷路了嗎?」
 
「才不是呢。」女孩不滿的嘟嘴搖頭,兩側髮髻上鑲著寶石的心型髮夾閃耀著光芒。她抬起小手指著門板上的名牌,「我來找小雷哥哥的,門口的姐姐說,他的辦公室在這裡。」
 
「沃爾大人出門了,你找他有什麼事?」看她的穿著打扮似乎是富貴人家,但畢夏普從沒見過這女孩。
 
高級緞料裁成的連身洋裝上浮繡著精緻小巧的花朵,領口、袖口和裙襬也綴滿了蕾絲和緞帶,頭上更頂了兩個愛心髮夾,一看就知道是個富家千金;仔細一瞧脖子上也戴著項鍊,鍊墜出乎意料是個很樸素的寬銀戒,戒面上陰刻著半圓形圖騰。
 
一見這銀戒畢夏普就傻了,不久前他才短暫的戴過一樣有著半圓形圖騰的奇怪戒指……
 
「哎,小雷哥哥不在?那西維呢?」女孩有些失望。
 
「西維?」
 
「西維是暱稱,全名是西斐爾茲。」喚著,紅暈浮上了女孩雙頰,「西斐爾茲˙羅非斯坦,我的未婚夫。」
 
 
--------------------------------------
 
第二部會從這裡長出來 ( ̄▽ ̄)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