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前傳〈伊斯魯得〉4 END











 
 
「父親大人。」敲門後走進書房,布萊爾有些忐忑的看著正坐在處理文件的父親。
 
「工會那邊處理好了?」
 
「大致上都完成了,只是一直沒找到那女孩。」
 
「嗯。」淡淡地應了聲,爵士看來不是很在意。
 
「父親大人,關於另外一個孩子……」布萊爾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那個男孩嗎?聽說他發燒了?」
 
「是的,經過治療,現在已經恢復健康了,我暫時讓黛瑪照顧他。」
 
爵士一愣,「廚房的黛瑪?」
 
「是的,父親大人,我想……收留那個孩子。」
 
「這不符規定。」爵士稍稍皺眉。
 
「我向工會打聽過了,那孩子是多年前遭海賊襲擊的商船上的唯一倖存者,因為無從辨別身分與沒有人來認領所以交由工會照顧;只要有人肯收留,那孩子可以不用繼續待在工會。父親,您知道嗎,就是因為工會長期沒有善盡照顧孩子的責任,才會演變成今天這個事件。」
 
他想收留這孩子的另一點考量是,現在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件,以後這孩子在工會的日子一定更不好過。
 
「你有這份心,為父很高興,但是我們的身分不能這麼做。」爵士放下文件,認真的回答布萊爾。
 
「我們當然有能力撫養這孩子,但你能收留幾個?工會為什麼不好好督促?因為一旦將孩子照顧得好,那些日子過不去的、無戶籍的、非婚生子、和意外失去照護者的,全部會把孩子往這丟。」
 
「按照法令規定,我們不能拒絕也不能將孩子轉送他處,我們不是聖卡畢利那,他們有他們的一套獨特運作方式,而你、我、劍士工會都受不起這樣的負擔。」
 
爵士已經明確的表示反對,布萊爾也不好再多和父親爭論什麼,只好轉而報告自己最近的行程以及因為賽依連打算把他帶在身邊磨練,所以往後可以回到家裡住,不用艾爾帕蘭和普隆德拉兩地間來回奔波。
 
 
 
結束談話後布萊爾沿著迴廊慢慢繞著遠路走往廚房。
 
看樣子收留這男孩的想法暫時行不通了,如果非得有人收留他才能離開工會的話,或許他可以找個喜歡孩子的人來幫忙?
 
布萊爾絞盡腦汁地想著身邊有誰是家境不錯又喜歡孩子的,卻怎麼也想不到,不由得嘆了口氣。
 
「嘆氣老得快喲。」
 
「母親大人!」
 
「怎麼一回來就嘆氣呢。」手邊挽著一個蓋了花布的小竹籃,穿著樸素的爵士夫人笑問自己的獨子,然後推開通往廚房的木門。
 
 
廚房裡,年過半百的廚娘黛瑪正忙著揉派皮,黛瑪的兒子、也是騎士團騎士的霍恩拿了一堆舊玩具擺桌上試圖招呼男孩來玩,但男孩都不為所動。
 
發現來者是爵士夫人與布萊爾,霍恩與廚娘連忙招呼:「夫人、少爺。」
 
「霍恩哪,我不是說過了,你和布萊爾現在是同事,直呼名字就好,別這麼拘謹。」
 
夫人笑著走近木桌,找了空位放下竹籃,看見男孩緊張地坐在椅上,便關心地問了一句:「孩子,你不玩玩具?」
 
男孩有些驚慌地看著她,然後搖搖頭。
 
「這樣呀……」這孩子看著玩具堆時的眼神分明是想玩的,怎麼卻朝她堅定的搖頭?
 
夫人也不勉強他,從刀架上拿了把水果刀,拉開另一把椅子坐下,半掀起竹籃上的布,拿了一顆碩大渾圓的紅蘋果出來。
 
獨子難得回來,她想親手做幾道料理來給他嚐嚐,剛好今天市場有批漂亮的蘋果,她就買了些回來。
 
貝特家受封爵士,深受信賴與重用,更獲賜領土伊斯魯得島,但出身伊斯魯得島的爵士夫人作風仍是十分親民,像今天這樣親自出門採購更是家常便飯。
 
爵士夫人專心削著蘋果,一旁霍恩不死心的力勸男孩:「這些都是我小時候的玩具,你放心玩,玩壞了也沒關係,喜歡的話還可以帶回去。」
 
男孩依舊不賞臉,而且很明顯的可以看出現在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玩具上;應該說,從爵士夫人掀開花布的那一秒後,男孩的眼光就完全被那鮮明的紅色給吸引過去。
 
蘋果!又大又紅的蘋果!
 
傑爾瞪圓了眼看著那一籃夢幻極品,光滑圓潤的外皮,飽滿結實的身軀、和亮澤踏實的深紅色!削開了果皮後從果肉上竄出的香味更是讓他口水直流。
 
「我……可以吃皮嗎?」男孩小手指著桌面上那一團從爵士夫人手中蜿蜒而出的蘋果皮。薄薄的皮上還帶著一些些果肉和果汁,能吃到他就滿足了。
 
聞言,包含揉著派皮的廚娘在內,所有人都停下動作,目光瞬間聚集在傑爾身上。
 
「我……」
 
話一出口傑爾就後悔了,他正想道歉收回之前那句話,下午救了他的那個好騎士就很生氣的說:「不行。」
 
騎士看起來很生氣,而且傑爾注意到剛剛和阿姨一起進來之後就在旁邊沒有說話的他抬起了手。
 
傑爾以為自己要挨打了,小小的身子瑟縮了一下,但是他只是伸手從籃子裡拿出一顆一樣漂亮的蘋果,有些用力地塞進他的小手裡。
 
「有果肉可以吃,為什麼要吃皮?這個,全部都是你的,誰也不會搶。」騎士看起來還在生著氣,他嚴詞保證的態度讓傑爾受寵若驚。
 
傑爾低頭看著手中的蘋果,又大又紅的蘋果就在自己的掌心,沉甸甸的讓他幾乎喘不過氣。
 
「你喜歡的話,阿姨可以先削給你吃哦。」夫人就著已去皮的蘋果橫切了兩下,取下切片後又往中心輕劃兩刀,剔去果核後遞到傑爾嘴邊。「很甜的,大口吃最好了。」考慮到孩子的嘴還小,她只切了約六分之一蘋果的大小。
 
傑爾怯生生地接下蘋果,依舊眼巴巴地看著一口也不敢動。最後是布萊爾看不下去,抓著他的手緩緩將蘋果往他嘴唇碰。
 
「我不會讓任何人罵你或者打你,你可以放心的吃、大口的吃。」布萊爾不厭其煩的再三保證。
 
蘋果碰上了嘴唇和牙齒,比想像中更甜美的滋味在舌尖擴散開來,傑爾第一次嘗到這樣的美味,他鼓起了勇氣試著咬了一口,咀嚼。
 
「好吃吧?」削下蘋果給他吃的阿姨慈祥地問。
 
傑爾重重地點頭,眼裡閃著淚光。「好吃。」
 
 
 
見孩子卸下心防開始進食後,夫人找了個理由和布萊爾一起出了廚房,接著嚴肅地問:「那孩子是你帶回來的?」
 
「是,原本是劍士工會負責照顧的孩子,聽說他是六年前那場海難的唯一倖存者。」
 
「啊……是當時那個嬰兒嗎?」夫人想起來了,被海盜劫殺的那艘商船裡,因為及時被父母藏在空房的床底下所以逃過一劫的嬰兒。
 
由於商船上所有人都被集中殺害,根本無從判斷他的身分,調查期間只好輪流交給島上的婦女照顧,想當初她也抱過他呢!後來她因為布萊爾轉到艾爾帕蘭受訓的緣故經常兩地往返,忙得也忘了繼續關心這件事,沒想到——
 
「工會?我還以為他是在外流浪的孤兒……我聽霍恩說,那孩子已經六歲了,怎麼會瘦弱成這樣?你四歲大的時候都比他肥壯!」
 
可憐的孩子!爵士夫人的母性光輝閃耀著,「就說工會那些大老粗們哪懂得怎麼照顧孩子,我還以為他們會託給村民扶養呢;早知道當初我就不該聽你爸那個老頑固的反對,直接把這孩子接回來照顧了!」
 
遇難的商船在海上漂流了好幾天才在柏伊亞嵐島附近被漁民發現,她聽當初第一個照顧嬰兒的婦人說,孩子交到她手上時,已經餓得連哭都沒力氣了。
 
「母親大人,只要您願意,現在還來的及!」布萊爾怎麼也沒想到,他想找的那個家境不錯又喜歡孩子的人,竟然就在自己身邊!
 
夫人驚訝地看著她的獨子,「我不曉得,原來你這麼想要一個弟弟!」早知道當初她就不該聽孩子他爸說她身體不好之類的反對,多生幾個孩子來和布萊爾作伴了!
 
布萊爾連忙澄清並解釋他想收留這孩子的原因,並把今天的事件重覆了一遍。
 
夫人思考了一會兒後,這麼告訴布萊爾。「你考慮的很周全,但是爸爸說的也很有道理,如果只是單純的收留,我想就算我出面說情,你爸爸也不會肯答應。」
 
「您的意思是?」
 
夫人沒有馬上回答,只是神祕笑著,囑咐讓布萊爾多陪陪那孩子,然後自己跑去跟爵士不知道說什麼去了。
 
一頭霧水的布萊爾也只好聽母親的話回到廚房裡,和霍恩一起陪那孩子玩。
 
 
於是……
 
 
吃飯的時候——
 
「這是布萊爾以前用過的小餐具唷,你這個年紀最適合了!來,你就坐布萊爾旁邊吃吧!」
 
 
洗澡的時候——
 
「這是布萊爾以前穿過的小衣服唷,你這個年紀最適合了!來,你就站布萊爾旁邊洗吧!」
 
睡覺的時候——
 
「這是布萊爾以前蓋過的小棉被唷,你這個年紀最適合了!來,你就躺布萊爾旁邊睡吧!」
 
 
 
雖然不解但對於母親大人的安排布萊爾一律接受照做,反而是爵士大人忍不住出聲了。
 
「夫人,你這是做什麼?」
 
夫人掩著嘴直笑,「你就不想知道,他對那孩子有多認真?」
 
爵士皺緊了眉頭。
 
「我們的兒子真的長大了呢,也開始想照顧人了,這樣不是很好嗎。」夫人輕拍膝上剛整理好的一疊布萊爾的舊童裝,這些都是要送給那孩子的,他身上穿的衣裳又薄又舊,照顧他的人實在不像話。
 
「你明明知道我的顧慮——」
 
「我也有我的考慮呀,親愛的……」夫人嘆息,「開始我反對你把布萊爾送到艾爾帕蘭,因為我怕他會失去身為領主最重要的,那顆照顧與愛護人民的心。現在他回到我們身邊,又對島上的事這麼熱心,我是打從心底的高興。」
 
「我看那男孩挺乖巧,如果布萊爾對他不是一時興起,願意長久的照顧他,就像對待自己親人一樣,讓那孩子留下來又何妨?可以培養布萊爾的責任心,對家族的名聲也有幫助,更替劍士工會了了一個麻煩,皆大歡喜呀!」
 
爵士仍有些猶豫,夫人打鐵趁熱的鼓吹。
 
「對內,島上的居民單純,人口增減全在我們的掌控之中;對外,我們和艾爾貝塔這些年合作下的大力整頓,海盜的勢力大為削減,已經許多年沒有因海難而造成的孤兒了,你對布萊爾說的那些理由,其實都不是什麼大問題。有普隆德拉大教堂在,島外的人有棄嬰也不會想到我們這兒來;你如果還不放心,對外就說,布萊爾長大了,我身體不好無法生育,所以想收他為養子,你說好嗎?」
 
夫人軟硬兼施的纏著爵士,禁不起枕邊人的要求,大大地嘆了口氣,爵士最後還是讓步。「你和布萊爾都要留下那孩子了,我還能說不嗎?」
 
 
 
那廂大人們已經談好條件,這廂孩子們正窩在床上準備睡覺。
 
 
瞠圓了眼,傑爾瞪著天花板渾渾噩噩地想著自己是不是作夢了。如果不是作夢,那麼咬了甜滋滋的蘋果、吃了熱騰騰的晚餐、洗了香噴噴的澡、躺了軟綿綿的床的今天,肯定是把他未來的幸運都用光了!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睡不著?」從小就被送到艾爾帕蘭受訓,長期過著團體生活的布萊爾很習慣入睡時身旁有其它人,但是他看那孩子似乎不太適應的模樣。
 
嫻熟於舞劍弄槍的布萊爾對怎麼哄孩子入睡是一點概念也沒,他絞盡腦汁之後想起小時候母親偶爾會拿著故事書來給他當睡前讀物,於是他也想如法炮製,但眼下他手邊又沒有書……
 
「要不,我說故事給你聽?」布萊爾突發奇想。
 
男孩有些緊張地望著他,但沒有拒絕。
 
「嗯……我來說一個人魚的故事好了。」布萊爾轉身,以方便觀察男孩的反應和他睡了沒。
 
「很久很久以前,那時候公人魚和母人魚還一起生活在海底洞窟三樓……」
 
「人魚有公的喔?」
 
「就說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小孩子都愛聽故事,布萊爾透過講述小時候從耆老口中聽到的傳說,很順利地與男孩拉近了距離,也消除了他的不安。
 
從床畔小燈中透出的柔和光芒一直到了半夜才熄滅,俯視著男孩安穩的睡顏,一連說了兩三個故事的布萊爾替他掖好被子,然後在他身邊躺下。
 
布萊爾知道,這半天對他來說稀鬆平常的生活,是這孩子睡夢中也不曾想過的美好。他想他一輩子也忘不了男孩咬下蘋果時,眼角不住泛出的淚光,彷彿含在嘴裡的是盼而不可得的珍奇美饌,但那僅僅是一顆蘋果,普通的蘋果。
 
伸出手指理著男孩那頭他傍晚時親手洗過的褐髮,布萊爾發現自己竟然開始盤算如果連母親出馬也無法說服父親,那麼他該將這孩子偷偷藏到哪兒去。
 
總之,他不會讓這孩子再回到工會去,再不濟也可以拜託學長暫時幫忙收留這孩子,據他所知學長位於普隆德拉城內的獨棟大宅中客房數量相當充裕!
 
下定了決心,布萊爾雖然睏但滿足地看著身旁早已入睡的孩子,輕聲說道:「晚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