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前傳〈伊斯魯得〉3












 
 
 
「人類!」小惡魔也給了賽依連一個嗤笑,「就憑你?」
 
「就憑我。」沒有絲毫的畏懼害怕,賽依連慢條斯理的抽出了武器。
 
這完全不把牠放在眼裡的態度激怒了惡魔,赤焰小惡魔重新飛了起來,揮舞著手中的叉戟,「我不用魔法就能解決你!」
 
「這麼巧,我也是!」
 
赤焰小惡魔氣得全身爆出火焰,手持三叉戟,快速拍打著翅膀朝賽依連飛去,打算把他囂張的臉戳個稀巴爛。
 
騎士也抬步迎上前去,對赤焰小惡魔手上那把附著火元素的三叉戟不閃也不躲,反而出乎意料的張開手掌牢牢地握住,連帶的影響了飛在空中的赤焰小惡魔的攻勢與平衡。
 
火焰燒灼著騎士的手掌,就算帶著手套,戟上的高溫不消幾秒就能將金屬製的手套熨得滾燙無比,男人卻仍舊緊緊地箝制著牠唯一的武器,同時完好的另一隻手握著雙手劍,朝牠的腹部一刺——
 
除了同類以外,從沒有人或魔物敢這樣直接觸碰牠那把永遠燃燒著烈燄的叉戟,拿手武器意外遭到敵人箝制的赤焰小惡魔頓時慌了手腳,牠也沒料到男人的動作這麼快,行動不如平時俐落的牠的身體不過因此在空中稍停了幾秒,雙手劍就以快到讓牠閃避不及的速度從肚皮上刺入。
 
牠……身為惡魔的牠竟被區區一個人類給……
 
「想獲得勝利,就得有所犧牲。」隨著刀刃的刺入,欺身到牠面前的騎士這麼說。
 
赤焰小惡魔呆愣望著男騎士因勝利而露出的得意笑容。
 
是了……對上這麼一個狠戾的男人,他還能有除了輸以外的下場嗎?
 
 
「刀刃殺不死惡魔!」劍刃牢牢地將小惡魔釘在牆上,牠卻愉快咧開嘴,驀地伸長了手臂,無視被剖了大洞的肚子不斷的將身體前傾,直到長指甲在賽依連的脖子上劃出一條血痕,「我會永遠記住你!」
 
「你是該記住我,這個殺了你的男人。」賽依連從容應對,然後長劍一提,爽快俐落的從腹部將惡魔剖成了兩半。
 
「嘻嘻嘻嘻嘻嘻——」惡魔仍是尖聲笑著,身體的一部分在掉落的同時化作黑煙消散,最後只餘下地上一灘帶著殘渣的黑血。
 
確認惡魔已經死透,剩下的殘骸也變不出什麼花樣後賽依連拆下了滾燙的手套,一回身,門口不知何時開始擠滿了聞訊而來的騎士和劍士們,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他。
 
「發什麼呆,還不快處理現場!」
 
『是!』
 
人群恭敬地讓出一條路給賽依連離開後才魚貫而入,看著地上的黑血,劍士、騎士們心有餘悸。
 
惡魔算什麼,他們的長官比惡魔還恐怖啊啊啊——
 
 
 
 
將高燒中的男孩送到安全處緊急安置之後,布萊爾連忙趕回現場,剛好遇上解決了惡魔的賽依連。
 
「學長,您的手……」
 
「沒什麼。」手上的傷賽依連絲毫無所謂,只是看學弟還是一臉擔憂的表情,才又補上一句:「藥能治得好的傷,就不是什麼大傷。」
 
這可是惡魔造成的傷勢,布萊爾說什麼也不放心,硬是要把賽依連拉回就近的貝特大宅治療,賽依連也無所謂的由著他去。
 
 
一直到進了大宅,關上了門,賽依連才阻止布萊爾就要衝去叫祭司的行動。
 
「你過來,看看我的手。」
 
布萊爾聽話照做了,賽依連的左手掌裡沒有外傷,但是肌肉都泛紅了。
 
「是你我才肯教的,你看,手套阻絕了惡魔的火焰,所以被間接傷害的我的手只有受到普通的燒燙傷。」
 
布萊爾仔細觀察,賽依連因多年訓練而布滿厚繭的掌上確實是一般的燙傷,而非惡魔之火的傷害。
 
「赤焰小惡魔不是一般等級的魔物,更懂得大法『隕石術』,不趁牠剛從密穴裡被召喚出來還未完全調適時快速擊殺牠,拖久了不只情勢對我們不利,也對我的手不利。」就算沒有直接被惡魔之火燒傷,透過金屬手套傳來的熱度也夠燙的了,要不是他快速擊殺了赤焰小惡魔,手上的傷只怕會更嚴重。
 
「記得,用另一手擋,慣用手要留著拿劍,當然最好的方法是修煉到兩手都有攻擊能力,不過這些對你來說還太早,先記著就好。」
 
說著說著,賽依連突然冒出一句:「跟在我身邊好好學,未來我可以考慮把團長的位子讓給你。」
 
布萊爾相當訝異。「您不打算當團長?」賽依連是多少人眼中下任騎士團長的不二人選,現在他竟然說打算讓給他?
 
「人人都有機會得到的東西,我沒興趣。」賽依連甩了甩手,「對了,那兩個孩子的事你別管。」
 
「學長,難道你也知道……」
 
「一定階級以上的人都知道。」這麼愚蠢的命令,看過一次就不會忘掉。
 
「學長,這對那些孩子來說不是好事,如果不想交給聖卡畢利那,為什麼不改給其它的救濟院呢?」
 
他直到剛剛才知道,多年前皇室竟然下令要各城市自行吸收境內發現的孤兒,不准再沿用過去的慣例送到聖卡畢利那,所以這兩個孩子才會交給工會的人照顧。
 
布萊爾不懂這荒謬的命令是怎麼回事,幾百年來聖卡畢利那都將孩子照顧得好好的,為什麼突然規定不能送過去?職業工會不是照顧孩子的地方,這麼做只會兩敗俱傷。
 
「其它的救濟院?那不等於送生力軍給盜賊嗎。這個決定已經夠愚蠢的了,他們不會再做第二個更愚蠢的。」賽依連擺擺手,「別管那兩個孩子的事,尤其是那個中途逃跑的女孩,我已經傳命令下去了,一定要逮回來,年紀輕輕就敢利用枯樹枝報復,真是盜賊的好人才呢;這麼棒的人才要是給夢羅克吸收了,以後可有得我們受了。」
 
「別忘了,敵人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敵人。」
 
 
 
 
 
小星知道自己闖了大禍,小小的伊斯魯得島上滿街都是要抓她的劍士,但她也不是省油的燈,這座小島上哪裡有大人鑽不過的小縫和可以藏身又沒人會發現的小角落她都知道。
 
靠著對小島的熟悉和靈活的行動,小星成功的躲過了三批從她身邊經過的劍士們,但是此時她已經逃到了小島邊緣,再不找個好地點躲起來,接下去只能跳海了。
 
正煩惱的時候,她看見對面某棟建築物一樓的窗戶大大的開著。
 
沒記錯的話,那應該是伊斯魯得島港口的貴賓接待室,只是伊斯魯得島不過小小的一個港口,就算有重量級的客人入港,也都是馬上又跑去普隆德拉,不會在這裡逗留,這鐵定是打掃的人忘記關窗戶!
 
女孩見獵心喜,見四下無人就馬上衝了出去,一頭鑽進窗戶下的草叢裡,調整好姿勢、觀察了左右環境都安全後又一個跳起,雙手扳著窗框,身體一挺很快的躍進房內。
 
太好了,安全落地!女孩才剛露出安心的笑容,馬上就發現房裡不對勁。
 
她以為沒人的房裡,頭上的吊燈和牆邊的古典立燈都亮著,立燈旁的矮櫃上擺了一瓶未開封的酒和空酒杯,矮櫃旁的單人沙發椅上坐了一個正在低頭看書的男人。
 
暈黃燈光先是灑上男人的頭髮,滾過書冊後落到了華麗的地毯上,男人自在且端正的坐在沙發裡,吐出的氣息完美的與這華貴的接待室融為一體,絲毫沒有被打擾的指尖翻過了一紙書頁,沙沙細響直到傳進了女孩耳裡仍是清晰異常。
 
女孩嚇得一聲也不敢吭,蹲在原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她失敗了,她就要被抓回工會讓那些劍士騎士處罰了,等待絕望的時間裡她開始懊悔為什麼要跳進這扇窗,也埋怨這人為什麼不趕緊叫人來抓住她。
 
女孩等了許久,這人除了翻頁以外一點動作也沒,她才升起了一點或許還能逃出去的希望,兩個敲門聲後,房間門打了開來。
 
出現在門外的是一個漂亮大姐姐,淡黃色像海砂一樣漂亮柔細的頭髮編成好幾束小辮子,然後在後腦用緞帶纏出了一個花髻,花髻上自然垂落的緞帶與頰邊幾縷微捲的頭髮搭配起來非常的美麗。
 
大姐姐往內踏了一步,反手關上門後小小的嘴巴叫了一聲「主人」,接著好像要把腰折斷似的鞠躬。
 
「劍士工會發出通緝令,一名小女孩涉嫌竊取枯樹枝並以枯樹枝謀殺工會人員,劍士工會正全力逮捕中。另外,為了緝拿走私集團而臨時封閉的港口即將恢復運作,港務局長向我保證,我們的貨物很快就能出港。」
 
「嗯。」男子淺淺的應了聲。
 
翻動書頁的節奏稍停了幾秒,男人頭也沒抬的問:「女孩,你想去哪?」
 
小星沒有馬上回答,她知道這個人在和她說話,但是他看到自己從窗戶偷跑進房間裡不但沒有叫人來抓她,現在還要幫自己掩飾行蹤?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過於早熟的女孩驚疑不定,想抓住這條生路又不敢相信對方。
 
女孩的沉默一點也沒影響到男人,他仍舊是規律的翻著書頁,好像房裡沒多出她這一個陌生人,也從沒問過她問題一樣,英俊的臉龐上一絲多餘的表情也無。
 
 
漸漸的,女孩開始感到害怕。
 
從骨子裡透出的恐懼讓她雙腳發抖,男人的手指很好看,修長而漂亮,但每次的動作都讓她提心吊膽,縱使那只是輕輕的翻頁動作。
 
不過是無寸鐵的一雙手,給她的壓力卻遠勝於剛才的枯樹枝。
 
就這麼過了十數分鐘,女孩的心防徹底崩潰。
 
蹲坐在地上,她抱著頭,抖著聲音說:「夢羅克……我想去夢羅克……」
 
「為什麼?」
 
「因為我要當刺客……」
 
女孩說,我要當刺客。我要當刺客,而不是我想。
 
男人終於停下了動作。
 
「我要當刺客……」女孩還在喃喃念著。
 
「為什麼?」
 
女孩發瘋似的大喊:「我要當刺客因為那些劍士都欺負我們!我要當刺客好好教訓那些壞蛋!我要當刺客因為這樣就沒人敢欺負我!我要當刺客因為……這樣才可以保護我和我朋友……」終於發現男人正眼看她,女孩愈說愈小聲。
 
「刺客不能有朋友。」男人說。
 
女孩扁著嘴:「人都需要朋友。」
 
「刺客要有代號。」
 
「我早就想好了!」提到這個女孩就來了精神,「我要叫『流星』!」
 
「流星轉瞬即逝,不吉利。」
 
不吉利就是不好的意思,女孩又扁起嘴。
 
「流星是燃燒的殞石,你就叫『星硫』吧。」
 
女孩不懂他的意思,但是「星硫」好像不錯聽!
 
「我會送你到夢羅克。」男人這麼說,平淡的敘述、不帶任何感情:「你的未來,你自己決定。」
 
這是當然,女孩點頭想著,就算沒有發生今天這件事,她也會因為不甘心接受照顧她的男人的安排成為劍士而逃出來。
 
「帶她下去吧。」男人說,然後一直站在旁邊沒說話的大姐姐就走到她旁邊,要把她牽出門外。
 
「那、那個,謝謝你!」女孩被牽著走了幾步,還是大著膽子回頭,問:「以後我要怎麼找你?」女孩難得的,心中升起了想報恩的念頭。
 
「等你成為刺客,自然就能見到我。」男人臉上的表情很神祕,女孩看不懂,但她想,這應該是很有機會的意思吧!?
 
謝謝你從騎士的手下救了我,紫色頭髮的大哥哥!
 
她滿懷著感謝用剛才大姐姐那樣的方式朝他鞠躬,不管以後她能不能成為刺客、還想不想成為刺客,都會感謝他。
 
 
牽著女孩走出門外後不久,侍女再度回到房內。關上門,低垂著頭恭敬地問:「主人,為什麼要幫助那個女孩?」
 
「她是個人才。」方才女孩的表現讓艾勒梅斯相當滿意,更何況……
 
放下手中書本,起身準備啟航的艾勒梅斯愉快地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