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39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RO]《未竟之夜》前傳〈伊斯魯得〉2










 
 
近鄉情怯。
 
布萊爾面對在他解決掉魔物後瞬間包圍上來的鄉親們,是比單打獨鬥輸了魔物更甚的窘迫。
 
說這句話的人肯定也和他一樣經歷過熱情鄉親圍觀招呼的洗禮……
 
「了不起啊!你這孩子!」
 
「看看這一身的肌肉,嘖嘖!」
 
「交女朋友了沒啊?老頭子我家的孫女……」
 
看出了小少爺的尷尬,一個駐伊斯魯得島的騎士跳出來解圍,「好了好了!蒐證還沒結束呢全擠進來了,要是失了證物看我一個不留把你們全抓進牢裡關,出去出去!」
 
「哎搞什麼這麼趕人呢……」
 
「就是就是……」
 
父老鄉親們叨念著走遠了些,還給相關人員一個清靜的案發現場,緩緩移動的人群裡還夾雜著小孩,這讓剛剛出面趕人的騎士更是打趣道:「你就是太久沒回來了才會受到這麼熱烈的歡迎,連孩子都跑來了你看。」
 
「你就別挖苦我了。」到昨天為止他都還艾爾帕蘭和普隆德拉兩頭跑,成天忙得不可開交,就算回來也是睡一晚就走。
 
「能被那位大人看中,讓他親自督導學習,多少人求之不得呢。」騎士一手搭在布萊爾肩上,半是羨慕半是調侃。
 
布萊爾大方的收下了對方的感嘆。「我不否認我十分幸運。」
 
 
兩人嘴上聊著天,眼睛也沒閒著,監看現場諸多工作人員忙著採樣、整理和清點贓物。
 
方才一場大戰後,完好的與折斷的枯樹枝散落一地,現在的清理工作必須更加謹慎小心,以免發生危險。
 
這次破獲的走私集團相當大膽,在一般封箱貨物中藏了兩小箱,總共一百根的枯樹枝企圖闖進伊斯魯得島海關,幸好他們及早取得線報,總算是阻止了這場災難。
 
「你說,他們運枯樹枝這種害人害己的東西進來,是打算做什麼?」
 
枯樹枝是只出沒於斐楊山區的長老樹精一族為了防禦而以生命製造出來的攻擊道具,在折斷樹枝的同時啟動陣法隨機召喚出魔物來幫忙抵禦外侮——這個外侮通常都是人類。
 
由於太過危險—沒人知道枯樹枝會召喚出什麼東西,可能是平民百姓一拳就能打爛的波利,也可能是一拳就能打爛平民百姓的聖天使波利—皇室早已下令全面禁止販賣及流通,尤其是「血跡樹枝」,以大長老樹精強大的魔力與生命為代價製作,擁有召喚首領階級魔物的能力,終極的復仇武器,也是皇室不計代價也要全力防範的東西。
 
不肖份子往往利用枯樹枝當作武器或侵略、報復的手段,千方百計想方設法的想弄到,另一方面,被全面禁止流通的背後隱藏了龐大的商機,為了賺錢而非法走私的更不是少數。
 
一百根枯樹枝代表了一百隻等級不明強度不明的魔物,雖然在剛才的戰鬥中歹徒已用掉了十數枝且連一隻像樣的魔物都沒召喚出來,這些枯樹枝對向來和平的這個小島來說仍是不容小覷的威脅。
 
因此布萊爾特別留心眼前這兩箱被查獲的枯樹枝,所以第一時間就發現到負責清點整理枯樹枝的工作人員的異常。
 
原本低頭清點的工作人員突然抬起頭來,緊張的四處張望。
 
布萊爾推了推身旁的騎士,讓他注意那個工作人員。
 
「這批貨有問題?」騎士上前問。
 
「東西沒問題,但是數量……」工作人員急得額上都冒出了汗,「少了一根枯樹枝!」
 
「你是不是漏算了啊?喂、那邊那幾個!剛剛被折成兩半的有沒有全撿回來啊?再好好給我仔細找一次!」騎士扯開了嗓門吼道。
 
「我確定!我算過好幾次了,怎麼算都少一個!怎麼辦,長官?」年紀尚輕的工作人員慌得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騎士沉著臉思考了幾秒,「媽的,不會是剛剛跑進來亂的那群老傢伙吧。」
 
騎士快步走到退到外頭的人群前,臉色很是難看的質問,立刻引來老人家們一陣不滿的喧嘩。
 
「你說啥?」
 
「欺負我們老頭子嗎?」
 
「臭小子我還包過你尿布呢!」
 
……然後碰了一鼻子灰。
 
 
布萊爾也跟著走向人群,熙熙攘攘的人潮裡都是剛剛打過照面的當地居民,左右看過一輪後,布萊爾發現好像少了什麼。
 
「他們說沒拿。」騎士回頭抓了抓頭髮,拿那些老人家沒輒。
 
「哎,我說你們這些年輕人啊!用膝蓋想也知道,我們要是拿了東西,還敢站在這看熱鬧嘛?」人群裡有個老人家這麼說,其它人聽了也紛紛附和。
 
又有人抱怨道:「又不是小孩子,這麼危險的東西誰敢拿啊!」其它人聽了也是紛紛附和。
 
這句話倒是讓布萊爾想起來哪裡不對勁了,他開口問眾鄉親:「你們剛剛有沒看見一個小孩?」
 
老人們先是交頭接耳討論了一會兒,接著推派了一個代表出面:「沒人帶孫子過來,剛剛的那個,好像是工會的小孩。」
 
布萊爾不解。「工會的小孩?」
 
「就是工會派人養的啦,一個男生一個女生;你問旁邊那個沒頭髮的就知道了,男的那個是他負責的。」老人揚起拐杖指著場內的一個髮量稀疏的中年男劍士。
 
 
禿頭…不,髮量稀疏的中年男劍士在聽完布萊爾的說明後先是一愣,然後忙不迭的撇清關係。
 
他說他照顧的那個叫傑爾的小男孩絕對沒膽子做出這種事,反而是另一個人負責照顧的女孩,平時就賊頭賊腦的很是可疑。
 
布萊爾和騎士當然沒這麼簡單打發,兩人商量了一下,最後決定由布萊爾親自走一趟以確定那孩子有沒有拿走枯樹枝。
 
 
負責帶路的中年劍士一路上不停地解釋,從那孩子幾乎不出門不可能拿走證物,到隔壁家的女孩是多麼頑劣欠缺管教,要不是從小就給工會收留了,將來鐵定被夢羅克的不法集團給吸收去當娼戶或小賊……等等,說到最後已經變成就算拿了也是因為那孩子手腳不乾淨,和他沒關係。
 
布萊爾默不作聲,心中想著:身為照顧者,這樣撇的一乾二淨的態度根本是不負責任。
 
 
 
劍士帶著布萊爾走進小巷子裡,然後停在一扇簡陋的門戶前,「就是這裡。貝特大人,我真的……」劍士似乎又想到了新的說詞。
 
布萊爾不給他說廢話的機會,沉聲命令:「開門!」
 
學長說得沒錯,有些人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後就得給他下馬威,以免養大了膽子整天在你耳邊叨叨念念的煩不勝煩。
 
渾然不知自己成了活教材的劍士哆嗦著開了門鎖,領著布萊爾走進屋內。
 
「那小子的房間在最後頭,這時候他應該在拔草或是洗工會的護具。」
 
進了門,呈現在布萊爾眼前的是一般民宅的格局,放眼望去,院子裡的衣架上晾著洗好的衣物,地上也掃的乾乾淨淨,就是沒有孩子的蹤跡。布萊爾質疑的眼神掃向劍士,劍士小聲說道:「可能在房裡偷懶了。」
 
布萊爾大步走到最末端的房門前,劍士朝他點點頭,「就是這間。」
 
布萊爾伸出的手觸上門把,就要打開半掩的門扉,身後突然爆出一句男孩子的大喊:「不要開!」
 
「笨蛋!快回來!」小星試圖拉住傑爾往外衝的身體,但剛剛看來還一副病懨懨快睡得不省人事的同伴此刻卻快的讓她抓也抓不住。
 
「臭小子,真的是你偷的?」中年劍士一把拎起自投羅網的瘦小男孩,怒吼。
 
「不是我!」傑爾拼命掙扎。
 
「不是你幹嘛躲起來?」竟然讓他在布萊爾面前失了面子,男人氣瘋了。
 
他帶來的這個騎士不僅是騎士團重點培養的人才,更是整個伊斯魯得島權力最大的貝特爵士的獨子,眼下出了這麼大的紕漏,要他以後怎麼在這島上、和工會裡立足!
 
布萊爾立刻制止,一把從男人手上搶過孩子。「放開那個男孩!誰允許你對孩子動粗?」
 
布萊爾只消一眼就認出他不是當初人群裡的孩子,現在將這男孩抱在懷裡更驚覺他的瘦小,更重要的是——
 
「你發燒了?」男孩的身體異常燥熱,布萊爾大手覆上他的額頭,燙得讓他大吃一驚。
 
放任發燒的孩子獨自待在家中並且亂跑,這劍士是怎麼照顧孩子的!
 
 
還躲在草叢裡的女孩呆愣著門前的一團混亂,嚇傻了不敢現身。直到她看見禿頭掄起拳頭就要往傑爾身上揍,不知哪看過的一句「欺人太甚」竄進腦袋,就生了根不走了。
 
一股火氣從胸口騰地燒上了頭,女孩衝了出來,「不准你再欺負傑爾!你這個壞蛋!」
 
「樹枝是我拿的!因為我要教訓你這個壞人!」女孩邊喊著直直衝進布萊爾和禿頭劍士之間,伸長了雙手就往門板上用力一推。
 
木製門板輕易的就被往內推開,離門最近的布萊爾清楚的聽見了樹枝折斷的清脆聲響。
 
下一瞬間,映入布萊爾眼簾的是末端燃燒著火焰的三尖叉,泛著紅光的黝黑身體,顏色如墨在身體兩側微微搧動的皮翅以及輕盈甩動的倒三角尾巴。
 
「赤焰小惡魔!」
 
沒想到冒出來的是未曾想過也從沒見過的魔物,兩個孩子都愣在原地;雖然這隻和大嘴鳥一樣有翅膀,但一看就知道等級差了很多!
 
「快跑!」
 
聽見布萊爾大吼,女孩和禿頭劍士立刻腳底抹油地溜了,傑爾卻在剛剛阻止布萊爾開門和掙扎時用盡了力氣導致現在動彈不得。
 
 
「嘻嘻嘻!」赤焰小惡魔眼珠子上下左右轉了一圈,花了幾秒看清這是人類村落無誤後嘴裡吐出了招牌奸笑,「塵世!?嘻嘻,我自由了!」
 
惡魔搧著小翅膀原地開心地轉了一圈,小小的圓眼睛很是可愛的盯上了抱著孩子想逃的騎士。
 
「作為將我從葛帔尼亞解放出來的謝禮,讓我送你上天堂吧
 
赤焰小惡魔咧開了笑,提了三尖叉就往傑爾身上戳。
 
布萊爾一把抱起動彈不得的男孩,在惡魔的武器襲上任何一人前朝反方向逃。赤焰小惡魔的武器上無時無刻不帶著火焰,一旦被劃傷,除了叉戟造成的傷口外還會附加火屬性的持續傷害,一刻也不能大意!
 
「唉呀!唉呀!唉呀!」赤焰小惡魔邊唉呀著邊不停的戳戳戳,每一擊都堵住了騎士能往外逃的路線,但也每一擊都被抱著小孩的騎士給驚險逃過。
 
幾次攻擊後赤焰小惡魔乾脆拍著翅膀飛到大門前堵住唯一的出入口,接著停下了動作,一臉疑惑:「奇怪了,怎麼動作不是很靈活呢?因為在村裡的關係嗎?」人類的城市結界真是討厭的東西!
 
「算了,改成放慶祝我自由的煙火吧!」赤焰小惡魔兩手握著三叉戟,在低空中弓起身體開始詠唱:「殞——石——」
 
最後的「術」字還來不及詠唱完,赤焰小惡魔因為弓身而撅起的屁股就給人狠狠一踢,慘叫著一路滾到了草地上。
 
為了保護懷中的孩子而不停狼狽奔逃的布萊爾激動的大喊:「學長!」
 
救星來了!
 
剛轉職騎士沒幾年的他沒辦法在保護孩子的同時反擊,但學長可不一樣,他可是即將轉生為騎士領主的、騎士團的大將!
 
賽依連眼神掃過狼狽的學弟、被安全保護著的小鬼頭和被自己踹飛的赤焰小惡魔,接著大笑,挑釁意味濃厚之至。
 
「惡魔,來找死的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